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十六章 (修)

第十六章 (修)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六章

    “你看了视频啊。”

    乔治靠坐在红色保时捷的前盖上,指间打火机擦溅火星,双手却细微地哆嗦着,因而没能点燃。

    他甩甩手腕,耐心地再试了一遍,一直没抬头:“猜对了,我也在里面——你需要知道,我并不以此为傲。但是谁能反抗弗莱的指令呢?这儿毕竟还是凤凰城。”

    火苗在圈拢起的手掌里冒腾着,他成功点起一根烟。

    烟草里混挟□□味道,无声地消磨着心神。

    “而他是个菲尼克斯。”

    她低声接过话音,喉间唐突结起一块干硬浮热,如同充塞着烧红的圆石,烫得她几乎无法忍受。

    食指那块纹身透着沁凉,被她浅含进唇间,像往烧石上泼了一层夹冰的冷水,最初的躁动过去,却又沸腾起攀缠细浊的雾丝来。

    “真高兴你能理解。”

    乔治猛抽了几口烟,轻轻咳嗽起来,始终不与她对视,“我不喜欢,但我必须那样做。每个人都做了……”

    额发挡住了他低垂的双眼,让朱诺无从判断他的表情。

    他身后五尺远就是兄弟会的四层别墅,趾高气扬地矗立在凤凰城富人区的中心位置。外墙裹着灰白漆料,砖纹隐约的夹隙里,苔藓和地衣织就一点灰黄。

    最上层的拱形窗栏内侧,弗莱投下视线。

    很快,朱诺接到一个来自林赛的电话。

    “回去吧。”她哑声说,情绪仿佛平整安静。

    朱诺警觉地抬头望向别墅。每扇窗间都挡着遮光帘,影影绰绰像是黑色溶洞的群落。

    “你在兄弟会?”

    林赛不作回应,而是反复说道:“回去吧。这件事与你无关……我也不想让你难堪。一切都很好,我会妥善解决的。”

    句尾的声息渐消,在完全沉默下来之前,她的语速突然加快:“回去帮我查一查信箱,不知道还有没有信来。”

    通话蓦地被掐断。

    “我该上楼了。”

    乔治将燃到一半的香烟抽出嘴角,随手弃置进花丛。花泥里零星散碎,全是尚未熄烬的灰火。

    他走出几步,又喃喃道:“谢谢你来找我……”

    朱诺一言不发,稍稍抬了抬眉,说不定是怎样一种感受。

    软底靴将烟头碾灭,她回身坐进汽车。

    林赛的语声里有某种蛰伏的东西,跟空中浮荡的的风絮一起搔挠着她,悄声告诫她不要离开。

    所以她没有离开,将车开进花园外的隐蔽处。为了不错过细微动静,连心跳和呼吸都遏制在最低的频率。

    远处薄日的光雾被积云滤淡,残存一笔金红尚未消褪,头顶已然飘起青白的新月。

    朱诺有几个瞬间似乎静默地昏睡了过去,眼皮直往下沉,意识却清醒如初。

    毕剥一声,两侧路灯齐整引亮,她猛然一个战栗。

    兄弟会的别墅被一层隆黑笼罩,过分寂静以至诡谲。朱诺正疑虑自己是否多心,一辆红色法拉利驶离花园,低调地钻入夜色。

    她心头收紧,立即跟了上去。

    保时捷内的人十分警惕,不时减缓速度观察周围的街景。朱诺关闭一切光源,黑色车身借助夜幕掩映,缄默地保持着数十米的距离。

    凤凰城的富人区呈椭圆形规划,五十余座独立的花园豪宅环绕分布,无一不处在地势较高的位置,将低洼地段特地开辟出的人工湖泊围聚中央。

    恶冬病春交替之际,湖面封结的冰层将融未化。

    保时捷急刹到一个倾斜的缓坡前。车门开合的声响腻耳,很快浸入黑夜。

    有人被推出后座,踉跄几步跌坐在地。那人的衣着面貌隐匿在街灯的死角,无从辨认。

    朱诺屏息侧耳,专注倾听。

    “走……往里走。”

    是乔治的嗓音,仿佛竭力忍耐着,声线被风撕扯,断断续续,“……你知道你必须这样做。”

    等待保时捷消失在街区尽头的半分钟里,那人脚下接连磕绊,艰难缓步走向冰面。

    死水上冻凝的冰层最叫人捉摸不透,有些地方坚硬强固有如爱斯基摩人垒砌的冰砖,另外的大部分区域则脆弱得会被一根羽毛的重量击碎。

    朱诺立刻冲上前,赶在那人踏足冰层的前一秒将她拖回岸坡。

    触手可及的皮肤如同失去了弹性的胶质,黏腻地往下耷坠。

    那人失去支撑一般,无力歪倒下来。散乱的长发被风吹拨,露出林赛的脸。

    那张脸惨白如纸,唯独嘴唇皲裂鲜红。

    她只穿了件单薄的短袖罩衫,一半衣角被她胡乱撕扯在手里,腰身敞露在外,被空气中浮荡的冰珠砸得发红。背脊弓蜷成弧形,雪白枯瘦的手臂上攀缠着紫黑血管,鼓胀暴突似乎即将冲破皮肤。

    “怎么了,罗拉?”

    她气息虚弱,失焦的瞳仁紧缩成针孔,“是你么,罗拉?”

    “我听见你了,你在哪儿?”她神志迷濛,向无人的方向高高伸出手,血色从腕部开始逐渐减淡,到指尖已经成了死气沉沉的白。

    在朱诺抓住她之前,那只手颓然失去生命,倾落进充盈着水汽和冰屑的地面。

    鼻翼与唇缝内,最后一丝淤凉的吐息也霍然终止。

    腥热冲上咽喉,朱诺维固着躬身探手的姿态,连根指头也无法挪动。

    背后一阵喧嚣刺耳的警笛,不久之后朱诺被人蛮横地一把扯开。来人身着便服腰悬警徽,借用手电察看尸体。

    “又是‘白色死亡’。”

    糙粝的腔调属于唐纳德警官,“警方接到匿名电话,声称一个女孩吸毒过量,企图跳湖自杀。”

    他边平铺直叙地陈述者,边取出铮亮手铐:

    “但我猜真相没有那么简单。”

    手腕被人拧到后腰,粗暴锁铐。

    “这回你逃不掉了。”

    他将她押向警车,“你有权保持沉默,但……”

    “我要打个电话。”朱诺说。

    然后任凭唐纳德尽管劝诱供词,她也不再抬眼吐露一个音节。

    审讯室的灯光经过特殊设计,具有引人躁郁的功效。朱诺闭着眼睛,眼帘被强光穿照,红亮透明。

    菲恩在走廊等待着。见她出来,向她伸手。

    麦考伊律师仍是一口有教养的英国腔,跟警方短暂交涉后折返回来,态度冷淡说:“你获得保释了,小姐。”

    她淡淡道谢,握住眼下菲恩的手。

    他的掌心干燥而燠热。

    “我们走?”朱诺问。

    他颔首,被她牵拉着温顺地往外走。

    拐角处办公室的门没关严,隔一道走廊也能听见唐纳德警探的粗声质问,言辞激烈,语气狠利:“恕我直言,警监,这女孩当然不是自杀!有哪个长期吸.毒者会蠢到往胳膊上扎那么多针眼?她一定挣扎反抗过,我要申请尸检……”

    另一道嘶哑嗓音响起:“她有自杀动机——学校里传言她不久前刚被兄弟会的几个人轮.奸了。但在我看来,不过就是……”

    唐纳德打断了他:“那你为什么还不逮捕那几个混蛋?!让我去申请一张搜查令,我……”

    “在我看来,”警监半强调地重申道,以示自己遭到插话的不悦,“不过就是年轻女孩一夜放纵,第二天酒醒以后又觉得羞耻后悔,干脆搞点白.粉嗨一嗨了事——没想到这次用量太多了。这种事很常见,至少在大学里。”

    警监歇了口气,“约翰,你刚从纽约调任过来,压力是不是有点大?如果你想,我可以批准你休息几天。”

    唐纳德僵着声音,生硬地答道:“……用不着。”

    “不是自杀,就是意外吸毒过量死亡,随你怎么定论。”

    警监也不再多言,“明天上午我要看到你写的报告。”

    唐纳德恼火地反扣上门,抬头便对上朱诺离开的背影,并未发觉她刻意放缓了步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