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程的车上,朱诺抿着嘴角,眼神稳定,悬入窗外。

    她的侧脸边缘模糊,被街角一隅朦胧的光源勾亮了轮廓。

    车窗半开着,冷风细锐,旋转着扑面而来。朱诺的表情终于有了波动,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随手摇上车窗。

    “很冷么?”他倾侧身体,试图挡住缝隙里钻进钻出的风。

    “还好。”

    朱诺说着,鼻尖微红,被她轻轻揉了两下。

    忽觉有人贴近身后,随即猝不及防被他拥抱进怀里。

    他的心跳自红凉耳尖的外侧撞击鼓膜,朱诺稍愣了一瞬。

    “还冷么?”不久后,斜上方传来他的声音,鼻息细细缠缠地发着热,逡巡在她浓密的发隙间。

    她抬了抬唇角,想要展露笑意。可面部肌肉僵涩凝固,很难牵动。

    “好多了。”她说。

    菲恩挪开手,小幅向后避身。神情笼罩上一刹那间的迷懵,似乎仍沉浸在某种余韵中。

    窄路间的灯光零碎稀淡,摇摇晃晃结缀在树梶枝梢。不掺分毫烘暖温度,只带来了荧透得几近于无的光亮。

    她披散的长发被光线烧得愈发浓黑,边缘却嵌合着虚虚绒绒的泛金色泽,发梢直硬地垂坠在肩胛处,看上去……很好闻。

    这是属于她的颜色,有种烤箱里热浪卷舐发酵面包的焦甜气味。

    菲恩不自觉提起指尖,迟疑着试图探触,又慢慢收回了手。

    “去我家住一晚么?”他低声问。

    “谢谢你。”

    她听起来很困乏,“送我回宿舍吧。”

    林赛在电话里突然提起信箱,一定不是巧合。

    她收到的信件朱诺从不仔细翻看,只知道大多印有劳森监狱的标识。

    她在电话亭外踌躇几步,终于拨通了路德维希的号码。

    “林赛死了。”

    朱诺率先说道,声音里少有温度,更缺乏饱满的感情,“我认为是弗莱干的。”

    她不是一个情绪外露的人。艾薇出事的那一年,她甚至从未流泪。脱离警方的拘捕后,生活照例进行,不脱轨,也不不犹疑。

    但她清楚悲伤是切实存在的,沉淀进看不见的地方如影随形。仿佛心口向外输送的不是鼓热血液,而是苦腥涩口的药剂。

    窄小的封闭空间里,她半蹲身体,将头靠上玻璃。

    “另一个线人向我汇报了这件事。”

    路德维希告诉她,“林赛本来准备为温迪一案出庭作证,在与当时在监狱关押候审的弗莱碰面后改变了主意。后来她不知说了什么惹恼了他——弗莱接到一位霍恩警官的电话,说林赛闯入警局想要报警,并提到一位名叫罗拉的女孩。”

    语声稍歇,路德维希低低道:“至于林赛的死因……他拒绝透露。”

    她的手微微一动,公用电话垂吊下来的橡胶线圈也跟着摇颤。

    “‘白色死亡’是近期风靡全市的新型毒.品,过量吸食会使得皮肤变得苍白透明、失去弹性,因此得名。”

    听她讲述完人工湖边发生的始末,路德维希语气平直,“由于迄今为止出现的致死案例里,死者的嘴唇都开裂渗血,也被一些毒.贩称作‘上帝之吻’。”

    思绪触及林赛胳臂上密密麻麻的针孔与创口。

    根据朱诺的了解,林赛连大.麻也很少沾。就算真的要自杀,也不会采用这样的方式。

    “林赛曾长期参与劳森监狱的社会服务计划——她临死前也提到了罗拉。”

    “哦?”

    “还有那位霍恩警官——我替菲奥娜送的包裹就是寄给他的。”

    电话另一端,他呼吸均匀,伴随着纸巾擦拭手指的杂音。

    “知道了,我会处理。”

    “你会处理?”朱诺短暂发怔,一时摸不透他的意思,“接下来,我……”

    “你只负责向我传达消息,不要轻举妄动。”

    路德维希的口吻板正,“也不要陷得太深。”

    朱诺还想说什么:“这件事……”

    路德维希挂断了。

    话筒谨慎放回原处,朱诺推门走出电话亭。嘴里灌满了风,黏膜也像干皱着,齿舌间没什么味道。

    宿舍里,林赛的衣裙鞋袜、零碎繁杂原封未动。她注视着对面空荡荡的床铺,脸上不见任何冗赘表情。过了半分钟,薄被拉盖过头顶。

    枕下手机嗡响,是一条短信,来自无法追踪的陌生号码。

    *明天上午十点,姐妹会*

    落款是规制的缩写——f.p。

    朱诺失眠了整夜。第二天早早起床,将一个浅层的、公式化的微笑冻在唇面,然后迫使自己如约前往。

    客厅里三层吊灯满开着,菲奥娜就兀立在光线织错的中心。红裙换了质料和款型,色泽鲜烈一如既往,尖利地扎进瞳孔。

    朱诺第一次细致地观察到她的脸。

    她很美,美得刻薄而又不近人情。或许因为那双眼睛苍翠得过于浓烈,面部线条被映衬得浅弱虚淡,只有当她稍稍合起眼帘,流润的骨型弧廓才凸显出来。

    她转过身,瞥见朱诺:

    “你的室友死了,你不难过?”

    朱诺默不作声,看上去无动于衷。

    显然把她的沉默误解为另一种涵义,菲奥娜咯咯笑着,柔顺的发尖从耳后脱落,扑到肩头。

    “天哪,我喜欢这姑娘。”她轻快地说,绿眼霎时将朱诺绞紧,“你得见一个人。你以前肯定见过他,但没有和他说过话。”

    描述这个人的时候,她眼底凝集着狂热的光。

    霾云翻荡,阔满天际,有如深海游鱼在水中滑跃,尾鳍拨出狭长波纹。

    朱诺隔过玻璃望着阴沉的天色,强烈的不安击撞内心。

    接下来出现的人印证了这一份不安。

    他淡金头发,站在客厅外的门廊边缘,一手无节奏地轻敲着栏杆。身形比那段布满噪点的昏暗视频里要颀长瘦削一些,也显得更高。双眸在灯光底下绿得发蓝,脸上尽是放松的、甚至称得上柔和的笑意。

    “嗨。”他打了声招呼。

    朱诺挪转目光。那双嵌合在深凹眼窝里的眼睛太过令人印象深刻,她几乎只花了不到半秒钟就想起了他是谁。

    她霍地站直身体。

    “我来这儿见菲。”

    弗莱的语声像绒线一样轻质平和,“听说你也在,就顺便来见你一面。”

    菲奥娜引领着他们,绕过几双宿醉不醒的男女,一路上了顶层阁楼。

    弗莱的态度很古怪,比在庭审时显得彬彬有礼。他略微躬身,替她们拉开房门。菲奥娜进屋时刻意错开脚步,与他相隔半米匆匆擦过。不但缺少肢体接触,连眼神交流也克制着。

    阁楼格局通亮,斜顶上开着天窗。窗外天色明敞透洁,穿过百叶帘的罅隙,往屋内漫透一点蓝。

    菲奥娜一手挽着裙角,室内鞋无声无息,悄然擦蹭地板。她在屋里兜转半圈,顺手捡起一本摊放的硬皮精装书,低头细细地读。

    “我看过‘社会再教育项目’替你抹去的原始资料。”

    弗莱随意抽来一把扶手椅,示意朱诺就座,“你是个赛车手——地下赛车手。”

    她没有动,面无表情站在窗前,贴近门口的位置。

    “对。”

    扶手椅后方,弗莱的手臂撑住椅背,背脊拱起来,像只舒展身体的猫科动物:

    “背着债。”

    朱诺点头。

    “很多。”

    他歪了歪头。

    “这一点很有趣:纽约城里,你有个警察朋友——艾薇·唐纳德,后来自杀了。”

    心脏搏动失去了平缓而规律的节奏。她咬紧牙关,齿根顶压到酸麻,不让对方洞悉端倪。

    “她不是我的朋友。”

    朱诺的嘴角轻抬了一下,又很快恢复原状,“一个赌徒怎么会和条子成为朋友?”

    “可是和她一起回到纽约,你就不再赌了。”

    弗莱的后脊压得更低,脸则高仰着,“这是为什么?”

    “她能为我的赛车活动提供保护,条件是不再下注。”

    喉咙发苦,表情却麻木,“她想让我成为一个好人,到死都想。”

    他语气里重新现出兴味:“你是么?”

    朱诺不说话。

    数秒钟的光景,似乎被无形之中疯狂地拉长。

    “这句话很容易冒犯我。”她选择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你的室友死了。菲说你看过录像。”

    弗莱唇边挂着笑,幅度很小,不易察觉,“不难过?”

    他的提问有种奇异的韵节。朱诺逐渐适应,呼吸也顺畅起来。

    “既然你了解我的过去,应该也知道我的行为准则。”

    她答得分外迅速,“与我无关。”

    弗莱唇边的笑意加深了。笑纹向上横展,蜿伸到眼窝。

    “就连菲恩,也与你无关?”

    他问得直截了当,朱诺面色稍变,意识到弗莱看出了她的谨慎推拒。

    而他并不欣赏这一点。

    阁楼内角的躺椅上,菲奥娜也把手里胡乱翻查的书弃置一旁,托腮等待着她的答复。

    内心数十个念头角力撕搏,她半张开口,却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然后,一句话毫无征兆,从心口滑出咽喉。

    “我喜欢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