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说什么?”

    汗津津的手几乎握不住话筒,朱诺勉强缓过神,“乔治……”

    “他的车撞倒了球队训练场的铁丝网。”

    通话另一端,菲恩轻声说,“他伏在方向盘上,像是睡着了。”

    林赛青蓝苍白的死状唐突撞进脑海,朱诺不禁心头发沉,飞快问道:

    “准备尸检了么?还是说他的家人已经领走了尸体?”

    “乔治没有家人。”

    菲恩说,“他父亲去世后留下了一大笔遗产,全都存进了信托基金。母亲改嫁到法国,只留下他一个人在这儿生活。”

    他的语声淡而无味,听不出情绪和内容。朱诺却莫名感知到他竭力内敛的低落。

    “我很庆幸,菲恩。”她突然开口。

    他发出一个模糊的气音:

    “嗯?”

    朱诺略微迟疑,还是说:

    “庆幸你当初没有走上这条路。”

    庆幸你捱过那些苦难时光,遇见了我。

    她对乔治的印象还停留在集会时初见,他作为社会再教育项目的一员,是唯一一个开着豪车前来赴会的。他好像跟所有人都合得来,甚至包括朱诺。

    乔治从没把她当作一个态度冷淡的怪胎。

    陷进回忆里愣愣出神,只听见菲恩又道:

    “他死前给在法国的妈妈打了个电话,可被她错过了。”

    他叹了口气,极轻的一声,像羽毛扑落耳廓,“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妈妈还在不断试图联系上他——”

    朱诺摇了摇头,说不清心底感受:

    “只是他再也没办法接听了。”

    靠坐床头静默片刻,她裹上一圈厚围巾,深深吸气,又缓慢地吐出来。

    进入楼前电话亭,她迟疑许久,才抬手拨号。

    提示音响了三遍,路德维希的办公室内始终无人接听。

    朱诺只好折返宿舍,替林赛那一端房间掸去积灰,然后整理书本去上课。法学院的授课厅尚在步行范围内,迟到了十五分钟,被拒绝进入教室。

    她靠在门边,沉默地合了合眼。

    窗外正对着一顶青苍树冠,枝叶繁密芽绿翻新,在湿茫雾气里兀自矗立。这棵树昔日被一位菲尼克斯亲手植下,如今已抽长过百年岁月。它的肌骨体肤由中心开始溃烂腐坏,虫蚁在疮孔脓液中钻进钻出,窥视着偌大城市的每一束蓬勃血脉,和每一次艰涩呼吸。

    她不敢妄自揣度乔治的死因,却凭空认定这与昨夜那一场交谈脱不了干系。

    下课时间,学生鱼贯而出。有个黑皮肤的女孩停下脚步,观察她几秒钟。

    “你是朱诺?”

    女孩不确定地抿着嘴,再度从头到脚将她打量一遍,“菲奥娜叫你去姐妹会的别墅见她——顺便一提,你应该把姐妹会的徽章时刻戴在胸前。”

    女孩的话如同指甲边沿一根倒刺,不够激起痛感,只是时刻磨损着的感官。

    “这是为了缅怀林赛么?”朱诺冷不防地问。

    显然被吓了一跳,女孩颇为尴尬,嗫嚅半晌才说:“这是为了向菲奥娜效忠。”

    仿佛找回了信仰根基,她的话语也重现充足的底气:“这个学校里能找出很多个林赛,但菲奥娜·菲尼克斯只有一个。”

    “我加入姐妹会的时候可没人告诉我这一点。”

    见女孩眉间皱起,似是不愿再将对话继续下去,朱诺迫使自己放松神情,大笑着去拍对方的肩,“别再发愣了,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说真的,谁会缅怀林赛呢?”

    她笑得前仰后合,血管里如同搏鼓着融冰。

    “哈,没错。”

    女孩终于也同她一齐笑了起来,“毕竟我们都清楚她干了些什么……”

    朱诺佯作惊奇道:

    “我只知道她缠着弗莱不放。”

    左右瞧见四下无人,女孩凑近了她,降缓音量:

    “她们都说弗莱连碰都不想碰她,反倒把她交给兄弟会的成员玩儿了个遍——你看了视频么?那一次好像是乔治主导的。也算她走运,乔治至少还是弗莱亲自挑选的助手。不过谁叫她后来自杀了?可能也是为了给自己留点脸面。”

    女孩后来又断断续续讲了些闲碎琐屑,而朱诺没在听。

    乔治身亡的消息尚未传播进校园,姐妹会里谁也不了解林赛死去的真相。

    这些信息已经足够了。

    朱诺去了姐妹会的别墅。

    花园清宁,枝杂丛生的枯草和玫瑰已被拔除,土壤稀松而赤.裸,洒水机喷发的汽雾形成一道圆润弧光。淡白阳光倾轧下来,水线也熠熠辉闪。

    菲奥娜不在门廊,也不在客厅。

    朱诺正欲找人问询,悬挂在墙面正中的电视屏幕忽而亮起来。

    她听到电流疯狂窜输的嘈乱声响。

    可能是手持摄像机拍摄,画面极不稳定,扬声器里一阵呜咽,尔后轰隆起奇异的杂音。

    满屏尽是浓稠黏腻的夜色,客厅吊灯毫无征兆陡然闪熄,仿佛是为了让她看得更清晰。

    朱诺望见一辆红色保时捷,将林赛留到人工湖的堤岸上,随即绝尘而去。没过多久,另一辆轿车悄然驶来,停驻在保时捷方才刹车的位置。

    车门半开,走下一个高挑人影,疾步冲至湖边,在紧要关头拉了林赛一把。

    ——朱诺认出了自己。

    吊灯重新燃亮,室内灌入明黄耀跃的光。

    “你对这段录像有什么看法?”

    菲奥娜肩枕沙发靠垫,双腿搭沉在另一侧的宽长扶手上,深红裙摆略微掀扬,露出白色吊带袜的一角。

    她的语气很平常,像在关心朱诺的感冒症状。

    朱诺眼睫微跳,无数个念头掠过眼前,其中最醒目的一条,是昨夜乔治对她说的话:“如果菲奥娜或者弗莱问起你那天晚上的行踪,你可以告诉他们,是我通知你来接林赛的。”

    思维极速散开收拢,紧接着她有了主意。

    “我知道当时林赛肯定在兄弟会,只是不想跟我见面。”

    朱诺一手撑扶额角,似乎有些难堪,“那通催我走的电话是弗莱逼她打的吧?他本来可以不必这样做。……如果交给我处理,会更干净。”

    “比乔治做的还要干净?”

    “乔治是个有点胆小的人,弗莱的世界让他害怕。”

    菲奥娜轻笑出声:“你可不知道弗莱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我知道。”朱诺的脸上表情空白,“菲恩全都告诉我了。”

    菲奥娜定定注视她两秒,声纹里第一次有了波折:“你不会害怕?”

    “至少我没有自杀。”

    朱诺流畅自如地说,“希望我以后也不会那样做。”

    她与菲奥娜相视一笑,连嘴唇牵起的角度都别无二致,犹如共享着一个彼此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

    走出姐妹会的别墅,朱诺仍不敢笃定菲奥娜相信了她的说辞。

    乔治已死,再把救下林赛描述成受他指使,将会被视为一种有意的推脱和掩饰。她必须承认自己那次贸然的行为抱有目的——而这个目的可以是任何东西,唯独不能出于对林赛的善意。

    菲尼克斯兄妹本能地排斥着世间一切的善,尤其当这份善意被施与他们想要摧毁的人。

    朱诺心不在焉地驱车开往宿舍,经过一段无光桥洞,后方悄然跟上一辆黑色轿车,窗间贴有严厚的遮光膜。

    她仍在出神地思忖,没有多加留意。

    十字路□□通灯转红,她正在减速,车体猛地一震。

    后视镜倒映出熟悉的黑色轿车,漆面低调喑哑,仿佛能吸纳日光。

    “你用不着撞我的车。”

    她坐进后座时忍不住抱怨。

    驾驶席上,检察官转脸歉意地笑了笑:“我按过喇叭,但是你可能没听见。”

    “我失去了一个线人。”路德维希望向她。他照例戴着手套,纯黑粗呢大衣下方是纯黑西装裤,裤线平滑熨帖。他整个人就如同他的车,光洁规整,折角锋利。

    朱诺在心里默念着乔治提供全部的线索,抽空问道:

    “辞职了?”

    路德维希双眼一瞬不瞬,犹如带有无以言说的重量,深嵌进她脸庞的皮肤:“他自杀了。”

    她浑身一颤,不自觉迎向他的目光。

    “是真的自杀,还是像林赛那样,被伪装成——”

    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猜测钉入大脑,她短时间地感到窒息,“你的另一个线人是乔治?”

    路德维希没有正面回应。眼帘低坠,掩去其中所有内容。

    “如果你现在选择退出——”

    他说,“我可以理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