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人敲门。

    菲恩一个箭步冲上前,犹豫着稍加拉扯衣领,然后压下把手。

    门外空无一人,只有走廊通贯的长风。

    裤脚被人拽了拽,他低下头。是一个顶多五六岁的小姑娘,梳着两条黑色辫子,目光清亮地仰视他。

    “佩妮。”

    他迅速系好衬衫第一枚纽扣,避身让她进门。佩妮光着脚在地毯上一蹦一跳,最后扑倒进沙发,抱着靠垫翻个身,伸出一截胳膊去摸遥控器。

    “布莱登去打工了,”

    下巴紧挨着靠垫,她闷声说,“我想来看看电视。”

    为了省钱,布莱登没办电视许可证。

    菲恩:“好。”

    他坐到地毯的一角,手指垂放在绒毛的间隙。

    “你在等什么人?”

    佩妮读出他表情里零散的焦虑,“我看得出来。”

    菲恩:“没什么。”

    他掐灭砸在心头的一小块失落,不加多言。

    “哦。”佩妮心知他在掩饰,也不多加追问,随手按开电视电源。

    画面分辨率不高,只能依稀看出一个女人跨坐在车前盖上,对着镜头用舌尖勾挑上颚,一手牵着皮衣拉链,挑逗性地向下移动。

    “……”

    菲恩一把抢过遥控器,摆弄几下终于调回频道。

    佩妮很好奇:

    “刚才那是什么?”

    手心冒出凉汗,菲恩强作镇定:“没什么。”

    “哦。”佩妮耸耸肩,继续调台。

    菲恩坐回原位,耳边响起儿童节目《芝麻街》的主题曲,脑海里方才那个身着皮衣的美艳女郎却尚存残影。他对她的脸毫无感觉,但很喜欢她跨坐在车前盖上高昂着头的姿态。有一个角度,她披靡着柔光的鼻梁与朱诺微妙地相似。

    布莱登借给他的碟片五花八门,无非为满足男性主流审美趋向服务,缺乏必要的艺术价值和观赏性。他沉默着认真观摩,从头到尾不起任何反应——生理和心理都没有。

    至少他认为自己学到了一些新的技巧和方式,不过对于这些知识能否顺利取悦朱诺,他还不太确定。

    菲恩回忆起第一次结束后,她靠坐在沙发尾端拨弄左手的情形。当时他佯装熟睡,气息跟皮肤一样涌热缠黏,期待着她的嘴唇离开手指,贴到他空落的心尖上。

    他心知肚明,每当她觉得躁郁难捱,才会亲吻指节。

    所以……她一定不太满意。菲恩想。

    等她今晚来到公寓,他一定要试着问一问,他学来的新花样能不能使她尽兴。

    -

    出了警局边一道暗巷,迎面扑来昏黄的路灯窄光。朱诺深吸一口气,走向自己的车。

    一路油门踩至极限,进入盘山公路向上仰冲,仿佛攀援越过生与死的跨度。

    她来到监狱围墙之下,用力揿着传呼键:“我要见路德维希。”

    高墙上的警卫眼皮沉肿,半只眼掀起来,飞扫一眼监控画面,压着通话器问:“有预约么?”

    “没有。”朱诺用手挡住风声,对他说,“请你去通报一声。”

    “如果每一个没有预约的人都想见典狱长,我一天就要往他办公的塔上跑三十趟。”

    警卫嘟囔着说,“这里是监狱,不是咖啡厅,小姐。”

    “一点机会也没有么?”她问。

    “没有,不可能。”

    警卫的语气严丝合缝,找不到一丝纰漏和通融,“我劝你最好转头回去。等天完全黑了,这座山里说不定有狼出没。”

    随着天色低暗,空气也在转冷。她点点头,和衣回到车里。钥匙插.入锁孔,汽车喘息几声后骤然发动,她加足马力,轮胎经过数秒钟的空转,车头如同子弹击向围墙。

    水泥修筑得如此坚固,在巨大的冲撞下岿然不动,只剥抖下无足轻重的灰屑,盖满一层皲裂车窗。

    安全气囊弹中鼻尖,血流到嘴唇里,耳中世界在嗡响。

    意识尚未完全恢复,她已经被人从车内拖了出来。撑着车门试图站直身体,脸上突然结结实实挨了一记肘击,震发牙床酸软摇动,下唇几乎立刻肿了起来。警棍抽打后膝,迫使她弯身跪地。左右两只手臂分别被蛮横抓持,将她向前拖行。

    警卫们把她扔进一间暗室,门一合上,就连最后的光线也不见了。

    她一下接着一下,短促地喘着气。忽觉这里格外静谧,尤其适合思考问题。

    被自己不着边际的想法逗乐了,朱诺低笑两声,牵动伤口也不觉得疼。

    过了太长时间,久到朱诺失去了时间概念。有人开门,有人进来,有人在门外交谈。

    有人拖动一把椅子,放到她身前。朱诺道了谢,从地上爬起来。

    他们各自摸索着,在黑暗里找到对方的目光。

    “你不接电话,我只好来找你了。”

    漫不经心摸着自己嘴角的淤青,她倏尔又笑了一下,“监狱管理的确很严格。”

    “我正在休息。”

    路德维希说,声音里听不出一丝不悦,连情绪的波纹都很少见,“有什么要紧事么?”

    “我拜托唐纳德警官查到一些消息。”

    她说,“作为交换,我告诉他,我在为联邦工作。”

    朱诺在暗室里待得更久,因而对无光的环境更为适应。她轻而易举捕捉到对方神情的变化——他下颌蓦然半抬,唇隙向内卷抿,眉头拧出一个凹痕。

    “你无权这样做。”

    他最终说,言语之间仿佛感染着淡淡的腥气,“如果唐纳德被菲尼克斯收买,这回殃及到全盘——”

    “我了解他。”

    朱诺解释道,“他的弱点只有艾薇,然而艾薇已经不在了。他不接收贿赂,不参与人情往来,不会被谄媚奉承打动,做警察是为了伸张正义,这个目的贯穿始终,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路德维希略作沉默。

    “你有把握?”

    “我有把握。”

    她笃定说,“接近菲尼克斯还不够,我们需要一个警察。”

    一时之间,室内没人说话。

    朱诺心神平宁,不声不响,摩挲着自己右手食指破损的指甲。

    后来听到他说:

    “如果事情出现变数,我将不得不取消你的线人身份。”

    “我明白。”

    朱诺想嗤笑又忍住,不由小声说,“反正我也只是个临时工。”

    把椅子向前拖了半尺,她开始讲述唐纳德警官提供的线索。

    花了半分钟消化信息,路德维希的眼神和缓下来,削去最为外露的郁色,还剩下一缕不清不楚的深意。

    “近日来我也着手进行排查,还算有些收获。”

    他说,“林赛的死因终于串成了一条完整的线。”

    “她的妹妹罗拉七年前失踪了两个月,尸体在山里被发现时已经残缺不全,并且高度腐烂。警方判断是走失后遭到大型野生动物袭击,但她身上的某些伤口经过法医鉴定,不排除人为造成的可能。

    “这一点微小的可能,再加上罗拉从未参加过任何形式的徒步越野,恐怕让林赛起了疑。她一直没有放弃追查,直到三年前她读到连环杀手落网的报道——顺便一提,如果唐纳德警官能多费些心思,找到林赛真切接触过的报道,这将会是一个十分有力的证据。”

    路德维希接着说:“这个被捉拿归案的连环杀手就是盖,习惯性作案手法是诱拐奸杀后弃尸荒野,并伪造成野生动物啃食的假象。这一切都被当时的报纸、网络和社交媒体大幅披露了。毫无疑问,盖让林赛重新燃起希望——为罗拉找出凶手的希望。”

    “今天有个姑娘说,林赛曾经不惜一切代价想钓上个菲尼克斯。”

    朱诺说,“她或许是想借助这个家族的力量帮她找到凶手。”

    路德维希点点头。

    “感谢唐纳德警官的调查,我们知道她突然开始参与各大监狱的笔友计划,为的是找出盖被收押的那个监狱。为了防止连环杀手崇拜者借此与他们的偶像接触,监狱寄出的信件都隐匿了名姓。林赛为了找出盖的踪迹,不得不向每一个通讯对象仔细询问作案手法,以此甄别。

    “后来她终于找到了盖,并发觉他信件中有破绽指向弗莱。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个破绽并不能直接让林赛认定弗莱是幕后凶手,只让她猜测出弗莱是罗拉之死的一个善恶难辨的相关者。

    “她抱着探究的心思与弗莱接触,或许已经将自以为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因此弗莱在一场谈话后得知她找到自己的方式,派人盗走了她装信的保险箱,并提供给安东尼的私生子一笔不菲的生活费,借此利用安东尼除掉可能泄露秘密的盖。”

    那个盗走保险箱的小偷、和联系买通安东尼的中间人就是乔治——他曾在自杀前一晚亲口说过,与他跟在弗莱身边犯下的种种罪行一起,以某种忏悔赎罪的姿态娓娓道来。

    朱诺没有将这些事告诉路德维希。

    踌躇片刻,她问:“弗莱这样努力掩盖他人的罪行,是为了什么?”

    路德维希答:“也许因为这不是‘他人的罪行’。”

    “可以推断,七年前弗莱销毁证据的手段还不够成熟严密,留下了许多可以追踪的破绽。他急于掩人耳目,便找来盖顶罪。”

    他简略剖析道。

    朱诺同意他的说法,想了想,又补充道:“很遗憾,唐纳德警官没有查到他是通过怎样的方式联系上了盖——弗莱犯罪初期还未形成固定的作案手法,不可能只找了一个替罪羊。”

    “你说得对。”他表示赞同,“不会只有一个。”

    “能起诉么?”朱诺又问,“罗拉、林赛和盖的谋杀。”

    路德维希摇头。

    “证据太牵强。我们的推断看似牢固,实则也只不过是假设。”

    他上身前探,轮廓在黑暗里显得更加清晰,“但是,至少我们理清了事件的因果发展,只欠缺一条完备的证据链。”

    朱诺没回应。半晌工夫,她开口是另一个话题:

    “上次没机会问你,为什么乔治会走上成为线人这条路?”

    路德维希有些意外,依然给出回答:“因为他父亲死在他的假释听证会上。”

    这是一个乍看上去与提问毫无关系的答案。朱诺却恍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也是个心怀歉疚、无法自我原宥的人。

    紧跟着,她意识到乔治避开路德维希,找到自己倾诉的缘由。

    他为了守护光明,孤身沉浸黑暗。阴翳将他拖进深潭,泥水满溢口鼻,他宁愿不挣扎,不呼吸,也不愿污渍沾染到纯白的那半面。

    而今她和乔治一样,站在夹缝里艰难前行。每跨过一道裂痕,地底的岩浆都在滚热呜咽。

    “有没有烟?”走出监狱之前,她支着身体问警卫。

    -

    她驱车抵达菲恩所在的公寓楼下,天际边缘已经泛起迷离的光棱。

    稍加迟疑,她没有按响门铃。背抵花坛坐下,牙齿咬住烟嘴,向肺叶里狠狠地吸。

    被辛辣滋味呛了一口,她急促咳嗽起来,没注意有人来到身边。

    菲恩俯下身,迎向她模糊的眼神:“我在窗口看见你了。”

    脖颈酸疼,朱诺吐出烟卷,抬手按了按。

    “还没睡么?”她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