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目光落到脸上,有点痒。天空静固着一层厚云,犹如一群白象拥挤相簇,将光线全部掩到粗粝的身体后面去。

    朱诺还在反应,下一秒唇角的烟卷已经被他抽走。

    “你在戒烟。”菲恩往滤嘴处瞟去一眼,上面还有她的齿痕。

    喉头不自然地攒动,他收回视线,稍微弯腰伏低身体。

    “是。”

    她揉揉眼睛,突兀说,“再过来一点。”

    到了可以轻易触及的范围,她骤然伸手,握住他松散的衣领,将他腰脊拉沉,直至鼻尖相蹭的距离。

    他这才看清她脸上凝血的伤口——嘴角开裂,鼻翼肿了一侧,下颌骨一块淤青,在阴云下显得沉郁单调。

    想问些什么,话冲到喉咙,却发现她已经伏在自己肩头睡着了。

    他很少有机会见到这样的睡颜,因为朱诺永远是最后合上眼、又先一步醒来的那一个。她好像格外疲倦,脸色很差,连鼻息都不太均匀。眉头也深深蹙着,像是有无形的重压在往上施力,连带额间的皮肤褶皱变形。

    菲恩半跪下.身,把她横抱起来。她比想象中还要更轻,飘然贴在怀中,就像没有实感和重量。

    指间那根烟有些碍事,他想了想,回手塞进嘴里,浅尝辄止地试探着透过烟丝呼吸。

    将她送进楼上卧室的途中,他在电梯里遇到了兼职回来的布莱登。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她。”盯着她的脸琢磨了一会儿,电梯抵达楼层的那一刻,布莱登冷不防开口说。

    “不要说话,朱诺睡着了。”菲恩小声道,“佩妮在我的客厅里,你可以抱她回去。”

    “朱诺。”布莱登咀嚼着她的名字,头一回与脑海里某段记忆的节点联结起来,“哦,是朱诺——”

    盖上薄被的时候朱诺惊醒了一次,茫然地牵住他的手寻找他的嘴唇。菲恩刚吐掉那一截香烟,她已经抓紧胳臂攀援着吻上来。

    意识还不够清醒,朱诺模糊地觉得,他身上存附着一些令她着迷的东西。可能是他口舌之间呛辣的烟草味,抑或只是属于他自己的一份气息。

    无论如何,那气味让人感到安全。手一松,脑袋跌进枕头,她很快又睡着了,头向一边歪着,脉搏终于恢复沉稳。

    菲恩替她脱衣服。还是昨天这一袭长裙,布料有几处撕破崩线,叫他不敢想象她一整天的遭遇。

    这是他第二次亲手解开拉链。肌肤成片袒露而出,被晨曦映成洁白的光雾。后背略微隆起,有如一道隐秘山脊。他低喘一声,慌忙闭上双眼,入手触感光裸滑净,带动全身感官知觉。嘴唇并拢着,舌尖却尝到清淡的甜。

    他挖出一件衬衣给她披上,然后在她旁边平躺下来。

    时至晌午,最后一声鸟鸣啁啾也归于衰弱。

    菲恩穿着套头棒球衫,埋头认真地绑鞋带。身后传来赤脚轻巧踩过地板的声响,他手指勾着鞋带系紧,边拉边抬脸:

    “今天在家休息一天吧。”

    朱诺挑挑眉,眼周还有熬夜导致的两圈乌色:

    “在谁家?”

    “在我家。”

    他说,“冰箱里有汽水和果汁,橱柜里有黄油和切片吐司。”

    她眯眼审视他的打扮:“准备去球场训练?”

    “我会早点回来。”菲恩调整了一下脚掌在鞋里的位置,声音突然变得不太清楚,“乔治不在了,球队要面试新的跑卫,为今年夏天的联赛做准备。”

    提起乔治,她也有些不自然,讷讷道:

    “嗯。”

    “以后叫我一起去吧。”

    他打开门,又回身,“你想打架的话。”

    “打架?”朱诺吃了一惊。

    菲恩点点头。

    “裙子都撕破了,很危险。”

    她赶紧解释。

    “我没有打架。”是单方面遭到殴打,“只不过摔了一跤。”

    他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却也没直接拆穿,而是说:

    “自从刘易斯暂停了酒吧里的格斗比赛,我只剩下橄榄球可以用来发泄了。”

    发泄?

    她很快明白过来。

    看来他对于强烈的肢体冲撞有某种实际需要。

    朱诺说:“我知道一个地方,下次带你去玩。”

    “好。”他将门在背后关上。

    把自己扔进沙发,顺手打开电视调动两下,她心底认为菲恩方才的建议相当不错——休息一天。她也的确需要一些私人时间,用来思考接下来的安排。

    路德维希至今没有给她完整的行动指导,仿佛弗莱和菲奥娜只是他全盘计划里无足轻重的一小部分。虽然他的聆听与分析都精准到位,可她总是奇异地感觉到,他并未真正投入太多心力。

    他真正瞄准的目标会是谁?上一代菲尼克斯?

    倘若真是如此,弗莱和菲奥娜也就只是“击垮菲尼克斯”这一主要任务的附加筹码。

    所以梳理案情时,尽管朱诺急于倾诉,也谨慎地没把乔治透露的、最关键的信息告诉他——

    乔治说,弗莱曾经亲口承认,自己雇凶杀害了一名纽约的女警察。

    那个晚上朱诺几乎不眠不休,谨慎地权衡考量,最终打算全力帮助路德维希完成对林赛一案的相关追诉。在这期间,她可以借机观察他和检察官的态度——她希望能看到他们强硬地把他送进监狱,而不是以减刑或者免罪作为条件,跟弗莱换取一份菲尼克斯家累累罪刑的详细口供。

    她不能让艾薇成为审讯室里的谈判条件之一。

    下一步她又该怎么做?

    门铃就在这时响起。她以为是菲恩忘了什么东西在家里,一开门才发觉是个穿睡衣的陌生男人,揉着头发喃喃说:

    “菲恩,我想起那个朱诺到底……”

    一仰头就撞见她的脸,对方实实在在地愣住了。

    “你认识我?”她问。

    对方的脸很周正,下巴冒出几茬青涩的胡须,头发半长,乱七八糟地四下直棱着,自然光下呈现一种发红的棕色。

    “你是朱诺。”那人说,“我住隔壁,叫布莱登,你可以叫我……呃,布莱登。”

    “噢,菲恩跟我提起过你,很多次。”

    她说着,无端想起此前菲恩对他声音的形容——“一根红酒上漂着的芹菜”。

    有时候菲恩的话乍看之下毫无章法和逻辑,仔细品度后却发现自有他的道理。

    “不记得了么?”他像是在对她说话,却又像在自言自语,“在纽约。”

    “纽约?”

    她一瞬间有些愕然,以钻研的目光重新揣测他。

    倘若他将头发理顺,胡子刮净,削除身上邋遢的棉质睡衣,换成纽约上东区某所知名私立中学的统一制服——

    她倒退半步:

    “你是那个布莱登?”

    “我是那个布莱登。”他咧开嘴笑了,“纽约有钱人里最英俊的,帅哥里最有钱的。”

    用了一段时间消化突如其来的冲击,朱诺张了张口问:“你怎么在这儿?”

    ——而且还是这副见鬼的样子。

    要知道,当年她在纽约参加比赛,他是为数不多愿意豪掷百万下注的赌徒之一。每当看见他一身学生制服坦然走进酒吧,她就知道自己又有的可赚了。

    “捡了个女儿,家里不让养,我离家出走了。”

    布莱登无所谓地耸起肩膀,转而问,“你呢?自从最后一次比赛你中途退出,就再也没见过你了。”

    那次比赛……

    那次比赛,她接到了艾薇出事的消息。

    神情恍惚一瞬,立刻整理如常。朱诺半开玩笑:“我当时突然决定退役了。”

    看见旧裙子堆在浴室的衣篓里,她走进去翻找手机,尽量不让布莱登在她脸上看出端倪。

    开机,屏幕弹出一则消息,来自一个隐藏号码:

    *兄弟会,下午三点*

    她从镜子里看了一眼钟表,时针早就擦过了数字2的尾端。

    她暗骂一声,把布莱登推出门外,粗略洗漱后,穿起菲恩宽大垂坠的衬衫,找了条领带缠住腰,伪装成一件短裙。

    赶到兄弟会的别墅,弗莱正在阁楼上摆弄一架望远镜。

    “从这儿能看到橄榄球场。”他头也不回,招手叫她过去,“你来试试。”

    朱诺站在原地不动。

    “菲恩应该不会喜欢你这样窥视他。”

    将望远镜留在架上,弗莱屈身坐下,胳膊压着扶手,没来由地问道:

    “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为什么选了乔治?”

    朱诺:“因为他肯听你的话,去看望远镜?”

    弗莱笑了起来,嘴角附近现出一个类似于酒窝的浅浅勾形。

    “你恐怕没怎么见过别人在我面前时的表现。”

    他心不在焉说,“他们只要跟我说上话,就荣幸得像是刚刚吻过上帝的手背。只有乔治不太一样,他可能怀着某种目的想要接近我——这也无所谓。除了我的家人们,所有人接近我都带有目的。”

    说到这里,抬眸望向她,“你也不例外。”

    朱诺手指裹上一层凉意,而外表面不改色:

    “很高兴你明白这一点,这会让我们日后的合作方便很多。”

    “我不关心你的目的是什么,只要你别让我太失望——我本来想要起用乔治,结果后来他害怕了。”

    他唏嘘着说,“恐惧跟过分的恭敬一样,都会让人变得无趣。”

    罕见地端正了坐姿,他单手撑住下颌,“我猜菲恩告诉了你我都做过什么。你会不会害怕?”

    朱诺想了一会儿,说:

    “等我害怕的时候,我会第一时间让你知道。”

    弗莱又笑了。

    “帮我送一份东西给警局的霍恩。”他抛下一句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