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28章 更新

第28章 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凌晨时分,天已经亮了,却亮得不够通透,像是在光源处裹了一层半熔的塑胶。

    菲尼克斯家每一级阶梯都以昂贵木料精心铺制,打着圈从高空垂吊至地面,如同一捧精致的拉花。表层整日漆着光润的油膜,用来保护木材不受损伤。

    这样的楼梯,跨步上去并不舒适,只为远观时显得盛大而隆重。

    葛蕾夫人整个上半身撑压着扶手,吃力地走下楼梯。每挪动一下脚腕,都配合着轻微一声喘息。她拖着步子,虚虚浮浮往前走,两肩垮成斜角,幽灵似的飘进客厅。

    这里非常暗,厚重窗帘遮住所有的光。她侧耳听见很细小的声音,像是人熟睡的鼻息。

    葛蕾夫人的双目在黑暗里蓦然收缩,一阵急喘突入肺叶,她抽吸不止,颤着手去摸点灯开关。

    “唔!”

    歪靠着沙发的弗兰克最先被光亮惊醒,转脸发觉是葛蕾,神情便一松。他的目光缺乏爱意,平淡地落在她脸上,不轻不重抬了抬下颚,像是在示意什么。

    菲奥娜伏在他膝头,还在酣甜地睡着。

    一口气从葛蕾的身体深处涌上喉间,慢慢再吐出口腔,仿佛带走了连日卧病在床的淤浊。她唰地一声把窗帘拉开,让晨光和雾霭一并落进来。菲奥娜纯正的金发沾了晨光,形成一种凤凰翅羽般的金红色。

    菲奥娜的头动了动,勉强抬起。光线令她不适,于是伸手揉眼睛。

    “弗兰克,早上好。”菲奥娜说着,扭身坐到他旁边的空余处,将头紧紧挨在他胸口。看到葛蕾,表情也没有丝毫不自在,“妈妈,你怎么出来了?”

    葛蕾叹了口气,说:

    “屋里太阴,我想晒晒太阳。”

    弗兰克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无意义的微笑:

    “前几天下了场雨,今天特别晴。”

    他拍拍菲奥娜的头,让她靠去一边,旋即起了身,“我去按铃,叫管家过来。”

    弗兰克不在屋里,连空气也凝滞了。

    也许是因为病痛折磨,葛蕾的脸色惨白,在阳光底下坐了一会儿,颧骨升起红晕。然而这红晕也是惨淡不成形的,蜡液一般抹到腮肤表面。

    菲奥娜活动起腰肢。蜷缩了整夜,脊背椎节都叠合起来,稍一动弹就嘣地一疼。这种感觉很不连贯,像是把骨头一寸寸敲断。

    葛蕾挑眉看她,脸上浮现一点血色。

    “姓菲尼克斯的都是天生的捕猎者。”毫无征兆地,葛蕾突然说,“捕猎者只向猎物出手,而弗兰克是家人,是你爸爸。”

    领会了她的意思后手脚乍然冰凉,菲奥娜咬住下唇,迟疑片刻:

    “可是爸爸也曾经对弗莱……”

    她不敢再往下说了,只得交叉双手,试图掩住自己愈演愈烈的心跳。

    “住口!”

    葛蕾猛地按下右手,“那是他生平最大的错误。我用了十几年不断提醒他这一点。他不会忘记这个错误所造成的恶果,所以他眼里永远不会有你——他不能再犯错了。”

    胸中一阵委屈闷痛,菲奥娜无力顶撞母亲,细细的手指掩住嘴角,轻声问自己:

    “……为什么他选了弗莱?”

    余光瞥到身上那一袭鲜辣红裙,她的脸垂得更低。

    在餐桌前见到弗莱,她给了对方一个似有若无、充满挑逗的笑容。鲜红舌尖冒出口唇,沿着唇形的轮廓舔了一周。

    而在弗莱看不见的地方,她自言自语,再次提出疑问:“为什么不是我?”

    食指擦过她濡湿的唇间,再被弗莱含进口中。

    他把枫糖浆淋到松饼盘里,偏头随意说:“把朱诺叫过来,有件事要她办。”

    “她今天来不了,正在搬家呢。”

    错开他的眼神,菲奥娜把玩起自己的袖口,“学校不再允许她一个人占着双人宿舍,正好方便我给她安排一个新室友。”

    朱诺一早接到调换宿舍的通知,还没缓过神来。睡眼困肿着,直条条定在已读邮件的界面,许久才颓然垮下双肩。

    好在她本就没有多少行李,潦草拾掇了一下,整理出一个纸箱和一个背包。

    反手关门的一刹那,她下意识看向林赛的空床铺。透过照在床头的、窗口的光,可以看到尘灰正在仰浮旋转。

    她已经有些日子没帮林赛给家具掸去积灰了。

    将叹息压进心底,朱诺扣锁起门来,钥匙留在了锁孔里。

    走廊的空气左右通贯,长发被向后吹掀,气流扎进眼球,刺痛得几乎要落泪。

    她肩扛背包,怀里抱着纸箱,新宿舍在十二层,搭了电梯,很快抵达。

    迎接她的是新室友露西。

    迎接的方式是一个拥抱。

    露西亲昵地用脸颊蹭她,结结实实抱了她一会儿,才不舍地放开胳膊:

    “真没想到我们会住在一起……之前替菲奥娜传话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个很难相处的人。”

    朱诺表示理解。

    “我确实很难相处,你倒是没猜错。”

    然后她掂了掂手里的纸箱:“能让我先放下么?这个有点重。”

    露西连忙侧身让出空间,帮她把背包搁到书桌上,态度格外殷切。

    这间宿舍采用了相同的布局,只是面积更大。家具都靠墙摆放,中间裸.露一块空荡荡的地板,窗外的薄光洒在上面,像是结了一层冰。

    纸箱撑得鼓胀着,放在床脚的地面上。朱诺坐到床沿,俯身把里面的书拿出来。

    露西蹲在纸箱前帮忙,手忙脚乱递书给她,同时雀跃地说:“我真高兴你能调过来跟我一起住,朱诺。你是唯一一个能安静听我讲完、不会中途插话的人。”

    朱诺手一歇,稍感意外。她很擅长在谈话中过滤筛选无关紧要的信息,从不在意话题的趣味程度。与其说是有耐心,倒不如说是吝惜给予必要的反应,林赛也经常嘀咕着抱怨她冷淡。

    没想到这份冷淡到了露西这里,竟成了值得感激的品质。

    于是朱诺想了想,说:

    “你有很多谈资。”

    “当然是在派对上得来的,那些八卦。”

    露西眼窝很深,睫毛挡着上眼眶轻轻眨动,两手撑住纸箱的边缘,仰脸望着她,“我爸爸不让我嗑药,酒也得少喝,跟男孩儿们贴身辣舞更是被严令禁止,只能四处找人聊天。”

    她的嘴唇瘪下去,做了一个鬼脸,神情自然。

    意外感更强烈了。她平素的言谈举止,可不像是那样一个听话的乖女孩。

    朱诺什么也没说,只是对她笑笑。

    归置完私人物件,天色尚早。朱诺叫来两份披萨,分了一份给露西。

    听着露西絮絮叨叨,高声谈论兄弟会某个的游泳运动员,她将手机放在外卖盒里面,背着光给刘易斯发短信。

    *上次山路的奖金还没到账,*

    不一会儿,就收到他气急败坏的回复:

    *你猜怎么着?全都用来帮你修车啦!*

    她还没来得及往下看,手机振响,又是一条:

    *那次一共有五个车手遇上条子,两个被抓,逃了两个,只有你把车头都撞歪了*

    脑内回顾了一遍事情发生的经过,她简洁回应道:

    *是我的责任。*

    山道上,她的车状态接近报废,最终名次并不理想。刘易斯因此损失了数目可观的一笔钱,他此刻的恼火也是情有可原。

    查完账户余额,朱诺很发愁。

    她已经连续十几天躲避催债团体的各种骚扰了。

    思前想后,决定知会路德维希。

    等到晚上,朱诺编了个借口,下楼打电话。

    露西趴在窗前,瞪大双眼盯紧楼下,五分钟后朱诺出现在草坪前的小径,四下张望,然后进入圆顶的电话亭。

    摸出手机找到通讯录里菲奥娜的号码,露西捏了捏手指,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通话很快接通。

    对方的第一句话直接明了:

    “她和菲恩见面了么?”

    “没有。菲恩最近肯定很忙,毕竟再过几个月就要去纽约比赛了,乔治还出了那样的事。”

    露西不由自主,习惯性地顺着话题发散,“我有个朋友是乔治的啦啦队长,新来的跑卫不要她,前几天她还找我哭诉,一个劲儿的埋怨乔治,说他要是再晚点儿自杀,她就有机会在纽约的大赛上露脸了……”

    “我不需要听这些。”

    另一端传出模糊的男人笑声。菲奥娜声音断了一秒,掩着话筒说了句什么,那笑声便戛然终止了。

    露西听见她漫不经心问道:“那么,朱诺去过什么地方?”

    “今天一天她都在收拾东西,刚才去了楼下那个很旧的公用电话亭。说是她的手机坏了,拨不通电话。”

    嘴唇稍稍抿住,她不自觉地往楼下的电话亭瞟了两眼,有些口干舌燥,“菲奥娜,我不明白……”

    不等她说完,通话已然中断。

    楼下的朱诺也挂上电话,推门出来。一阵涩响过后,玻璃门自动阖上。

    路德维希找到了安东尼的私生子及其现在的监护人,对方承认收到过一张来路不明的大额支票。他同意作证,并开出了条件:未来三十年的证人保护计划。

    “根据这条线索的价值,最高可以申请到十年。”路德维希道。

    而当她问及自己作为线人的酬劳,路德维希估量了片刻,决定支付给她四百美金。

    “谢谢,我又可以活上半个月了。”朱诺讽刺地说。

    站在晚风里考虑半晌,她有了主意。

    回头走进宿舍楼的同时,她屈起印有艾薇名字的指节,隐藏进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