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32章 更新

第32章 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到底在干什么呢。

    朱诺花了相对较长的一段时间深入思考这个问题。

    可是她得不出答案。

    她在为国际刑警组织做线人,却连路德维希所掌握的进度都无法全面了解。

    她在为林赛伸张正义,可到了现在还是一无所获。

    她决心将谋杀艾薇的嫌疑人绳之以法,然而这起案件本身只基于一个尚未定性的假设。

    唐纳德警官说的没错。

    其实她什么也没干成。

    手里握着便签纸,站在地址所指向的那座住宅门前,朱诺才暂时收敛思绪,竭力克制自己心态稳定,低头翻看卷宗里潦草的笔记。

    盖的母亲于八年前逝世,这所房子在盖入狱之前两个月,突然转移到了一个慈善机构的名下。当时负责将盖逮捕归案的警察只专注于那间“杀戮工厂”,没能继续深挖下去。

    拥有这所房子的慈善机构,跟开办“菲尼克斯社会再教育计划”的是同一家。

    菲尼克斯家唯一与盖有联系的便是弗莱了。

    为什么弗莱要留下这间房?

    朱诺抱着臂,站在窗台下仰望。两层砖楼,地处幽僻,常年未经粉刷,外观灰旧粗糙,看不出稀奇之处。

    门窗都上了严锁,她踮起脚,视线探向窗口。

    室内过于阒黑,玻璃上倒映的全是阳光底下自己的影子,家具模糊的轮廓无力地浮印在黑暗里,眼睛一眨更是难以辨清。

    她将写有地址的便签纸谨慎收好,叹口气转身离开。

    天色尚早,朱诺回到车里,久违地感到无所事事。

    上午有节法理学讲座,再查时间,早就进行过了一半。弗莱兄妹那边静得悚人,可能是菲奥娜恼怒于她上次的冒犯,短期内不想再联系她送货了。

    而刘易斯自从经历了上次的意外,疑心病愈重,索性采取谨慎态度,又一次暂停了刚刚重开的山路赛事。

    所以她现在坐在驾驶席上,有些无意识地发愣。

    光热都挡在外面,车内只剩下闷。闷得沉郁,像有块湿布掩塞口唇。

    膝头摊放着唐纳德亲手递给她的档案袋,手边是被太阳烤得烘热的手机。

    她拿起手机,想给菲恩发点什么,打下一串组成问候的字母,指尖停在屏幕上方,透出犹豫的颤动。

    她还是删除了那句话。

    食指偏蹭,不小心发出一个空格。

    眼皮猛然抽跳了一下,她唇角拧卷,紧张地等他回信。

    他始终没有回信。

    朱诺多少镇定了一些,手机放回原位。垂目望定牛皮纸袋,她抽出盖的口供,只读了几行就直觉不对,又找到受害者的验尸报告对比察看。

    看得越多,心头猜测愈显真实,一个结论好像浮悬着,即将飘然落定。

    手机嗡嗡响。

    她本以为是菲恩回了信息,结果这响声一直持续不停。

    瞥一眼来电显示,是唐纳德。

    这在朱诺意料之外。

    电话接通,对方兜头砸来一句:

    “这是最后一次。”

    他的呼吸相当深,稳重而有力:“根据我探听到的消息,那个霍恩是个脏条子,他的确很可疑。”

    朱诺顾不得多言感谢,腰背都下意识地挺直,捧着手机问:“上次我说的……”

    唐纳德没让她说完,嗓音依旧粗粝刺耳,在一片纸张翻动的沙沙声中凸显出来:“他有两个女儿,其中大女儿七年前死在山里。”

    “当时她逃课三天,好像去见了什么人。这个她死前最后见到的人一直没能确定身份,这件事最后被定性成了意外。”

    他说完,一声含糊叹息,像隆冬时节口腔喷出的雾汽,很快连同些微的热意一起消散在雪地里。

    朱诺明白,他又一次不受控制地想到了艾薇。想到艾薇,仅有一声叹息。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控制感情的功力见长。

    她又何尝不是一样。

    “有什么细节么?”她问。

    唐纳德再出言,连那一丝轻淡的喟叹也不见了,语气硬质而刻板,简单陈述道:

    “调查显示,她开着一辆来路不明的车,在a3路段第一个弯道冲下山崖,安全带断了,刹车失灵,门也被山石撞击变形,无法逃生。”

    胸口仿佛被狂风摇撼,朱诺全身一振。

    在那场互助会上,菲恩的原话是怎么说的?

    ——“他把我扔在一辆刹车失灵的suv里,割断安全带,为了确保我逃不出去,还特地将门砸击变形。”

    ——“suv被拖车拉到山上,刚看见一个标有a3的路牌,我就被拖车甩下了弯道。……”

    两相比较之下,她几乎可以完全确定,霍恩警官大女儿的死也是弗莱一手所为。

    不过,倘若她将这件事汇报给路德维希,后者一定会秉持着严谨端正的态度告诉她,这也有可能只是一个巧合、一个令人惋惜的意外。他们想要扳垮菲尼克斯,不能依靠这些模棱两可的间接“证据”。

    更何况,菲恩是不会出庭作证的。他需要取回他母亲的骨灰,为此必须继续忍耐。

    挂上电话之前,朱诺又问他:

    “警探,艾薇会是自杀么?”

    那边细小的噪音突然止歇,连呼吸声也停滞了。

    “我一直认定她的死跟你有关。”他回答,“到现在也没改变看法。”

    朱诺早已习惯他突如其来的敌意,也不再试图争辩,沿着自己的思路继续道:

    “也就是说,你觉得她不可能自杀?”

    唐纳德:“不可能。”

    打火机喀然擦火的动静从通话里传来。

    “我也这么想,她不会自杀。”朱诺说。

    也许是受到路德维希影响,她不得不将全部可能考虑周全,“那么,意外……”

    决不会是意外。

    当初她被选为陪审员的时候,路德维希就曾在警局的审讯室里,向她出示了一组照片——是另外一个疑似死于弗莱之手的女孩。就算是巧合,两人的死因和死状也绝不会如此相似。

    从霍恩警官的大女儿与菲恩,到艾薇和照片里的女孩,弗莱的手法不断推陈更迭,每次进化都比以前趋于完美,破绽和缺漏一再得到填补。

    他必须被阻止——在他遇见他的下一个受害者之前。

    朱诺回到宿舍楼下,路上日头就逐渐衰弱,等她推开车门,室外彻底失去了晌午时分的湿热,温度低凉下来,也更干燥了。

    干燥到鼻尖有点痒。

    她揉揉鼻子,去电话亭将最近获得的消息传给路德维希。

    这回,她再次强调了自己的看法。

    路德维希仍是一副沉定稳持的姿态,仿佛每一步棋都要花上数天精细思量。

    “你知道我对间接证据的态度,朱诺。”他说。

    朱诺忍不住问:

    “我们真的能找到确凿的物证吗?”——在弗莱的作案手法已然纯熟的前提下?

    对她的问题避而不谈,路德维希告诉她:

    “只凭一些间接证据就贸然起诉,风险极大程度上超出了预期。我们没有重来的机会,必须在最有把握的状态下一次成功。”

    “你对弗兰克的调查进展得怎么样了?”

    朱诺径直提醒道,“不太顺利,对吧。”

    他的声线少见地折起波纹:“或许从弗莱入手的角度是正确的。弗兰克实在滴水不漏。”

    “除了乔治,你在弗莱身边,只安排了我一个线人?”

    “……”

    “经费都用在弗兰克身上了?”

    “……”

    “我会继续查下去,”朱诺一字一句,“但你要替我祈祷。”

    “什么?”

    “祈祷弗莱不会太早找到他的下一个目标。”

    露西正在化妆。顾虑到今晚可能发生的事,她没贴假睫毛,底妆也只覆了薄透一层,透着自然红润的光泽。

    朱诺一进寝室,映入眼帘是她的裹身短裙,裙摆碎金流溢,只及膝上十公分的位置。两条腿长而直,此时交叠在一起,皮肤晒成健康淡蜜色,骨肉修整均匀,大面积露在外面。

    “回来啦?我还在想你的早课什么时候能结束。要是你待会没什么事,能送我去姐妹会么?既然你在这,我就不叫出租车了。”

    从围着灯泡的化妆镜内望见朱诺,她便招呼着说。双唇微张,方便将口红涂抹平滑,以至音节发得不够饱满,一擦便过去了。

    朱诺没太听清。

    “去哪里?姐妹会的别墅?”

    露西一面定妆一面点头,粉扑在额角落下一块白,被她用指肚抹去:

    “别墅又开了场派对,我总得去凑个热闹。”

    像是怕她有疑,露西絮絮地往上堆叠细节,“兄弟会办的我不爱参加,他们喜欢嗑药,姐妹会相对来说干净一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们要在工作日办派对,可能是快到考试月了,大家一起放松一下……”

    她语速太快,朱诺听得云里雾里,摆手说:

    “你没必要解释这么多,我送你过去。”

    去往姐妹会的路上,露西眼尾噙着笑容,低头不停发短信。

    “我今晚可能不会回来了。”她略显赧然,抬眼从后视镜里悄悄看着朱诺,小声说道。

    朱诺没什么戏谑打趣的心情,含混“嗯”了一声。

    刷得漆黑的睫毛压沉下去,露西咬唇想了一会,提议道:“你也可以把菲恩叫到宿舍去,你们很久没见了吧?”

    想起那条他没回复的空短信,朱诺摇摇头:“不用,菲恩应该也挺忙的。”

    露西表示赞同:

    “也对。忙完这段时间,马上就是新赛季了,到时候你作为拉拉队员陪他去纽约,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独处。”

    “我不一定会陪他去纽约。”

    朱诺说。

    养母死在纽约,艾薇死在纽约。那座城市里,她失去了太多。

    车头拐入花园,露西道了谢,开门走下去。

    朱诺隔着玻璃扫一眼别墅。听不见任何浮躁音乐鼓点,窗间散出轻幽昏黄的暖光,不像是有派对举办的样子。

    “我进去了,你走吧。”将车门扣阖,露西向别墅迈步,歪着身朝她挥手,“明天见。”

    待到朱诺驱车离开,露西果断停步回身,抱着胳膊站在花园里。天一度一度地暗下去,没过多久,一辆红色改装保时捷穿破夜色,近距离擦着裙角急停到她眼前。

    手扶方向盘的人戴一顶棒球帽,转脸面对她,抬手触触帽檐,以示问候。

    “这不是乔治的车么?”认出了抢眼的颜色与配置,露西不由自主往后瑟缩。

    “我觉得挺有趣,就买下来了。反正他死了,也没人会开。”那人状似不以为意,身体往前倾,越过副驾驶替她推开车门,“上来吧。”

    保时捷降下车篷,载着露西驶离别墅前的花园时,朱诺已攀上了高架桥。

    跟下班回家的车流堵滞在路上,她百无聊赖,按亮手机看时间。

    屏幕上冒出一堆未读消息,全部来自菲恩。

    下午连着来了两条:

    *我在球队。*

    *怎么了?*

    过两分钟:

    *我要去训练了。*

    间隔一个半小时,又是好几条:

    *刚才训练扭伤了一条腿,教练让我回去休息。*

    *你在哪里?*

    *出什么事了?*

    最后收到:

    *在宿舍么?*

    *我去找你。*

    看短信送达时间,已经是半小时以前的事了。

    前方的车流开始涌动,朱诺只好放下手机。心里急迫,油门也踩得发沉。

    再度回到宿舍,楼下果然有菲恩等待的身影。他坐在最高一级台阶上,一条长腿拳曲,另一条绷直。但凡呼吸稍重,声控灯就敏感地蓦然亮起,照出空气中浊腻的灰尘。

    她来到他面前。

    菲恩仰起头,迎入她的眼睛。

    “我知道你最近很忙。”

    他显得拘束,抬手想碰动她颊边的头发,却又涩然垂放回去,“你没回短信,我就来看看。”

    朱诺张了张口,最终没多说,转而道:

    “上来吧。”

    他起身时,绷直的那条腿动作别扭。朱诺伸出手臂扶住他,两人一起慢慢移向电梯。

    进了房间,朱诺摸索着打算开灯。指头触到开关,犹豫半秒,不着痕迹地缩回来。

    菲恩在她背后,门在他背后。

    她把背包摔到地上,回身拥抱他。手心濡凉,滑过精窄腰线,贴在滚烫腹间。

    冷热摩擦交融,肌肤瞬间涌起战栗,如同泼洒上颠沸的水。

    菲恩听见她问:“腿怎么样了?能做么?”

    黑暗中,她的声音格外清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