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33章 更新

第33章 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菲恩在洗澡,水声跟雾汽从门缝涌出来。

    体间黏腻的感觉不太舒服。这样的黏腻被风干以后,又成了一种紧皱,像是一小块皮肤慢慢枯萎了。朱诺支起上身,伸一只手摸烟。

    烟盒原来埋在书桌抽屉深处,随着时间推移,位置越来越浅。搬到这间宿舍,她索性把烟放到床边,拨开虚掩着的一叠入学表格就能轻易触及。

    她将烟盒握在手里,不轻不重颠了两下。盒中整密排列的滤嘴跳出一支,她垂首咬进齿间。

    没点燃,单纯静静含着,透过烟草干丝来呼吸。

    菲恩当初尚且青涩的时候,一触一动全都由她掌控着进行,就连亲吻抚摸都小心翼翼。直到现在,他逐渐学会了主动和激烈,有时候控制不住力道,让她多少有点疼。

    疼痛也宣告着他的真实。

    菲恩从浴室里出来,腰间围一圈她的浴巾。

    他坐到床边,朱诺轻挪脑袋,枕在他膝上,听到上方传来声音:“不洗澡么?”

    跟露西一样,他的音色不常变化。

    朱诺展开手臂,越过头顶,帮他拿床头柜上的吹风机,调到最低档位。风轻柔而舒缓,只把他湿重的发丝吹掀起一点,她摇了摇手,发梢也跟着晃动。

    “懒得起床。”吹风机被他拿走,朱诺的身体安静下来,一动不动说,“好累啊。”

    史无前例的,她惊悚地从自己话里听出了撒娇似的语气。

    菲恩也察觉到了,于是轻声笑出来。

    他说了句:“怪我。”

    不轻,却被风的鼓噪盖过了。

    朱诺侧躺着,精神难得放松。

    吹风机的响声停歇,余热却还不断从空中扑落到脸上。她双眼不自觉地合拢,被菲恩横抱起来,放到单人床的内侧。

    他躺在身边,后颈沾了枕头的一个角,前臂拦在她腰上,手指刚好触到狭细微突的脊线尾端。

    朱诺下一秒似乎就要沉沉睡去了。

    但她没能如愿。

    枕下的手机仿佛贴着脸颊振动,她强撑开眼皮扫去一眼,立即推下他搂着自己的手臂,一边起身一边对菲恩说:

    “我得接这个电话。”把手机举到耳边,“怎么了?”

    露西话中有明显的哭腔,尾音像是撑持不住,摇摇欲坠:

    “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朱诺,他说我裙子的颜色不对,把我赶下车了……”

    “给我描述一下你周围的建筑。”

    下床往身上套衣服,朱诺捏捏眉心,深吸一口气,“随便什么。”

    “这里有路灯,有几棵树,树上是鸟窝……还有很大的一片空地,围着栅栏,牌子上写了‘环境保护宣传馆,明年五月建成’……”

    “我来的时候或许路过了一道铁轨……我不确定。”

    她的声息渐弱,像是溺入了水中。

    然后猛烈打了个喷嚏。

    朱诺肩膀夹着电话,一颗一颗系纽扣。

    “我知道是什么地方了。”

    她低声叮嘱,“别乱动,看见有人走近就拨911,我马上就到。”

    手机揣进衣袋,她扭脸看向菲恩。

    “是露西。她约会出了岔子,我得去接她。”

    她说,“能自己回家么?”

    菲恩已经坐了起来,望着她,不说话。

    这段沉默很长,似乎别有深意。

    最后回答:“能。”

    电梯里,朱诺有些愧疚。

    按下楼层,她抱着外套回过身:“我也没想到……”

    话到半途,又无法继续,顿涩地悬停在这里。

    莫名地很难堪。

    菲恩的眼神深了深。

    “不是说过了么?在你成为我拉拉队长的那一天。”

    他重复记忆里的字句,语调郑重其事,“‘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

    停了一停,他接着说:

    “你可以对我发脾气,不跟我见面,不接电话,不回短信,可以把我忘到脑后,睡了我再打发我回家……”

    直到收尾,语气依旧平淡,“这些都没关系。”

    朱诺默默听着,待他说完,从背包侧面的网袋里拿出一个塑料瓶:

    “你先喝点水。”

    菲恩:“……”

    看见水,他才意识到喉间的干渴,接过水瓶拧开瓶盖。

    “我明白,以后不会了,对不起。”

    她认真地说,然后变了语调,“你也有生气的权利。有时候我真希望你能适当发点脾气……”

    他不是一个没情绪的人,平日里的温和依顺,只不过是因为习惯性隐忍。

    这样很不健康。

    电梯顶部灯光强劲惨白,在脸上压出更深的轮廓,放大了菲恩抿唇的动作。

    他想了想,诚实地告诉她:“我在楼下等你的时候,有点生气,等久了又开始担心……见到你以后,就想不到这些了。”

    朱诺:“那想什么?”

    “你。”他很快答,“在想你。”

    朱诺一时无话接口,面庞热了热,舌根居然尝到一丝甜。

    心跳的频率冷却到正常值,她才发觉,这其实也是个问题。

    他太依赖她了。

    初识的时期,菲恩就很喜欢待在她身边。后来确定了关系,这种依赖变本加厉,如同把她当作了世界的重心、生活的意义。

    朱诺一向认为,她不是他所需要的全部。

    菲恩经历过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封闭的自我世界接纳了一个她,却也没有随之拓宽开放。

    他应该把控自己的生活,多交些朋友,学会享受一些琐碎的乐趣。

    所以朱诺斟酌起措辞:

    “我不能每时每刻都陪着你,菲恩。你喜欢我,我很高兴,但是我们遇见对方之前都在独立生活,在一起以后也要留些空间给自己。”

    他目光始终低着,静静注视她,灰沉的眼底有微毫的光点。

    “我没有恋爱过。”

    他试图解释,却好像也困惑不清,顿了几秒才继续,“……我以为我应该把自己完全交给你,这好像是恋爱中的人应当做的。”

    朱诺说:

    “我也没有。”

    她偏过头,碰到他专注的眼神,“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但是你不该只想着我。”

    气氛沉淀下来。

    菲恩忽然问她:

    “你平常的时候,不会想我么?”

    “会。”

    朱诺如实答,又觉得这样的回答让此前那一番劝告没了底气,于是生硬地改口,“偶尔会想……只想一下。”

    “这样很好。”

    菲恩说,语调连贯笃定,似乎不会偏移,“有你就够了。”

    电梯门开了。

    驾车并入干道,朱诺还在想着他,和他说的话。

    她很小的时候就养成了独善其身不多过问的脾性,主要是为了尽量避免引起养父不快,从而招致谩骂与殴打。后来兼职替人开车送货,更是严格自律,从不多管闲事、自找麻烦。

    现在她替国际刑警和检方干活,四处奔波着硬要一头撞进麻烦,不光半夜开车去接哭泣的室友,甚至还抽空操心起了男友的性格缺陷……

    来到凤凰城,她的确变了很多。

    心神飘散,朱诺差点错过出口。

    露西描述的这条路,她昨天去看盖的老房子时刚刚走过,对街边环境还留有印象。

    开到准备施工的环保宣传馆工地前接上露西,朱诺给她冻得僵白的双肩披上外套,调头往回开。

    蜷缩在副驾驶座位间,露西小声抽噎,眼眶红肿着,妆也花了,腮颊两道黑色泪痕。

    翻出一包纸巾塞给她,朱诺问:“谁把你带到这个地方?你在派对上遇见的?”

    露西稍加迟疑,才怯声回答:“我去见了这几天一直跟我聊天的那个人。”

    “那个兄弟会的?”

    心下无奈,朱诺还是尝试着安慰她,“那儿没什么好人,你不用为他难过。”

    “是我穿错了裙子。”

    露西使劲摇头,执着地替约会对象辩解,“不怪他生气。我是说,他本来要我穿红裙子,他说他之前对红裙里的我一见钟情……是我觉得那条裙子太保守,只适合穿去见我爸爸,所以自作主张换了一条……”

    红裙子——

    她知道菲奥娜喜欢穿红裙,是为了迎合弗兰克的特殊嗜好。

    不过跟露西约会的人不可能是弗兰克——以他的年龄,可能十年前就离开兄弟会了。

    “不是你的错。”

    朱诺叹口气说,“别再见他了。”

    前方铁轨的栏杆降了下来,一列火车裹着风呼啸而过。

    朱诺熄了火,等在路口。

    后方道路的另一侧,有辆警车截住几个站街揽客的妓.女。

    警车里走下一个人,满头短发灰白削利。

    侧脸就在街灯正下方,轮廓清楚。

    居然是霍恩警探。

    朱诺将车窗开一道缝隙,侧耳聆听。

    火车铁轮摩擦枕木的动静不小,但街边交谈的声音仍然顺着风拐进耳畔。

    音节模糊,但是能勉强辨认。

    “……不……不是要逮捕你们。”

    霍恩说,反手猛地拽开后座车门,“上车,你们都上车。”

    妓.女们脸上的浓妆抹去了确切年纪,大约二十出头,此时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忍不住问:“你要我们陪么?一个小时八十刀。”

    霍恩嘟囔着什么,前半句朱诺没听清,后半句好像是:

    “……我送你们回家。”

    火车最后一节车厢消失在视野,挡住去路的栏杆自动抬了起来。

    朱诺还想继续探听,露西却在一旁搓着手臂,催她赶快开车。

    见她又打起喷嚏,朱诺只好重新发动汽车,将霍恩和这片街区一同留在身后。

    之前在写字楼下,霍恩也是以这样的口吻命令她上车,然后语重心长劝说她注意安全,回去上学。

    朱诺当时还疑惑过他非同寻常的关心。

    现在倒有些懂了。

    是因为他那死于“事故”的大女儿么?

    一回宿舍,露西就躲进浴室,反常地一言未发。

    朱诺实在困倦,正好也没力气听她倾诉。将自己摔倒在床上,看一眼闹钟,凌晨三点半。

    菲恩一定还在等她。

    她给他发去一条短信:

    *我回来了,早点睡。*

    他果然还没睡,很快回复:

    *晚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