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37章 更新

第37章 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般情况下,被扣押的嫌疑人是不被允许与亲属见面的。”

    警监肃容说。

    “——但是弗兰克林.菲尼克斯的儿子可以破个例。”他抢在一句话完结前躬下腰,并殷勤地替对方拉开监控室的门。

    弗莱淡瞥了一眼内侧那面单向玻璃。

    里面的铁椅上坐着菲恩。低着脸,蜷着身,双手被钢铐锁在背后。

    一如既往,毫无斗志。不像是猎食者,倒像是个猎物。

    可他偏偏姓菲尼克斯。

    “我不希望有人能听见我和菲恩的对话。”

    一只脚踏进门,弗莱单手顶住门板,回脸看对方,“可以信任你么,警监?”

    他站在明昧交接处。左眼深陷阴影里,显得麻木不仁,右眼则迎着顶灯光亮,神采奕奕。

    两眼同时转向警监,信息直白而暴露。

    警监忙不迭点着头,保持弯身的姿态,三两步退出门外。

    弗莱待在重新暗下来的监控室里,旁观了一会儿单向玻璃中展现的图景。

    半晌过后,走入内里的审讯室,反手关门。

    扇形的光收拢成一线。

    “只剩下你和我了。”坐到菲恩对面,他隔着桌子说。

    菲恩不动。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齿颊无声地绷紧。

    许久,声音从体内抖出来。

    “是你,我知道是你……”句末的音节几乎被咬碎。

    “是我。”

    弗莱不以为意,两臂相叠,歪过头枕到上面,“你要怎么做?向外面那个警监揭发我?如果你有这样的胆量,也就不必每周去所谓的受害者互助会隐姓埋名讲故事了。”

    他身体柔软如同没有骨骼,整个人全部伏落桌面。

    “你最近倒是不怎么去互助会了。心结解开了?”

    他自说自话,自问自答:“我看不像。”

    “那是因为什么……噢,我明白了,是因为姑娘。”

    余光轻描淡写,在菲恩脸上逗留半秒,“你喜欢的女孩,朱诺,对吧?”

    对面的铁椅传来咯吱震颤的碎响。

    手铐生冷,与椅背擦撞,菲恩绝望地试图挣扎,像只妄想冲破牢笼的白色困兽。

    “你答应过,只要我回家一次,你就不会找上她——”

    弗莱半张脸摆出戏谑的模样。

    “我答应过的事不一定总会作数。”

    他还趴在桌上,肩头隆耸起来,“况且,我可从没想过去招惹她——是她自己想来找我。事实上,她找了我很多次。”

    注意到菲恩不信任的表情,他嘴角勾了勾,定格成一个遗憾的角度。

    “你知道她因为欠债被扣在赌场么?那个时候,她叫经理给我打了通电话。”

    铁椅敲震砖面,只一下巨响,旋即重归静寂。

    菲恩不再尝试挣脱了。

    腮边咬肌也松散下来。

    “她从来没向我开过口,一次也没有。”

    “因为她知道她不需要向你开口。”

    弗莱撑着桌角,颈骨一节一节翻折,支起抬头的动作,“聪明的姑娘。她很清楚,只要她俘获了私生子的心,就有资本向菲尼克斯家提条件。”

    “……朱诺不是这样的人。”

    “那么为什么她总是偷偷来见我,却从不告诉你呢?”

    “……”

    “只有家人才真正爱你,也只有家人值得你爱。”

    弗莱说,“你是个菲尼克斯。只有你回来,这个家庭才算完整。”

    他完全直起身来,以跟菲恩几乎持平的高度对视。

    菲恩固执地重复。

    “我不是——我不是菲尼克斯。”

    意识似乎出现断层,他脖颈弯屈,躲开对方笔直的视线。

    “只要你回来,家里会帮你脱罪。”

    或许是为了掩饰志得意满,弗莱的双眼微眯,“你有一小时的考虑时间。”

    门外的警监等了太久,几次想伸手拉开门瞧上一眼,到最后又畏缩地收回来。

    可能是弗莱的姓氏,也可能是他回身前那个告诫的眼神,让警监本能地怯于违抗他所下达的指令。

    他稍加犹豫,迈步走向楼层尽头的咖啡机。

    途经法医办公室,与匆匆出来的霍恩警探打了个照面。

    霍恩略微侧身,示意警监先行通过。

    眼见四下无人,霍恩闪身进了洗手间。推开每一扇隔门探查一番,他回到盥洗台前,注视着镜中自己已颇具老态的脸。

    死气沉沉,黯淡无光,仿佛被抽干了全部精神力量。

    目光上移,他猛然发觉,自己眼里也不再有生命。

    镜面满是散碎干涸的水点,犹如皮肤上陈旧的斑块。

    “我查到了露西的死亡时间。”

    他对着手机说,用的是办案时平铺直叙的口吻,“是上周五深夜十点至周六凌晨四点之间。”

    电话那头,先是很长一段时间听不到声音。

    然后朱诺慢慢说:

    “谢谢你告诉我。”

    她又问,“为什么?”

    “我知道是弗莱做的。”

    霍恩警官闭了闭眼,镜子里的他一动不动,双目被帽檐的投影全然遮挡,“……菲恩.菲尼克斯。我记得他。”

    “那时候他还只有那么小……在马路中间拦下我的巡逻车,满身是血,告诉我他要报警。”

    霍恩道。

    “我把他送回了菲尼克斯家。弗莱出来迎接他,他还抓着我的衣角……”

    霍恩道。

    朱诺在聆听。

    他的话里有什么触动了她,让身体也开始疼痛。

    “还有多少像菲恩一样的受害者?”她问。

    还有多少受害者曾辗转找到霍恩,相信他能提供庇佑和安全?

    还有多少受害者就此失去希望,像菲恩一样?

    “我亲手把他推了出去。”

    霍恩哑声道,“是我辜负了他。我辜负了他们所有人。”

    他突然笑起来,笑声里带着哽咽。

    “我也辜负了我自己的女儿……”

    “听着,警探。”

    朱诺深吸一口气,“还来得及,只要你能……”

    明知道她看不见,霍恩还是摆了摆手。

    藏污纳垢的镜子里,他对自己摇起头。

    “检察官死了。凤凰城还有谁会起诉菲尼克斯?”

    他疲倦地说,“来不及了,朱诺。来不及了。”

    霍恩挂断电话。

    他撑着盥洗台,掬一捧冷水洗了把脸。思维淤积的污垢也被濯除,头脑愈发清醒。他注视一颗水珠滑进警服竖立的领口,颈间后知后觉感到一条凉腻,顺着胸前的弧廓曲折地往下延展。

    他回身走入空隔间,反手锁上门。

    粗硬的呢子外套一把掀开,他取出从鉴证科偷来的密封袋。

    领带还黏着干水泥灰白的粉渍,贴着待检验标签,罩在密封袋里。

    他低声嗫嚅,语无伦次说着什么。

    反反复复是一句对不起,微弱得连自己也听不清。

    打火机焰舌接触密封袋一角,瞬间爆发灼烈的光热。

    霍恩半蹲下来,用这团火点燃一根烟。

    朱诺放下手机,很快赶到警局。

    她片刻不敢耽搁,跟门口的警员说明来意,后者便给她指明了路线。

    “唐纳德警探。”

    她在一张铺满凌乱文件的办公桌前找到他,“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已经询问过我男友的不在场证明,所以我必须亲自来确认。”

    “怎么?”

    唐纳德正在埋首写报告,闻言顿笔抬头。斜眼瞟见她,语气冷沉下来,“需要我提醒你作伪证也是犯罪么?”

    “我只需要你摒除偏见,长官。”

    她说,语速快到嘴唇丝麻,舌尖弹击上颚,“菲恩不是凶手。上周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和他待在一起。”

    “具体是什么时候?”

    “周三、周五和周日的晚上。一整晚。”

    唐纳德冷笑。

    “做什么?”

    “情人独处,还能做什么?”

    她抿嘴露出一个含蓄的微笑,“做呗。”

    “一整晚?”

    “一整晚。”

    朱诺说,“想听细节么?我记得很清楚。”

    “别忘了,现场还有一条领带。”

    唐纳德把手中钢笔扔回纸堆,“如果上面查出了他的dna,或者与露西脖颈上的勒口相吻合,我会连你一起逮捕。”

    满桌纸张里,深蓝墨水飞溅。

    朱诺自狭长走廊拐道离去。唐纳德坐在转椅上,扶着额头聚神思忖,猛然起了身,大步走向审讯室。

    警监背靠门口,手里端杯咖啡,倏倏往外冒腾热汽。

    “你要干什么,唐纳德?”警监盯着他。

    “我有事要问问我们的嫌犯。”

    心中暗骂,唐纳德粗声回答,“问他上周有哪几天跟女友待在一起。”

    “问什么问?”

    警监不耐烦地瞪他一眼,“他哥哥正在里头和他见面。”

    几乎是碰运气地,在连续查过三间空屋后,朱诺在第四间找到了麦考伊律师。

    案情严峻时,有些律师为了尽责,往往会留在警局办公,以便及时获悉委托人的案件进展。

    麦考伊就是这样的律师。

    朱诺进了屋,关门落锁。

    “我需要你再申请一次与菲恩的谈话,同时让警察回避。”音量也压低了。

    麦考伊律师将一摞纸叠齐。

    不温不火,抬眼望她:

    “为什么?”

    “因为我作了伪证。”

    朱诺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