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美女圣约书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冥河冲击

第五百三十八章 冥河冲击

作者:青菜扮豆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时候不知道虚是否有了斩魄刀,不过应该是有的。

    虽然刚才的鬼道炮在瞬间杀死了上百只虚,但是此时的战斗也是十分地激烈,不少的死神已经倒了下,虚也差不多被消灭了一半。

    即使是只有一半,也不是现在的死神可以应付的。

    一颗赤火炮把眼前的虚干掉,反手一刀劈在另一只虚的面具上,一下子净化了两只虚。

    在死神专jing中,雷宇最专长的当然是鬼道,然后是瞬步,白打也仅仅刚及格而已。这只要的当然还是瀑雨流的能力,治疗系的斩魄刀原本攻击力就弱了。

    一手握刀,一手鬼道连续地shè出,身旁瞬间倒下了一大片。

    回头一看,鬼道众被好几只虚缠住,看样子快输了的模样。“该死的……”雷宇眉头微皱着,伸出手指对着那几只虚,低喝道:“破道之一,白雷。刺击……”

    双重咏唱再出,数道白雷从手指尖上shè击出去,把那几只虚全刺穿净化掉。

    “吩咐下去,鬼道众所有成员立刻退到后方,快……”

    “是,众长。”众人都知道自己的实力,忙朝着后方安全的地方跑去。

    鬼道众所擅长的同样是鬼道,有的甚至连斩魄刀也没有,这次雷宇带领的这只队伍就属于这种情况。身上连把斩魄刀也没有,有的只是一把标志着鬼道众的长刺,他们这组主要是施放‘鬼道’而组成的,所有战斗力非常地小。

    见他们离开后,雷宇站在他们离去的路口,阻拦着虚们。

    “该死的,瀑雨流,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让我卍解。”

    一般来说。斩魄刀的始解属于哪一系的,即使它卍解了,那么它的能力依然是同样的。原本雷宇也以为是那样子。但是瀑雨流的刀魄却曾经隐约地提过,她的另外一种能力却是攻击系的。虽然雷宇更加中意鬼道系的。轻轻一挥倒敌人就倒下一大遍,但是有总比没有好,总比治疗系的好多了。

    雷宇的心中响起刀魄的声音,只听她笑道:“我早就说过了,只要你的灵力达到了队长级别,我的另一半解除封印后,才可以啊。”

    “好象四年前我的灵力已经是队长级别的了。”雷宇撇撇。挥刀干掉一只虚后,抱怨道。

    “是吗?那为什么封印的最后一部却一直破解不掉呢。”话刚落下,刀魄就出现在雷宇的面前。原本那一半身体被黑sè烟雾所笼罩着的,现在已经非常明显了。不过在刀魄的头部,却有一团黑得几乎要吞噬人的黑光,却怎样也破除不掉。这就是封印的最后一部分,也是雷宇最痛苦的部分。

    雷宇正挥刀砍向前面的那只虚,刀魄的突然出现让他吓了一大跳。忙收回刀来,对着刀魄大吼道:“你没事出来干么,要不是我及时把刀收回来,刚才就砍到你了。”

    刀魄斜眼嘟起嘴,说:“你忘了我是虚影吗?再说了。你听过自己会伤害自己吗?”

    雷宇一愣,点点头说:“好象是这样……样……”

    正说话间,在雷宇面前的那只虚一爪刺了过来,差点把雷宇刺个血洞出来,幸亏他躲得快。

    “该死的……”挥刀干掉它后,转身一道鬼道发shè了出去,把偷袭自己的两只虚炸得粉碎。

    “说,到底要怎样才肯让我掌握卍解?”

    刀魄在空中飘了一圈,然后落到雷宇的肩膀上坐着,一手抱着雷宇的脑袋,一手支着下巴,她想了下,突然笑道:“要不你把灵力全灌输到我身上来啊,试试看能不能冲破最后的封印。”

    “却,你这是什么注意。现在是在战场上啊,我要是没了灵力,我连个刚毕业的死神还不如。”

    “就是吗?现在你还不是全靠着你那身灵力。听我的没错,把灵力全给我,然后你就掌握了新的斩魄刀能力了。”

    “哼,你想太多了。”

    说完后,雷宇不理刀魄,闭上嘴巴不在跟她说话。

    “刚才发动那东西的人就是那个穿着黑sè衣服的死神吗?”战场的一个角落里,两个穿着白sè衣服的人正偷偷地打量着雷宇。

    “没错,就是他,刚才我看到的就是他。怎么,你对他有兴趣?”

    “哼,只不过替食物慢报仇而已,一下子把我半个月的口粮全都干掉,你说我能不生气吗?”

    “呵呵,那好。那人是你的了,而那边那个男人是我的,你不准跟我抢。”纤细的手指指出,那人正好是十一番队队长——更木剑八。

    “随便你……”话一说完,人已经消失了。

    “喂喂喂,干么不理我啊。”刀魄抓着雷宇的头发,不停地抱怨着。

    “哼……”雷宇斜眼看着刀魄,说:“刚才你出的那是什么鬼……”

    最后的那个‘注意’二字还没说出口,背后突然传来一股灵压,跟虚战斗过许多次的雷宇瞬间明白那灵压是属于虚的。

    紧接着,破风声传来。雷宇反手握住斩魄刀,一划,把那东西给架住了。

    “哈……还挺jing觉的么。”

    雷宇听到这声音后,神情微微一动,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白sè衣服的男人正满眼邪笑地看着自己,而瀑雨流架住的东西并不是他的爪子或者任何一个身体部分,而是一把斩魄刀……

    “斩……斩魄刀……”雷宇瞬间愣住了,在他的心中,拥有斩魄刀的只有死神,即使是灭却师也一样没有斩魄刀,而现在一个胸口破了一大洞的人型虚竟然拥有斩魄刀。

    天啊,难道是灵王跟自己开的玩笑吗?

    这个虚见雷宇吃惊地盯着自己的斩魄刀,微微一笑,道:“怎么,看到我有斩魄刀很吃惊是吗?”

    雷宇听到这话后,终于反应了过来,诧异地看着他。大声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是只虚,为什么你拥有斩魄刀,这到底是为什么?”

    “哼。我是虚没错。”虚抽回斩魄刀,一刀劈了下来。“是谁告诉你我们虚不会拥有斩魄刀。”

    见斩魄刀劈来。忙一矮身躲过这一刀,手带着斩魄刀向上划去。

    虚眉角一挑,一刀再次劈下,正好架着斩魄刀。“怎么了?我看你好象已经不吃惊了啊。”

    雷宇不屑地回答道:“虚拥有斩魄刀那又怎样,只要把你打败了,然后把你抓给科学狂研究一下就明白了。所以现在的主要目标,还是要干掉你。”

    虽然这只虚并不明白雷宇口中的科学狂是谁。但听那语气也知道对方在蔑视自己。虚眼一凝,红光闪过,这正是灵力聚集的前兆。果然,虚嘴巴张开。一点红光出现着,不到半秒的时间里,一颗虚闪就完成了。

    “去死,混蛋。”

    口中的虚闪shè了出去,‘嗡’声夹带着阵阵红黑的光芒呼啸般地飞向雷宇。

    轰……

    虚闪shè中雷宇后。发起一阵爆炸,把雷宇刚才站的地方炸出一个大洞来。

    “哈哈……没想到你这么弱,连道虚闪也躲不过。”虚扬头大笑着看着虚闪shè中时产生的爆炸地方。

    “不是躲不过……”突然从那重重烟雾中,雷宇的声音传出,眼烟雾渐渐地散尽之后。雷宇笑着看着虚,道:“是不屑去躲。”

    虚一愣,眼睛看到了挡在雷宇身前的那道透明的结界,诧异地问道:“那是什么?”

    雷宇敲一下那结界,结界渐渐地化成灵力消失不见掉。“哦,你问的是这个吗?这个是缚道啊,你连这也不知道吗?”

    “缚道?”虚一愣,很快的开心地笑起来。“好好好,竟然在虚闪shè中你的那一瞬间施放出缚道来,甚至连吟唱也没有。你有实力当我的对手,也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

    “是吗?”雷宇斜眼看着他,淡淡地回答了句。

    虚并不在意,而是继续说道:“你应该先把这个名字记起来,你死了以后好告诉对方是谁杀了你的。记住了,我的名字是破面no.78,我叫莫哥笛。哈哈……哈哈……”

    “破面?”雷宇低声地念了句,把这两个字记了起来。

    “你呢?死神,报上你的名来。”莫哥笛举刀指着雷宇,灵力开始爆发起来。

    雷宇见对方动真格的,忙也把身上的灵力调动起来。“鬼道众众长——雷宇。”

    莫哥笛一愣,随即爆笑起来。“哈哈……你不是十三番队的吗?哈哈……天啊,我竟然要跟一名不是十三番队,而不知是从哪里来的杂碎战斗,我还真怀疑这是不是侮辱了我的名号。算了,先把你干掉好了。虽然只是个杂碎,但是实力还不错。”

    “破道三十一之赤火炮。”

    莫哥笛话一说话,雷宇已经抬起手,一记鬼道shè了过去。莫哥笛一见,忙闪身躲开,同时的一刀劈了过来。“没想到你们死神也有卑鄙的时候啊。”

    雷宇举刀砍去,同时笑道:“这叫先下手为强,当然了,如果你想认为是卑鄙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

    “哼。”莫哥笛举起刀刺了过来,瞬间刺出数十刀,刀刀都朝着雷宇身上的要害刺去。

    雷宇急忙躲着,同时开始吟唱起来,一道雷吼炮shè了过去。莫哥笛一偏头,人瞬间在雷宇眼前消失掉。一把亮着光的刀从一旁切来,目标正是雷宇的腰部,想必莫哥笛是想把雷宇切成两段。

    雷宇眼角一撇,伸出手指晃了下,喝道:“缚道六十三之锁貅锁缚。”

    一条巨大的铁链飞起,先是缠上莫哥笛的斩魄刀,然后绕上他的身躯,把他束缚起来……

    “呵呵,我想我有些明白鬼道众众长是你了。”莫哥笛低头看眼束缚在身上的那条铁链,愣了下笑着说:“不得不承认,你运用鬼道的能力,速度,威力等都是我所见过最厉害的。”

    “多谢你的称赞。”

    在敌人还没死亡之前,决不可以掉以轻心。——第三小队则言。

    “说实话,我是第一次见到死神运用鬼道。舍弃吟唱后威力还这么大。”莫哥笛眉头一挑,开始聚集起灵力,看似是要把这鬼道撑破。“我相信在十三番队中。哦,不。在你们死神中你的鬼道一定是最厉害的。”

    见对方开始聚集起灵力,雷宇不再废话,双手握刀刺了过去。“不,还有一个叛逃的人鬼道比我还厉害。”

    莫哥笛见斩魄刀刺来,眼中闪过一丝慌忙,灵力瞬间爆涨起来,不过却不够挣脱开这鬼道。怎么办?难道要……

    “飞舞。只为了苍白,斩魄刀解放……舞空,铁角兽。”

    当斩魄刀快要刺到莫哥笛的时候,雷宇突然感觉到对方的灵力瞬间提升了不止一倍。一阵烟雾突然从莫哥笛身上爆发开来。

    吭……

    手中的斩魄刀刺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雷宇一惊,忙抬头看去,瞬间瞳孔收缩着。原本的莫哥笛已经不见了,不,应该说他身上已经武装上了一层雪白的铠甲。完美的线条,闪烁着光芒的头上那根长角,身上那道鬼道早不知什么时候就被撑破了。而瀑雨流刺中的正是那层坚硬的铠甲。

    “这……你……这……”原本虚拥有斩魄刀就已经够另人吃惊的了,没想到现在竟然变了个样子。

    莫哥笛好象很满意雷宇吃惊的模样,举起手看着自己手上那尖锐的爪子。动了动,伸出舌头舔了下嘴角,笑道:“吃惊了吗?哈哈……”

    “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莫哥笛点着头说:“这才是我真正的样子啊,哦,忘了告诉你了,怪不得你这样吃惊。我不是亚丘卡斯,而是瓦—斯—托—德……哈哈……”

    “什么?”雷宇听到‘瓦斯托德’这四个字后,脑海里瞬间生出了逃意,但随即想起了后方还有自己的部下,还有好多同伴,心中暗自决定除非死,不然也不会退一步。

    “是瓦斯托德那又怎样,老子也同样地杀掉你。”雷宇大喝一声,抽刀变砍,斩魄刀劈在莫哥笛的肩膀上。

    吭……

    一听声音就知道没有砍进去。

    莫哥笛一手抓住瀑雨流,另一只朝着雷宇的腹部刺了过去。

    噗……

    雷宇的身体好象是张纸似的,在完全坚硬的爪子下,一捅就破。

    “哇……”腹部被刺穿过去,一股巨痛传到脑海,忍不住地痛呻起来。

    滴……

    血红sè的鲜血顺着莫哥笛的手臂落到地上,很快的,地面就积满了一大潭血。

    “哈哈……太弱了,太弱了。”莫哥笛看着快要失去知觉的雷宇笑道:“解放斩魄刀,死神,别告诉我你不会解放,你的灵力已经是队长级别的了,说不定连卍解也会。来,死神,解放,不然你就完蛋了……”说到最后,手臂用力一甩,把雷宇甩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一旁的墙壁上。

    碰……

    “快点解放啊,快啊……哈哈哈……”莫哥笛看着雷宇,大声地喊着。

    “哇……”一口血涌了出来,此时的雷宇只觉得脑袋好象被一辆大卡车撞过似的,很沉重,很难受。而腹部的那个大血洞早就疼得失去知觉了,只觉得有点麻麻的。

    刀魄从瀑雨流里闪了出来,在雷宇的头边蹲下来,伸出手指戳了下他的头,关心地问道:“你没死?”

    “怎……怎么可……可能这么快死……咳……”雷宇晃晃沉重的脑袋,双手撑着慢慢地坐了起来。整个人靠着墙壁,脸sè十分地苍白,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

    “九天之上的银河啊,溅落,瀑雨流……”

    嗡……

    瀑雨流闪烁起一阵蓝光,把雷宇紧紧地包围住,在他受伤的腹部闪烁的蓝光最浓厚。

    “我快要死了,最后的封印解除了吗?”雷宇弱弱地问了句。

    刀魄低头沉默会,抬起头的时候,雷宇才发现刀魄的身影都清晰了起来,连头上那最后的黑影都消失不见了。刀魄背着手,咬下下唇笑着说:“你如果死了,我也就没主人了,就不能出来玩了。所以才自动解除最后的封印的。我可不是为了你哦,还有,你可别怪我。我不让封印全都解除掉是为了能多锻炼你,你可不能不理我。”

    雷宇见刀魄头上的那些黑光渐渐地消失掉。一愣,随即心中被一股无法言语的兴奋所代替,甚至连刀魄前面说的话都没有听到。

    莫哥笛见雷宇始解,还以为他要进攻过来,却没想到那团蓝光只是一直笼罩着对方。

    “哈哈哈……哈哈……你的刀竟然是治疗系的,哈哈……天啊,我竟然跟一名杂碎战斗了这么久。甚至连刀也解放了,哈哈……太可笑了,实在太可笑了……哈哈……”莫哥笛有点抓狂的感觉,一股被欺骗感从心发出。双眼瞬间通红了起来。“我要杀了你,你这死神,竟然是治疗系的,你侮辱了我……去死……用我最厉害的独角送你去死……哈哈……”

    愤怒的莫哥笛大喝一声,把头低了下来。头上那根角正好对准着雷宇,脚下一动,朝着雷宇顶去。

    雷宇缓缓地呼出口气,站了起来,挥下手中斩魄刀。看眼冲来的莫哥笛,说:“你杀不了我的,因为……死的人是你……”

    “别说大话了,你的斩魄刀是治疗系的,攻击最弱了。接招,铁角撞击……”莫哥笛愤怒地大喊声,头上的铁角散发开诨重的红sè灵力,撞了过来。

    “地狱深处的冥河啊,飞溅,瀑雨流……”

    冰冷的声音响起,蓝sè的光芒瞬间变成了血黑sè的灵力,然后把雷宇包笼了起来。这时,莫哥笛的铁角撞进血黑sè的灵力之中,却无法再前进一步了。

    莫哥笛惊讶地抬眼看去,原本满脸笑容的雷宇此时却是一脸的冰霜,手中的那把治疗系的蓝sè斩魄刀却变成一柄乌黑sè的斩魄刀,而这刀正架着自己头上的铁角,丝毫前进不了一步。

    “你……你的斩魄刀……”莫哥笛吃惊地看着雷宇,一时间愣住了。

    一把斩魄刀中竟然解放出了两种不同概念的属xing,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死神们的斩魄刀都有两种属xing吗?一想到这,莫哥笛开始恐惧起来了,忙后退一步,朝着虚圈的方向跑去。

    此时他心中的念头就是赶紧跑回去告诉虚王,死神的斩魄刀有两种属xing,赶紧退兵……

    “想逃吗?晚了……”雷宇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举起新的瀑雨流轻轻挥起,从莫哥笛脚下涌出了一道黑sè的冥河直冲天际,瞬间把莫哥笛吞噬掉,连他死前喊出的声音也被淹没了。

    “冥流冲击……”

    更木剑八刚解决掉一只瓦斯托德,突然一股强大的灵力爆发开来,剑八忙回头看去,只见一道黑sè的水流从地上直冲到高空之中……

    “嘿嘿,这灵压怎么那么陌生,不对,好象是鬼道众众长那家伙的,哼,没想到他的实力竟然这么强,以后不会太寂寞了。”

    战场上,许多人都感应到了这股灵压,纷纷朝着雷宇的方向看去,各个都吃惊得下巴快掉下来。

    “该死的,小爱竟然变得那么强。”一角干掉一只亚丘卡斯后,双拳紧握着,暗自发誓一定要学会卍解,一定不会输给他。

    而干掉莫哥笛之后,雷宇的脸依然地冰冷着,不过在那冰冷之中却满是喜悦。忙低头仔细打量着新的斩魄刀。

    乌黑sè的刀,刀柄上缠着蓝sè的丝带,没有剑肩,就跟剑八的那把刀一样。看着刀身,连雷宇都感觉快要迷失在其中似的。

    突然几股灵力朝着自己的方向跑来,神情一动,瀑雨流瞬间变回原来的样子,把它插到刀鞘里之后,脸上的冰冷也随之化掉,那温和的笑容再起……

    弦旦带领着鬼道众终于躲到安全的地方来了,朝四周打量下,竟然意外地发现这里正是前几天随十一番队到前线的伙伴们。

    弦旦见到自己人,原本由于自己实力差劲而产生的沮丧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忙拉旁边的伙伴打招呼。

    “对了,副众长呢?怎么来了这么久都没看到啊?”闲聊了一会,弦旦才发现都没看到过枫林的身影。

    这跟弦旦聊天的死神,一听到这话,明显地愣了愣,然后一股悲伤由心而起。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副……副……副众长他……他……”

    弦旦一见他这模样,立刻就觉得不妙了,当下情不自禁地抓住对方的双肩。大声喊问道:“副众长怎么了?快说,他怎么了?”

    “他……副众长他死了……他为了救我们……死了……”

    “什么?”弦旦瞬间感觉天都塌了下来。只觉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那瀑流梦呢,她呢……众长……

    ===============================================================

    第一个赶到这里的是更木剑八,他直接跑到雷宇面前,用剑指着雷宇,说:“来,跟我撕杀一场。”

    雷宇摸摸脑袋。笑着拒绝说:“更木队长,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你还是找别人。”

    “别用那瞥脚的理由敷衍我,刚才那招我已经看到了。来。”说完,挥刀就冲了上来。

    “等等……停停停……”雷宇摇着头忙退几步,解释道:“刚才那招是我新开发的鬼道,你看……”说着指着自己的腹部,刚才的那个血洞已经恢复好了。只不过衣服破了洞而已。雷宇见更木剑八神情有些犹豫,忙继续说道:“我的斩魄刀可是治疗系的,这你是知道的。至于刚才你看到的那一招,那可是新型的鬼道,只不过还不稳定罢了。准备的时间还得好久,为此我的肚子都被他穿了个大洞出来。”

    这时八千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来,听到这话后忙替雷宇说话。“没错的,小八,小蛋糕的斩魄刀是治疗系的,即使卍解了也是治疗系的啊。”

    剑八想了下,把刀收了起来,看眼雷宇后就离开了。

    “小蛋糕再见。”

    “再见。”

    看着更木剑八离开后,雷宇终于松了口气,庆幸着。谁愿意跟那战斗狂战斗,不是脑残一定是白痴。

    雷宇握紧着拳头,心中暗自笑着。终于有了力量了,终于可以把露琪亚从白哉手中抢过来,终于可以了。白哉,露琪亚是姐给我的遗物,你没资格去保护。我现在已经拥有实力了,你再也没有借口说我没实力保护她了。你等着,等我学会卍解后,我就去找你要露琪亚。

    姐,我有实力了,你的遗言我终于可以办到了。

    一想到这,雷宇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切了。

    几只领头的瓦斯托德一死,虚大军立刻就倒了,纷纷朝着虚圈跑去,很快的,一场战斗就结束了。

    这一次战争,死神胜利。

    虽然是胜利了,但是死神也死亡了很多,希望下次与虚的战斗能来得晚点。

    雷宇朝着后方走去,这里已经没有鬼道众的事了。一走到鬼道众的聚集点,就发现所有人的脸sè都很悲伤,整个气氛甚是沉重。

    雷宇眉头皱了起来,把瀑雨流举起来,身上的灵力瞬间朝着斩魄刀涌去,不一会儿,一把新的鬼道众众长权仗就完成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雷宇把权杖敲下坚硬的地板,喝声道:“所有鬼道众结合,立刻。”

    鬼道众看到雷宇后,原本的悲伤中闪过些喜悦,正想冲上来,不过却听到雷宇最后的那句话,忙纷纷站好队伍。

    雷宇扫眼看下前面的鬼道众,看到了一半人是枫林带去的人,微微一愣,问道:“副众长呢?他跑哪去了?还有一班班长瀑流梦呢?他们俩去哪里了?”

    鬼道众近百人都看着对方,低下头不敢回答。

    “怎么回事?”雷宇眼睛扫过每个人的脸,被他看到的人忙把头低下去,不敢跟雷宇对视。“弦旦,你来说。”雷宇指着站在前面的弦旦说道。

    弦旦上前一步,抬头看着雷宇,声音却很小声。“报告……报告众长,副众长他……他已经牺牲了。”弦旦话一出口,雷宇脸sè立刻变了变,原本心中那股兴奋随即被沉痛给淹没。而众人听到弦旦的话后,各个都忍不住地低声抽泣起来。

    “你说什么?”雷宇上前几步,一手抓着弦旦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看着他的脸大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啊……”

    “众长,我……我说……我说……我说副众长已经死了。”弦旦也是大声地喊出声来。

    “很好。”雷宇眼中闪过一丝杀机,把弦旦扔到一边去。看着面前的鬼道众众人,说:“枫林的刀在哪里?”人一死是会消散的。只有他的斩魄刀才会留下来,所以雷宇才没有问他的遗体而是问他的斩魄刀。

    “在……在后面……”一名死神指着身后说道。

    雷宇眉头紧皱了起来,拨开人群,朝着后面跑去。拐过一个弯,瀑流梦坐在地上,双手怀抱在膝盖前,而在他旁边。一把绿sè的斩魄刀横躺在那里。

    雷宇看眼瀑流梦,走到她面前把她抓起来,看着她那满脸的泪痕,心中微微颤抖着。

    “怎么回事?”

    瀑流梦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抬头一看,却是哥哥雷宇。当下哭喊地叫了声,伸开手抱紧雷宇,哭喊道:“哥,哥……是我害死副众长的。是我害死他的。”

    “怎么回事?”雷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如果不是副众长为了救我,他就不会死的,他就不会……呜……”

    雷宇听完,一时间呆住了……

    随着虚圈军队的撤退,从前线调来的死神们也回去了。虽然战争胜利,但是谁的心中都不很好过,毕竟死亡的人数太多了。

    当天得到消息说可以回去之后,雷宇立刻转身带领了鬼道众回去,一句话也没有说。

    回到静灵庭后,雷宇连续三天躲在房中,不见任何人。

    说到雷宇与枫林之间的交情,谁也不明白,虽然两人只相处了短短五年的时间,但是枫林在鬼道众里已经象是雷宇的手臂似的,伤心了……沉默了……

    时间总是最好的药剂,总能冲淡一切……

    离那场战争已经过了快要40年的时间,期间也发生了许多事。

    首先的是鬼道众的副众长由第一班班长瀑流梦上任,第二班班长弦旦继任一班班长。正常来说,一班班长都会是副众长候选人,或者三席。

    在那次战争之中,护庭十三番队损失了三名队长,分别由五番队副队长市丸银任三番队队长,九番队副队长任九番队队长,十三番队副队长ri番谷任十番队队长。同时的,五番队第三席雏森桃任五番队副队长等等。一系列人员都有变动,从那场战争中整个护庭十三番队许多人员开始转换。总的一句话来说,现在的护庭十三番队实力增强了不少。

    这其中最让雷宇关心的当然是露琪亚的去向,她被分派到现世一座名为空座盯的城市去。

    不过此时雷宇的心中早就忘了什么露琪亚,什么鬼道众。他现在只想喝酒,然后跟chun水到静灵庭里去调戏几名女死神。

    哦,我的天啊,连雷宇也被chun水带坏了。

    两人相互勾搭着肩膀,嘴里哼着小曲,一步三摇地走着,一见到有漂亮的女死神,立刻跑过去挑戏了几句。

    “chun水,你怎么可以这样呢?男人么,即使见到了长得不漂漂的女生也不应该苦着脸啊。记住了,身为一名情圣就应该把所有女生都当成……成漂漂美女。”

    chun水一愣,心中一想,立刻感觉雷宇说得没错,当下点点头,佩服地说道:“小爱,你说得没错,是老哥错了,老哥以后就改。”

    “恩,知错就改就是个好孩子。”雷宇拍着chun水的脸笑着说。

    chun水呼口气,抓住雷宇的手说:“混蛋,这是跟老哥说的话吗?”

    “却,得了,我得回去了,不然小梦又要发脾气了。”

    “哎呀,谁叫你要跟女孩住呢,自己一人不是很好吗?”

    “去去去,你还有脸说,你自己还不是有个七绪管着。”

    “却,你少百步笑五十步了。”

    “没错,你这个百步的。哈哈哈……”

    雷宇挥挥手道别着,鬼道众的那把权利法仗被他当成拐杖,拄着左摇右摆地朝着家里走去。

    “樱花开……额……开地季节……啊……啊……啊呐呢啊……在村外地小桥边遇到了……了位美丽的姑娘……”

    chun水听到雷宇那渐渐远去的歌声,苦笑了下,把头上的斗笠按下来,哼起歌也回去了。

    ====================================================================

    一身便服的雷宇倒躺着,不时拿起放在旁边的西瓜,咬上几口,大叫道:“天气真好啊,人生真美好啊……哇哈哈……”

    “吃东西就吃东西,你鬼叫什么。”一旁的冬狮郎吐掉口中的西瓜籽,不满地看着雷宇。

    雷宇挥下手,摸摸冬狮郎的脑袋,叹口气,满脸忧伤地说:“唉,长不大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的。小白……”

    几十年的时间里,冬狮郎的身高也只是长了一点,所以他的身高就永远成为他的痛了。被提到痛处,冬狮郎立刻恼了起来,举起握得紧紧的拳头晃着,满眼威胁地看着雷宇。“该死的,我再说一遍,不许提我的身高,你这混蛋。”

    这次很不同的,雷宇并没有还嘴,而是叹了口气。把冬狮郎弄得愣了愣,忙问道:“怎么了?”

    雷宇坐了起来,不答反问道:“小白,桃子有多久没跟我们聚在一起了。”

    冬狮郎一愣,把手中的西瓜放到一旁,双手支着脸,苦笑道:“有快半年了。”

    “是吗?”

    “她总是跟五番队队长在一起吗?”

    冬狮郎点点头,‘恩’了声,回答说:“没错,因为蓝染队长是桃子以前憧憬的对象。你知道吗?当初你离开后,桃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开始崇拜着蓝染队长了。”

    “说下去。”雷宇又躺了下来。

    冬狮郎叹口气,不过很快的就笑起来,靠在雷宇的身上,说:“那时候我还没去学院上课,周末的时候桃子都会回来陪我,怕我自己一人无聊。也不知道是从哪个时候开始,记得有一周末她要到现世去,实践模拟虚,那时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在第二个周末的时候,桃子回来了,但她不象跟以前那样整天陪着我,而是开始努力地学习起来。我当时就问她干么这么拼命,她笑着说‘我要变强,然后进五番队去帮蓝染大人的忙’。我当时就觉得非常可笑,后来才知道可笑的人是我。”

    冬狮郎忧郁地半闭起那珀碧sè的眼睛,有点忧伤地说:“我后来才知道那是桃子的理想,那段时间,桃子笑得很甜。我就告诉自己,如果有人敢让桃子受伤的话,那么我一定杀了他。”说到最后,冬狮郎身上爆发起一股杀气,来证明他刚才说的话并没有是随便说说的。

    雷宇拍拍冬狮郎的脑袋,示意他安静下来。“我这辈子的家人只有你跟桃子,后来多了个小梦。是男人就应该保护女人,理解她们才是。虽然桃子渐渐离我们远去了,但是她永远都是我们的家人。”

    冬狮郎突然笑道:“那个女人呢?”

    “什么?”雷宇一愣,又问了句。“哪个女人啊?”

    “哼,你说呢。你不是一直跟朽木队长作对吗?难道你们俩人不是为了一个女人吗?”

    雷宇一听,立即苦笑不得地说:“说得好象我跟那老头是为了……算了。你知道朽木白哉的妻子吗?”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美女圣约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菜扮豆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菜扮豆腐并收藏美女圣约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