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 > 78.078洗干净身体,洗不了心里

78.078洗干净身体,洗不了心里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少听着她的哭喊,眉宇间皱起来。她恨恨的目光犹在眼前,让他心惊。她的确犯了错,可是他的反应也让自己懊恼。

    可是一想到她跟莫非亲密的样子,这份懊恼又开始散去。

    张伯远远地看着大少爷离开了,才敢上前撄。

    “小姐,你跟少爷吵架了?”

    “没事。偿”

    里面的人听到了他的声音,抽噎了一声就没动静了。

    张伯想了想,便退下了。

    陈伊伊听到张伯的动静,就知道陈少已经走了。

    他打算关她到什么时候?

    她拖着疲惫酸、软的身体进了浴、室,洗干净身体上的污垢,却洗不掉心里的失望。

    他下手很重,她的皮肤留着清晰的青紫痕迹。她对着镜子轻轻抚着,那被折辱的感觉再次升腾起来。

    “哥,你为什么要这样?”一点信任都不给她。

    也是,她算什么?不过是他用来迷惑陈俊雄和尤莘玉的棋子罢了。

    陈伊伊心焦了半天,就是不想承认这件事。她还痴心地想着,他对她有几分真心。

    陈少一整天都没有回来,她也饿了一整天。这是陈少的房间,下人没有钥匙,也无法给她送饭。

    即使有钥匙,看早晨大少爷那冷冽的气势,谁敢给小姐送饭啊?

    陈伊伊又累又饿,最后几乎昏昏欲睡。

    房间里都是他的味道,她就呆在浴、室,也不出去。

    陈少一整天在公司都是心神不宁的,脸色阴沉,尤其看到沙发上秀恩爱的某男,俊颜更是难看。

    “陈少,你说我儿子叫什么好呢?”尹华承一手拿着刚刚出生几天的小婴儿照片在陈少眼前晃,那叫一个得意。

    他当然得意了,陈少比他大,到现在老婆都没影呢,而他儿子都抱上了。上学的时候陈少总是压他一头,这次好了,尹总裁扬眉吐气了。

    陈少心情不好,没空搭理被儿子冲昏头脑的幼稚男人,眼神都不赏给他一个。不过眼角扫过他手里的照片,森冷的眸子到底闪过微微的暖意和羡慕。

    “为了躲记者,居然把预产期都瞒着大家!出息!”

    尹华承只当他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大度”地笑道:“陈少说得是!这不是没有经验嘛!下次就好了!”

    哼,我老婆是合法的,我们以后想生多少就生多少!

    陈少终于看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地恭喜,接着低头继续看合同。

    说不嫉妒是假的,他瞄了一眼,也可以看出那是个漂亮的男孩儿。若是他和伊伊的孩子,会更漂亮!

    陈少想着,心里竟然隐隐地生出几分期待。

    想到早晨她惨白的小、脸,心里忽然就好像揪成了一团,排山倒海地疼。

    尹华承一看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没吃到,憋着火呢!于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某人继续撺掇。

    “陈少,这女孩儿啊。都是天生的影后。说笑就笑,说哭就哭。你要是信了,那你就栽进去了!”

    陈眼神都不赏给他一个。尹大少自觉没趣,“行行行,我不说了,我走!记得去医院看我儿子,到时候包个大红包啊!对了,带着伊伊!曼曼想她了!”将照片放在陈少的办公桌上,得意洋洋地就走了。

    陈少隐约还能听到他出门就给罗曼曼打电话。

    “老婆,陈少没吃到,脸色那叫一个难看!亏我还担心俊雄商贸出事来帮他压阵,他那个冷脸谁见了都怕!”

    ……

    “张伯,她吃饭了吗?”

    陈少犹豫着,还是打通了家里的电话。张伯接到电话几乎要哭了,慌慌张张的说道:“大少爷啊,您的房间,我没有钥匙,进不去啊!”

    “我这就回去!”

    他想了想,挂了电话,俊眸里是关切,也透着一丝丝的欣喜。好像终于找到理由回去了一样。

    即使再惩罚,也不能不让她吃饭啊!他如此想着,还觉得自己深明大义。如果回家她乖乖地道歉,他或许会原谅她,然后带她去看看罗曼曼,和尹家的小小少爷。

    陈伊伊躺在浴缸里将近一个上午,水早就冰凉,甚至有些刺骨,皮肤泡得早就起了褶皱,看上去像是几十岁的老太太。

    她看着小嫩手水肿发白,还在努力地搓、着被陈少碰过的地方。嘴角扬着浅浅的弧度,在那苍白的小、脸上竟然显得有些诡异。

    陈少一回来看到的就是她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压抑的怒火再次升起。

    “干什么?想要沉水自尽吗?我碰你就这么难接受?”

    他冷冷地言语比冰水更刺骨,陈伊伊转过头,不去看他。倔强的样子惹得陈少更是怒火中烧。

    “起来!”陈少动作粗、鲁地将她拉起来,用浴巾裹着抱出了浴、室,也不顾及湿漉漉的头发,直接放在大床、上。

    她身体冰冷,与他温热的手掌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他心里一震。

    “吃了!”很快张伯端来了一碗粥,和三个小菜。他最会观人眼色,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陈少很满意地接走了饭菜,将钥匙给他,“按时给她送饭,但是看着她,不许出去!”

    张伯应了,不发一言下楼。

    陈少打量了他一眼,转身将饭菜端进房间里。

    “吃了!不吃,晚上就没有饭菜!”他冷冷地吩咐,拿着床边的外套就走。他怕他再看一眼,会心软,会内疚,会忍不住放弃现在的一切,带着她离开。

    对于她来说,痛苦的,还在后面。

    房门关上的声音是这么清晰,陈伊伊始终不发一言,娇小的身子蜷成一团,侧卧着将头埋进枕头里。

    前几天,他们还在这床、上厮、磨,甜腻到心底,今天就变成这样,她不懂为什么变化这么突然。

    但是不让她出去,她就真的不出去了吗?

    她已经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氛围,再不让她出去,她会死的!

    她开门,并没有人看着她。陈伊伊松了口气,同时也有一些疑惑,哥哥让张伯看着她,张伯怎么这么“粗心”。

    她趁机溜回自己的房间,匆匆的换好了衣服,拿了钱包就往外走。

    下楼,出了大院,竟然都没有看到什么人。只是临出门遇到一个园丁,看样子不知道她的禁足令,还笑着跟她打招呼,给她开门。

    陈伊伊淡定地往出走,心里却是悲凉。

    她这算离家出走了吗?

    忽然很想妈妈,女孩儿有心事的时候最想跟妈妈说话,开解。

    她的手机还在陈少的车里,她只好去随便买了个新的,装了电话卡第一个打给母亲。

    尤莘玉那边似乎很忙,开会的声音,好像在争吵什么。

    她隐隐约约听到了“陈奕翊”三个字,可是因为她的名字跟哥哥陈少的名字音很相近,所以她也不确定他们说的是他们之间的谁。

    尤莘玉的声音很是沙哑,好像遇到了什么大麻烦。

    “妈妈,你怎么了?”

    陈伊伊握着电话,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尤莘玉叹口气,看一眼正在跟税务人员争辩的陈俊雄,走出了会议室,“伊伊,你跟你哥哥在一起吗?”

    “啊?”没想到母亲一开口就问哥哥,陈伊伊有点吃味,“我们没有在一起。”

    “那你到景林别墅来一下吧?我在这里等你!”尤莘玉说完就挂了电话。

    陈伊伊看着手机,感觉很莫名。

    景林别墅是陈家的产业,临江而建,风景别致,秀美中不失大气。陈伊伊小时候很喜欢过来,后来陈少走了之后,她就没有再来过了。妈妈一向不喜欢这里,怎么会到这儿来呢?

    她一进门,尤莘玉已经坐在沙发上等她。她面色严峻,面前放着一台笔电,闪着蓝盈盈光。

    “妈妈,怎么了?”母亲脸色不好,陈伊伊说话也放低了声音。

    尤莘玉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坐下,将手里的电脑一推。

    陈伊伊疑惑着看过去,小脸瞬间惨白。

    只见屏幕上清晰地放着一男一女拥抱接吻的画面,男人身材挺拔修长,将娇俏纤瘦的女孩儿整个笼罩在楼梯拐角。警示奢华的水晶灯散发着柔光,让两个人看起来更加浓情蜜意。

    这分明是之前她和陈奕翊在拐角亲吻的画面。伊伊俏脸褪尽血色,不敢置信地看着尤莘玉。

    “妈妈,你都知道了?”

    “还有一件事,你也要知道!”尤莘玉答非所问,调出了另一段监控。

    画面是陈俊雄的书房,古色古香的多宝格陈列着昂贵的古董装饰。

    陈俊雄坐在书桌后面,而陈少桀骜地站着,英俊的面容挂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

    “陈奕翊,没有我,你会有今天?狼心狗肺的东西,竟然惦记我的公司!”陈俊雄看完了书桌上的合同书,脸色大变,那起手边的砚台就摔向陈少。

    陈俊雄话音一落,伴随着一阵瓷器破碎的声音,陈少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来:“的确,要不是你,我也得不到现在的一切。”

    他话里有话,暗藏的警告与嘲讽让陈俊雄差点跌倒在老板椅上。

    被时间雕刻的皱纹显出一丝无力,他惊讶地看着陈少,“你,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陈少声音轻快许多,深邃的眸子毫不掩饰地讥笑。

    “知道你贪图陈家富贵,抢占陈家大小姐?知道你婚内出轨,逼死我妈妈?知道你为了公司特地安排我‘出远门’?”

    “要不是我没有坐你安排的飞机,恐怕,我就没有机会站在这里了!”

    他颀长的身影周身都透着森寒,低头看着失态的陈俊雄,嘴角讥笑。

    他面色冷漠,狠绝的手段,即使面对自己的父亲,仍然一点都没有心软。陈伊伊的手抬起来,很想去按暂停键。

    哥哥的话是什么意思?他的母亲不是生病去世的吗?爸爸也是隔了很久才娶了妈妈,为什么他说是爸爸逼死了她?哥哥提到的飞机失事又是怎么回事?

    尤莘玉看了她一眼,握住她的手让她继续看下去。

    画面里,陈俊雄惊讶地看着陈少。他真的很难相信,甚至不敢相信,一个借壳上市的小公司,竟然吞并了比它规模大了两倍的俊雄商贸。而切动作迅速,他和尤莘玉回老宅的这么几天,就全办利落了,可见准备周全。

    之前他三番两次地请陈少到俊雄商贸上班,一来是试探,二来,也是他心中内疚,想要对他有所弥补。他知道陈少手下有一个小公司,正面临着危机,陈少又是个死守公司不放的架势。陈俊雄用陈伊伊说话,说条件也好,诱饵也罢,半是胁迫着让他进了俊雄商贸,可是他一天班都没有去上。

    其实陈家世家集团根基稳固,怎么就偏偏这个时候出了事。陈俊雄此时想到,方感觉醍醐灌顶。

    他只是想要趁着陈家集团内乱沾点便宜,没想到,后方大乱,等他反应过来,俊雄商贸已经落入了陈奕翊的囊中。

    生气之余更加懊恼,他早就知道了陈奕翊和伊伊的事情,一直冷眼旁观就是以为,陈奕翊会看在伊伊的份上不要做得那么绝。

    可是事实是,伊伊这个筹码对他来说,毫无用处。

    真的没有用处吗?

    看着陈少目光触及书桌上伊伊的笔筒,那一瞬间的温柔,陈俊雄心里打起自己的小算盘。

    “既然你早就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等到现在?”陈少转身,随意地坐在沙发上。伊伊很喜欢靠在这里看漫画,一呆就是一天。他偶尔抬头,就能看到她恬静的容颜。想到陈伊伊,他的脸色和缓了些。

    “我只是想看看,你还有什么招数。”

    “招数?”老练的商场霸主在陈少面前也免不了沧桑,陈俊雄站起来,笑道:“我没有什么招数。只是,你既然要娶伊伊,我们,还是一家人。”

    陈少掸掸西装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冷冷一笑,“娶伊伊?你开什么玩笑?”

    他冷冽的笑意没有一点玩笑。陈俊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陈伊伊则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那样玩笑的语气是什么意思?

    电脑继续传出陈少的声音,听在陈伊伊耳朵里竟是无比的讽刺和冰冷。

    “伊伊的身世我可以当做不知道。”他冷冷一笑,目光状似无意地看向针孔摄像头的方向,在陈伊伊看来,竟好像四目相对一般。

    他话里有话,陈俊雄却没有让他多说,飞快地签了字,扔在陈少面前。

    “你要的股权转让协议!”

    陈俊雄仿佛一夕之间苍老了十岁,整个人都没有生气,“我算计了半生,最后竟然栽在你的手里。只是奕儿,伊伊对你是真的……”

    “那又如何?”陈少难得语气轻浮,轻佻的目光落在半阖的门扉,每一次他在书房工作,那丫头总是喜欢坐在门口当门神。

    “可惜,我对她不是真的。”他说完,收起嘴角微微的笑意,拿起桌上的股权转让协议,迈着大长、腿大胜离开。

    画面到此结束,陈伊伊看着电脑黑了,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哥哥,收购了公司?为什么啊?”

    尤莘玉合起电脑,冷冷一笑,“当然是为了报复!可是,伊伊,他是喜欢你的!还跟我说过请我应允你们的婚事。你求求他,让他放我们一条生路好不好?老陈虽然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但是这么多年对你的尽心,你看不出来吗?你忍心看着他进监狱吗?”

    “妈妈,你说什么进监狱是怎么回事啊?”陈伊伊疑惑,心里更是震惊,她不懂为什么家里忽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天翻地覆。

    “公司在老陈经营的时候有一些问题,他接手后以诈欺的名义,将老陈告上了法庭了!”尤莘玉说完,脸色有些哀戚,“伊伊,你求求他,他会答应的!如今法院的人到处找老陈,所以我们都没有回家!”

    想到这两天委屈地住在景林别墅,尤莘玉十分不悦。

    当初陈少回来的时候她就知道,这家伙绝不是老老实实地当什么市长,而是要回来做什么。

    这一年来,他通过市长之位暗地给陈俊雄下了不少绊子,又搜集了他贿赂的证据,全方位地部署,就是为了如今的一战。

    陈少的城府,果然不是一般人所及。

    尤莘玉皱着眉,二十多年前她赢了陈奕翊的母亲,如今,还会输给他吗?她看着陈伊伊,等着她的答复。

    陈伊伊脑袋乱成一锅粥,哥哥喜欢她?怎么可能?他自己都说了对她没兴趣!况且,他们才刚刚闹了那么大的矛盾,她是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就这么回去,她低得下脸,他也未必肯见她吧?

    爸爸和哥哥之间竟然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吗?一家人也要兵戎相见!?

    陈伊伊原以为,她不是陈家的女儿,而尤莘玉是陈少的后妈,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在一起是可以原谅的。

    可是,如今掺杂了这么多的事情,她才稍稍坚定的心,也开始动摇。

    尤莘玉没有提到他们亲热的事,没有提他们的关系,可是陈伊伊却觉得火烧着脸,心里滚烫滚烫地不敢见人。

    到底,她还是答应了。尤莘玉欣慰地送走了她,回身进了一见客房。陈俊雄正对着满桌子的文件面色阴沉。

    “老陈,”尤莘玉坐到他对面,顺手将茶杯往陈俊雄身边推了推,“你把欣语的东西拿出来,也许还能……”

    “闭嘴!”陈俊雄怒吼一声,脸色十分难看。

    欣语两个词就像是魔咒一样,是陈俊雄的禁词,那是一块谁也不能触碰的***。

    尤莘玉早就料到如此,低低一笑,“那就只有把希望都寄托在伊伊身上了!”

    陈俊雄脸色一下子就沉下来,“伊伊?”

    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精明的眼睛闪过一丝狡猾,“你还有点用处!”

    尤莘玉似笑非笑,她的用处,那可大着呢!

    走出景林别墅区,陈伊伊很迷茫。她不知道该怎么联系陈少,家里这一团事情像是一团乱麻缠得她喘不过气。

    她不敢联系陈少不是心虚,她和莫非本来就没有什么。她是恐惧,单纯的恐惧。

    尤莘玉的话萦绕在脑子里,像是一阵阵寒冷刺骨的寒风。

    “伊伊,俊雄商贸被你哥哥收购了。本来老陈就打算让他管理公司,但是我们只是回了老宅一个星期,奕儿竟然收购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全世界的人人都以为我这个后妈做得成功,跟继子关系融洽,真是可笑!这么多年,陈奕翊什么时候把我放在眼里?”

    “伊伊,现在他选择撕破脸皮了,你要小心。”

    尤莘玉的话让陈伊伊回想到了十二年前。

    那天尤莘玉和陈俊雄都不在家,陈少哄她睡着了之后就在小阳台打电话。

    她其实没有睡着,他冷清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进耳朵里。

    他说,“属于我的东西,我会回来拿的!那些对不起母亲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那时候她年纪小不懂事,不懂他的意思,只是被他话里的狠厉所震慑。

    后来,他就离开家,十年未归。

    时间淡化了记忆,可是哥哥俊挺的容颜,醇厚的声音,温暖的怀抱,和语气阴鸷的话,时常出现在她梦里。

    现在他回来了,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接下来,就是他说的“那些对不起母亲的人”了?

    陈奕翊是陈俊雄和前妻生得孩子,尤莘玉是他的继母。据说那位前妻是因病去世,而尤莘玉也是在她去世之后一年才嫁给了陈俊雄。

    陈伊伊从没有想过,自己的母亲跟陈少的母亲还会有牵扯。

    难道,这件事还有什么隐情?

    精明睿智如陈少,做什么都不会没有理由。陈伊伊想起他十二年前的话,只觉得寒意更甚。

    十二年,这是什么样的城府?

    她打了一辆车,直接回家。刚刚才走出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回去了。陈伊伊自嘲地笑笑,心里寄希望陈奕翊不在,又希望他在。

    矛盾得很。

    下了车,看着奢华精致的院落,陈伊伊忽然不敢进去。她靠着铁门站着,柔顺的头发被风吹乱,配着一张惨白的小、脸,像是半夜从电视里爬出来的贞子,看上去可怜又惊悚。

    一个老佣人正在修理草坪,瞧见了她,赶紧开门请她进来。

    “我哥,有没有回来啊?”陈伊伊边走边问,小手握着手机,手指都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着青白。

    张伯正好出来,见了陈伊伊脸色着急地迎过来,“小姐你怎么跑出去了?大少爷回来了,正在书房呢!”

    陈伊伊一顿,全身冰冷。

    哥哥发现她跑走了?他会不会很生气?她又想到了被他掐着脖子的一幕,脖颈上还有淡淡的青紫淤痕,可见他下手之重。

    陈伊伊走快了几步,进了别墅,里面一个佣人都没有,安静地像是午夜的丛林。静谧,又暗藏着危险。

    可是她还是得硬着头皮往里走,她有太多的疑惑,想问问陈少。

    走廊上精致的琉璃折射着耀眼的光,忽然,二楼书房里传出重物落地的巨响。陈伊伊一惊,快走了几步刚要推门而入,就听到陈少重重的脚步声,像是压抑了极大的怒火。

    陈伊伊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赶紧快走几步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走廊明亮宽敞,他一个人显得空荡荡。深邃的目光扫了一眼陈伊伊的房间,没有说什么,毫不犹豫地拿着合同离开了。

    陈伊伊靠着门板慢慢地滑落到地面上,浑身僵硬。

    他收购公司,逼、迫父亲,这些对她的震撼和伤心,都抵不过他一句“可惜,我对她不是真的。”

    陈伊伊捏紧了心口的衣服,她不想承认,可是他这句话杀伤力太大,让她丝毫没有防范之力。

    窗外阳光正好,可是她却感觉比刚刚被陈少撞到在莫非楼下更加寒冷。

    “南舟哥哥,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些事情?”

    挂了电话,陈伊伊扶着门框站起来。蹲得太久,腿都麻了。

    她颤颤巍巍地走出门,才发现陈少早已经离开了。别墅又陷入摄人的静谧。

    楼下佣人正在收拾客厅,没有看着她不许出来,大约哥哥吩咐过了。

    陈伊伊不自觉地就走向花房方向。

    明亮透光的花房中央摆放着一张摇椅,一碰就会“吱吱呀呀”地响。

    刚刚搬回家的时候,陈少很喜欢抱着她一起躺在摇椅上。摇晃,拥抱,加上摇椅有节奏的“吱吱呀呀”,好像在做什么不和谐的事情。

    陈伊伊试探着坐在椅子上,又像做坏事一般,站起来飞快得跑出去了。

    张伯远远地迎过来,“小姐,学校打电话说后天就正式演出了,问您怎么没过去参加校庆联排呢?您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坐着?”

    张伯是看着她长大的,尽心尽力,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孙女。陈伊伊很想问他陈家的旧事,可又张不开嘴。

    “小姐啊,跟少爷吵架,你心里难过了?谁家哥哥妹妹不吵架的?少爷还是心疼你的!见你不在,也没有什么!”张伯憨憨地一笑,陈伊伊心情反倒沉重起来。

    这哪是普通的吵架啊?这分明是血战。

    可是她是不懂,爸爸的意思也是要让哥哥进公司的,可是为什么他还要花钱将公司买到手呢?不管谁是总裁,公司都姓陈,不是吗?

    心里堵着事情,怎么都不能集中精神,她第五次出错之后,终于被校庆的负责同学赶下了舞台。

    “伊伊啊,你先休息一会儿!把动作记全了!”那同学叫薛荔,是学生会文艺中心负责人。

    送陈伊伊到休息室,转身就跟别的同学一起做出一副鄙夷的高姿态,“这走后门进来的就是不行!你看看,那跳得什么啊!”

    “可是前几天还好好的啊!”

    “那还不是因为那个纪老师在啊?”

    “我跟你们说,那个纪南舟根本就不是老师,而是一家上市公司总裁,来这儿,还不是为了天天跟她腻味啊!”

    “难保不是什么聘夫!这聘夫今天没来,她跳舞也跳不好了!”

    “最看不起这种女人了!让她在休息室呆着吧!”

    几个女生越说越起劲,完全没注意到拐角一道清丽的身影。任翩然听着几人恶意的八卦,露出满意的笑。陈伊伊性格内敛,如不是熟人,就显得冷冰冰的,果然,跟大家关系也不太好。

    陈伊伊呆坐在休息室,纪南舟一直都没有消息。她看着电话簿上“哥哥”,想要拨出去,怎么也按不下去。

    犹豫来犹豫去,时间过了,心里更乱了。

    这两天陈少都没有回家,新闻里陈家公司被查封的消息像是燎原之火,在淮城几乎烧了半边天。往常跟陈家有联系有业务往来的,此时都恨不得重写历史,避而远之。

    陈伊伊没有去星娱乐,但是从任翩然的话里也猜得出,这件事在公司也传的沸沸扬扬。

    她在学校参加联排,也明显的感觉到别人探究的目光,奚落而又窃喜似的。

    那样恶意地围观心理,让她畏惧。可是她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她又表现不出什么落魄千金的颓废,这让一干吃瓜群众很是惊讶。

    庆典这天,阳光晴好,灿烂地阳光配合着校园里一张张青春洋溢的笑脸,让人很有神清气爽的感觉,好像所有郁结心口的东西都得以舒展开,她终于可以呼吸了。

    大礼堂里熙熙攘攘的观众很快落座,欢快的开场舞点燃了观众激情。陈伊伊在后台的休息室里,捧着手机紧张地整个人都快要抖起来。

    哥哥说过,他会参加。他今天来了吗?

    她走出休息室,在后台伸着脖子往台下来。有幕布遮挡,加上灯光昏暗,台下看不到她,但是她却可以看到台下。

    现在正在表演的是魔术。听说是学校花重金从国外请来的华裔魔术师,名叫翟晋逸,人称“翟爷”,与大卫布莱恩齐名。

    陈伊伊没空看他的魔术,她一向对这种骗人的把戏不感兴趣,只是专注地寻找着陈少的身影。

    忽然,全场一片漆黑,只有翟晋逸手里染着一从火焰,忽然,这从火焰飞起来,从观众头顶略过,惊得台下尖叫声此起彼伏。

    陈伊伊撇撇嘴,正要离开,可那火团却向她直直地飞过来。吓得她倒退几步,一下子摔在舞台上。

    灯光就在这时候亮起,那火焰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台下的观众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个忽然现在台上的女孩儿。

    陈伊伊一抬头,就撞上一双清澈的绿眸,像是山间流淌在泉水中的水草,油绿发光,清澈动人。

    这双美丽的眸子此刻闪着笑意,映着她狼狈的身影。

    翟晋逸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女孩儿,曲着长腿,蹲在她面前,稍一用力,就将她拉起来。

    “天降美女,这是对我刚刚的魔术的奖赏吗?”他说着,侧着头勾起嘴角,挑起一抹戏谑的笑。

    陈伊伊一愣,用力从他怀里挣脱,不知所措地站着。

    他看着陈伊伊穿着拉丁舞裙,眉眼一动,再次拉着她靠近自己怀里,低着头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道:“不想毁了晚会就配合我!”

    陈伊伊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自作主张地说道:“接下来,这个节目叫做,天女散花!”他微微扬着下巴,丰神俊朗的容颜又带来台下一阵花痴的尖叫。

    陈伊伊更加不知所措了,迷茫地像个迷路的小白兔。

    台下一道冷冽的眼睛始终注视着她,像一条隐匿在夜间的狼,注视着自己的猎物。

    此时猎物被别人揽在怀里,他会视若无睹?

    陈伊伊适应了舞台的灯光,努力压制心里的紧张,表演也慢慢变得自然起来。翟晋逸赞赏地看了她一眼,拉着她旋转。灯光渲染,舞蹈和缓,像是恋人甜蜜的约会。

    忽然,陈伊伊手一松,眨眼的功夫,翟晋逸竟然不见了。

    她迷茫地站着,忽然舞台上花瓣像是雨一般落下来,落在她的肩头,发间。而翟晋逸拿着那朵玫瑰从空中缓缓降下来,笑意温柔。

    陈伊伊惊讶地说不出话,此时,脚下的舞台竟然也缓缓升起来,拉丁舞曲响起,正是她要表演的曲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人一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人一一并收藏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