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 > 085 一个大疯子养出来的小疯子而已

085 一个大疯子养出来的小疯子而已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伊伊说不清自己的感觉,只觉得窗外明媚的眼光一瞬间寒冷了不少,让牙齿都有些打颤。

    她环着自己的肩膀,安静地退回了休息室,关上门。陈少看着那苍白的小.脸消失在门后,俊颜一瞬间阴沉了几分。

    “颖儿,放开!”他声音低沉,带着薄薄的怒岑。

    翟晋颖哪会听不出来,可还是死命地抱着他,“不放,你亲我一下!欢”

    陈少冷眼看着她,她却不依不饶,努着嘴自己凑上来。

    俊眸闪过一丝嫌恶,他动作不甚温柔地推开了她,拨通内线,“郑鹏,送颖儿回去!”

    “我不走!”翟晋颖恶狠狠地看着休息室的门,本想走过去踹一脚,接收到陈少冷冰冰的目光,不敢再放肆,哼哼唧唧地走了。

    她走了,办公室也静下来了。陈少烦躁地揉揉太阳穴,目光落在休息室紧闭的门板上。

    这丫头在里面会乱想什么呢?

    她会吃醋吗?还是,很伤心呢?

    他担心她不在身边,会自己偷偷溜走。可还是没想到带到了公司,却正好撞上了颖儿。

    颖儿的脾气他自然知道,恐怕以后还会找伊伊的麻烦。

    他走过去,门竟然没锁。推开一看,陈伊伊正裹着被子蒙头大睡。

    他放轻了脚步走过去,轻轻地拉来薄被,以为会看到什么小丫头委委屈屈流眼泪的画面,没想到,她是真的在睡。

    眉头微微皱着,好像很烦恼的样子,微微卷曲的长睫在眼底落下一片阴影,看上去有些倦怠。樱红的唇微张着轻轻浅浅的呼吸。

    看着她沉静的睡颜,好像一点都没有被打扰。陈少忽然有些怨气。他几乎怀疑,刚刚她根本就没醒,不过是梦游到门口而已!

    大手伸出去就想要推醒她,刚碰到她圆润的肩膀,又转了方向,将被子拉上来,给她盖好。

    她能睡着,说明没有在意吧?他在干嘛?非要让她生气?

    陈少摇摇头,压下心里的烦闷,关上门离开。床.上,陈伊伊呼吸均匀,睡得口水都流下来。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身子特别沉,躺着不出一分钟就能睡着。陈伊伊打着哈欠,揉揉眼睛让自己努力清醒过来。

    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她出去问了秘书室的人才知道,陈少跟客户在开会。幽幽地叹口气,百无聊赖地坐在他的老板椅上玩儿平板。

    陈少一回来,就看到她自娱自乐地玩游戏,安静又乖巧,俏.脸上看不出一点不悦。

    “伊伊?”

    “嗯?”她应了一声,头都没抬一下,目光依旧盯着手里的平板。

    陈少莫名地竟然有些心虚,坐在她面前的椅子上,深沉的目光一瞬不瞬地注意着她。

    “伊伊,今天的事情……”

    “哦,没关系。”她说得轻飘飘的,脸上表情未变,忽然露出一丝轻松的笑意,“过关了!”

    看着她毫不在意的样子,陈少微微皱眉,拉着她的手握在手心里,“她是我的未婚妻。”

    话一出口,精明睿智的陈少第一次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他在说什么?

    陈伊伊终于放下平板,疑惑地看着他。

    哥哥这是什么意思?她是未婚妻,那我是什么?

    “哦。”努力压制好的负面情绪有隐隐欲动的趋势,她控制着心里的委屈,深吸口气,躲过了他灼灼的目光。

    看她的样子就知道,那丫头哪是不在意,陈少微微勾起嘴角,绕过办公桌,拉着她站起来,做到自己的腿上。

    他低着头,下巴撑在她肩膀,动作说不出的亲昵、自然。

    “伊伊,她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妻,永远只是未婚妻。你懂吗?我不会娶她的!”

    他抚着她的脸,强迫着她看向他。

    她眨眨眼,对于他的话还是很迷糊。

    陈少微微勾起嘴角,轻轻地亲了她一口,慢慢说起来。

    陈少少时酷爱旅游,曾经在一个山里的小镇上因为疾病差点丧生。小镇地理位置十分闭塞,无

    tang法到外面求医,小镇上的医生都束手无策。情况危急的时候,一个面容残疾的中年女人救了他。

    那女人名叫孟静怡。当地人都叫她梦姨。

    她有间歇性精神病,正常的时候典雅端庄。一旦发病了,就像个童话里的小女孩儿,总是跑到花店里抢几只花,然后抱着花就在大街上跳舞,表情很梦幻。

    “梦姨”因此得名。

    她有一个女儿,没有姓,只被叫做颖儿。陈少的病痊愈之后,孟静怡就托陈少将女儿带出小镇,并给了他一样东西,和一个地址。

    陈少没有多想,带着颖儿一起离开,却没想到,他们走后不久,孟静怡就自杀身亡了。

    原来孟静怡托付陈少的地方,就是颖儿的亲生父亲家。颖儿不习惯新环境,只认识陈少一个人,对他就越来越依赖,到最后甚至看不到他就觉得惊慌失措。

    颖儿的父亲是当世有名的医学家,翟希伟。翟家是医学世家,出过不少闻名中外的医学家,翟希伟的父亲还曾经得过诺贝尔医学奖。那样的世家大户,根本就不是颖儿一个单纯的小姑娘能够呆地了的。

    何况,她只是翟希伟在外的私生女,在翟家更是受尽了凌辱。

    陈少见过那位名声在外的翟夫人,出身高贵,举止端庄,但言谈之间,对于颖儿的嫌恶,也是表现明显。

    陈少没有想到颖儿的出身是如此曲折又显赫,可这处理起来倒是简单了。

    他便提出,颖儿可以在陈家生活,由陈家出资供养。翟希伟没有异议,翟夫人这时候倒是提起了条件,希望他们订婚。

    美其名曰,保全了颖儿的名分,否则没有名分地在陈家,翟家丢不起这个人!实际上,她是有意与陈家交往。

    陈家经商,翟家主医,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这一次,却因为颖儿而有了交集。

    陈少本不想答应,但陈孟鑫却私下与翟夫人达成了协议,就将颖儿接到了陈家老宅居住。

    孟静怡的精神病有遗传性,颖儿一开始还好好的,只是有些粘着陈少。陈少不常回到老宅,她看不到他,就越来越失控,看不到他就发疯一般抱着每一个遇到的人哭。

    这么多年,经过专业医生的治疗,她的情绪控制的很好,一直都没有发病,但是周围的人也都不敢招惹她。陈少与她相处,也刻意地让步。

    陈伊伊窝在陈少怀里,静静地听他将那个女孩儿的故事,分明是感恩与报恩的故事,可是在她听来,她怎么一点都不觉得感动呢?

    一个疯子养出的小疯子,呵呵!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冷情,只是打心底对那个颖儿就没有好感。这是跟对安娜的讨厌又不一样的厌恶。

    当真是仇敌见面,分外眼红?

    她低着头,假意玩着手指,似听非听的模样。

    陈少轻轻地挑着她的下巴,“我很快就送她回去,乖!”

    他想说你不要生气,可是看她的样子,哪有生气?还是不提为好。

    陈伊伊也不分辨,点点头。非常平静。可是她越是平静,陈少心里就越是不平静。

    他们的关系是那么脆弱,他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生怕让她有机会怯懦退却了。

    “伊伊,乖。”

    他语气有些无奈,陈伊伊听了却是冷冷一笑。

    乖?她还不够乖吗?她有生气吗?有跟他吵吗?

    还让她怎么乖?再乖,就要让贤了吧?

    不对啊,她让什么贤?她连女朋友都算不上,人家可是未婚妻呢!

    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陈伊伊的电话忽然响起来。

    她接起来,却是任翩然问她参不参加星娱乐同期艺人的最终审核。

    她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

    陈少看着她笑嘻嘻地推开他,蹦跳着坐到了沙发上,跟任翩然聊得那叫一个开心,很是不悦。

    看看时间,会议休息时间已经过了,公司高层都在等着,他得赶紧回去继续开会。一回头,想要嘱咐陈伊伊别乱走,看着她恬淡的笑,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陈伊伊眼角的余光注意着他离开了,才幽幽地叹了口气

    ,“然然,我觉得好累。你陪我出去玩好不好?”

    “好!”任翩然迟疑着挂了电话,身边安娜正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伊伊好像很烦恼。”

    “当然了!”安娜勾起一抹坏笑,“翟晋颖来了,她当然烦恼了!晚上带她去魅色,记得,多劝几杯酒!”

    安娜说着,将一个小药瓶和一张金卡塞进任翩然手里。

    任翩然看着那小小的药瓶,分量虽少,却足够毁了一个人。她握紧了手,打通电话吩咐哥哥带着母亲离开淮城。听到哥哥喧嚷着让她别管了,交给他的话,才挂了电话。心里既忐忑又慌张。

    安娜扭着纤腰,走了几步,回头看,任翩然还在酒吧吧台那里发呆。嗤笑一声,一脸风情万种地走到不远处一个油头满面的中年男子旁边。

    “纪市长,事情办成了,你有什么奖赏?”她娇笑着靠过去,却被纪槐生一把格开。

    “呵呵,”纪槐生笑声浑厚,“办成了自然有赏,但是现在不是还没成?”

    说完,也不等安娜,转身就走。他走了之后,一个一身黑西装的男子走过来,亲热地搂着安娜的肩膀,“老婆,我就说这老头也不好糊弄,你还不信!”

    这男子长得阴柔,白.皙的脸庞,配着一张红唇,倒有几分女子的柔媚。可他眼神阴鸷,穿着一身黑西装更显得阴森。

    安娜冷冷一笑,“你懂什么?越是这样的人,越是自负!越自负,就摔得越惨!”冷冷的语调一转,变成谄媚的笑,“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你们家的那位小姐?”

    “哦?”男子阴阴地一笑,直言道:“我以为你是走投无路乱投医呢!”

    安娜闻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忽然,遇到两个呢熟人,立马换了一张脸,笑着窝进男子怀里,“老公,晚上我们去吃西餐吧?”

    “呦,孟少和孟少夫人真是鹣鲽情深啊!”来人爽朗一笑。安娜听了,脸色浮起薄红,倒像是害羞了。娇羞的模样看得身边的男人十分不屑,做作!

    陈伊伊到了与任翩然约好的地方,没想到是一家酒吧。

    酒吧也好,喝醉了,一了百了。事情像是一团乱麻,什么都赶到了一起。陈伊伊烦闷地走进去。

    酒吧里装潢很简单,夸张地金色为主,到处都是闪亮反光的玻璃。晃得人有些头晕。

    白天,这里没有什么人,昏暗的灯光气氛暧.昧。她踱步到吧台旁边,打给任翩然,她说的地方,居然自己没来,不太科学啊!

    陈伊伊一个人点了一杯鸡尾酒,小口小口地喝着。她独自坐着,目光放空。殊不知,几道惊艳的目光已经落在她身上很久了。尤其角落里一双邪魅的眼睛。

    身材娇小的女孩儿长相出众,柳叶弯眉,一双杏眸微眯着,樱红的唇,无限风情。尤其她穿着一身白色的齐肩短裙,纯洁中又透着一丝小性.感,那叫一个勾人。

    翟晋逸看着她与那天表演完全不同的风格,想起那天在舞台上的花仙子,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她一看就不是混酒吧的人,怎么自己在那落寞地喝酒?玩儿非主流?

    他从来不为什么事情烦忧、犹豫,想到就去做。于是端着酒杯,迈着潇洒的步伐走近了她。

    “美女,有幸坐在你旁边吗?”

    陈伊伊正发愣,一道挑逗的声音传来。

    她下意识看过去,男人身材消瘦,但长了一张十分精致的脸。过于精致的男人总会让人感觉危险,就如陈少。而陈少气质冰冷,让人不敢靠近。眼前的男人却是一脸桃花,有种勾地人扑上去的魅力。

    伊伊只觉得这个男人有些眼熟,却一时没有想起来。

    翟晋逸非常受打击,他这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居然没有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太失败了。

    于是他绅士一笑,一手忽然伸到她耳边,手指一张一合,一朵玫瑰就别在她耳朵后面。

    陈伊伊一愣,看着他嚣张的笑容,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那个魔术师啊!

    “想起来了?”翟晋逸自己坐下来,自动自发地跟她碰了一杯,“我.干了,你随意!”

    陈伊伊看着他真的一口干了手里的酒,微微撇撇嘴,这家伙没事吧

    ?要干嘛?

    “喂,我说你随意,你就真随意了?一口都不喝?太不给面子了吧?”

    陈伊伊眉毛一挑,伸手将耳后的玫瑰摘下来,在手里把.玩着,“不喝!你奈我何?”

    “哦?”翟晋逸忽然凑近了她,脸上挂着一抹坏笑,“那可由不得你!”

    说着,手指在她的杯子上方一动,杯子竟然自己飞起来。

    陈伊伊看着那杯子诡异地漂浮着,不禁瞪大了眼睛。呆愣愣的表情像只懵懂的小兔子。

    杯子慢慢地靠近了她,翟晋逸趁着她失神,握着她的手将杯子接在手里。

    “你怎么办到的?”陈伊伊沉淀了一下不可置信的心情,终于正眼看了他一眼,明媚的大眼睛满是崇拜。

    那天的表演虽然震撼,陈伊伊始终觉得,魔术嘛,都是提前准备好的。可是今天他是不可能有时间准备的,也就是完全没有准备啊,他是怎么办到的?

    翟晋逸悠闲地撑着下巴,得意地看着陈伊伊,“想知道?”

    “嗯嗯!”

    他笑容忽然变得轻佻,俊脸凑近了她,“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切!”陈伊伊立马沉了脸色,白了他一眼低着头继续小口地喝酒。

    翟晋逸刚要说什么,就被一道清丽的声音打断。

    “伊伊,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陈伊伊转过头,只见任翩然背着一个大包,微微喘着粗气,风尘仆仆的样子。

    “没事没事!”说着,她转头看向翟晋逸,意思很明显,我的朋友来了,你该哪来哪去了吧?

    翟晋逸耸耸肩,对着任翩然笑着点点头,转而给了伊伊一个幽怨的眼神,好像她给她抛弃了似的。

    任翩然看着那英俊的男人消失在拐角,疑惑着坐下,“那人谁啊?”

    “不认识!”陈伊伊一哼,给任翩然叫了一杯鸡尾酒。

    翟晋逸远远地听到她的话,微微一笑,不认识?难道空窗期久了,他的魅力值下降地这么厉害了?

    “伊伊,明天的审核早晨八点开始,你别忘了!”任翩然嘬了一口酒,眼神小心翼翼地向四周看着,陈伊伊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酒杯上,没有注意到,只是“嗯”了一声。

    “你怎么这么颓废啊?”任翩然用肩膀撞了她一下,开玩笑似的说:“该不会跟你哥吵架了吧?”

    其实她很想说该不会跟你哥个分手了吧?可是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口。安娜说了,马上就要安排她陪着陈少共度一夜。一夜之后,她就解放了。这一夜既是任务也是奖品。

    想到陈少俊朗的容颜,任翩然不禁微微红了脸。

    可是目光一落到陈伊伊身上,那点微红又荡然无存。

    只要陈伊伊在,陈少哪会看到她?

    思及此,任翩然脸色沉了些,忽然注意到左边角落里几个穿着流里流气的男人,紧张地咬紧了下唇。

    陈伊伊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只是失落地摇着头,“没有啊,吵什么架啊?又不是小孩子!”

    他们的问题,好像不是吵架能解决掉的!

    “伊伊,你陪我去一下卫生间好不好?我肚子有点不舒服!”任翩然举起手拨了拨头发,作为暗号,就急匆匆地拉着陈伊伊站起来。

    陈伊伊没有多想,跟着她进了卫生间。

    这里的卫生间有两个出口。任翩然从一个出口进去,又偷偷地从另一个出口跑回来。从兜里拿出那个小瓶子,颤抖着将里面的粉末倒在陈伊伊的酒杯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人一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人一一并收藏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