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 > 090 结婚,她从来都没有想过。

090 结婚,她从来都没有想过。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连听她说话都不愿意了吗?

    “翟晋颖,怎么办,他是不是真的讨厌你了?怎么办?怎么办啊?”翟晋颖抱成一团,双手颤抖着拿电话都快要拿不稳。她都删除了通话记录,竟然也能被复原了语音,陈伊伊命真不是一般的好!

    她捂着心口,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能慌了手脚。他只是打电话过来确认一下,顶多,就骂骂她,一定不会怎么样的!何况,她也不仅是他恩人的女儿,她背后还有翟家。虽然翟夫人不喜欢她,可是,为了跟陈家攀关系,她是不会同意解除婚约的欢!

    没错,这是两个家族的事情,他不能说分手就分手。何况,他还没有说分手岑!

    他现在只是太生气,没关系,她好好的道歉,保证以后不会再这样,就没事了!对,没事的!

    她自我安慰者,缠着手给陈少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是正在通话中。

    他是将她屏蔽了吗?

    她慌张地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上穿外套,就跌跌撞撞地往外走。她要去跟他说清楚啊!他不能讨厌她啊。

    陈少揉着太阳穴,靠着椅背只觉得很累。

    果然是颖儿。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技术人员修复通话记录的语音,他只是稍稍用计,翟晋颖就暴露了。

    可能伊伊出事,不是她造成的,可是她也参了一脚。如果他接到了那个电话,或许伊伊就不会伤得这么重。

    又或者,他知道了,马上赶过去,伊伊也不会这么失望。

    她在受苦的时候,他还陪着别人吃饭。其实说是怪翟晋颖,他更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她,让人有机可乘。

    “郑鹏,任翩然的母亲和哥哥找到了吗?”

    “带到地下室,跟任翩然关在一起!”

    窗外正对着一颗柏树,傲人地挺立着,苍翠的枝叶十分繁茂。陈少靠着窗子,阳光照在他惊为天人的俊脸上,目光落在那棵柏树上几片残缺的叶子,嘴角显出冰冷的弧度。

    “那边不是正缺试药的人吗?就让任翩然选一个好了!”

    那边郑鹏听了立马应了。他是陈少最忠诚的属下,早年被他救了之后,就一直为他做事。

    他才是木讷的面瘫脸,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神色大变。他处理着一些拿不上台面的事情,即使再肮脏,再狠毒,他也毫无意见。他本就是见惯了生死的男人,如今更练的铁血心肠,对任何事情,都不会动容。

    他挂了电话,看着那个一开始还耀武扬威的年轻男子,看过这件地下室之后,现在已经变成十足的怂包,不屑地一笑,转而把目光放到任翩然身上。

    “选一个人!”他冷声说道。

    任翩然不明所以,指了指她哥哥任翩青。任翩青呜嗷呜嗷地嚎叫着,一句一个妈痛骂着任翩然。她痛苦地捂着耳朵,缩在重病瘫痪的母亲身边。

    她不敢看哥哥那狰狞的脸,甚至不敢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任翩青被拉出去不久,地下室里忽然传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尖叫声,然后一切都归于平静。

    任翩然脸色惨白,抱着身体止不住地哆嗦。

    是她太单纯,真的以为能够全身而退,还妄想着爬上陈奕翊的床。伊伊出事的第二天她就被抓进来了,然后,木齐呢哥哥也被关进来。

    被抓到这里这么久了,他们没有真的用什么刑,可是这种心理上的压迫,更让人发疯。

    她绝望地看着右上角一个小方格子窗户,以后,她还能看到外面的世界吗?

    知道了陈伊伊流.产,她真的打心里抱歉,可是,她不后悔。她只是恨自己太过渺小,躲不过陈少的手段。

    她看着自己的母亲,因为自己而受连累,不禁悲从中来。

    陈少挂了电话也没有动,就站在窗口看着那棵柏树,看得出神。

    陈伊伊站在门口,听着他阴狠的声音,只觉得很讽刺。

    她打电话过去,分明是接听了。那么就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接电话的人是他,可他见死不救。另一种,接电话的不是他,那么就是翟晋颖。他的手机里有着多少秘密,他就那么放心地交给翟晋颖

    tang,她只想“呵呵”。再者,翟晋颖接了电话,却没有告诉他,她也只想“呵呵”。

    她无谓地耸耸肩膀,若是他反应过来,他就会体会到她的怨,反应不过来也没关系,不知者无罪嘛!

    她低着头,嘴角勾起淡淡的笑,轻轻地走下了楼梯。

    “怪不得她找不到任翩然,原来是被哥哥扣下了。对别人可以狠,不知道,哥哥对待翟晋颖,是不是也可以这么狠?”

    她捂着嘴嗤嗤地笑,俏.脸上很是期待,拿了背包就出门。

    王妈出去买菜,家里只有她和陈少。陈少隐约听到楼下关门声,他下意识地到她房间里,只听到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水声。

    他松了一口气,抬眼看到浴.室门口没有拖鞋。浴.室里铺着地毯,伊伊洗澡从来不穿拖鞋进去的!

    他俊脸一变,推开浴.室的门,果然,只有淋浴开着,并没有陈伊伊的身影。

    陈少赶紧跑下楼,出门一看,庭院里已经没有她的身影。偌大的庄园里碧草青青,没有什么可以遮挡的地方,徒步的话,她不可能走这么地快。

    只有一个地方,停车场!

    他转了方向,飞快地跑向停车场。

    陈伊伊从一个花坛后看着他离开了,才慢她慢悠悠地走向大门。出了大门不远处就是一条马路,她总能堵到车的!

    如果她老老实实地走,陈少一定能追上。所以她就故意躲了一会儿,让他以为她要开车出去。

    天知道,她现在有多怕车。自己开车,怎么可能?

    其实若不是陈少太着急,也不会上这个当。等他到了停车场,将那几十辆车都检查过了,没有陈伊伊的踪影的时候,才恍然大悟。他又上当了。

    等他出去的时候,陈伊伊是真的走了。

    陈少愤懑,一脚踢在花坛上,踢倒了一从红玫瑰。

    竟然能在眼皮子底下让她跑了,他懊恼地揉揉头发。

    她现在情绪神状况很不稳定,他很担心她自己出去会出事啊!

    陈少只穿着居家的休闲装,甚至顾不得换掉脚下的拖鞋,就随便开了一辆车出去找。

    他看着别墅区宽阔而又空荡荡的公路,半个人影都没有。大约伊伊一定是上了什么车,不知道到了哪里了。他又赶紧打电话,派了手下全城大搜索。

    “找到了只要在后面保护她就好,不要靠近!”他挂了电话,只觉得额头一阵抽.搐地疼痛。

    伊伊那么乖巧的性格竟然也会变得这么偏激,之前他隐约觉得有哪里很奇怪,可是又说不上来只以为她是刚流.产,情绪不稳定,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可是没想到,她心里竟然藏着这么多事。

    他狠狠的捶在方向盘上,焦急地看着两旁的道路,寻找着那抹娇柔的小身影。

    “郑鹏,将安娜……”他目光冷然,从前对她纵容,是看在孟棋昕的面子上,也是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

    可是,她惹了不该惹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伊伊住院的时候,孟棋昕阴阳怪气,也是想要给自己的妻子求情。

    可是,在陈少的强大气压之下,谁敢提这件事?

    陈少看着手机上孟棋昕电话又打过来,冷冷地挂断了。

    他一向讲求证据,安娜落网,她背后的大鱼,也跑不了!

    其实陈伊伊不知道,她出事第二天,任翩然和安娜就已经落到了陈少手里。这几天淮城表面上很平静,可是内里的暗涌,只有那些身处高位的人才知道。

    他刚刚任职市长不到一年就主动卸任,淮城市长更迭,淮城的名流们也都惶恐着,观望着,等待站队的时机。

    孟棋昕的电话刚刚挂断,纪槐生的就打进来。陈少看着手机屏幕闪烁着纪槐生的名字,冷冷地一笑,毫不犹豫挂断并拉黑。

    当初他任职淮城市长,只是想要深入的抓一些俊雄商贸的不法证据。后来自动卸职,纪槐生趁机上.位。

    纪槐生任职之后,明里向他示好过很多次,然而暗里却给他使了不少的绊子,甚至联合陈俊雄一起对付他。

    陈少手里捏着他的把柄,他就妄图

    通过陈伊伊来控制陈少,甚至想出了下.药这么卑劣的手段。

    那天若是不是翟晋逸碰巧遇到,伊伊恐怕不知道要受到什么样的凌辱。

    陈少狠踩油门,目光阴狠毒辣,他从来不是善人。

    陈伊伊很幸运的,一出门,就碰到了一辆车。车主人也很热心,将她载到了市中心。

    她看着四周高楼林立,人来人往,车辆川流不息,这样繁华的都市,却没有一个真真属于她的地方。

    她凄惨的一笑,走进一家咖啡厅。

    靠窗的位置,尤莘玉正不耐烦地等着她。

    陈伊伊刚坐下,她劈头就是一巴掌,“你怎么这么没用?长没长脑子,居然会被人暗算,还把孩子弄掉了!你知不知道,孩子是多么有力的筹码!?以后你要是聪明,就用男人的同情抓.住了他!”

    尤莘玉脸色非常不好看,骂了一通,喝了一口咖啡,皱着眉还要继续教训。

    “你真的是我妈吗?”陈伊伊眯着眼睛,定定地看着尤莘玉。

    她一向保养得好,四十五岁的年纪,看上去才三十出头,端的是风韵犹存。

    陈伊伊看着她的眉眼,浓眉大眼,也是一个美人,可是,似乎,跟她,并不是很像。

    曾经任翩然就说过她跟她妈妈长得不像,她还没在意,如今一看,果然是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她是像爸爸多一点吗?

    尤莘玉不知伊伊心里所想,听了她的话却是一惊,脸色都变了。张张嘴要说什么,又抿紧了。

    陈伊伊见状,冷冷一笑,随意地端起咖啡,小小地抿了一口,“你和爸最近挺好的吧?”

    “好?”尤莘玉冷哼,“好什么好?陈奕翊拿走了我的股权,还拿走了你爸的公司,你说我们能好?”

    “拿走?”陈伊伊将咖啡杯放下,十分不屑地看向窗外,一个小女孩儿正趴在父亲背上,跟母亲牵着手。一家人有说有笑,连她在着冷清的咖啡厅里都感觉到那幸福的气息。

    她深吸一口气,语气有些悲凉,“那本来不就是他的?爷爷投资给他的公司,划到他名下的股份,被你们占了这么多年,还不满足?”

    “他拿走了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也不过分。”她说着,转过头,看向尤莘玉,“他还没向你们要属于他母亲的东西呢!”

    尤莘玉手一抖,咖啡都洒出来,滴在她手上,立马烫红了一片。她却没感觉到似的,不可置信地看着陈伊伊。

    眼前的女孩儿沉静内敛,看上去与平日里的乖巧女孩儿没有什么区别,可是那隐约透出的霸气,和阴森的气质,却让尤莘玉心惊。

    更让她惊诧的是陈伊伊的表情,好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高深莫测的感觉。

    她好像太久没有关注这个女儿,竟不知道,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知道了什么。

    “你……你怎么了?”尤莘玉很不确定,脸上的神色也小心了一些。

    陈伊伊抚摸着自己的侧脸,刚刚被她打得地方红肿着,一碰就疼。可是她却像是受虐似的,就喜欢疼。

    这个疼让她觉得自己有存在感,让她知道,这世界是多么孤单,她需要强大,她要俯视众人,她要将那些伤害她的人踩在脚下。

    可是她不够强大,不够有力度,所以,需要筹码。

    “妈妈,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你能帮帮我吗?”

    她握紧了尤莘玉的手,水盈盈的大眼睛布满了血丝,看上去可怜又可怖。那固执,倔强的模样很不寻常,尤莘玉很怀疑,这样的她,稍微刺激,就会疯掉。

    尤莘玉皱着眉,反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冰凉刺骨,没有一点温度。尤莘玉忽然就心软了,这么多年,她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即使利用比较多,可是,哪会一点感情都没有?

    尤莘玉双手覆住陈伊伊的手,声音低了一些,没有那么强势,“伊伊,你想要做什么?”

    “我要陈欣语的遗物。”陈伊伊迎着她的目光,眉宇间有种成竹在胸的感觉。好像尤莘玉一定会给。

    尤莘玉不知道陈伊伊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陈欣语在陈家就是一个禁忌,从没有人提过,她怎么会知道,还知道的这么

    详细。

    尤莘玉试探着问:“伊伊,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该知道什么?”陈伊伊缩回自己的手,交叠着放在桌边。

    “伊伊,我是你.妈妈,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和小晟好。你若是有什么事情,一定不要瞒着我,好吗?”

    陈伊伊闻言,垂下眼睛,看不出什么表情,对她的话也没有什么反应。

    过了一会儿,她才幽幽地说:“妈妈,你从来都没有带我去过游乐园。从小到大,我见你的时间还没有见到保姆的时间多,甚至没有跟司机相处的时间多。”

    “你真的很忙吗?为什么,还能带小晟出去玩儿?跟他一起研究魔方?教他写作业?陪他遛狗?”

    “你知道的,小时候,我最怕狗,可是小晟喜欢,你就在家里养了五条哈士奇。你知不知道,那段时间,我都不敢回家?”

    “每次你出差,都会给小晟带礼物。我不要礼物,我只想要你回来抱抱我,可是……”

    她抬起头,眼睛里隐隐闪着水光,“妈妈,同样是你的孩子,你不觉得,我跟小晟的待遇,差太多了吗?”

    尤莘玉没有想过,这么多年乖巧懂事的陈伊伊心里会藏着这么多的怨,她想要为自己辩解,可是面对陈伊伊的指责,她说不出什么,只是低声歉疚,“伊伊,妈妈也是很爱你啊!”

    “是啊,爱我。”陈伊伊冷冷一笑,爱到把她推给陈少,来作为讨好。

    她真的想过尤莘玉说的话,让她讨好陈少,然后放过陈俊雄。

    可是这么久,陈少从没有给她说那个的时机,每次她刚刚酝酿好,开了个头,就被打断了。

    她还以为是自己多疑,可是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让她讨好不是让她去说,而是她本身,就是他们讨好陈少的东西。

    “妈妈,将陈欣语的遗物邮到这个地址,我会很感激你!”陈伊伊深吸口气,缓了缓自己的情绪,拿着包就站起离开。

    尤莘玉还想说什么,看着伊伊决绝的背影,无力地坐下来。

    陈伊伊出了门,只觉得那阳光都是冷的,四面反光的高楼大厦,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她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往哪走。

    街道上人来人往,她看行色匆匆的人们,脑袋里竟然满满都是陈奕翊的影子。

    他在干嘛?他发现她不见了,有没有很担心?他正在找她吗?

    陈伊伊站在十字路口,漫无目的地走着。

    感觉到身后有人跟踪,她顿了顿脚步,心头升起一丝雀跃。

    她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因为这个高兴,可是那一点点的雀跃,流窜到她四肢里,让她整个人都为之一振。

    哥哥还是在乎她的,他的人一直在保护着她。

    可是,既然他们已经找到她了,为什么哥哥还不出现呢?

    前面就是步行街,她看着熟悉的店铺。一年前,她和曼曼一起在这里逛街,还遇到哥哥陪着安娜。

    那时候,安娜就穿着她看中的裙子,在她面前招摇,还明里暗里讽刺她不配陈少。

    如今一年已过,她早不是那个被她欺负地在更衣室哭,毫无反击之力的小女生。

    她偷偷的看着一眼四周,犹豫一下,拿出手机,拨通了陈少的电话,“哥哥,我在步行街,你来接我好不好?”

    好像她就是出来玩一玩,平常的语气让陈少一愣。

    他挂了电话,远远地看着人群里那个孤单消瘦的身影,俊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

    他既激动又疑惑,既狂喜又惊讶,伊伊肯主动给他打电话,说明她没有真的跟他置气,起码,她没有要离开他。

    他迈开大长.腿,脚步快的恨不得飞起来一般。直到将孤零零站在街边的那抹身影抱在怀里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

    “你干嘛自己跑出来?”他紧紧地抱着她,也不管周围人异样的目光,贪婪地吻着她的发旋,额头。

    “我不能出来吗?”陈伊伊皱皱眉,习惯性的还嘴,躲着他的亲吻,却被他握紧了双手。

    陈少没有深入,温热的唇轻轻浅浅地勾勒着她美好的唇形,细细地品味着

    她的甘甜。两人的呼吸在唇齿间混乱,连带着心跳都在这一瞬间乱了起来。

    陈伊伊只觉得空气骤然稀薄,让她心口闷闷地,有种情绪压抑着,就要喷薄而出。

    传说中的情不自禁。

    她想,她永远都无法拒绝陈少,他的温柔也好,霸道也好,他的这个人,就是她没有办法戒掉的毒。

    她忽然握紧了陈少的手,十指紧握,樱红的嘴唇试探地触碰、吸吮,不再闪躲。

    陈少感觉到她的回应,和风细雨立马转成了狂风暴雨。陈伊伊被彻底夺走了呼吸,整个人软弱无力地靠在他身上。

    成熟男性特有的阳刚味道盈满了她的鼻息,让她有些昏昏然。他饿狼扑食和一样的吻,吻得她嘴唇火辣辣地疼。

    就在两人浓情缱绻的时候,一道不自然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同志,这是公共场合,请注意影响。”

    陈伊伊迷茫地抬头,刚要去看,就被陈少拦腰抱起,大手按着她的头让她靠在他怀里。

    他走得很快,没几步就将她塞进了副驾驶。陈伊伊隔着窗子看了一眼就赶紧低下头。

    太尼玛丢脸了。

    接吻接到被警察提醒,这也太丢人了!

    她捂着脸,听到陈少关门上车的声音,赶紧催促着,“快开车,快开车!!”

    陈少低低一笑,看着她不胜娇羞的模样,心底柔软一片。

    车子开出很远,陈伊伊还捂着脸,一副不敢再面对世人的模样看得陈大少只想笑。

    “你就打算一辈子不见人了?”

    “呜呜呜,呜呜……”

    “说人话!”

    “呜呜……”

    “……”陈少一把扯下她的手,陈伊伊一愣,幽怨地看了她一眼,低下头去,恨不得将头埋在胸前。

    “伊伊,看着我!”陈少温柔的将她抱紧怀里,挑着她的下巴让她半是强迫,半是引导的让她抬头看向他。

    陈伊伊撇着嘴,微红着眼圈,一双小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哥……”他久久地不说话,就那样看着她,看得她心里发毛,戚戚然地唤了一声。

    陈少微微一笑,像是阴霾天忽然出现的阳光,“明天,我们就去登记,然后,我带你回老宅,我们跟大家宣布结婚,好不好?”

    陈伊伊又是一愣,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就感觉陈少俯身在她耳边轻轻地咬着她的耳.垂。

    他说:“我和颖儿的婚约,也要回去跟翟家说清楚,才能解除。嗯?”

    他故意放满了语调,生怕那里刺激到了陈伊伊,这小家伙听到了又反弹了。

    陈伊伊心里像是被灌满什么东西,暖暖的,涨涨的。她阖紧双手,抱着他的肩膀,将头靠近他的肩窝,压抑不住地嗤嗤地笑。

    登记,结婚,她从来都没有想过。

    他们的关系,怎么可能光明正大的结婚呢?

    所以她才会对翟晋逸如此地在意,敏感。

    因为她嫉妒。嫉妒她的身份。

    她不是安娜,出身卑微。她是同他门当户对,又被长辈认可的未婚妻。她有很重的分量。

    她有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说“我愿意”的资格,而她只能偷偷地在角落里回味着他的好,还要担心不知道那一天,他们的关系就停了。

    他就烦了。

    “哥哥,你真的不喜欢翟晋颖吗?”

    她说地小心翼翼,看着他的目光也小心翼翼地,听的陈少只想笑。

    “我只喜欢你,嗯?只有你!”话音一落,他温热的唇就贴上来,顺着她脖颈优美的曲线向下滑,大手也不甘落后,撕扯着她的外套,衬衫。

    “哥……”她刚刚吐出一个字,就被他再次堵住了樱桃唇。被他吻得嘴唇又变得火辣辣,她幽怨地瞪了他一眼,被他捕捉到,笑着伸手盖住了她的眼睛。

    黑暗的世界感觉更加清晰。

    他吻着她的脖颈

    ,在美丽的锁骨留下细细碎碎的吻痕。

    “叫我的名字,伊伊乖,叫我的名字。”带着晴欲的声音喑哑性.感,他调整了座椅角度,俯身在她身上,低沉地呢喃着。

    陈伊伊羞得俏.脸通红,贝齿紧紧地咬住被吻得红肿的唇、瓣,竭力不发出半点声音。她嗓音软嚅,总是勾地身上兴风作浪的男人越发兴奋。她即使是傻,吃亏多了,也要学乖了。

    男人对她的不配合很是不悦,轻柔的吸吮变成了啃咬,惹得陈伊伊呜咽一声。

    一双小手柔弱无骨地搭在男人肩膀上,好像在推拒,又好像在轻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人一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人一一并收藏危险关系,总裁先生好无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