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头条娱妻,绯闻总裁要隐婚 > 85.085你到底在怕什么

85.085你到底在怕什么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用力地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逐渐释然。

    对上慕弋谦看不出情绪的面容,如释重负般开口:“慕弋谦,我们离婚吧。”

    听到她说着这么用心和决绝,男人的嘴角划出一抹讥讽弧线:“怎么?目的达到了,就打算把我甩了?”

    黎沙看着他,淡然地摇了摇头:“我觉得希儿挺喜欢你的。”

    “所以,要把握拱手让人。”男人高大健壮的身影渐渐逼近撄。

    她又往后退了几步,再次摇头:“她比我早认识你很多年,我只是突然出现的小插曲,她比我更合适参与你的人生。”

    “你是我爷爷?要替我决定谁该参与我的人生?”慕弋谦反问她偿。

    疑问的语调带着几丝怒气,听起来别扭极了。

    “我不是,但最重要的是希儿对你来说,很不一样,不是吗?既然这么不一样,你又何必娶我这么一个心思不在你身上女人子?但凡识相的男人,都不会做像你一样这么愚蠢的事。”她的话语之间,没有丝毫温度可言。用最官方淡漠的语气,替他分析了所有利弊。

    听着面前的女人这一番看似语重心长的话,慕弋谦抬眼看了看她……

    毫无意外,对着他的时候,永远是一副不苟言笑的表情。

    男人不怒反笑:“不论是婚前还是婚后,你似乎都没有在我面前笑过。”

    黎沙疑惑,他的话题转变太快。

    以她对他的了解,此刻,他至少应该是发怒的,其次是气急败坏的,最后是反唇相讥的。

    然而这超出她想象的陈述句也并没有把她的决心灭下去:“如果慕先生想在看我笑过之后离婚,也很简单,我勉强笑得出来。”

    “慕先生?呵,婚还没离,倒是先在称呼上把我从你世界抛出去了。”在他眼里,黎沙这一句慕先生,听来着实让人心寒。

    他说完,一步步地靠近她。

    黎沙不知道他为什么在家抽了那么多烟。

    可是她很害怕,他在唇齿之间的烟草味还未全部消散之前就要靠近她。

    “你别往前走了。”黎沙突然说。

    这句话虽然飘进了慕弋谦耳中,可他的步子却没有停。

    “听得见我说话么?”黎沙急了,说话的语调提了几个分贝,她在一步一步地往后退。

    直至退到门口的阶梯,一不小心踏了空,发出一声尖叫!

    男人顺势拦住了她的腰,鼻息最终还是打在了她的脸上:“你到底在怕什么?”

    很淡很淡的烟草味,可是黎沙还是觉得呼吸困难!

    她大口地喘着气,胸口起伏不定,心脏跳动的频率莫名增高,呼吸急促到超乎想象……

    慕弋谦看着她的反应,目光深邃至极,显然,她的反应昭示着情况不只是单单害怕他那么简单!

    男人将她从阶梯下拉了回来,站稳之后黎沙一把推开他,退后好几步,细嫩的手按在胸口处,努力地平稳呼吸。

    这一次,他没有再逼她。

    过了几分钟,黎沙抬头,对上男人担忧的目光,心口紧了紧。

    虽然不情愿,还是解释了一番:“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二次见面是在你办公室,你想抽烟被我打断了,后来再南山的咖啡馆,你想抽烟我用咖啡厅禁止抽烟的借口又制止了。”

    “你害怕烟味?”听着黎沙缓和的语气,他适时问道。

    黎沙有些犹豫地点了点头:“我肺不好,闻不了烟味,因为闻不了烟味,看见明火也会害怕。”

    她自然不会全说实话。

    慕弋谦面容上浮现一丝愧色:“我以后会注意。”

    “你何必勉强自己,离了婚这些你都可以随意。”再次把这个话题拎出来,是真的下了离婚的决心。

    离了婚,算是给希儿一个交代。

    离了婚,她也可以放心大胆地做自己。

    她淡漠疏离的言辞像针一样刺到慕弋谦的心里。

    他千辛万苦地娶了她,答应了她不平等的隐婚条约。

    到头来,终究还是改变不了她的心意。

    他紧紧锁着她的目光,步子没有再往前迈,压着心里所有的怒气,眼神复杂地看着她:“马上光影发布会了,你确定要和我离婚?”

    黎沙忍不住嗤笑出声:“当然,如果慕总想等到发布会之后,也可以。”

    她说完,没有给他回话的机会,转身离开。

    ……

    那天和黎沙分开之后,郝东城迫不及待地给自己的经纪人打了电话,交代了查希儿住址那件事。

    挂了电话之后,他深呼一口气。

    竟然,会有一丝紧张,他觉得挺有意思。

    所以,三天之后,当希儿搬到新别墅,收拾好东西,送走了搬家公司的人之后,敲门声响了起来。

    她精疲力尽,晃悠着到了门口开门……

    男人被放进来,确定是希儿之后,分分钟冲上去抱住了她!

    折腾了将近一天,希儿有些累,所以错愣数秒之后任由郝东城抱着,并没有挣扎。

    抱了一会儿,郝东城放开她,不由分说就要去吻她……

    希儿带着几分淡漠,适时开口:“郝东城,过分了啊!”

    他止了动作,嬉皮笑脸:“希儿,这二年多你都跑哪去了,怎么都不跟我联系?怪想你的,你呢?有没有想我?”

    “分手了还有什么好想的。”希儿漫不经心地朝客厅走去,走到沙发旁做了下来,拿着一个抱枕放在胸前。

    “分手了?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郝东城满脸都是无辜。

    “二年多不联系,难道还算是恋人吗?拜托,在你之后我的下一任男朋友都已经说拜拜六个月了。”她看着他,嘴角扯口一抹敷衍的笑。

    “那些玩玩的怎么能和我比?”郝东城的眼中是有一闪而过的暗淡的,只不过希儿从来不去关注这些。

    或者说,不去关注她无数任前男友的……这些。

    “别把自己想的那么特别好吗?真担心我嫁人的时候你哭的太惨。”希儿做出一副惋惜的模样。

    “怎么会呢?你最后一定是嫁给我的。”郝东城嬉笑,眉眼之间,全是希儿。

    “行了行了,没事儿的话赶紧走吧,我要休息。”希儿下了逐客令,她懒得和他说那么多。

    郝东城长叹一口气:“好吧,你好好休息,我们改天再聚。”

    被希儿赶到门外,郝东城原本纯粹的目光变得深沉起来……

    两年没见,他的希儿还是那么任性,只是不知道,在他缺席的这两年中,参与她人生都有谁?

    别墅内,希儿百无聊赖地找出了光影复赛的视频记录来看,边看边点头,暗想,光影的水准确实一年比一年高了……

    这样的发展趋势,倒不失为一件好事。

    忽而,她看见了自己最熟悉的那个身影,她迈着步子,从容淡定地从T太中央走过来。

    沉稳,自信,这些都不是希儿关注她。

    最先吸引到她眼球的,是女人身上穿着的那件衣服!

    那件衣服……是她的某任前男友,曾经想要送给她的订婚礼物。

    她不会和别的男人订婚,所以所谓的礼物,自然逃不过被拒绝的命运……

    还记得当时,他说,这件衣服是他用自己亲自养了三年的蚕吐出来的丝外加精致雪纺面料一点一点加工做成!

    只花在面料处理上的时间,就用了六个月,

    这么用心的一件衣服,原本是属于她的。

    只不过时机不当,就成为了别人的囊中之物。

    虽然是闺蜜,但希儿心里多少是有点不舒服的。

    希儿没有想到,这件他用心设计了那么久的衣服,居然会成为黎沙的参赛服,并出现在光影的复赛上。

    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地,关了视频,靠在沙发上……

    愣了几秒之后拨出去一个号码,电话接通的同时,她满是撒娇语气的声音适时响起:“弋谦哥哥,你怎么都不来帮我搬家呢?”

    电话那头,因为手滑误接电话的黎沙心里咯噔一下,与此同时,身体也紧紧绷着……

    慕弋谦刚从公司回来。

    黎沙下午负气离开一时因为别墅内有他打量抽烟遗留的烟味,二是因为想早点结束和慕弋谦尴尬的对白。

    大概五个小时之前,她就已经回到别墅了,刚才听到门铃响,起身去开门。

    意料之中,是慕弋谦回来了。

    为了不刻意表现出对他心存间隙,她讨好般地主动去接他脱下的外套。

    接他的外套的时候,顺便也接了他递过来的手机。

    接他手机的前一秒,她还在犹疑,这么私人的东西都放心给她?

    慕弋谦抬脚往客厅内走了没几步,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黎沙忙着走过去想要给他,却在不经意间看见希儿的备注,慌神的瞬间男人开口:“谁的?”

    黎沙“啊——”一声,下意识地换了个拿电话的手势。

    谁知道,无意中触到了接听键!

    电话里的女人,声音听起来,极致懒散:“弋谦哥哥,你怎么都不来帮我搬家呢?”

    像是卸下所有防备,想要对着亲人舒缓一下情绪的那种语气……

    听到她的声音,黎沙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把手机递给慕弋谦。

    他倒是坦然,接过之后还擅自开了免提键!

    吓得黎沙大气不敢喘。

    “不是找了搬家公司?”他的态度疏离。

    “可是人家想你了,今天好累啊!”希儿的声音缱绻极了,说出的话毫不避讳。

    黎沙听得倒吸一口气,慕弋谦看着她的反应,眉心紧蹙。

    “累了就早点睡,挂了。”收了线,慕弋谦将手机放在桌上。

    看着平日里对着他不可一世无所畏惧的黎沙此刻犹犹豫豫,踌躇不定,男人有些心烦。

    “怎么这么拘谨,这是在自己家里!”他提醒她。

    “慕弋谦?”她喊他,喊出声之后发现怎么多了一股和希儿一样的撒娇味道。

    “嗯?”他应和着她。

    “你和希儿认识多长时间了?”

    “一起长到七岁,她出国了。”男人的话冷漠如斯,言语间没有什么起伏。

    话说出口,他才开始意外自己的配合,通常他是不会回答别人这种类似打探消息的话。

    “希儿为什么那么小就被送出国?”黎沙没打算就此罢休,还在问。

    慕弋谦不明所以地看了她一眼,绕开他,往内厅走去。

    黎沙黯然,在她眼里,慕弋谦的反应就是在告诉她,那些和希儿有关的话,是不能随便对她一个外人说的!

    既然如此,到底为什么,不肯选择和她离婚呢?

    她胡思乱想不受控制,慕弋谦看着站在原地犹豫不定的女人,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

    直到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黎沙才回过神,她走到沙发旁,瞥了一眼来电显示:韩东起。

    想必慕弋谦也看见了吧?

    不管他内心怎么想的,她还是接了起来:“喂?”

    “明天晚上发布会后的晚宴,做我女伴?”韩东起一上来就说出了自己打电话的目的。

    很久不联系,黎沙还以为会是什么事儿呢!

    听到他的要求,黎沙下意识地看了慕弋谦一眼,似乎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什么,或是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对上他目光的一瞬间,她慌乱错开。

    怎么突然忘了,他其实是不知道电话里在讲些什么的!

    黎沙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了,什么时候,她开始在意这个男人的喜怒了?

    “为什么选我?”黎沙想着,如果他给不出一个非要答应他不可的理由,她就不答应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不想每天都和慕弋谦在争吵之中渡过。

    “我帮了你不止一次吧?怎么,轮到你帮我了,就不乐意了?”那边的男人玩味的话语响起。

    “好啊,我答应你。”她笑笑,韩东起的确帮了她很多,所以她应该懂得感恩。

    男人听到这句答应,朝着黎沙的方向瞥了一眼。

    这个女人,又答应了别人什么?

    “明天见。”黎沙说完这句话,收了线。

    她重新走到慕弋谦身边:“之前帮我设计衣服的设计师。”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解释,说出口之后看着男人不可思议的目光,才觉得自己有些自作多情了。

    “嗯。”没有挖苦讽刺,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慕弋谦起身回了房,黎沙在原地发愣……

    像这种莫名其妙的解释和猜想,今天她是第几次了?

    晚上黎沙洗了澡躺下的时候,慕弋谦转身抱住了她。

    虽然抱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那一瞬间,她身体还是不自觉地僵硬了一下。

    男人缱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明天就发布会了,你的心愿也要达成了。”

    黎沙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她轻轻应和了一声。

    “明晚的晚宴,做我女伴好不好?”男人满是商量的语气,生怕一不小心惹怒了怀中的女人。

    她有些尴尬:“我……刚刚韩东起打电话,让我做他女伴,我已经答应了。”

    男人抱着她的动作有一瞬间的松弛……

    “如果你没有答应韩东起,同样不会答应我。你会说媒体会乱写,影响你的职业生涯,黎沙啊黎沙,每次到了这个时候,你对我的防备,都高出其他人很多,你没发现么?”他无奈至极的语气刺伤了黎沙的心。

    她想开口解释什么的时候,男人已经放开她,转了身与她背对:“时间不早了,睡吧。”

    暗夜无声,黎沙的眼角有颗泪珠突然滑落。

    女人是容易动情的,尤其是对着那个她曾经深爱的男人。

    这次回上城,她没有想到慕弋谦会想方设法地娶了她。

    如果不是希儿回来了,她更不会发觉,自己的一颗心不知不觉中,开始跟着他的喜怒动了……

    这算什么?

    ……

    第二天,餐桌上,黎沙看着面前若无其事用餐的男人,不知道要不要主动开口和他说话。

    “你什么时候去公司?”她小心翼翼地问。

    “有事?”

    “顺路的话,可以捎我一程吗?”

    慕弋谦抬眸,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她可是从来不会对他提这种要求。

    “不可以,我要去接个人。”他拒绝。

    “哦。”黎沙不再说话,开始默不作声的吃饭。

    男人结束用餐,走到门口换鞋出门,关门的一瞬间,对着女人的方向开口:“司机留给你,我开车。”

    女人慌着回头:“谢谢。”

    这一声谢谢和关门声几乎是同时响起的,她都怀疑,慕弋谦到底有没有听到。

    发布会晚上八点开始,九点结束,然后是晚宴时间。

    黎沙上午就到场,到了的时候慕弋琳恰好也在。

    她绕过她,打算好好练习,没想多和其他人搭话。

    可是慕弋琳似乎对她很感兴趣。

    她走到黎沙面前,唇角勾起不明的笑意:“黎小姐,我们一个开场一个谢幕,这算不算缘分?”

    “慕小姐觉得算就算。”她显然不想和慕弋琳废话太多。

    “听黎小姐的口气,似乎很不想和我多说?”她并没有多余的情绪,面部表情和说话的语气,都可以化为正常范畴。

    可是在黎沙看着,这样莫名其妙的搭讪,和无事生非没什么区别。

    “没有,只是我觉得慕小姐有和我说废话的时间,不如好好准备一下,兴许发布会上,还会给你们慕氏的业绩多贡献些什么。”黎沙干脆利落地回答。

    她当然不是真的要关心慕氏的发展,不过是想尽快结束无聊的调侃。

    “难得黎小姐这么关心我们慕氏,那就期待你的表现了。”她说完,目光不明地从上到下扫了黎沙一眼。

    黎沙抬头,对着她浅浅笑了一下。

    慕弋琳抬了抬眉,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黎沙对这个慕弋琳,总有一只天然的排斥感,隐约感觉,她的生活圈子,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她,不只是简简单单的慕家小姐。

    这种感觉,让她自己不寒而栗起来。

    她摇了摇头,似乎这个动作就可以帮助她清除一切杂念。

    下午五点的时候,希儿的电话打了过来:“亲爱的,你在哪呢?”

    “还能在哪,发布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当然是在光影的后台准备了,你要过来吗?”她走到化妆台坐下,趁着聊天的时间放松放松自己。

    “净说废话,我大老远从国外回来,怎么可能错过属于你专场的发布会?”希儿佯装斥责。

    “得了得了,你别贫了,过来吧,打扮的漂亮些,晚宴的时候,可全是上城权贵。”黎沙的声音不大不小,原本只是调侃希儿的话,可是被化妆间的其他人听见,倒是听出了另一种味道。

    她隐约感觉到有不少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无所谓地扫了一眼化妆间,继续专心地和希儿讲电话。

    “上城权贵啊,我只看得上我的弋谦哥哥,其他人,还是算了。”希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语传过来,她嘴角动了动。

    “随你。”半响,黎沙才回应她。

    “不过今天的晚宴,他是不是少一个女伴,说也奇怪,都没有打电话约我,是不是,他有别的女人了?”希儿从陈述到猜测,听得黎沙有些不舒服。

    心里的某些感觉,有时候来的奇怪又直接。

    “亲爱的,看不出来啊,你想的简直太完美了,我马上让郝东城过来接我,拜拜!”希儿俏皮的嗓音落下,伴随的是短促的滴音。

    黎沙默不作声,希儿要找郝东城啊?

    那万一慕弋谦真的没有女伴,希儿顺势充当,他的师哥岂不是要受虐了……

    想到这里,她抓了抓头发。

    冷静下来后又突然羡慕起希儿来,有这么个可以呼来唤去的前男友,她其实,算是幸福的吧?!

    想起早上对着自己的那张冷冰冰的脸,她苦恼的心绪久久不能释怀。

    晚上八点,光影年度发布会。

    她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

    慕弋琳一身浅蓝色长裙从T台的左边出场,她步伐稳健,朝着舞台中央缓缓走过来。

    此时此刻,她是台下观众眼中的焦点。

    迈出的步子简直可以用作标尺,动作完整度到达百分之九十。

    这几年在国外,她的努力显然没有白费。

    其他模特儿开始逐一上场,观众的关注点也开始逐渐转移。

    后台的黎沙平静地等待着……

    四十三分钟之后,台上的模特纷纷下场。

    T台空出来,全场安静得似乎大家连呼吸都收了。

    每个人都在期待,光影年度Topdesign设计服的首次亮相。

    黎沙缓缓走出来,现场轻的几乎没有的音乐衬得她整个人安静了不少。

    如果说大家刚才注意的是慕弋琳规范的动作,那么此刻,全场的焦点都在黎沙的衣服上。

    作为一名时装模特,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使命感是什么。

    不是在人前卖力的宣扬自己,而是把每一件衣服都演绎的无与伦比。

    华美而不失真实感,这件年度作品,为光影整年的努力,做了个完美收官。

    在万众瞩目的T台上,她黎沙,只是一个活动衣架。

    她知道,与她来说,为光影谢幕,一定要做到,表达和彰显的都是衣服。

    她足够聪明地做到了,那么接下来,关注衣服的人,自然会把目光转移到演绎得了它的人身上。

    黎沙的目光一直是朝着远处看去的,直到走到T台前方,她才错开原本的目光,不经意间,眸色投放到了前台的男人身上。

    可是,停留的时长不过一秒,她的注意力,就被慕弋谦身边的中年女人吸引了去……

    怎么会是她?!

    这个女人不是早该从时尚圈销声匿迹了吗?

    现在坐在台下,还是在慕弋谦身旁,到底是怎么回事?

    十五年前那个年纪小小的女孩儿,跪在地上求着她不要离开的画面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地放映。

    她控制不住内心情绪的涌动,眼眶已经有些模糊。

    倏尔,台下和她四目相对的眼神对着她使了个眼色……

    她不屑一顾地收了目光,转身,为这场发布会收了尾。

    差一点,她就要对不起台下的万众瞩目。

    到了后台,她压抑的情绪完全爆发。

    看到在等着她的米青青,开口就问:“嘉宾名单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份?”

    米青青有些委屈:“黎沙姐,之前我说要发你的,你说不用了,那些人对你来说是谁都一样。”

    她恍然惊觉,原来过了十五年,那个女人对她的影响还是那么大。

    大到让她乱了心绪,眼神转移,甚至连模特儿的专业感都要差一点失去。

    “对不起。”她道了歉。

    这下换米青青愣住了……

    黎沙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

    光影发布会终于结束了,她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成功为发布会谢了幕。

    可是为什么,更大的失落感在心里蔓延开来,充斥着她内心有限的空间,让她觉得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

    会场的人都散的差不多了,Lianna带着几分好奇问慕弋谦:“弋谦,那个谢幕的模特儿,你了解吗?”

    “怎么?Lianna有兴趣?”慕弋谦勾唇反问。

    “条件不错,也很聪明,是个行家的话应该看得出来,今晚她作为模特儿的表现,可谓拔尖。”Lianna夸赞,顺势敛了目光。

    她长长的睫毛遮住的是被黎沙勾起的那不为人知的过往。

    慕弋谦没有回到,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只是想着,如果她知道Lianna对她的赞赏,会不会有些开心。

    “去休息吧,待会儿晚宴,我把Lianan引荐给她,她看到你应该挺高兴的。”慕弋谦话落,就起了身。

    Lianna也跟着站了起来,不紧不慢道:“在年轻人眼里,我已经是个过气的老太太了,你以为这些明日之星还会把我放在眼里?”

    “她不一样。”他断定。

    “你很了解她?”Lianna好奇地打量。

    慕弋谦笑而不答,他和Lianna,还没有到可以谈论这么多的份上。

    有些话适可而止,这样反而更利于彼此之间单纯关系的维持。

    Lianna坦然笑笑,她自然,也无所谓。

    ……

    黎沙在外面坐着,晚风拂过脸庞,带着丝丝凉意,她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那个人。

    倏尔,电话响起,她一看是韩东起的,接了起来:“喂?”

    “你在哪,晚宴快要开始了吧,找不到女伴你让我怎么入场?”不用想韩东起现在一定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我在场外的花坛旁边,你过来接我吧。”她语调平平,方才的万千情绪多多少少渗透了一些进去。

    “等着。”男人说完,匆匆挂了电话。

    没过几分钟,他就过来了:“怎么?这失魂落魄的样子,是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意?”

    男人玩味的笑容在头顶响起,黎沙站起来,忽视她调侃的语气:“走吧。”

    “你这状态,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你确定就这么进去?”韩东起狐疑的声音让她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那你让我怎么办,我现在就是这个心情,如果你不想去,我们现在可以各回各家。”她说的自己挺委屈。

    “开玩笑的吧?你作为光影的谢幕模特儿,不出席晚宴,你是多恨光影才想让明天的娱乐头条爆出这种消息?”韩东起说的话黎沙又怎么会不明白。

    她只是一时气急,随口一说罢了,不管即将面对的是豺狼还是虎豹,她都会不顾一切往前冲的。

    Lianna现在对她来说,不过一个路人罢了。

    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韩东起,嘴角弯出一个释然的弧度:“韩先生,请问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不算笑靥如花,可是方才的阴霾至少此刻在她脸上是看不见的。

    “黎小姐,你可要全程留住这个笑!”男人嘴角掀起笑意,说完后抬起手臂,黎沙毫不犹豫地挽了上去。

    黎沙挽着韩东起进去的时候,不远处的男人恰好将目光落在了他们身上!

    明明已经知道韩东起今天会是她的男伴,可是看见那个画面的一瞬间,他心里的怒气不受控制地全都奔涌而出。

    幽远而深邃地眼神停在她身上久久不肯离开,身边的女人开口了:“弋谦哥哥,你是不是喜欢那个黎沙啊?”

    慕弋谦这才转头看着慕弋琳,眼神是说不出的复杂。

    “你这算什么眼神,你别这么看我,喜欢就喜欢喽,追呗?嘶嘶嘶,只不过爷爷这一关,我看你是不太好过。”慕弋琳心直口快,把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你这是拿爷爷要挟我?”慕弋谦拧眉。

    “不不不,看哥哥说的,我是善意的提醒,我觉得她还不错,只不过,他身边的男人,似乎和她,也很合拍呢!”慕弋琳朝他眨了眨眼睛。

    慕弋谦睿眸微眯,看着朝他迎面而来的男女。

    距离不远的时候,黎沙礼貌而生疏地朝他点头微笑。

    这是外人眼中他们正常该有的状态。

    光影的模特儿,和收购了光影的慕氏总裁。

    “慕总好啊。“率先开口的是一副玩世不恭模样的韩东起。

    慕弋琳看了一眼韩东起,方才和慕弋谦开玩笑的表情适时收起。

    “看见你能好吗?”说完,他抬脚往别处走去。

    经过黎沙的时候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秒,吓得黎沙赶紧低了头。

    他的声音却是不咸不淡地响起:“别走远了,待会儿介绍个人给你。”

    慕弋琳弯了弯嘴角,跟了上去。

    他们走远之后,韩东起问道:“他想介绍谁给你?”

    “不知道。”回答的瞬间,黎沙暗想,发布会现场她和那个女人做的那么近,待会要介绍难道是她?!

    她在心底嗤笑,慕弋谦,你到底想置我于何地?!

    刚走几步的慕弋谦,就看到了Lianna往这边来了,慕弋琳乖巧礼貌地喊她:“Lianna阿姨。”

    黎沙自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她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强迫自己将心里翻涌的情绪压了下去。

    虽然经过岁月多年历练,可细看,她的面容依旧很好。

    想必这些年没了他们的打扰,这个女人的日子过得相当不错!

    “弋琳,你越来越漂亮了。”Lianna看着慕弋琳的眼光流露的全是称赞。

    慕弋琳笑的很开心:“Lianna阿姨,你也越来越美了。”

    Lianna摇摇头,将目光落在慕弋谦身上。

    慕弋谦对上她目光的下一秒,就将目光移到了黎沙身上:“黎小姐,过来一下。”

    黎沙在心底纵然有千百个不愿意,还是朝他走了过去:“慕先生。”

    “Lianna,她在模特儿界的造诣,黎小姐想必比我更清楚,看你走秀的时候,夸你了。”慕弋谦没什么表情。

    黎沙不屑一顾,挂上娇媚的笑走到Lianna面前,挑眉看着她:“是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头条娱妻,绯闻总裁要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单时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单时年并收藏头条娱妻,绯闻总裁要隐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