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御前攻略 > 第48章 相见欢

第48章 相见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八章

    昭阳真是左右为难,看着德安不知该说些什么,再推辞,皇帝势必要吩咐德安每日都来司膳司使脸色,可真就这么去了,那她和皇帝可就没完了。她对皇帝也不是没有那么点眷恋,毕竟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模样好看,心地也极好,也曾对她说过那么多掏心窝子的话,说不感动是假的。

    可是好不容易回了宫,才刚回到原先的平静日子,若是今儿真就这么遂了他的意,来日他定会变本加厉,万一真的日日都把她一介小小司膳给弄到乾清宫去杵着,那这宫中的闲话怕是要把她的脊梁骨给戳穿。

    去,还是不去?

    德安一眼看穿了昭阳的踌躇,索性再添一把柴:“我说姑娘哟,您可别再犹豫了,你今儿就是铁了心不去,主子明儿再吩咐我来就是,您以为这事儿就这么完了?不如就随咱家去面圣,有什么话,您当着主子的面儿好好说,有什么误会摊开了来谈谈,咱主子爷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呐!您要是能把道理都给说出来,他难道还能强逼着你做什么不成?”

    昭阳妥协了,讪讪地跟着他往乾清宫去,一路上都在忐忑着一会儿见了皇帝该说些什么,可更忐忑的是见到了他,他又会说些什么。

    她惆怅地想着,这孽缘怎么就没个完呢?还以为回了宫两人隔着云泥之别,大抵是再也见不上面了,什么时候远远地瞧见他的身影,她一个人回想着当初南行时候的事儿也就算个念想。哪知道他那么英明神武的一个皇帝,居然为了她做出这种事情,成日差大总管来司膳司摆脸色。

    这算个什么事儿呢?她发着愁,又没得觉得好笑,这种矛盾的心情真是叫人不好受。

    就这么一路往勤政殿走,半道上遇见了佟贵妃。德安赶紧俯身见礼,恭恭敬敬地请了个安:“小的参见贵妃娘娘。”

    他给昭阳使眼色,昭阳就在他身后跟着俯身行礼,只不出声罢了。德安是皇帝跟前的红人,在宫中颇有面子,就算面前的是佟贵妃,他也只是表面上恭敬就成了,要论真的,佟贵妃对他可还要客气上几分呢。毕竟这位御前大总管成日里耗在皇帝跟前的工夫,可比她一介后宫贵妃要多上太多了。

    德安热络地问佟贵妃:“娘娘这是去哪儿啊?日头这么大,您怎的不在甘泉宫歇着,跑出来受这罪呐!”

    佟贵妃说:“皇上这不是南行回宫了吗?政务堆积太多,忙得不可开交,这点你还能不清楚?本宫想着,既然皇上抽不出时间来后宫看看我们,我好歹也是个贵妃,皇后娘娘成日里忙着抄经礼佛的,这不,我就做个表率,也代后宫的那些个姐妹们去关心关心皇上,也算是尽了我的本分。”

    这点子事情,德安最清楚了。这些日子敬事房的来过,太医院的来过,个个忙敲侧击的,多半都是出自这位主子的手笔。她可不是个安分人。

    德安也不便多说,只笑了笑,极有眼色地夸赞说:“娘娘就是体贴,咱们主子爷知道了,也只会夸赞娘娘的一片真心。”

    因着是要见皇帝,佟贵妃今儿可一看就是好生打扮过的,一身缕金绣蝶百花裙,松松的堕马髻上簪着翠生生的碧绿如意簪,描眉涂脂的。她本就生得艳丽,这么一打扮,直教人觉得艳光逼人,美得妖娆。

    她的贴身大宫女如意倒是眼尖,一眼瞧见了那个低头毕恭毕敬站在德安身后的人,可不就是司膳司的典膳昭阳嘛!听说前些日子皇帝南行,还钦点她随行打点吃食呢。

    如意拉了拉佟贵妃的衣袖,朝德安身后努努嘴。

    佟贵妃这才仔细去瞧那宫女,低眉垂眼的,却掩不去一身好皮囊。宫女素来是不能打扮得太显眼的,否则就有奴颜媚上之疑,可那宫女不打扮也显得清丽可人,就是……怎的有些眼熟?

    佟贵妃顿了顿,问:“你是哪个宫里的丫头?”

    昭阳心头一紧,忙俯身说:“小的是司膳司典膳。”

    如意也附在佟贵妃耳边说了几句,大抵是把她从前给佟贵妃做吃食的事讲了。虽说这一年多每月皇帝去甘泉宫,昭阳都会偷着帮佟贵妃做吃食,可佟贵妃只在最初时见过她一面,后来根本没再踏进司膳司半步,来的都是如意这跑腿的。因此如意与昭阳很熟悉,她却是不记得这么号人了。

    前些日子就因为澜春长公主要那羊眼包子的配方,结果她这一年半来都是请人代为做菜的事就露了馅,皇帝当时就拂袖离去,吓得她连追都不敢追。紧跟着皇帝就去了江南,她更是连个讨好的机会都没捞着。但她也听说了,皇帝知道那些菜都是这丫头做的,南行居然钦点要她同去。

    再一看,这丫头生得还有那么几分姿色,她心里就不舒坦了。

    她瞧着昭阳,不紧不慢地问德安:“司膳司的宫女没在那儿做事,怎的跟着大总管在宫中四处跑?”

    德安笑着回答说:“主子这几日才刚回宫,南行吃惯了昭阳做的菜,这下子刚回来,吃着司膳司做的东西不大习惯,心头有气,就叫这丫头去骂几句,消消火气。”

    他说得很有技巧,绝不给昭阳带来半点麻烦,昭阳心里很感激,面上却也只是可怜巴巴地低着头,十分配合的样子。

    佟贵妃心里好受了那么点,但仍然看她不惯,没理会她,只说:“既是同路,那本宫就与大总管同行好了。”

    她仪态翩翩地走在前头,德安跟在半步之后,昭阳更是规规矩矩的,一句话都不说,只作影子跟着他们。

    佟贵妃到底心头有事,半路上跟德安低声打听:“本宫听说皇上回宫这些日子,半步都没往后宫踏一步,大总管可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昭阳也听到了,心中顿了顿,皇帝回宫有□□日了,一下都没往后宫去?

    德安在御前待了那么多年,哪些话说得,哪些话说不得,他比谁都心头有数。当下笑了笑,只说:“娘娘也说了,皇上这才刚回宫,政务堆积,每日都与军机大臣议到深更半夜的,连太后娘娘那儿都只去了一趟,哪有工夫顾得上后宫呢?您也别挂念,横竖政务就那么些,等到皇上处理完了,一准儿第一时间来瞧您。”

    佟贵妃心里可还揣着件事儿呢,这些日子惴惴不安多少时日了,又凑近了些,小声问:“那,本宫问你,皇上去江南这么一个多月的工夫,可有……”

    她点到即止,德安心头立马就明白了,只摇摇头,说:“娘娘多虑,皇上是下江南做正事的,您入宫伺候多少时日了,难道连咱们主子爷的心思在哪儿都不知道吗?皇上一心记挂着天下百姓、江山社稷,不是那等子贪图享受之人。”

    也不说有没有,反正就是套话一大堆,别的您自个儿猜去吧。

    昭阳垂着脑袋一心把自己当影子,可那些话还是没受控制地往耳朵里钻。她面上有些发烫,脑子里不由自主冒出些画面,他对她嘘寒问暖时关切的模样,他与她在雨中被困在山脚下的木屋里时共处一榻的亲密……

    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皇帝是不贪图享受,可要不是她死撑着把他给推开,指不定他在江南就真的把她怎么样了。

    如意瞧见她满头大汗的模样,凑过来小声问了句:“你怎么了,怎的热成这样?”

    昭阳连连摇头,一个字都不说,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

    勤政殿到了,佟贵妃也不再打听,其实心下也明白,若是真能从德安这里打听出什么有用的消息,那人家也混不到御前大总管这个地步。她有些闷闷不乐地抬头看了眼勤政殿的大门,对德安说:“还要劳烦大总管通报一声了,告诉皇上本宫来请安。”

    德安点头,拱手:“那小的就先带人进去复命了。”

    昭阳能感觉到佟贵妃的视线在她后背上打转,那么转上一圈,她只觉得如芒在背。明明踏进勤政殿的檐下,阴凉立马驱散了那阵暑气,可额上的薄汗丝毫未减。

    德安把门推开了,领着昭阳走了进去,轻声说:“主子,人带到了。”

    昭阳只来得及踏进大殿,都没敢抬头去看龙案后那人,就毕恭毕敬地跪下来请安:“小的参见皇上,给皇上请安了。”

    她把头埋得低低的,皇帝没吩咐,她就没起身。

    正批折子的皇帝几乎是第一时间搁下了笔,心下一动,抬头便朝她往来。偌大的宫殿,那个小小的人就这么伏在光滑平整的石板上,越发显得瘦弱可怜。

    宫装总是清一色的深红色,看上去厚重肃穆,没有半点年轻姑娘的朝气。他这么看着她,眼前忽然冒出她在江南时候穿的那些衣裳,水红色,鹅黄色,淡蓝色,不拘什么颜色,清爽宜人,总叫人觉得她浑身都在发光似的。

    他清了清嗓子,叫她起来吧,不必拘礼,见她就是站起来了,也仍然低眉顺眼地垂着头,叫人看不见那张脸,索性从龙案后走了下来,一路朝她从容而行。

    昭阳不知怎的,心头就开始慌乱起来,越跳越快,越跳越快,到后来简直不受控制,就好像胸口揣着只小兔子,立马就要跳出嗓子眼里来。

    他停在她面前,哪怕是垂着头,她也瞧见了他那龙袍底下的绣花印子,绣着金丝儿呢,明晃晃的叫人怪不敢直视的。

    她心头砰砰跳,却听见他慢慢地说了声:“怎的一直把头低着?朕好不容易想到个借口,把人给弄来了,你是存心不让朕好受,连你的脸都看不上一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御前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御前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