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御前攻略 > 第78章 风满楼

第78章 风满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十八章

    五更天还没过,天光不亮,白昼未至,黎明时分就好像长夜还没过去似的,黑沉沉的。

    宫门口除了把守宫门的侍卫,只剩下更夫打梆子时传来的声音,悠长寂寥,穿过长街一路晃晃悠悠地抵达耳边。

    明珠拎着裙摆快步走着,为图方便,她将长发绾成了高高的堕马髻,只用一只银簪固定住,耳坠子亦是最简单的银色款式,一身浅绿的襦裙,深绿色的暗纹绣花鞋。

    大老远的,她就看见西华门外立着的那个人,明明和侍卫站在一起,衣裳也都是深蓝色的禁军官服,却不知为何,她就是一眼认出了他。

    她加快了步伐,匆匆走过去,喘着气叫他:“方统领。”

    方淮回头,朝她点点头,言简意赅:“走。”

    宫门外拴着两匹毛色好看的大马,他一边解开缰绳一边解释:“此去路途较远,也不宜大张旗鼓,故只能骑乘而去。”

    回头,他问她:“可会骑马?”

    明珠摇头,低声道:“我自小入宫,宫中,宫中不教这个……”

    他点点头,翻身上马,将手伸向她:“那就只能共乘一骑了,事急从权,唐突之处,还请姑娘谅解。”

    明珠怔忡片刻,抬头看着于朦胧天光里低头望着她的人,下意识伸出手去。方淮握住她的手,使巧劲一拉,她也跃上了马背,就坐在他身前。

    “抓紧了。”他将她的手按在缰绳上,轻轻一抖,短促有力地喝道,“驾!”

    那匹马听话地朝前奔去。

    街市上除了开门做生意的人忙忙碌碌正在准备,百姓们都在睡觉,还没起来。大红灯笼一路笔直笔直地排开,京城就是这样,笔直的街道,整齐的规划。

    明珠没骑过马,抓着缰绳有些紧张,那马上下颠着,每荡一下,她的心就跟着荡一下。身后的人离她极近,近到她要很努力才能拉开与他的那点微小距离。才好让自己不至于靠在他胸前。

    虽说事急从权,但她从小就是个安分守己的好姑娘,这样与陌生男子共乘一骑委实过于亲密,她不太适应。

    她没回头,不安地问身后的人:“方统领,你要带我去哪儿?”

    方淮没说话,半晌还是那一句:“去了你就知道了。”

    而沿着大街骑了一段路程后,视野渐渐开阔,马儿驶出了京郊,朝着她熟悉的山上一路奔去。

    明珠怔怔地坐在那里,终于明白他要带她去哪里。

    只是下马时,她还是愣住了。

    原本简陋的无名坟冢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座翻新的墓地,是两块崭新整齐的墓碑。石碑上用遒劲有力的大字刻着:显考林诚华大人之灵,显妣陈惠英老孺人之灵。落款是小女明珠。

    山间的树木还在风声之中哗哗作响,她被方淮半抱着牵下马来,怔怔地看着那两座墓碑,连呼吸都有些不稳了。

    “怎么,怎么会……”她不可置信地侧头去看方淮,“是您帮我……”

    方淮从马背上解下那只早就系上去的包袱,摊在青草地上打开来,从中拿出早就备好的香火纸钱,一一摆在两座墓前。

    他头也不抬地说:“嗯,是我。”

    明珠眼圈都红了,上去拽住他正在摆弄香火的手:“可是,可是他们是罪人,若是被人知道,这于理不合,您会受牵连的!”

    方淮微微一顿,抬头望着她,目光一如既往的清冽,却在此刻染上了一丝丝暖意。他说:“不会受牵连的,今后你也能前来祭拜,无需顾虑什么了。”

    明珠不解。

    他在已然大亮的天光里对她笑:“你父母的案子我已与大理寺卿重新审过,案情已然真相大白,你父母的冤屈也已洗刷一清。从今以后,他们再也不是戴罪之身,你大可放心。”

    明珠手上一松,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她觉得脑子有些混沌,以至于费了好大力气才听进去他究竟说了什么。

    那个困扰她半辈子的冤案,就这样被他推翻了。

    从今以后再也没有见不得光的祭拜,再也没有难于启齿的罪人父母。

    她呆滞的样子看起来有几分傻气,脑袋微微偏着,就这样蹲着他面前。下一刻,氤氲水汽聚集在那双眼睛里,她一眨眼,泪落成珠,断了线一般消失在荒草里。

    方淮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有些怔怔的,他可不会安慰姑娘家,也鲜少接触女子,并不知道凡事不论喜悦还是伤悲,她们总爱先哭上一场。因此他皱起眉头,怀疑地问了一句:“你不高兴了?”

    她捂着脸摇头,指缝间是不断淌出来的水意。

    “那你哭什么?”他不解。

    她费劲地去擦脸上好似永远都干不了的泪痕,哽咽道:“我,我是太高兴了……”

    方淮还是怔怔的:“高兴了为什么还哭?高兴了不是应该笑吗?”

    他摸摸怀里,可是出门太急,没带帕子,他顿了顿,索性把衣袖递给她:“擦擦脸。”

    明珠泪眼婆娑地望着他,发现他一脸真挚的表情,显然并不觉得用衣袖擦眼泪有什么不妥。到底是个武夫,职位虽高,但不拘小节的性子仍然在。

    她的心情平复了些,尴尬地掏出自己的帕子擦擦眼泪,然后慎重地跪在他面前,磕了一个响头:“方统领,我原以为父母大抵会一直蒙冤,这冤情是无法洗刷了,却没想到会有您出手相助。您的大恩大德,明珠此生无以为报,只盼来生结草衔环,做牛做马,今生我人单力薄,但只要您一句话,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她是个温顺的姑娘,这番话是她这辈子说过最铿锵有力的誓言。她明明还红着眼,却忍住眼泪这样对他说,方淮矮下身子去扶她。

    “身为朝廷命官,有人蒙冤,调查清楚本就是分内之事。若是我连这点都做不到,这身官服也该脱了。”他的语气淡淡的,并不认为自己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顿了顿,他说,“这香还是你亲手点上吧,该做的我也做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交给你了。”

    远远地,他站在了树底下去,把时间留给了那个近二十年来都未敢向父母敬一炷香的姑娘。

    她跪在父母的墓碑前,泪水肆意。他听力好,哪怕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还能听见她磕头时说的那些话。

    她说:“女儿自进宫后,没有一日不想你们。只恨自己人微言轻,无力替你们洗刷冤屈,如今好了,女儿遇上了天地间最好的大善人,他出手相助,从今往后你们再也不是戴罪之身。此生女儿只是孤家寡人,没有任何牵挂与念想,只盼着恩人能有用得上我的地方,我必当赴汤蹈火,粉骨碎身。”

    她说了很多,他站这么远明明是想给她留点空间的,可这耳朵着实可恶,总是不知不觉就把那些话听进去了。

    天光大亮,旭日东升,她起身走到他身侧,低声说:“该说的都说了,可以回宫了。”

    方淮点头,转身去解系在树上的缰绳,没急着上马,而是牵着马与她并行了一小段路。似乎踌躇了许久,他才低低地开口道:“我说过那是举手之劳,你其实不用这么放在心上的。不要以为自己是孤家寡人,所以总想着拿命来还给我,我要你的命做什么?”

    明珠一愣,抬头看他:“您,您听得到……”

    他平静点头:“嗯,我听得到。”

    她苦笑:“我无父无母,无牵无挂,本就是孤家寡人,如今您于我有恩,我这条命就是交给您也没什么。”

    方淮突然说:“不是这样的。”

    她不解,侧头去看他,却只看见他像是悬崖峭壁一样深刻立体的侧脸。

    他坦然说:“我也是孤家寡人,与你相比,恐怕我还要更惨一些。我自打记事起就没有父母,活在西街一带的乞丐之中,从小被人教唆着偷东西、骗人。七岁那年,我在酒肆外头企图偷人东西,被那时候跟我差不多年纪的皇上看到。他当时还是太子,与太傅一同出宫办事,看见我偷东西,并没有当众揭穿我,只私底下跟着我,问我为什么小小年纪就去做这种事情。我说生计所迫,他就赠我以金银,站在街口朗声对我说,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他要我好自为之,今后自力更生,人定胜天,不要让今日之事蒙蔽了双眼,一辈子都做一个偷盗者。”

    山间的风欢快地吹着,带着夏日的热烈与活泼,自在又坦荡。

    明珠看见方淮侧过头来,面容沉静地对她说:“我也想告诉你,我命由我不由天,人应当活在当下,活在将来,而非过去。你没有家人,那就等到二十五,出宫去寻找将来的家人,过去没有的,那就努力争取。你还这样年轻,还有大好的年华等你去体验,做什么这么伤春悲秋,动不动就要把自己的命送给别人呢?”

    他笑着,翻身上马,与晨光之中居高临下地将手递给她:“上来,回宫去,你的将来从今天开始。”

    那样爽朗的笑,那样坦荡荡的目光,那样宽广的胸襟与气魄,明珠只觉得他比他身后的日光还要耀眼。

    她将手递给他,由他稳稳地将她拉到马上,这一刻忽然不想再拉开她与他之间的距离。

    她望着前路开阔的视野,感受着马背上的自由气息,只觉得人生似乎真的从此刻开始铺展开来。从今往后,再无束缚,再无伤悲,只有无穷无尽的渴求与憧憬。

    她却不知方淮在她身后,沉默地看了她片刻,终于将那些到了嘴边的话重新收了回去。

    昭阳就是陆家后人之事,还是不要告诉她了,以免节外生枝。若是叫她知道自己最好的朋友竟是仇人家的孩子,要么她不计前嫌、备受煎熬,要么一狠心就对昭阳下手。

    无论哪一个,都不是个好结局。

    他却不知此刻他以为自己将事情瞒住了,天下便太平了,慈宁宫中却已然风云突变。探子跪在大殿之中,将连日以来打探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秉给了太后,就是李勉听了也暗自心惊。

    太后身子一晃,回头朝窗外乾清宫的方向望去,一字一顿地说:“定国公之后?”

    李勉担忧地拉住她的衣袖,没有说话。

    她慢慢地抽回手来,忽然笑了,原本就不显老的艳丽面容在这一刻像是鲜花怒放,国色天香。

    “好啊,那老东西还留了个种在这宫里,看来是贼心不死,当初自己没能祸害成我的孩儿,今儿连后手都备好了。”

    她慢慢走到木架子边上,在金盆里浸湿了手,大红色的指甲衬得肤色更加白皙好看,水珠湿漉漉的,晶莹透亮。

    她淡淡地说:“所有可能威胁到皇帝的阻碍,都应当扼杀在摇篮里,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御前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御前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