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御前攻略 > 第111章 相思与春(二)

第111章 相思与春(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一十一章

    长久的对视中,澜春的面上慢慢地失去了血色。

    她试着找个借口离开这里,什么也不必再说,毕竟他早已经做出选择。那些多少日前就酝酿好的话,那些向他坦诚的事情始末,终于变成漫天白雪,随冬日的离去一同被埋在了紫禁城之中。

    她是如此想坦诚告诉他,在向太后提议让明珠或流云,不拘哪个与昭阳关系亲若姐妹的宫女去穿上喜服代替她时,自己真的完完全全没有想过她们之中的谁会与方淮有关系。

    她不知道明珠和方淮有一段过去。

    她不知道明珠会面临生死抉择。

    她更不知道当那个宫女从城墙上一跃而下时,方淮的眼中会出现那样决绝的悲哀。

    “我……”澜春喉咙发紧,面对这个沉默的男人时,第一次有了手足无措的情绪,到最后深吸一口气,才终于完完整整说出一句话,“也没什么事了,就是那日看你反应有些激烈,想来问问你还好吗。”

    方淮低头道谢:“谢长公主关心,属下无碍。”

    多余的话,一个字都没有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澜春勉强笑了笑,双手在袖口里慢慢收拢,最后看他一眼,转身离开。

    她不知道自己笑得比哭还难看,也不知道明明心碎还要强颜欢笑是种这样艰难的事情。她只是让自己仰着头朝前走,抬头看着阳光明媚的春日,却如同置身寒冷冬天。

    宫变已经过去了,大雪已经消失了,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回到了从前,可只有她知道,在方淮的身体里,那颗她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心已然不见。可笑的是她从前竟未曾意识到她渴望什么,等到明白过来时,他已经把它给了别人。

    *

    澜春的日子忽然变得百无聊赖起来,从前总是“不经意”地在宫里每一个他也许会出现的角落晃悠,而今她不再往他跟前凑,就好像没了事情可做。

    她总往昭阳跟前凑,笑嘻嘻地拿二哥和这位新皇后打趣。

    “嫂嫂,你又长胖了,听人说今儿一天你统共吃了六顿饭呢。依我说,今后给你拟谥号的时候,大臣们就不用费劲儿了,叫你六顿皇后就挺好。”

    她伸出自己的胳膊,将衣袖往上拉一拉:“你瞧,你的胳膊快有我两只那么粗了,你不怕二哥移情别恋吗?”

    她还总是蹭吃蹭喝,活像自己宫里没饭吃,皇帝虐待她,只有跑到昭阳的坤宁宫里才能吃顿饱饭。

    “二哥偏心,总把好的留给你,我那里都是残羹剩饭,不好吃。”

    她胡说八道的本事也挺强,后来被皇帝知道了,揪着耳朵黑着脸斥责一顿。说她长公主没有长公主的样子,明知道昭阳已经很为身材的事情烦心了,还总拿这事儿打趣。

    “谥号是什么?死人才有谥号!你还盼不盼着她好了?她跟你年纪差不多大,你有事没事把谥号挂在嘴上,朕跟你说,你要是再这么口无遮拦,仔细朕把你送去管教嬷嬷那儿立规矩!玉萏宫都不让你待了!”

    皇帝总是这样,对她哪怕气得牙痒痒,可终究是亲妹子,他狠不下心来罚她。

    昭阳知道以后,夜里又劝了皇帝一通:“您好好地,做什么去骂她呢?她心里的苦您压根儿不知道。”

    “她心里苦?我看她就是闲得慌,没事做了,才成日跑到你这里来找茬。”皇帝没好气,“我听说她走了,你今晚不肯再喝甜粥了?”

    他去拉扯她的手腕:“自己瞧瞧,这都瘦成什么样子了,还让不让朕的孩子好好吃饭了?”

    昭阳瞪他一眼:“都胖成猪蹄了,您还有脸睁眼说瞎话,您怎么不说猪圈里的家伙也瘦得不行?”

    她是想说点什么的,可是白日里澜春来的时候,她提起方淮,澜春矢口否认自己对他的心意,她也便不好再说什么。

    那位长公主看似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实际上心思细得很。她明明爱着方淮,爱到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却不知为何这样只字不提,只是一日比一日更加郁郁寡欢。她爱来这坤宁宫蹭吃蹭喝,又怎么会是因为玉萏宫的膳食不好?

    她只是害怕孤单,害怕一个人面对那一桌冷冷清清的菜。

    昭阳握着皇帝的手,侧头看窗外,玉萏宫离这里并不算远,可是深宫之中,其实也没有谁离澜春很近。

    *

    那年秋天,西疆新王派遣王子哈察带朝贡进京拜见皇帝。

    哈察今年有二十七八了,长相在西疆人看来算是异常俊美的帅气青年,可对于汉人来说就稍显粗犷了。他长着一脸络腮胡子,孔武有力,身材高大。

    西疆人毛发都这么旺盛吗?看看他那张牙舞爪的头发,再看看那浓密的大胡子,与他对视时竟只看得见那对明亮深邃的眼睛,淡蓝色的,令人想起天上的星星。

    倒真是一对异常漂亮的眼睛。

    哈察入京那日,京城的百姓都出来了,京城远离西疆,很多人一辈子也没见过西疆人长什么模样。百姓们都簇拥在街道两边,看大队人马从城门口一路走来,为首骑在枣红色骏马上的人胡子头发都很浓密,一双眼睛竟然是蓝色的。

    啊,那就是哈察王子?

    人群小声窃窃私语:“西疆人都不束头发的吗?这位王子看上去真是,真是……”

    “咦,看到他的眼睛了吗?是蓝色的!居然有人长着蓝色的眼睛?!”

    “他好壮啊,看看那胳膊,真结实!”

    望春楼的二楼露天阁楼上,澜春打扮成风流公子哥,随手拎了把扇子有一搭没一搭扇着,目光轻飘飘落在那哈察王子身上,咧嘴一笑:“当真是一双好招子长在了蛮牛身上。”

    哪知道那哈察王子是个练家子,路过街头,忽听见头顶有人在称呼他为蛮牛。他顺着声音来源刹那间抬头望去,蓝眼睛里微微一闪,随即与澜春来了个毫无阻碍的对视。

    澜春一怔,收回视线喝了口酒,下一刻又忽然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要收回视线?这不是最贼心虚吗?

    她于是又大大方方把视线移了回去,再次与那哈察王子对视。这一次,她挪开了扇子,对着他挑衅似的微微一笑,似乎在问:你奈我何?

    哈察在西疆见过太多太多汉子,哪怕知道汉人都长得软绵绵的,大多是文弱书生,可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么……这么软绵绵到极致的文弱书生。你瞧那小子,说话声音软绵绵也就罢了,身材纤细瘦弱,面容白皙娇嫩,啧啧,那红唇竟也像个女人家似的,娇滴滴的,仿佛鲜花初绽。

    他忽然间脚下在马鞍上用力一踏,飞也似的朝二楼的栏杆上跃去,脚尖点地,居然就这么蹲在了栏杆上面,直勾勾地看着澜春。

    对上那双受惊的漂亮黑眼睛,他有些好笑地问她:“你刚才叫我什么,软绵绵的汉人?”

    澜春当真吓了一大跳,这家伙,这家伙怎么就忽然跑上来了?

    她朝后退了退,又觉得不能示弱,便又仰头眯眼说:“哦,我说你是蛮牛,你有什么问题吗?”

    哈察以为她至少会被他凶巴巴的模样给吓得示弱的,可她只是惊吓了那么一瞬间,随即又出现了这样挑衅的神情,哈,倒是有几分意思。

    他翻身坐在她对面,随手拿了双筷子往嘴里夹烤鸭,含含糊糊地说:“你们汉人都这么没礼貌吗?我是你们皇帝的贵宾,你就这么叫我蛮牛?”

    “你们西疆人也挺没礼貌,我是京城的贵人,你开口就叫我软绵绵的汉人,咱俩大哥不说二哥。”澜春不甘示弱,眼神定定地停在那双筷子上头,“还有,这筷子我用过了,你把我的口水都吃进去了。”

    “哦,有什么问题?”哈察扯着嘴角笑笑,“男子汉大丈夫,不拘小节成大事,口水算得了什么?”

    他耸耸肩:“我有一次带兵作战的时候,粮草被切断,河流太远,连马尿都喝过。”

    澜春的脸上出现嫌恶的神色。

    他朝后一靠,把她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含笑朗声说:“看看你那表情,喝,当真是软绵绵的汉人。”

    话音刚落,他又朝下一跃,落回马背上。方才有些惊慌失措的人群又平息下来,他抬头冲着往下瞧的澜春笑了笑,蓝眼睛里微光一闪,下一刻看向前方:“继续前进。”

    他的汉语……说得还挺不错。

    澜春也起身,看了眼哈察吃过的一桌子菜,没什么接着吃下去的兴趣了:“回宫吧。”她踏出望春楼,有那么一瞬间想起了上一次来这里听戏时的场景,方淮像个老妈子似的管着她,还威胁她要回宫告诉皇帝她私自出宫的事。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他能再来捉一次她,就算真的告诉二哥了也没关系,就算她被罚一顿也心甘情愿。

    只可惜自打明珠死了,方淮除了办公务就是办公务,他变得越来越少言寡语,也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再也不关心外界的人在做什么说什么。

    她走出望春楼,眯眼看了看哈察离开的方向,哼了一声。

    牛什么牛啊,会点功夫了不起了?要是方淮在,随便露两手都能叫他跪着叫好汉饶命。

    这样想着,她又神色黯然了,怎么什么事情都能和他有关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御前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御前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