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御前攻略 > 第1章 倒春寒

第1章 倒春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章

    天边刚泛鱼肚白,外面淅淅沥沥的一阵小雨就把人吵醒了。

    寒意从窗子底下钻进来,被窝里的人不得不把露在外面的那只脚哧溜一下缩了回去。

    这讨人厌的倒春寒!

    没一会儿,屋外有人咚咚咚地敲起门来,边敲还边喊:“昭阳,起来没?”

    昭阳窝在被子里没动静。

    屋外的人又叫了几声,靠窗的明珠侧过头来,迷迷糊糊地说:“昭阳,今儿不是初八吗?八成是贵妃娘娘又差人来找你了,还不快起来!”

    贵妃娘娘四个字像是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昭阳倏地清醒了,一边起身穿衣,一边响亮地朝门外应声:“来了来了,马上就来。”

    窸窸窣窣穿戴完毕后,昭阳终于开了门。

    门外果然站着她的老熟人,佟贵妃身边的宫女如意。

    如意笑靥如花地拉着她往外走:“不好意思啊,这大清早的就把你拉起来了。昭阳你是知道的,照例说呢今儿皇上又会来贵妃娘娘宫里,娘娘有命,让我再来请你帮点子忙。”

    她一边说着,一边递了只赤金累丝镯来。

    昭阳从衣袖里接过来,掂了掂,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您说哪里的话,贵妃娘娘记着我,我心里真真是乐得没法说。况且伺候娘娘本就是咱们做奴婢应尽的职责,哪儿谈得上帮忙不帮忙的。”

    说起来,每月这个时候佟贵妃都会差如意来寻昭阳做菜。昭阳是司膳司的典膳,五岁进宫,六岁起就跟着厨艺卓绝的司膳女官玉姑姑做事,十年来也练得一手好厨艺。

    至于皇帝去佟贵妃哪里,贵妃需要找人做吃食,为什么要找她区区一个小典膳,这个她心知肚明。反正聪明人有得好处拿,何必点破?

    她领着如意进了司膳司,一路念叨着上个月送去佟贵妃宫里的菜色,最后一拊掌,笑了:“有了,这次咱们就做无锡排骨!”

    佟贵妃的要求不高,每月这时候要她做一道特色菜就成,料无须多金贵,重要的是一定要与众不同。

    和往常一样,昭阳一边做菜,一边跟如意介绍。

    “这无锡排骨呢,肉质酥烂,骨香浓郁,说起来和济公有点关系。传说某日无锡城里来了位身穿道袍、手持破扇的讨饭人,跑到一家熟肉铺里就管掌柜要肉吃。他要了一次又一次,掌柜的不高兴,他就把啃剩下的骨头交给掌柜,又从扇子上扯下几根蒲筋,让他放进锅里一同烹煮。没成想他人倒是走了,这几根压根没肉的骨头居然和蒲筋一起煮成了一锅香喷喷的肉排骨。”

    如意啧啧称奇。

    昭阳笑起来:“传说嘛,不知真假。不过这无锡排骨是真的很不错,来,你看着,重要的是这汁,咸中带甜。”

    她做一步,教一步,余光看见如意郑重其事地拼命记步骤,也不点破。

    如意拎着食盒走时,再三道谢,还不忘加一句:“娘娘贪吃,月月都来麻烦你,这事儿说出去也怪叫人不好意思的,就有劳你替她保密了。”

    昭阳笑眯眯地点点头,在袖子里轻轻摩挲着那只赤金镯子,语气轻快:“好说,好说,请娘娘尽管放心,我口风可严着呢!”

    送走如意,还没转身就听见玉姑姑的声音了。

    “怎么,贵妃又找你做吃食去了?”

    昭阳转过身来笑容满面地行了个礼:“姑姑起得真早。”赶忙从袖子里取出那只赤金累丝镯子,递了过去,“这是贵妃娘娘赏的。”

    玉姑姑嗤笑一声:“这贵主儿主意还挺多,知道皇上不重女色,就选了这么条路子。想绑住皇上的胃也就算了,还偏生非要居功,把你做的东西说成是自己做的,你说可笑不可笑?”

    瞥了眼那只赤金镯子,再看一眼自己这笑容满面的小徒弟,她又斜眼笑了。

    “这是贵妃给你的,你拿着就成。姑姑不爱这些个玩意儿。”

    走了几步,她又想起什么,回头看见昭阳捧着金镯子对着太阳使劲儿看,啐了口:“还不赶紧收起来?让人看见了非招人眼红不可。赶紧准备准备,忘了今儿是什么日子不成?”

    昭阳忙不迭收起了镯子,一溜烟跑回小院换衣裳去了。

    今儿是出宫采买的日子,一个月两次,哪能忘?

    ***

    大兴实行六尚二十四司制,六尚分别为尚宫局、尚食局、尚仪局、尚服局、尚寝局以及尚工局。

    昭阳所在的尚食局负责供应宫中饮食,也就是吃吃喝喝那些事儿。

    玉姑姑是司膳女官,在司膳司首屈一指。昭阳跟着她,腰板子也好像硬上了几分。最妙的地方在于,宫女是不得私自出宫的,像如意那种伺候主子的大宫女,虽说气派,但却仍得困在这深宫中,不满二十五就出不了宫。可昭阳不同,她跟着玉姑姑每月都有两次出宫采买的机会,真像是出了笼的小鸟,满鼻子满眼都是自由。

    京城的八宝街好啊,卖鸟的卖吃的卖穿的,热热闹闹人挤人。

    昭阳最爱这里了,虽一路都得跟着玉姑姑去敕造采买办,但沿途总能看到很多新鲜玩意儿。其实她以前对这里是很熟的,五岁以前常被带着来玩,只可惜后来进宫了。

    敕造采买办就在八宝街的尽头,这里是御用采购所,进进出出多为宫中的人,相比之下就冷清多了。

    玉姑姑进后院与人交涉去了,让昭阳就在大厅里等着。

    前厅的小二也分不清宫里来的谁是谁,只知道宫里来的就是好样的,赶紧主子长主子短地端茶递水,还送上一盘瓜果。昭阳平日里是没什么机会吃这些的,当下也没客气,抓了两把瓜子放进荷包了,想了想,又硬塞了两只柑橘进去。

    她是闲不住的主儿,不能去街上乱跑,就站在门口探头探脑地看,冷不丁看见了一旁的茶摊子。

    有位衣着贵气的公子哥站在摊子前,一身宝蓝色的金丝暗纹织锦长袍,冠上缀着颗拇指大小的东珠,年纪约莫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但整个人气派得很。

    那摊贩自然也看出来他是富贵人家的子弟,笑容满面地递了个沉木做的茶罐子过去:“公子,看看这顶级黄山毛峰,您要送人,选这个准没错。”

    说着,他还掏了一小把摊在手心展示:“这毛峰产自黄山桃花峰的云谷寺,那里云雾多,茶树得云雾之滋润,无寒暑之侵袭,蕴成了这般品质非凡的毛峰茶。”

    没想到那公子哥是个好忽悠的主儿,对茶叶竟没半分研究,被摊贩这么一说就动了心,大大咧咧地预备掏银子买下来。

    “多少钱?”

    摊贩笑烂了脸,忙不迭地把茶罐子递过去:“这是上好的黄山毛峰,三十两银子一罐。”

    公子哥显然也没怀疑,更没觉得贵,这就要把银子送出去了。

    冷不丁身侧传来一道清脆干净的声音:“老先生,这黄山毛峰看着不错呀,三十两银子一罐是不是太便宜了?依我说,这毛峰既然产自桃花峰的云谷寺,那可是毛峰里首屈一指的呢,怎么着也该卖到五十两银子一罐呀!”

    那公子侧头看了看,没想到是个穿宫缎素雪绢裙的宫女说了这话,眉头一扬:“姑娘,你这是存心坏我买卖?”

    昭阳朝他眨眨眼,继续跟摊贩说话:“这桃花峰云谷寺的毛峰,依你这茶罐子的装法,一年可只产得了不到三十罐呢,十之*都拿来御贡了,您这云谷寺毛峰是那剩下来的一成吧?”

    摊贩哪里料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还是个懂行的程咬金,当下面上挂不住了,强笑两声:“姑娘好眼力,这,这自然是那剩下的一成……”

    “嗯,这就对了。”昭阳眯眼一笑,声如脆珠鸣玉,“那剩下的一成悉数留在云谷寺,以做来年毛峰品质的参照。您这毛峰,是从云谷寺偷来的吧?”

    摊贩脸色一白,有些说不出话来。

    那公子哥哑然失笑,终于明白过来这宫女原来是在替他打抱不平,只是这张嘴还真是刁钻,不直说,却一步一步引得那摊贩入套。

    他眉眼含笑地看着昭阳,有趣,有趣。这身寻常宫装穿在她身上好像没什么素净气儿,反倒生动得很。再往上瞧,那张面庞上眉眼飞扬,仿佛哪家枝头飞来歇脚的喜鹊,生机勃勃,眨眼间把春天都变得热闹起来。

    他笑着俯身一揖,“在下孤陋寡闻,对茶叶实在没有半点了解,若不是姑娘相助,钱财上吃些亏倒是不要紧,但这茶叶一送出手,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好说,好说。”昭阳未与青年男子有过交集,当下看他如此正儿八经地作揖,也有点慌,面上一红,故作爽朗地抱拳回敬。

    她却不知这是七尺男儿才有的姿势,叫她一个文文弱弱的姑娘家做出来,真是说不出的有趣。

    公子哥自然越看越好笑,忍不住出声询问:“敢问姑娘是哪个宫里的?”

    昭阳一下子警觉了,笑容收敛了些,一双大眼睛望着他顿了顿。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很明显,她不愿说。

    “在下也只是问问,他日若有机会,自当回报姑娘的恩德。”

    既然是富家公子哥,那必然是自小顺遂惯了,哪里有问话没人答的时候?

    昭阳眼珠子一转,不动声色地笑道:“公子既然有心,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是尚仪局女使,小小宫女,没什么大能耐,只对这宫中御贡之品略懂皮毛。”

    话刚说完,她仿佛听见了什么声音,回头响亮地应了一声:“来了来了!”

    再回头,她匆匆一笑,扔下一句“后会有期啦,这位公子”,然后就像只兔子一样拎着裙摆飞也似的跑掉了。

    那公子哥觉得好笑,她都走了好一会儿了,他还站在原地摇头失笑。看了眼一旁面色不大好看的摊贩,他随手拿起那罐假毛峰,扔下三十两银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御前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御前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