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御前攻略 > 第6章 染恶疾

第6章 染恶疾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章

    方淮是第一个冲进大殿的,禁军在外,没有旨意不敢擅闯太庙。

    他才刚踏进殿里,就见那本该帮着皇帝焚香的司礼监宦官口吐鲜血而亡,皇帝却躺在大殿中央,恭亲王与澜春都惨白着脸。方淮眼神一沉,二话不说单膝跪在皇帝跟前,伸手去探他胸口的伤势。

    皇帝忽地握住他的手腕,低声说:“我没事。”

    方淮一顿,对上皇帝漆黑透露的眼眸。

    皇帝在他耳边说了四个字:“将计就计。”

    太医匆匆赶来,太庙的正殿连朱红色的漆门也闭合了。庙外众人惶惶不安,恭亲王负责稳住大局,称皇帝抱恙,须请太医及时诊治。

    皇后站在最前面,越过铜鼎中袅袅升起的青烟,隐约看见殿门阖上前皇帝似乎倒在地上,身旁还有一滩氤氲的深红。她顿了顿,觉得自己作为皇后不进去侍君似乎不合理,可心里虽悬着,到底脚下没动。

    她身后立着大皇子奕熙与公主奕柔,奕熙九岁了,个头比三岁的奕柔高些,似乎也匆匆瞥见了什么,猛地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袖。

    皇后下意识地抽回手来,侧头恰好看见奕熙怔怔的眼神,她顿了顿,又不自然地把手垂了下去,安抚似的朝他笑了笑。

    一旁的素清见状,赶忙走上前来拉住奕熙的手:“殿下,眼下皇上龙体有恙,娘娘心里着急,您跟奴婢到这边儿来休息片刻,莫惹娘娘不开心。”

    她看着大皇子白苍苍的一张小脸,心里一阵叹息。

    多少年了,皇后还是不愿意亲近他。

    ***

    阖宫上下都知道,皇帝去了趟太庙祭祖,还没出太庙的门呢,自个儿就先倒下了。恭亲王急得跟什么似的,白着张脸主持大局。太医院的提点自打从太庙出来就神情凝重,一言不发。禁军统领方淮进了庙里就没出来,最后亲自背着皇帝上了辇。

    从太庙回来后,皇帝进了养心殿,再也没出来。

    早朝停了,赵侍郎传皇帝口谕,各位大臣有事递折子,无事就退了。但那折子批下来,任谁都看得出与皇帝的字迹大相径庭,分明是那赵侍郎代为批注的。

    后宫妃嫔心惊胆战地在养心殿外跪了一地,可皇帝连皇后都没见,她们跪得脚发软,最后无功而返。

    太医院的提点态度就更古怪了,头天出来,恭亲王问起皇帝的状况,他捋捋胡子,当着众人的面说并无大碍。可回头就召集太医院一帮白胡子老头议事,议得个昏天黑夜,议得药罐子药碗一个接一个送入养心殿,议得外面人心惶惶。

    阖宫上下大到主子,小到宫女太监,个个都如履薄冰。

    这,这皇帝突发恶疾,莫不是大兴要变天了?

    流云也跟着长吁短叹:“可怜见儿的,咱们皇上那么个周正人,我还没来得及见他一面,一睹芳容,他这就病来如山倒了……”

    昭阳一把捂住她的嘴,四下看了看,好在午间的司膳司并无他人。

    她压低了声音:“你长点心,皇帝病没病,病得如何,连提点大人都没露点口风,你倒是清楚得很呐!”

    见流云神情也凝重起来,她倒又开始嬉皮笑脸:“哎哎,不是我说你,你还真挺把皇上放心上啊,成日里皇上长皇上短的。要是皇上知道了你的一片真心,指不定多感动,一朝把你拎到跟前赐个封号。”

    流云白她一眼:“皇上病得连朝都上不了,还有那功夫拎人赐封号?”

    ***

    养心殿的梨花开了,一树一地皆是花,三月风软,吹得满眼晃悠悠的白。

    皇帝倚在软榻上,只着素白中衣,腿上搭着如意云纹绣被,随手拎了本淮南子看。

    赵侍郎不乐意了,和颜悦色地劝皇帝:“皇上,您看您这都在养心殿休养三日了,总该活动活动筋骨才是啊。我看这批折子就挺好,活动量不大,活络活络手上不说,脑子也能跟着转转。”

    他把手里的毛笔往桌上一搁:“要不,臣这就把折子交还给您?”

    皇帝“病”了三日,他就在这儿做了三日的苦工,不单要念着子给皇帝听,还要帮着批注。皇帝说一句,他给批一句。

    皇帝搁下书,眉头微蹙:“朕病得不轻,有气无力的,如何提得动笔?”

    赵侍郎的太阳穴突突直跳,还欲再做抗争,方淮就来了。

    武将就是武将,行个礼也铿锵有力,不像赵侍郎举手投足都是富贵气。方淮这几日,日日都来汇报和那日太庙行刺一事有关进展。

    皇帝道:“来得正好,赵侍郎他不想替朕批折子了,朕病得这样重,他还叫朕自己动笔。方淮,朕这还没病得一口气喘不上来,朕的臣子就这副德行了,你还不把他叉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方淮面色不变,只不卑不亢地说了句:“臣遵旨。”

    转眼间就要去叉赵侍郎。

    赵侍郎傻眼了。皇帝也愣了愣,赶忙挥手:“朕说笑呢,你还真上手呢?”

    方淮又停住,回头道:“臣愚钝。”

    算了,皇帝想笑又笑不出来。他不是愚钝,是不苟言笑,太过正经。

    想了想,他问:“有什么头绪了没?”

    方淮把进展一五一十说了,那太监就是司礼监普通宦官,在太庙待了有七八年了,孤家寡人一个,打小就进了宫,没牵没挂的。但再往上查,他还没去太庙之前,曾经在成华宫伺候过敬安皇贵妃。

    静安皇贵妃?

    皇帝面色一沉。口口声声提先帝遗诏,果然和北郡王有关系。

    他沉吟片刻,吩咐道:“把太医院那边看紧些,但凡上前打探消息的,都禀回来。养心殿里的一干奴才也要看好,漏几个出去放长线。”

    北郡王远在淮北,离京城十万八千里,他就不信没个内应四弟的手能伸到他眼皮子底下来。

    和方淮商议了片刻后,他的视线落在床头那包染血的油纸包上,忽然想起什么,抬头问赵侍郎。

    “孟言,那油纸包你到底是怎么得来的?”

    赵侍郎笑了:“是从司膳司一个小典膳那讨来的。”当下把和昭阳两次遇见的事粗略说了下,“亏得臣当日没脸没皮抢了人姑娘家的吃食,要不,皇上您今儿也不会这么好端端坐这和臣唠嗑了。”

    皇帝闻言一顿,似乎想起什么:“司膳司有几名典膳?”

    方淮较为清楚宫中之事,当下回禀:“据臣所知,尚食局统共三十四人,司膳司十三人,其中典膳两人。”

    两人?

    皇帝想起那日在甘泉宫,佟贵妃说这一年来教她做羊眼包子、无锡排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司膳司一个小小典膳。如今这油纸包里与众不同的咸食同样来源于那两个典膳之一,难不成……

    “她也算有功,你去请她来养心殿走一趟。”皇帝心细,又叮嘱,“眼下朕病着,阖宫上下都知道,你去了司膳司只管说是佟贵妃要见她,把她带来就成。”

    “臣领旨。”方淮又跪地上了,他这人就是这么死板,皇帝都说了在养心殿里就他们三人,不必行这种大礼,他偏要丁是丁卯是卯。

    方淮转身往外走,皇帝又想起什么:“要是那丫头半路要落水,你得仔细点,别让她掉进去。哦,别的岔子也不许出,她要是花样多,你就说她今儿就算死在半路上了,你用抬的也得把她抬来。”

    方淮从来都是执行命令,绝不好奇半分。倒是赵侍郎在喝茶,喝到一半呛住了,咳得惊天地泣鬼神。

    养心殿外的奴才们忧心忡忡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咳成这样,可怜见的,皇帝这是病得有多重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御前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御前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