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御前攻略 > 第18章 近跟前

第18章 近跟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八章

    江南的夜晚比北方要柔和许多,温软的夜风,轻微的虫鸣。只可惜伴着一路月色回到陈府时,皇帝被方淮与赵孟言截了个正着。

    方淮不知在后门候了多久了,见皇帝回来,一板一眼地行了个礼,抬头就皱眉:“皇上出府,为何不叫上臣?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街头巷尾也没有禁军巡逻。若是皇上有个好歹,臣就是摘了这颗脑袋也不顶用。”

    赵孟言也难得地板着张脸:“是啊,皇上这一走倒是潇洒,方统领可是把臣从床上拉起来,非逼着臣跟他一起在这门口候着。这可还没入夏啊,臣就穿着件单衣在这儿等了您一宿,明儿若是病了可怎么得了?”

    昭阳跟在皇帝身后一声不吭,闻言抬头瞧了瞧,哟,赵侍郎可不真是只穿了件单衣吗?方统领好狠的心,竟然真把人从床上拉起来。看赵侍郎嘴唇都发白了,她想笑,又不敢笑。

    “又不是朕把你拉起来的,你倒是会怪。”皇帝瞥他一眼,负手往门里走,顺便拍拍方淮的肩,“朕这不是好端端地回来了吗?行了,把这幽怨的表情收起来,朕看着瘆得慌。”

    昭阳又拼命憋笑,结果忽地被方淮叫住:“昭阳姑娘。”

    她一惊,抬头看着面色不善的方淮,心道坏事了,这次方淮的矛头要往她身上招呼过来了。结果方淮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就被皇帝一把拉住胳膊送进院子里了。

    皇帝顺手从布袋子里拿出几只粽子,递了俩给方淮,又往赵孟言怀里也塞了俩:“行了,都别啰嗦了,这粽子是朕亲手包的,你俩拿去当宵夜,把嘴给堵住,免得朕一晚上耳朵都不得安生。”

    哟,皇帝亲手做的粽子?

    赵孟言一脸不信:“您诓我呢吧?街上随便买来点粽子就把臣给打发了,还说是自己做的。”

    “小的可以作证,这真是主子自个儿做的。”昭阳举手对天。

    方淮瞥她:“就算真是皇上自己做的,那又如何?你作为皇上跟前的奴才,不知道拦着他独自出门,反而由着他去,你这算得上什么奴才!一点也不知道为主子的安危着想,若你是我禁军之一,我定要罚你军杖五十,打得你皮开肉绽!”

    昭阳吓一大跳,赶忙缩到皇帝身后。皇帝觉得好笑,斜眼看她那战战兢兢的样子,只说了句:“回你自己屋去。”

    得了首肯,昭阳大喜,赶忙跟兔子一样溜了。

    身后传来皇帝的声音:“你也别老绷着脸,南下是为了体察民情,但并不是日日夜夜都要把自己拘着。这天下是朕的,朕能护着看着,保国泰民安,又为何不能看看这天下的大好河山、花好月圆?朕在京城里待了多少年,眼下能像个寻常百姓似的走在街头,赏赏月,看看灯,最后还能包包粽子,朕心里很高兴。好了,快把这晚、娘脸收起来。”

    这番话是对方淮说的,看来皇帝是真的很高兴,就连语气里都带着明显的轻快愉悦。

    只是,皇帝居然说方统领是晚、娘脸……昭阳捧着手里的粽子,脚下险些一个踉跄,最后好不容易转了个弯,憋着笑进了耳房。就是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在这节骨眼上笑出声来啊。方统领可是说一不二的人,万一恼羞成怒非赐她军杖五十,她可不觉得皇帝会为了保她跟方统领翻脸。

    所以,真得把和主子的关系搞好!她一边想着,一边去后院把水盆子里打满水,候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听到皇帝回屋的脚步声后,才起身端着水盆往隔壁走。

    皇帝抬头看她,她低头恭敬道:“小的伺候您洗漱。”

    他“嗯”了一声,搁下粽子,接过她递来的帕子,擦了擦脸。她又把帕子接回去洗净、拧干,搭在屏风上。

    见皇帝要就寝了,她在裙子上擦擦手,来到他跟前,踮着脚替他取头上的玉冠。

    皇帝个头高,她太娇小,哪怕踮着脚都很费劲。他索性弯下身子配合她,待她取下玉冠后一抬头,就瞅见她涨得通红的脸。

    屋内烛火融融,她小心翼翼地捧着玉冠走到梳妆台前,把它轻轻搁在桌面上,然后又回过身来替他解衣裳。

    他穿了件素色中衣,外间是袍子,需先取配饰,解腰带,然后才能脱下袍子。

    昭阳从前一直待在司膳司,何时做过这些事情?她有些生疏地一一取下那些玉饰、挂坠和锦囊,然后解开他的腰带。这么近距离地伺候皇帝,她心里是很紧张的,额头上都快要沁出汗珠子来了,十指翻飞,好不容易才把外袍也解下来。

    皇帝见她满头大汗的样子,暗道怎么替他换个衣裳会累成这个样子。眼见着她迟疑着弯下腰来要替他脱靴子、脱长裤,他忙伸手阻止:“朕自己来,你回去歇了吧。”

    这会儿皇帝开始暗骂德安了,从前这些活儿在宫里都是他和小春子干,如今来了嘉兴,把昭阳给弄到跟前了,他和小春子就偷懒偷到前院去了。皇帝自己是不太喜欢生人近身的,虽然昭阳算不得生人,但毕竟男女有别,他一个大老爷们也实在不愿让一个姑娘家又是脱鞋又是扒裤子的。

    他看着昭阳恭恭敬敬出了屋,合上门,这才自己更衣上了榻。

    江南的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子清甜可人的气味,他阖上眼,很快就有了睡意,迷迷糊糊时还在想:这味道像是粽叶的香气呢。

    嗯,明天早起一定要再吃几只今儿亲自动手包的粽子。

    一墙之隔的耳房里,昭阳也很快洗漱好,上床歇息了。

    她睡在软软的床榻上,闻着被褥枕头上清冽的香味,心里也变得熨帖而舒畅。这趟南行比她想象中的要更有意思、更轻松,除了前些日子在两位姑姑那儿受了些气,其余都挺好的。

    江南人杰地灵,她从前都只在戏折子里看到过,而今却能亲眼目睹。

    儿时一起玩耍的表姐嫁来嘉兴,她明日还可以上门去见见表姐。多少年没有见过亲人了,眼下有了这个机会,她真像是在做梦一样。

    还有主子,虽说明珠一直念叨着伴君如伴虎,天子都有一副铁石心肠,动不动要人脑袋。可在她看来却不是这样,他也许高高在上,也许养尊处优,可也有一颗善良热诚的心呢。

    昭阳这样想着,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三更下了一场雨,江南的春便是如此多情,动辄淅淅沥沥一阵缠绵细雨。可她睡得极好,竟一点也没察觉,只酣睡一整夜。

    ***

    次日,昭阳天不亮就起了,和小春子一起伺候皇帝更衣洗漱,又拎着包粽子去灶房里蒸热。皇帝意犹未尽,早膳也要吃这个。

    老夫妇拿给他们的粽子里,有一部分是夫妇俩自己包的,小部分是她和皇帝包的,两种粽子界限分明,好看的玲珑可爱,不好看的奇形怪状。她一边往蒸隔里放,一边抿唇偷笑。

    伺候皇帝吃粽子时,她负责剥,德安在一旁恭维:“主子,听说昨儿夜里您与昭阳去寻了嘉兴的金字招牌,亲自学着包了粽子?依小的看,咱主子爷就是这个。”他伸出大拇指比了比,“治理天下有一套,还上得朝堂下得厨房。”

    昭阳扑哧一声笑出来:“大总管说的是,小的也这么觉着。”

    德安睁着眼说瞎话,指着昭阳手里那个难看得紧的粽子:“您瞧瞧,这粽子多有神韵呐!真不愧是出自咱主子爷的龙手,真个就与那普通粽子不一样!”

    “是挺不一样的。”皇帝不咸不淡地咬了一口碗里的那只,慢悠悠地说了句,“朕看着这包得都不像粽子了,包粽子的人也真是手脚不太灵活,笨得要命。”

    德安一顿,便见皇帝瞥了昭阳一眼。昭阳面上一红,不吭声。

    德安并不知道这粽子是昭阳包的,皇帝只负责栓绳子罢了,当下不明就里地瞧瞧皇帝,再瞧瞧昭阳,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看着一主一仆一个面上带笑,一个双颊通红。他心里喜不自胜,看来这宝押对了!

    ***

    天亮之后,陈明坤随皇帝一同出门了,方淮与赵孟言也要同行,这是出门做正事去。只可惜赵孟言从屋子里出来时竟然面色苍白,还不住咳嗽,一看就是满面病容。

    皇帝问:“这是怎么了?”

    他剜了方淮一眼,咬牙切齿:“托方统领的福,昨夜只着单衣候在门口,等了皇上一宿,今儿……咳咳咳。”

    话说到一半,被咳嗽声打断。

    方淮没开口,昂首挺胸站在那里,反正就是一副“臣没错,臣是一心为了主子鞠躬尽瘁,分明是他自个儿身体不好”的表情。

    皇帝瞧了瞧赵孟言的脸,摆摆手:“让人请大夫来瞧瞧,你今日就别出门了,好好待在府上休养。”

    被众人簇拥着出了门,皇帝忽然记起什么,回头嘱咐德安:“昭阳有个亲戚在嘉兴,我准了她今日去探亲,就不用替她安排别的事了。”

    昭阳远远地站在花厅里,听见了皇上说的话,感激地投来一个眼神。皇帝点点头,转头又走出了门。

    回了耳房,昭阳对着铜镜理了理衣裳,正欲出门,就见小春子捧着几件颜色好看的衣裙进来了。

    “姐姐,这是干爹让我拿来给您的。”小春子笑容满面地将手中的衣裙搁在木桌上,“昨儿皇上吩咐干爹给姐姐置办几身好看的行头,这不,干爹昨儿就让人去城中最好的成衣铺量着姐姐的身形儿给买了些衣裳回来。”

    昭阳一眼看去就知道那衣料都是上乘的,虽不若宫中主子们穿的御贡料子,但也是富庶人家才能享受得起的。裙子有三套,小袄与鞋袜也有数件,颜色都不太素,但也并非花里胡哨,刚好能把姑娘家的气色衬得极好。

    她感激地谢过小春子,又道:“你也帮我跟大总管道声谢,他对我极为照顾,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谢他。”

    小春子“哎哟”一声:“姐姐这是说哪儿的话呐,咱们都在主子爷跟前伺候着,那就是一家人。一家人用得着说谢谢吗?那您也忒见外啦,这么生分才真是伤干爹的心呢!”

    昭阳笑了,还是一脸感激,亲自把小春子送到门口,这才回过头去看看那桌子上的衣物。她也是个年轻姑娘,也爱美,从前在宫中不敢爱美,眼下有了机会,开心地拎着衣裙在铜镜前照了又照。

    最后换上件杏色绣花长裙,踩了双素色暗纹绣鞋,她一边惦记着表姐,一边往屋外走。

    十年未见,她也不知道表姐如今是什么模样了。当初她还未满五岁时,表姐也一直住在府上,与她同吃同住。表姐大她八岁,对她很好,会逗她开心,教她写字,她没有兄弟姊妹,便把表姐当做亲姐姐一样。

    后来定国公府没了,她眼见着所有的亲人都背井离乡,好在表姐半年前嫁来了嘉兴,这才没受牵连。都说往事如烟,于她来说却并非如此。她记得定国公府的种种人、种种事,因为那曾经是她的安乐乡,如今却成了梦里才去得到的地方。

    昭阳出神地看了铜镜片刻,转身往外走,才绕过假山就遇见迎面而来的黄衣公子,她脚下一顿,福了福身:“奴婢见过侍郎大人。”

    赵孟言正是来找她的,腰间的锦囊里还装着那日给她赎回来的玉镯子。他因病咳嗽两声,然后才笑吟吟地问她:“昭阳姑娘,昨儿夜里你和皇上去哪儿包的粽子?我尝了尝,味道真不错。要不,今儿你也带我去买点粽子?”

    昭阳道:“真是不好意思,赵大人,小的今儿得了主子的应允,赶着去探亲,这粽子您可以吩咐府上的人替你去买,喏,就在西街巷尾,恕我不能奉陪了。”

    “探亲?”赵孟言奇了,“你在嘉兴还有亲戚?那正好,闷在这府上也没什么意思,我也想出门走走,要不咱们一道走,你去探亲,我沿途看看嘉兴的街景。等你探完亲,正好陪我去医馆寻大夫看病。”

    昭阳傻眼,赶忙推辞:“这哪能啊,您是什么人,小的不过一个奴才,怎么能跟您一同上街?您还是差人请大夫上门吧,小的自个儿去探亲就成。”

    这侍郎大人可真是一次比一次自来熟,上一次抢她的吃食,害她被拉到皇帝面前担惊受怕的;这一次居然要和她一起去探亲,那可是她的表姐,跟他没有半点子关系呐!

    哪知道赵孟言笑眯眯地对她说:“人生地不熟的,一同出门也方便。况且你那日在渡头的集市上送出去一只翡翠镯子,我问问你,你想不想寻回那只镯子?”

    他怎么知道那只镯子?

    赵孟言像是知道她心里所想,笑道:“那日我就在那杨梅铺子楼上的酒肆里坐着,正好瞧见了。”

    昭阳顿了顿,抬头望着他:“那镯子既然已经送出手了,又如何寻回来?”

    他就这么用淬满笑意的眼珠子望着她,语气轻快地说:“我自有法子,既圆了你帮那小姑娘的心,又能拿回你的翡翠镯子。怎么样,做个买卖,你带我出门,我把镯子还给你,这生意你不亏本吧?”

    富贵人家的子弟都是这么行事毫无章法吗?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昭阳很不想理睬他,这人一眼看过去就是个招蜂引蝶的花花公子,约莫是初到嘉兴没花草能惹,居然跑来招惹她。可他口口声声说能帮她拿回母亲给的镯子,昭阳又迟疑了。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赵孟言笑得眉眼间俱是和煦春意。

    但他看上去越好看越平易近人,昭阳心里就越堤防,最后踌躇了好一会儿,才咬咬牙同意了:“成,那您可要说话算话,今儿我带您上街,您说什么也得把镯子给我拿回来。您若是骗了我,我——”

    她要如何?

    赵孟言有些好奇地盯着她。

    下一刻,只见昭阳咬住腮帮,颇有些放狠话的样子:“我就在您的吃食里投毒,让您拉肚子拉到脚软!”

    赵孟言先是一顿,随即哈哈大笑。

    这姑娘怎么这么有意思呐!他真是选对人出门解闷儿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御前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御前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