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御前攻略 > 第31章 长夜里

第31章 长夜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一章

    昭阳心头大骇,看着皇帝拂袖而去的背影,满脑袋都开始冒汗。挣扎着下了床来,又因躺的太久,双腿都有些发软,她匆匆忙忙地想要抓件外衣披在身上,哪知道床边的木架没了。

    她一愣,再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哪里是她的耳房,分明是皇帝的主屋。

    檀木桌上还摆着药碗,热气腾腾的冒着烟,想必是端上来不久,皇帝亲自来看看她,叫她起来喝药了。所以,他方才并非是在捏她的脸颊,而是想叫她起来?

    昭阳的心头七上八下的,越发不安,因没有外衣在此间,也只能穿着里衣就往外走。她住的是主屋的里间,外边才是皇帝的屋子,推开门,她战战兢兢地看见皇帝负手站在窗边。

    “主,主子。”声音里带了点惊慌。

    皇帝没回头,脸色很差劲,心下跳得很快,这滋味从前少有。依稀记得七岁那年和三弟一起去藏书阁里偷些不正经的书看,结果被抓包了,那时候是有过这种心情的,惴惴不安,却又带着些莫名其妙的喜悦。

    可堂堂九五之尊,被捉到捏小宫女的脸颊,他这老脸当真没处搁。

    皇帝语气很差地问:“怎么,还想再来打朕一巴子?”

    昭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就差没磕头了,哭丧着脸请罪:“小的不是成心的,实在是睡得太熟,不知道主子来叫小的起床喝药。要是知道在跟前的是主子,您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碰您一根手指头呐!”

    地上凉,她身子还没好全,只穿着件单衣这么跪着……皇帝侧身瞥了一眼,心头不舒坦,说了句:“起来,看着都心烦。”

    昭阳忙不迭站起身来。

    皇帝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是放心不下,才把人给弄来里屋的,可眼下看见了又总觉得哪里不对。他从前从未对哪个姑娘动过半点念头,自然也不懂得近情情怯是个什么滋味。

    心头烦躁,索性出门去找方淮,皇帝临走前头也不回地说了句:“既然身子好利索了,就别忘了给朕做吃的这档子事。你倒好,病了这么些日子,躺在床上就成了,朕吃着陈家那些个甜得发腻的东西都快腻出毛病来了!”

    话也只是随便一说,所以当他去方淮的小院里商议完对守城军的处置,又回到主屋时,昭阳已然不在屋内。他推门去里屋瞧了瞧,屋内空空荡荡,不知道那丫头去了哪里。

    他着人问话:“昭阳呢?身子还没好全,又跑哪里去招摇了?”

    小春子恭恭敬敬捧了杯热乎的茶水给他,答道:“回主子的话,昭阳姐姐这会儿在灶房里忙呢,听说这几日主子不大爱吃饭,她专程去给您弄些个合口味的开胃小菜——”

    话还没说完呢,皇帝砰地一声把茶水给搁在桌上,滚烫的水珠都溅出来了。小春子吓一大跳,赶忙拿了帕子去给皇帝擦手:“主子没烫着吧?这是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火?”

    干爹不在,他一个人伺候着,还当真心头发慌。他这就想溜,脸色发白地说:“主子,要不,小的去给您把姐姐找来?”

    心道还是得把干爹一同请来才成,干爹伺候皇上这么些年了,天子的脾气也摸了个七七八八。有他在,这事就没那么棘手。

    皇帝气得眉头一皱,沉声道:“赶紧的,把人带来!”

    “哎,小的这就去。”他连连应声,准备往外走。

    哪知道话音刚落,小院里就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昭阳端着木托匆忙赶来,推门见主子回来了,擦擦汗,把木托摆在桌上,含笑道:“主子,饭菜来了,都是您爱——”

    “混账东西!”皇帝劈头盖脸地就开始数落她,“身子好全了?药汤喝完了?自己都还病怏怏的,谁让你下灶房了!”

    昭阳一惊,一咕噜又跪在地上,横竖不论皇帝说什么,但凡他发了火,先跪着准没错。

    她哭丧着脸回话:“主子,您这通脾气可发得叫人心里不好受了,不是您走之前吩咐小的身子好全了就去灶房给您弄些下饭的吗?您吃不惯江南的口味,小的知道,前些日子是小的不懂事,病歪歪地误了您的膳食。小的今儿好了,立马就去给您弄,您,您这脾气可叫小的心里难受得很了……”

    她一说,皇帝才记起离开之前随口说了一通话,只为摆脸色给她看。这么一回想,他似乎真是这么吩咐的。

    她这神情是受委屈了,跪在地上眼巴巴瞅着他,就差没哭出来。他不知怎的又想起了那日她受人欺负,哭得肝颤寸断的模样,心里像是有人吹了口气,又用木塞子塞住了出口,堵得难受。

    “行了,起来吧。”他泄了气,再没火气可发,掀了碗盖子,瞧见了里头的菜。

    玉米窝头配凉拌野菜叫人食欲大开,酱香乳鸽与葱花相得益彰,珍珠翡翠白玉汤清淡爽口,白米饭上淋了层现炒肉末,香气逼人。

    他拿着筷子,尝了一口,舌尖上有令人着迷的味道蔓延开来。

    心下千回百转,皇帝忽然间有些提不起精神,也不大愿意去瞧那丫头。他这一阵子似乎像个孩子,脾气来得快,去得快,发火的由头也有些拿不上台面。他从前不是这样的,这种情绪化的时刻对他来说太陌生,也不该出现在当皇帝的身上。

    他有什么理由对昭阳发这么几通脾气呢?明明唐突的是他,下命令的是他,转头便又责怪的也是他。

    他熄了火气,余光瞥见她惴惴不安地前来伺候他用膳。她这些日子病的不轻,手腕子似乎都纤细许多。心下一动,他忽然问她:“朕给你那对白玉镯子呢?”

    昭阳一愣,随即答道:“主子赏赐的镯子太珍贵了,小的收在枕头底下,偶尔拿出来瞧瞧,舍不得戴。”

    “朕赐给你就是让你戴着的,压在枕头底下不是暴殄天物了吗?”他抬头看她,尖尖的下巴,煞白的脸蛋,心下到底软了,“戴着吧,那玉养人,能替你挡些有的没的灾祸是最好的。朕都说了,磕着碰着也无碍,朕不怪你。”

    他不再多言,低头吃着她亲手做的饭菜。饭菜是真合他口味,他比平日里多吃了许多,心情也平静下来。

    有她生龙活虎地陪着,吃饭都香了许多。他有些不愿承认这个事实,但他好像,有些习惯她跟在身旁了。

    ***

    昭阳有些困惑,皇帝好像跟之前有些不同了,自她醒来后打了他一巴子,他忽然脾气坏了起来,可不过半日工夫,他又变成了那个好脾气的皇帝,只是话比先前少了些。

    她在病中错过了不少事,在后院里与小春子说了会儿子话,这才得知这些时日李家上下都天翻地覆了。小春子说话绘声绘色的,悄声告诉她皇帝可算是为她出了口恶气啦,那李家大爷现在可就是个“那个”。他在裤裆处比了个手起刀落的姿势,吓得昭阳脸都白了。

    人没死,可那东西没了,这对一个色胆包天的人来说当真是世间最残酷的刑罚。

    可后来又遇着了赵侍郎,她听说这些事都是他去官府处置的,便又厚着脸皮上前打听:“我听小春子说,是您帮皇上处理的李家那事?”

    赵孟言点头,上下瞧瞧她:“病可是大好了?”

    “谢大人关心,已经好全了。”她感激地笑着,又试探着问了句,“我就想问问,那李家大奶奶,现下如何了?”

    到底是还没放下。赵孟言看她一眼,笑道:“死了。”

    什么?昭阳大惊,脸色都变了:“死,死了?皇上答应过我不取她性命,怎的,怎的——”

    “逗你玩的。”赵孟言爽朗地笑起来,片刻后伸手弹了弹她光洁的额头,“傻子,李家大爷都没死呢,我把她弄死做什么?皇上的意思是把欺负你的人都朝死里整,我倒觉着人死了就没什么意思了,有时候活着才是最大的惩罚。”

    “所以,那李家大爷……是您……”她有些懵,揉揉发红的额头,不知所措。

    赵孟言心头倒在想,这丫头是豆腐做的么?就那么轻轻弹一下,居然红得像是被人揍了一拳。

    “是,是我的意思,把他命根子给去了,让他这辈子再也不能人道,你瞧着这处置可还妥当?”他笑吟吟的。

    昭阳心头有些颤,头皮子也发麻,赶紧没话找话溜走了。

    这赵侍郎可真狠,这么一来,面子里子都给李义函下了,可不真比把他弄死还可怕?她告诉自己,今后招惹谁都别招惹这位大人,忒毒了!

    赵孟言察言观色的本领是一等一的好,当下看出她心头对他有了忌惮,没好气地说:“你给我站住,那脸上的表情几个意思啊?本大人好歹也是帮你出了口气,你这眼神把我当成什么了?难道还当我是心狠手辣之人不成?”

    那可不是?都能想出切人命根子这事儿来,她看他不止心狠手辣,还缺德着呢!昭阳溜了,可心头忌惮之际,却又恍若有块大石头落了地。

    恶有恶报,却没要人命,如此她也心安。她是胆子小的人,只盼着这辈子平平安安、踏踏实实,人命这种东西她不愿意背负。人心是有限的,装的东西多了,压在心头喘不过来,那多累?横竖她如今托了皇帝的洪福,四肢健全,连根头发都没少,那李家大爷倒是平白无故少了根家伙。

    她宁愿从今往后将这事抛在脑后,不快的事情统统忘光,就好比那个陆簌锦,可不早就被她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她步伐轻快地往灶房走,开始弯着唇角去想今儿夜里给皇帝做些什么新鲜吃食。

    她挺喜欢现在这样的,做自己拿手的菜,看主子吃得满足,心里也像是喝了蜜,热乎乎的。

    ***

    晚间,昭阳伺候着皇帝用了膳,又在边上与德安一同守着他看了会儿书。皇帝让她先去睡,前些日子才病了,没得熬出问题来。

    她笑着说:“不碍事,早就好全了。小的在这儿伺候着,茶水凉了也好第一时间斟上。”

    德安在一旁斜眼瞧着,这两人自己不觉得,旁观者心里头可门儿清着呢。瞧瞧,这浓情蜜意的,真是叫他这孤家寡人看得一把辛酸泪,只恨裤裆里少了点物件。他清了清嗓子,低眉顺眼地说:“主子,小的今儿可有些乏了,想向您讨个恩典,要不,昭阳在这儿伺候着,小的就先下去了?”

    皇帝瞥他一眼:“朕都还没喊累,你这杀才倒是会享福。”

    他点头认错赔着笑,毕竟伺候皇帝这么二十来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是在天子身边有脸面的人,也不怕跟主子稍微蹬鼻子上脸些。

    皇帝挥手,准他退下了。

    屋内便只剩下昭阳与他。他原本还专注地看着书呢,可风吹进窗子,烛火摇摇晃晃,地上的影子也跟着晃动,他没得被吸引了注意力,这才瞧见两人在地上交缠逶迤的身影。那对身影将她与他之间原本的距离拉近了很多,晃动着,晃动着,就连心都仿佛跟着荡悠起来。

    就仿佛近在咫尺。

    他有些失神,侧头一看,恰好对上昭阳的眼睛。她叫着主子,目光清澈地望着他,那其中除却敬意以外,竟还有一点亲近与崇拜的意味,一心以为他有什么需要。她的神情太诚恳,没有丝毫遮掩,就好像不论他要的是什么,她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视线落在她那纤细的手腕子上,白玉镯子不知什么时候戴上了,白玉温和,手腕莹润,当真是说不出的好看。他早知道这玉镯子很衬她,如今真瞧见了,却又觉得自己想得还不够,这样配着有一种出乎意料的惊艳。

    窗外是细微的风声,屋内,他听见灯芯噼里啪啦爆了几声,然后便只剩下胸腔里乱了节奏的心跳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御前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御前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