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御前攻略 > 第35章 平生欢

第35章 平生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五章

    继昭阳生病后,皇帝也跟着大病一场,淋冷水澡事小,风寒事大,这一病就头重脚轻,汤药不断,还成天咳嗽。陈家吓得不轻,把全嘉兴城最好的大夫给请来了,轮流进屋替皇帝诊治,小小风寒,竟如此兴师动众,真是叫这些个有名的郎中都摸不着头脑。

    这,这屋内的公子当真有什么大来头不成?

    昭阳满心以为是自己的过错,那晚明明皇帝已经很不舒服了,她却听了他的话,并未连夜去请大夫,还由着他硬生生捱过了一整晚。眼见着皇帝脸色苍白,卧病在床,她眼巴巴地瞧着又束手无策,只能不断趁着他休息的当头跑到床边去请罪。

    “主子,您罚我吧,好歹打我一顿板子出出气。”她泪眼汪汪地瞧着他,那平素里红润光泽的嘴唇都失去了颜色,真是可怜,“都是小的不懂事,您要洗冷水澡,我居然纵着您去了,还让您捱了一整夜都没去请大夫。您这病可都赖我,您就罚我吧,我一定老老实实任打任骂,绝不吭一声。”

    皇帝没什么力气,听她这么唠叨一堆,没得好笑,抬眼瞧瞧她,哟,这还抹起眼泪珠子了,姑娘家当真矫情。他这也就是受了点凉,她这么哭丧着脸,他险些以为自己命不久矣了。

    看着这丫头,他从薄被里慢条斯理地伸出手来,又挑眉问她一句:“当真不吭一声?”

    昭阳泪眼模糊地点头,信誓旦旦的,就差没举手发誓:“您打我吧,我但凡吭了一声,这辈子就改跟您姓!”

    皇帝险些笑出声来,手指微曲,关节不清不重地在她脑门儿上叩了一下:“你倒是想得美,跟我姓?你知道什么人才能跟我姓吗?”

    她捧着脑袋呆呆地望着他,片刻后小脸涨得通红。这,这真是口误,天下间的姑娘要想跟男子一个姓,那可不得嫁给对方?冠夫姓呐。

    她胡乱瞟着床幔,就是不看他,嘴里一个劲说:“小的脑子愚钝,一时间没转过弯来,主子,主子您别跟我计较……”

    皇帝倒想跟她计较,可清楚她压根没那个念头,只得又笑了一阵。这一笑不打紧,嗓子痒,他又剧烈地咳嗽起来,停都停不下来。昭阳慌慌张张地又是倒水又是喂他,还伸手替他一下一下抹着背,只盼他别这么难受。

    皇帝吞下水,片刻后才消停了,面颊因这阵咳嗽浮起两朵淡淡的红晕,衬着他白皙的容颜怎么看怎么俊。

    昭阳接过空水杯往桌上放,低着头老老实实地告诉自己: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空即是色。

    待皇帝的病好些时,他便开始看书,偶尔会见赵孟言和方淮,毕竟政务不可放,放下了便会堆积成山,来日可有得累。昭阳倒是去灶房里变着法子给他做好吃的,主子身子不好,至少多吃些也能长些气力,早些康复。

    只是不知为何,那夜陈二姑娘那么大闹一通,皇帝至今也没有半点表示。这是打算既往不咎了?她摸不着头脑,但君心难测,她看不透也就懒得去看,横竖这事跟她没关系。只是心头到底还揣着件事,不知何时方便讲给皇帝听,那夜她只说了陈二姑娘与陆姑爷有私情,可还没提她肚子里那块肉呢!

    眼见着皇帝病着,若是知道自己险些当了冤大头、便宜爹,说不定又要动怒了。昭阳告诉自己,待皇帝病好之后,她一定第一时间回禀此事。

    可就在皇帝还有些咳嗽,身子并未大好时,某个清晨天还不亮,他就起了个大早。昭阳这些日子一直守着他,夜里也是歇在主屋的软塌上,听见动静,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来,发觉外面还漆黑一片,皇帝却已经换好了衣裳。

    她于是也坐起身来,茫然地问:“主子,您今儿怎么起这么早?”

    皇帝说:“今日是个特殊的日子,朕要去见一位非常重要的故人。”

    “可您的身子骨还没好全,这咳嗽一直没止住,外面天还冷着,您这么出门可不大好。”昭阳着急,爬下床来窸窸窣窣把外衣笼上,“要不,您再歇两日?等病好了再去看看那个故人啊,既然是重要的人,想必也会体谅您身子不好的。”

    皇帝笑了两声,轻声道:“歇不得了,一年只这一天,错过了便没有意义了。”他看看昭阳,忽然莞尔,“前一阵你病了,后来朕又病了,闷了这么些时日,你可想出去走走?”

    昭阳一顿:“可以吗?”

    他微微颔首:“快些去打理一下,今日你就与朕同去好了。”

    “那,咱们可要把方统领和赵大人也叫上?”她还是担忧皇帝的安危。

    皇帝却摇摇头:“朕那位故人素来不爱喧哗,去的人多了,没得嫌咱们闹腾,那可就要怪罪于朕了。”

    昭阳一边急匆匆地赶去洗漱,一边困惑不已,这位故人好大的来头,竟然能怪罪皇帝!到底是谁呢?难不成是皇帝的情人?她又笑出了声,一面洗脸一面骂自己,成天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

    这是昭阳第二次与皇帝一同出门,没别的人伴随左右,只他两人而已。

    出门时,天色还暗着,江南水乡的巷子胡同一路曲曲折折蜿向远方,大红灯笼还在略带寒意的风里晃晃悠悠。昭阳跟在皇帝身侧,不时左顾右盼,周遭太寂静,脚步声回荡在深巷里偶尔就像是有人跟在他们后面,她胆子小,总有些心头毛毛的。

    皇帝明明对路不太熟悉,不知怎的,这回竟好像做足了功课,轻车熟路地带着她往前走,左拐一个弯,又转一条街。

    昭阳忍不住出声问他:“主子,您认得路?”

    他也没否认,只说:“来了这么些日子,前阵子成日在外奔波,把方向大致也摸透了。”

    她有些肃然起敬,这明君呐就是不一样,只是在嘉兴待了小半月而已,竟然把路都给摸了个七七八八。皇帝没听见她出声,侧头一看,就看见她鼓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他,眼神里有那么点狗腿子的意味。

    他没忍住,嘴角忽的弯起,伸手戳戳她的脑袋瓜子,也不说话,只觉得心情莫名愉悦。

    做生意的人倒是起得早,一路上也有些铺子开门了,他知道柳家巷里有家油条铺子挺出名的,这消息还是前些时日赵孟言打听来的。正巧去山上的路会经过那巷子,他便带着昭阳拐了进去。

    “先用早饭。”他指指不远处那家亮起灯来的小铺子。

    那狭小的门口摆了一溜小桌小凳,清晨的薄雾还弥漫在空气里,铺子里的灯火虽明亮,但看起来朦朦胧胧的,不甚真切,却分外温暖。

    昭阳知道皇帝爱干净,便在第一时间掏出方手帕,替他仔细擦了擦凳子,又对着他面前的那处桌面使劲儿擦了擦,这才安安心心坐在他身旁。

    店家是对中年夫妇,男人在炸油条,女人走过来笑着问候:“两位客官,早啊,要几根油条?小店的豆浆都是昨儿半夜里现磨的,现在还热乎着。”

    皇帝想了想,要了十根油条,两豌豆浆,他与昭阳对半分。

    女人的表情很奇妙,诧异道:“十,十根?”

    皇帝点头,她也不便多言,只道今日碰见了奇人,这一男一女看上去年纪轻轻、身材苗条,怎的胃口这样大?这么想着,她回铺子里倒豆浆去了。

    昭阳鬼鬼祟祟地凑到皇帝面前:“主子,您从前也吃过这等子东西?”

    他可是九五之尊呐,宫中才没有这种廉价吃食呢。反正据她所知,他应当是没吃过的,她也没吃过。京里也不兴这东西。

    所以两个完全没吃过豆浆油条的人就这么老神在在地点了十根油条,当店主端着两大盘足有昭阳小臂长短的油条过来时,两人眼睛都直了。

    甭说十根了,就是一人两根也该撑肚皮了,这么十根摆在这儿……昭阳看看皇帝,皇帝也看看昭阳,一时竟无言。

    店主瞧着他们也是没吃过豆浆油条的,听口音约莫是外地人,便笑着指点说:“这油条可以单吃,也可掰成一节一节的,泡在豆浆里吃。直接吃比较酥脆,泡着吃更软和。”

    昭阳决定身先士卒,伸手就掰了根油条,一节一节扔进碗里泡着,然后拿了双筷子尝了一口,眼睛一亮。

    “好吃吗?”皇帝很紧张。

    她眉头舒展,笑嘻嘻地点头:“好吃!”

    皇帝也心动了,拿起筷子夹了根油条,但这东西油腻腻的,他有些不知从何下手。要像昭阳那样去掰吗?弄得一手油。昭阳也跟在他身边那么久了,当下看出了他的顾虑,皇帝爱干净呀,她是知道的,便伸手接过那根油条,灵巧地撕成条放进他碗里,最后灿然一笑:“好啦,可以吃了。”

    皇帝没吱声,低头喝了一口豆浆,又夹了块软乎乎的油条放入口中。油条很香,豆浆有种淡淡的甜,混合在一起叫人觉得心生暖意。

    左手边是埋头吃得很香的小宫女,右手边的小铺子里是正在炸油条的中年夫妇,店门口的灯笼晃晃悠悠,从门内一阵一阵飘出来些许油烟。可此刻的油烟似乎也不那么惹人生厌了,比起宫中从来都纤尘不染、庄严肃穆的场景,这样的小巷只会叫人想到四个字。

    人间烟火。

    皇帝慢慢地喝着豆浆,那种暖意似乎随着豆浆一同流入胃里,然后逐渐蔓延到四肢百骸。有那么一刻,他觉得此刻的自己不是皇上,只是个普普通通在路边吃早饭的百姓。

    他忽然有些神往,到底有多少年了,多少年来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了?他们都叫着他皇上,叫着他主子,谁还记得他的名字呢?

    记忆中的某个清晨,年幼的孩童在太明湖边嬉笑打闹,那时候母后是叫过他的名字的。她叫他子之,似乎有些绕口的名字,他牙牙学语时总也咬不对,会说成止之,又或者子资,没得引人发笑。

    那时候,年轻的女人穿着艳丽的宫装,满脸笑容地朝他伸出手来:“子之,到母亲这里来。”

    很多年后,他登上皇位,她却只能坐在慈宁宫里叫他一句皇帝。

    皇帝的思绪飘了很远,再喝一口豆浆时,眼中已然湿润。他想,这样的一刻对他来说大概今生都难再有了,看一眼面前的人,她是唯一的见证者与陪伴者。

    此刻,他是与她平起平坐的友人,可以与她谈笑,可以与她共饮,可以无所顾虑地对她弯起嘴角,可以放任自己去感受这一刻的风,这一刻的雾,还有这一刻天边微微泛起的鱼肚白。

    他忽然唤她的名字:“昭阳。”

    她茫然抬头:“嗯?”

    瞧这傻愣愣的样子,他忍不住一再发笑,最后竟爽朗地大笑起来。昭阳很困惑,什么事这么好笑?她不解地去摸自己的嘴角,还以为有残渣留在上头,这样的举动却叫皇帝笑得更厉害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御前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御前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