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御前攻略 > 第42章 动杀念

第42章 动杀念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二章

    去南湖那日,陈家上上下下都起了个大清早,忙忙碌碌准备很多东西。

    天刚蒙蒙亮时,马车就一辆接一辆抵达门外,皇帝与方淮、赵孟言上车了,陈家一大家子也上车了,最后才是一干随行的奴仆。

    画船已在城北的岸边久候多时,马车到达岸边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天光与水色相接,朦朦胧胧泛起一片温柔的光,叫人挪不开视线。那画船也是雕梁画栋,船身以红黄蓝三色彩绘了许多花纹,朱红色的抱柱支起双层楼阁,船顶也是一片亮堂堂的朱漆。

    昭阳在一步三叹的节奏里上了船,远远地瞧见皇帝已与陈家人一同进了船厅。她很有自觉地跟在陈家奴仆的身后往灶房里走,没成想却被德安一把拉住了:“做什么去?”

    “去该待的地方啊。”她理所当然。

    “胡说,你怎么能和这群人待在一起呢?”德安戳她脑门子,“都给拎到御前去伺候的人了,还老惦记着往灶房里跑。咱家告诉你,这船上今儿有大师傅做菜,你给我老老实实去主子身边伺候着。”

    他就不信这丫头和皇帝之间真的没发生过什么,就这模样,这避之不及的态度,他看着呐真是大有问题!

    有问题好啊,没问题咱们创造问题也要去引起皇帝的主意。

    昭阳灰溜溜地依照大总管的吩咐往大厅里去了,在门外扫一眼,只见窗格里众人坐在厅中谈笑风生的。厅中都是男子,女眷在隔间里,她更加不好意思进去了,只磨蹭了那么一下,瞧着德安没往她这儿看,只一眨眼功夫就溜到船尾去了。

    画船很大,她就躲在小隔间的后面,趴在木栏上看风景。南湖的水浪柔和秀气,吹面不寒杨柳风,她这样看着看着,忽然有几分惆怅,若是能一直留在这样的景色里,不再回京城了,那该多好啊。

    回宫了,她这些日子的悠闲散漫就都该收起来了。主子要回到大殿之上,而她要回到司膳司里,赵侍郎啊方统领啊,就连大总管恐怕日后也不能随意再见面了。不知怎的,她早就盼着能脱离今日这样尴尬的局面,可真想到分离后的场景,心下竟也有几分惆怅。

    这样想着,二楼忽然有脚步声,她抬头一瞧,只看见二楼的栏杆处搭着一只男子的手,想必也有人同她一样在楼上看风景。她窝在那儿没说话,片刻后忽然听见上头传来了女子的声音。

    “赵大人。”那声音清脆悦耳,却很陌生。

    倚在栏杆上那人似是有些诧异,顿了顿,才问:“你是……”

    昭阳听出来了,这是赵侍郎的声音。

    那女子盈盈一拜,一副凄楚的模样,垂泪道:“大人贵人多忘事,小女子乃那日在街头被陈家大爷救下的酒肆杂役。我自知身份低微,没资格跟大人攀谈,可刚出龙潭,又入虎穴,小女子实在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因此冒昧前来求大人帮帮我。小女子来生结草衔环,今生做牛做马都会报答大人的恩德。”

    赵孟言看着她,片刻后唇角微扬:“不知姑娘有何事相求?”

    那女子也算是有几分姿色的,来到陈家之后,陈家大爷陈怀贤对她百般照顾,又是命人给她准备小姐才用得上的衣物饰品,又是照料着她的一日三餐、日常起居。眼下她这样涂了脂粉、头戴饰物,还真有几分小姐的模样。

    不知这样的待遇为何到了她的口中就成了又入虎穴?

    她一边垂泪一边颤声说:“小女子自打来到陈家,陈家大爷就对我百般戏弄,今日嘴上逗逗,明日动动手脚,昨儿夜里他竟然还来了我的屋里,一心……一心……”

    话说到这个份上,再听不明白的就是傻子了。楼上的赵孟言听明白了,楼下的昭阳也会意了。

    赵孟言笑了两声,不紧不慢地说:“那姑娘来我这儿,是想我做点什么?”

    那女子一听有戏,眼睛都亮了,泪光莹莹地抬头望着他道:“小女子只盼大人能带我脱离陈家,不拘去哪里,不拘做什么,小女子能下厨、能缝补,任何事情都愿意做,只求大人别让我留在陈家受人侮辱。”

    这下子意图很明显了,她不想留在嘉兴,想入京。她看不上陈家,看上的是他赵孟言。

    这种事情其实一转眼就能想明白,这女子初到陈家那日,听说皇帝就在陈家,大晚上紧赶慢赶地就要去谢恩。救她的是陈怀贤,和皇帝有哪门子关系?后来吃了个闭门羹,居然又打起侍郎大人的念头了。

    陈怀贤没有入仕,人也软弱,等到陈明坤百年之后,陈家在他手里大概就会从今日的官宦之家一步一步衰亡下去。更何况陈明坤是明君,陈家上上下下都过得很拮据,完全没有富贵人家的日子有声有色。她心气高,竟连陈家都看不上,又想来攀另一个高枝。

    赵孟言懒懒地笑了两声,问她:“你怎的会用侮辱二字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处境?你上回自报身份时说得很明白了,你就是一农家女,父母双亡,流浪至此地做杂役。如今陈家大爷救了你,戏折子上不都写着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吗?再说了,以你的身份,陈家大爷看上了你,就算只收你做个妾,你这辈子也吃穿不愁了,哪点不比以前那样流浪强?侮辱二字,我看是谈不上的。”

    那女子傻眼了,红着眼眶干脆跪下来给他磕头:“不,不不不,大人我求求您了,小女子宁愿终身不嫁,也不愿嫁与陈家大爷为妾。我虽然人穷,但志不穷,这辈子不甘与人为妾,何况我对陈家大爷也没有半分男女之情。”

    赵孟言也不耐与她多说,只平静地看了眼她身上头上的穿戴,说:“你既然对他没有半分男女之情,进了陈府就该自愿为奴,做正事,吃穿也算是自己挣来的。而今你进了陈府多少日子了?陈怀贤对你礼遇有加,你就心安理得受着,你头上那支金步摇价值不菲吧?你若是没有什么痴心妄想,平白受着它也不觉得脖子累?”

    他转身便走,哪知道那女子忽然拖住了他的脚,哭着喊着:“大人,您不能这样呐!您不能见死不救,您这样老天爷也会看见的呀!”

    那声音忽然一下大了起来,昭阳还没弄懂她要做什么呢,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她回头一看,竟看见陈家二姑娘出现在眼前。

    楼上一团混乱,楼下的两人自然难以引起注意。昭阳不安地看着陈怀慧那冷冰冰的眼神,后退两步,抵在了栏杆之上。

    “你要做什么?”

    陈二姑娘笑了两声,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她含恨问昭阳:“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皇上的宫里有那么多妃嫔,多我一个又怎么了?我不求别的,只求能顺利解决眼下的难题,你为什么百般阻挠?”

    昭阳觉得可笑,匪夷所思地盯着她:“你还问我为什么?你觉得自己行的端坐的正?你身为闺阁女子,与姐夫苟且,还有了身孕,我一个外人没什么好对你评头论足的。可你不知悔改,还想把事情栽赃在皇上身上,别说他是主子我是奴才了,但凡我有点良知,哪怕是个路人也理应戳穿你的计谋。你如何还能口口声声来质问我?”

    “你还有脸说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因为良知!”陈二姑娘的眼神像是要在昭阳身上戳几个窟窿眼儿,“你分明就是自己对皇上有心,一心想要趁着南行爬上龙床,做什么冠冕堂皇找这许多借口?是,我是不要脸,与自己的姐夫纠缠不清,可我与他两情相悦!我也盼着能嫁给我的心上人,我也不想千里迢迢跑到京城去,可我有什么法子?那是我姐夫,叫我父亲知道了,只会打死我这个丢脸的不孝女。可你呢,你敢说你不是为了一己私心才阻拦我接近皇上的吗?”

    多说无益,和这种人根本就理不清,她还觉得自己委屈得要命。死都是自己作的,不作哪里会死?昭阳一心想走,却猛地被陈二姑娘拽住了手。

    “你放开!”昭阳怒斥。

    那陈二姑娘见她这样态度,心下已然恨出血来。这些日子以来她成日担惊受怕,就怕皇帝将那晚之事告诉父亲,她日不能食,夜不能寐,真真是不如死了算了。

    眼下也算是想明白了,好啊,自己若是身败名裂,这女人也休想活!陈怀慧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猛地出手将昭阳往栏杆底下推去。

    昭阳哪里想得到她竟动了杀念?原本就抵在栏杆上了,这么被人毫无防备地一腿,眼看着就要载入湖中。她翻身掉下去时下意识抓住了那栏杆,却被陈二姑娘生生给掰开了手,扑通一声坠入南湖。

    二楼上的赵孟言还在因那名女子的纠缠不清而头疼,忽闻船下传来有人落水的声音,还伴着声女子的尖叫。两人忘了争执,都朝水中望去。

    陆沂南原本就离陈怀慧不远,见她鬼鬼祟祟往船尾走,便一路尾随而来,谁知竟看见她将昭阳推入了湖中。他一惊,冲上前来沉声道:“怀慧,你好糊涂!”

    水下的人不住扑腾着,断断续续地乎着救。

    陆沂南心下千回百转,却又在刹那间稳住了心神,虽然陈怀慧此招太险,可此事与自己并无干系。那宫女死了,他和陈怀慧的事也就烂在了肚子里,没人会再提。

    他心中正千回百转,忽见二楼有人一跃而下,扑通一声入水了,飞快地朝那宫女游去。

    船上很多人都听见了这两声水声,纷纷涌出来看。大厅里的皇帝也听见了,正失神,却见陈明坤站起身来:“皇上不必担心,下官出去看看发生了何事。”

    他是皇帝,本就不应大惊小怪,就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他也没必要第一时间就跑出去赶热闹。可不知怎的,这一声落水声叫他心头有点慌,坐在那里捧着茶杯,他又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自己为何心头有异。

    南湖里,昭阳不会水,是只不折不扣的旱鸭子,忽然间落水心头大乱,惊慌失措,只能一边扑腾一边呼救,可呼救的时候又被呛住了,冰冷的湖水往口鼻中猛灌。她恨恨地看着那立在船边毫无动静的陈二姑娘,心中气得要命,身子却慢慢往下坠。

    像是深渊里伸出很多只手来,一心将她拉入冰冷的湖底,如何挣扎都是徒劳无功。

    早知今日,当初她说什么也要把陈怀慧和姐夫私通还有了身孕的事情捅出去!

    惊恐与慌乱之中,她恍惚地想着这条小命难道就要留在南湖了么,却见船上又跳下个人来,飞快地游到她面前,一把托住了她的腰。求生的本能叫她紧紧抱住了眼前的人,却在浮出水面后咳得昏天暗地,根本看不清眼前是谁。

    ***

    厅中的皇帝到底没能忍住,倏地搁下茶杯,茶托与桌面发出的闷响叫人吃了一惊。他却没有再看厅中众人,大步流星地走出了门,往船尾的方向走去。

    才到船尾,看清了水中的情景,他浑身一僵,那心慌的念头在此刻成真。

    落水的是昭阳,赵孟言入水托起了她。天边霞光万丈,刺眼得要命,他却只看得见水中那脸色煞白的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御前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御前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