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 > 第87章 #jin.jiang严禁#

第87章 #jin.jiang严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23点见

    今天依旧很甜不虐

    r01

    晨曦幼儿园附近的弄子里,几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打成一团。

    战局非常诡异,长得最漂亮的那个小男孩明显是被欺负的那一个,另外三个小不点儿在“围殴”他,不过他的表情又冷又狠,一点没有被揍的可怜,反倒像只阴狠的小狼崽子,专盯着他面前的娃娃脸,把娃娃脸揍得鬼哭狼嚎鼻涕横流——完全不在乎自己挨了另两人多少拳脚。

    娃娃脸惨嚎:“壮壮!大炮!你们给我把这家伙打死!打死他!哎呦,靳寒州你个□□的,竟然敢打我的脸!还打!呜呜……”

    又胖又虚的壮壮力气还没靳寒州大,被他用力一搡搡出去好远,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那胖乎乎的屁股正好硌到了一块板砖,立刻“哎哟哎哟”地叫唤上了,眼泪都差点掉下来。

    大炮名字叫得响亮,实则长得瘦小,脑袋尖尖的,像颗子弹头,力气还不如壮壮大,怂得倒是如出一辙,不过他们三个打一个,靳寒州又几乎只攻击娃娃脸,因此他倒是对靳寒州贡献了不少拳脚。

    娃娃脸一不小心被靳寒州踢到了小鸟,惨叫升级,杀猪都没他那么惨烈的,他一手捂着裆下,一手指着靳寒州,尖叫道:“壮壮!大炮!给我打死他!不然我的进口巧克力再也不分给你们了!”

    “叮——”这次的威胁终于拨到了壮壮的某根心弦,他的脑袋嗡的一响,对失去进口巧克力的恐惧高于一切,下意识地拽住硌在屁股底下的板砖,跌跌撞撞地爬起来,用尽毕生的勇气,闭着眼大喊着冲过去,用力把板砖拍下。

    靳寒州早就听到了他的大喊,灵活地闪开,板砖拍到了他身后的娃娃脸的额头上,那额头顿时像破开的西瓜那样,涌出浓稠的红色汁液。

    娃娃脸震惊地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地盯着壮壮。

    几个小孩谁也没见过这种场面,吓得胆都要破了,尤其是始作俑者的壮壮,腿一直在抖,不一会儿又从大腿上流下浅黄的尿液。

    他身后的空地上突然降下一道细小的闪电,散发的光亮之强,直让正对着那道闪电的娃娃脸觉得眼睛都要瞎了,壮壮被吓得懵逼了,以为他杀死了娃娃脸遭报应了,大喊一声:“我不是有意的,不要劈我!”就慌不择路地吓得跑了,眼泪糊得他那缝隙一样的小眼睛都睁不开了,跌倒了好几次,他也顾不上,爬起来又没头没脑地向前冲。

    大炮失魂落魄地往后退了几步,接着也掉头跑了,转瞬就只剩下了娃娃脸和靳寒州。

    靳寒州才六岁,一双乌黑水润的眼里就已经掺了刀子,冷眼看着流了一头血的娃娃脸路吉,竟不慌乱。

    娃娃脸眨了两下眼睛,终于倒下了。

    靳寒州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手心,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抬手擦了擦脸上被刮蹭出来的血痕,整整脏兮兮的旧t恤,也准备转身走了。

    就在他准备转身的一瞬间,路吉身上突然发出一阵淡淡的温润白光,紧接着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

    靳寒州抬起的脚还没落下,身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哭声,不知道为什么,靳寒州竟然松了口气,转身看路吉。

    路吉鼓着张包子脸,哭得快打嗝了——靳寒州和路吉掐架无数次,还是第一次看他哭得那么……不讨厌。

    但对于欺负侮辱过自己无数次的草包讨厌鬼,他实在关怀不起来,不过去踹他两脚就是极限了。

    看出靳寒州有转身不搭理他的意思,路吉的哭声立刻高了个八度,也不顾自己满头血,亦步亦趋地跟上去。

    靳寒州本不想理他,但身后跟了个哭包小尾巴,耳边尽是嘤嘤嘤的哭声,实在烦得不行,猛地转身。

    路吉被他的眼神吓到,后退几步蹲下来抱住膝盖,偷偷地瞟靳寒州,鼓着脸,大眼睛里又蓄满了眼泪,哭得婉约一些了。

    小小的靳寒州只知道怎么对付欺负他的人——那就是比对方更凶狠,却不知道怎么对付哭包,他想说:路吉你又玩什么花样,又觉得跟路吉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一句话来。

    小哭包又哭哭啼啼地跟上来,见靳寒州还是不理他,大着胆子拽住了靳寒州的衣角,一步不落地跟在他后面。

    靳寒州回身将他猛地推倒在地上。

    小哭包也不还手也不骂人,只会哭,一双浸满泪水的大眼睛控诉地看着靳寒州,哭得都要断气了。

    靳寒州终于沉不住气了,大声对路吉说:“你别跟着我了!”

    小哭包委委屈屈地小声说:“可是……可是我只认识你。”

    靳寒州觉得他简直有病:“去找你爸妈,找你的跟班啊,跟着我干什么!”

    小哭包抽抽噎噎地小声问:“什……什么是跟班?”

    靳寒州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人生中第一次骂了人:“你有病!”

    靳寒州觉得路吉这讨厌鬼一定在消遣他,接下来的一段路程无论路吉怎么哭,怎么扯他衣角,他都不搭理路吉,可也没有再把路吉推到地上,就这样带着条小尾巴回了家。

    就算在平城这样巴掌大的城市,靳寒州家也算寒酸了,住的不仅仅是瓦房,还是危房,那房檐缺砖少瓦,颤颤巍巍的,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正在井边费力地漂衣服,似乎是有些耳聋,直到靳寒州和路吉走近才回过头,眯着眼慈祥地对靳寒州说:“州州,这是哪家的娃儿,你的同学吗?”

    靳寒州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

    老太太笑眯眯地说:“长得真漂亮,州州还没带过同学来家里呢,晚上留下来吃饭,再一起做做作业。”

    老太太嘴里夸奖路吉漂亮,其实老花眼根本看不清,尤其那孩子整个缩在靳寒州身后,更是连他脑袋上的血都没注意。

    路吉吸了吸鼻涕泡,点头如捣蒜。

    靳寒州瞪眼,但他孝顺,终究也没拂了奶奶的意,趁奶奶匆忙进厨房做晚饭的当口,态度粗暴地用井水洗了洗路吉额头上的血迹,说来也怪,刚刚明明还流血流得凶猛,现在已经自动止住血,只留下了一个疤痕。虽然没再见血,靳寒州粗暴的动作也足以搞得路吉哭唧唧。

    一顿简单的晚餐过后,奶奶找来了干净衣服给两人换,接着就去洗碗了。

    靳寒州看路吉哪儿哪儿都不顺眼,对于他留在家里更是生气,但又怕揍了路吉或者赶他出去被奶奶看到,憋屈地脱光了先进到澡盆里洗澡。

    靳寒州早就能自己洗澡,拿着毛巾专心地擦身上,他比同龄人早熟,一般不会滚一身泥回来,一来他不是好动的性格,二来衣服弄脏了奶奶难洗,除非遇到某个小混蛋,想到这儿,他又抬眼瞪某个小混蛋,却见小混蛋好奇地蹲在澡盆前,盯着他的身体看。

    靳寒州汗毛都差点竖起来,叫道:“你干什么?”

    他声音一大,路吉就要扁嘴,要哭不哭地说:“你……你怎么没有毛?”

    靳寒州隐约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话,又觉得路吉脑子有毛病,莫名其妙地说:“难道你身体上有毛?”

    路吉不服气地鼓了鼓腮帮子,哼唧:“有的!”

    他拉大自己的t恤领口往里看,大眼睛里又浮上一层泪,靳寒州不过眨了个眼他就伤心地哭了:“我……我的毛不见了呜呜!”

    似乎到了这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周围的物种全都跟他不一样,他是一个小小的异类。

    r02

    第二天,路吉穿着靳寒州的旧衣服,背着他的小书包,跟在靳寒州后面来到学校,靳寒州臭着张脸,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路吉哭唧唧地偷瞄靳寒州的脸,随时预备在靳寒州要抛下他的那一秒哭出来。

    晨曦幼儿园门口,一个身材有些发福,打扮豪气,化着浓妆的女人在她的宝马车旁焦急地走来走去,看到路吉背着书包走过来,她的眼睛“叮”地亮了,几步走过去抱起他在他左右脸颊各亲了好几下。

    “哎哟宝贝儿,昨晚怎么没回家的,吓死妈妈了!”

    路吉才被她的大嗓门吓懵了,懵得都忘了要哭了。

    “哎哟宝贝儿,你额头上怎么弄的,谁欺负你了,跟妈妈说,妈妈带你找老师去,谁家小孩这么没家教,还敢打人了,长大一定是社会的毒瘤!”

    女人的嗓门特别大,周围家长都看过来,她也不管别人的眼光,抱着路吉就要去找老师。

    靳寒州冷眼看着,手指无意识地抓紧书包带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未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未歇并收藏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