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 > 第26章 #作死小能手vs地缚灵#

第26章 #作死小能手vs地缚灵#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出了这么一个岔子,钱熙也放弃了晚上玩镜子鬼的游戏了,两个小姑娘跟温澄道别,表示要回房间里睡觉了。

    温澄自然也闷闷不乐地回到了房间,关上门以后就拿头去撞门,来表达他郁闷地心情。

    “咚”“咚”“扑”……

    诶?!

    温澄只觉得额头栽进了一个柔柔软软的东西里面,他一抬头,只见一个鹅绒枕头在自己面前凭空而现,像是有人举着一般,不高不低地护着他额前的地方,生怕他磕得脑袋疼。

    温澄看不见的地方,青年一脸无奈又纵容地拿着枕头,伸手想去摸他磕红了的额头。

    然而,手指在接触到温澄肌肤的那一刻,仍然是虚化穿了过去。青年收回手,看着一无所知地少年叹了口气,道:“什么时候你才会召唤我?”

    召唤我,我才能触碰你啊。

    温澄则吓了一跳,他连忙退后两三步。倒不是因为恐惧,而是他这时候才意识到那个“人”竟然还呆在自己房间里面。

    温澄左右看了看,连忙恢复人设设定进行表演,道:“你、你……你在哪啊?!你想做什么?!”

    温澄发挥演技,把一个想要忍住恐惧,却又傲娇跋扈的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他瞪着虚空道:“你,你别以为我怕你!我,我才不怕你呢。”

    温澄感觉到身边轻轻刮过一阵风,倒不像是鬼怪常有的阴风,反而暖暖的,像是有人贴着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青年看着他倔强地小样子,总觉得温澄现在这样更像是少年在嘴硬。他拿起纸笔,哄着他道:“嗯,好。我知道了。”

    温澄卡壳地一下,总觉得这对话似乎不太对,便又强调道:“你知道什么?!我、我真的不怕你!”

    纸上又“哗哗”出现了一行字,道:“嗯,我知道你不怕我。你喜欢我。”顿了顿,笔又移到最后“你喜欢我”四个字上面,画了两条加重的横杠。

    温澄一脸懵逼:“???!!!”

    233对脸懵逼:“这……从何说起……”

    像是知道温澄的心声一般,一个头带飘了出来。它被仔细地叠好放平,像是一个很珍贵的东西,被细心收藏着。

    那个头带正是第一天探险团队发的,温澄自己挑选的那个“亡灵才是我的真爱”。

    温澄看了一眼,就傻了:“……”

    233无言以对,只能跪_(:3ゝ∠)_:“……”

    温澄心虚,眼神飘忽了起来,心想莫不会是因为这个,所以这个鬼才不合逻辑地出现在这里的吧?

    他挠了挠头,没词了:“那个……其实……唔……”

    这要怎么解释呀?!

    那个头带飞了起来,在他额头上比划了一下,然后自动系上了。

    嗯,意思就是不要解释了。

    可偏偏这时候,温澄又察觉到不对,这里那么多鬼怪,他凭什么认为自己在向他表白啊!

    温澄立即又理直气壮了起来,道:“你不要自恋了!我可没说是你,这里那么多……哎?!”

    温澄顿住了话语,因而他觉得自己被那只诡异飞舞的钢笔虚空点了点头,然后它似乎凭空画了个圈圈,从镜子里看,圈得正好是头带前面“亡灵”两个字。

    青年摇了摇头无奈地笑着,那本子上便又出现了一行字:“整个屋子只有我是灵,剩下的有妖有鬼,这·里·哪·有·这·么·多,嗯?”

    青年笑着,干脆利落地用少年的原话堵死了他的后文。

    是的,整个屋子只有他是地缚灵,被困在屋子里的亡灵。

    虽然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变成这样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白色病号服,他并未想起什么怨念和心事,只是莫名地被困在了这里。

    像是……在等候着什么……

    他在开始的时候还转了转,认识和解决了一下屋子里挑衅的小鬼们,把他们连番打趴下之后,再无事可做。

    漫长的岁月让他觉得无趣,后来的日子大多在三楼沉睡,很少有清醒的时候。直到前些日子,他突然醒了过来,像是知道自己等待的东西快要来了。

    他看到了少年。

    那一瞬间,他好像想起来什么……有些片段在他脑海里转瞬而过,在那个冰冷充满机械和导管的房间里,有人急切地在呼唤他,他反复听到一个名字:“容瑾。周容瑾。”

    是他的名字吗?

    青年想了想,还是想不起来其他事情。

    不过不急,毕竟即便是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他也知道了自己要的是什么。

    穿着白色病号服的青年浅笑了起来,虚空亲了亲少年的脸颊道:“既然来了,就别再走了。我不会放手的。”

    而另一边,温澄则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圈定了,他还在怔愣中,刚刚纸上的话语让他再一次卡壳了。

    灵?!鬼?!妖?!

    他转头一脸蒙圈地问233,道:“设定还分得这么细吗?!”

    233翻了翻剧情,确认编剧确实没写进去,只好道:“可能在最初设定里面吧?!后来一看这个剧本只需要写吓人的东西,别的就没再提。”

    233看了看搜索出来的资料,道:“通常上讲,灵一般更像人,能力也会比妖和鬼更强,亡灵平时不会主动攻击人,只是心里有些放不下的事、人或者地方,才会无法往生滞留于此……”

    233念完了资料,顿了顿总结道:“但是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好像缠上你了。”

    233默默地看着自家宿主头上的头带,总感觉蠢萌的宿主像是被“人”卡了个印章……嗯,这个印章还是他自己先选好的。

    #捂脸不忍直视.jpg#

    温澄纠结了,既然是自己先开始撩的,也不好意思怪面前这个“人”,但是如果这个亡灵执意要跟着自己的话,以后的任务怕是没办法再顺利进行了。

    青年见温澄不说话,也便贴心地不在提这个话,他写到:“今天累了吧?洗漱一下上床睡觉吧。睡衣和洗漱用品都在里面。”

    温澄顿了顿,立即点了点头。他心里确实也没想好应对方法,倒不如洗个澡先缓一缓。

    不过,在洗完澡之后……

    “那个……这个当真是睡衣吗?!”

    温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疑惑地转了个圈。他可以理解上衣做成斑纹猫咪的样子,也可以理解短裤也做成斑纹猫咪的样子,甚至也可以理解拖鞋是同样的一款,但是……

    温澄摸了摸自己头上的耳朵和屁股后面的尾巴,迟疑道:“这两个也是睡衣的一部分吗?”

    233嘴角抽了抽,看着温澄身上其实并没多少布的性感睡衣,捂脸道:“……如果你说的是情趣睡衣的话,那么,嗯,确实是这样的。”

    然而,刚从培养皿中诞生、对人情世故丝毫不懂的温澄,根本分辨不出来两者的区别。他听到是“xx睡衣”,便“哦”了一声,推门出去了……

    于是,233才刚刚把爪子从脸上放下来,只能看见踏出卫生间的宿主的背影了:“诶诶诶,喂?!喂——!”

    而门外,一听到开门的声音,某个躺在床上看书的青年就立即抬起头来,而他在看到出来的人的时候,怔了一怔,接着整个眼睛都亮了:

    少年白皙水润的脸颊上泛着诱人的红晕,眼眸中雾气氤氲却又透着耀眼的光,他穿着一身诱人的斑点猫情趣睡衣,正呆呆看着自己,眼眸中透露着纯粹。

    少年转过头去,看着随着自己走路而一晃一晃地尾巴,像是有些苦恼一般,自己伸手就去抓它。

    青年快速翻身下了床,拿着本子走过去写到:“真可爱。”

    他看了看,有些遗憾自己现在碰不到衣服后面的尾巴,也摸不到少年头顶的那双耳朵。

    衣服自然不是青年准备的,他只吩咐了下面的人要准备好一切需要的东西,连交代是谁去做都忘了。不过他现在觉得,自己明天还是应该问一问,毕竟这事做得如此合自己心意,一定要好好奖励。

    温澄脸红了一下,甩了甩圆滚的屁股,决定还是不去管那条尾巴了。他眨了眨眼睛,道:“我有话想对你说。”

    青年顿了顿,写道:“好,到床上聊吧。聊累了就直接睡觉。”

    温澄点了点头,他刚刚已经决定了,要选择一个温和的方式跟他分开——既然亡灵心里有放不下的东西,那干脆完成他的心愿让他解脱好了。

    而让他解脱的前提,自然是了解他。

    同床夜聊,抵足而谈……

    温澄看233给的他好多资料,都说床上才是心与心交流的最快的方法嘛!(大误弥漫!)

    于是,刚刚出来的233,眼睁睁看着那个代表着亡灵位置的本子,飘到了房间里双人床的一边,像是那个看不见的灵已经躺在了那里。而另一半边的被子突然被掀起,仿佛在邀请人一起睡。

    在233一脸震惊的表情下,温澄穿着诱人的猫咪情趣睡衣,毫无心理障碍地躺了上去,侧头道:“那我们开始吧?”

    233立即脑补一万字小黄文,不忍直视道:“画面太美我不忍看……”

    在八卦和责任中,233犹豫了一下,还是一脸英勇地决定保护宿主*,选择关机休眠了。

    _(:3ゝ∠)_

    #论思维方式从来不在同一频道的宿主和智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未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未歇并收藏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