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 > 第32章 #白衣恶魔vs患者#

第32章 #白衣恶魔vs患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世界的女主顾客名叫白牵,梦想是当一个女明星,而且还不想当那种顺风顺水的明星,就想要感受大起大落,悲伤与快乐并存的人生。

    故事是从她刚要火开始的,不久前她晋升为一个电视剧的女主角,而为了这个角色她得罪了人,那人回头就派人抓了她相依为命的弟弟白科威胁他。

    本来只是想逼着白牵退掉这个角色,谁知道那抓白科的人看着少年颤颤发抖地样子竟起意外兽.欲,将他强.奸了。之后,白牵强硬了起来,一不做二不休狠狠报复回去了。然而即便如此,白科还是身心巨创,变得抑郁不敢接触人。

    白牵现在稍微火了一点,但她这种状态是最麻烦的——手头既没有宽宥的金钱来给弟弟请专人医生,又要防备被人抓着把柄放到网上炒作,对白科二次伤害。

    白牵思索了很久,也找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后来,她偶然在朋友圈看到好久不见的老同学在做心理医生,便希望他能给予帮助。

    因而,白牵便没有调查清楚,这个旧日的老同学已经渣化,她亲手把自己唯一的弟弟送进了狼窟。这也成为她后面的一块心病。

    ……

    现在温澄正缩在诊疗室的门口,满脸忧伤地等着女主顾客把他扔进狼窝。

    虽然温澄也曾为了工作(?)跟周容瑾做过这种事,但他现在想到自己又要跟另一个陌生人做,心里不知怎么就十分不舒服。

    温澄郁闷道:“233,若是那个医生一会儿要对我……那什么什么……我能不能反抗啊?”

    “额……”233快速翻了翻人设,遗憾地告知自家宿主道:“理论上,不太行……虽然白科这个人设一开始很抗拒跟别人接触,但这个渣渣很有手段,在后面白科就全心全意地信赖了他,所以……就比较悲剧了。”

    233看着自家宿主的可怜兮兮的样子,忙安慰道:“宿主别怕,他至少需要一段时间让你先信任他,起码今天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你什么意思啊——!”

    这时,诊疗室里突然发出剧烈的争吵声,温澄和233对视一眼都十分迷惘疑惑——什么情况,怎么女主和男配吵起来了,剧情里没这段啊!?

    233暗搓搓地贴到门上,同时召唤自己的宿主道:“过来过来,咱们听听看到底什么情况!”

    ***

    同一天早上。

    周容瑾霍然在一张大床上睁开眼睛醒了过来。然后,他突然感觉浑身都疼得厉害。

    周容瑾头很疼,胸口也像被压着令人喘不上气。他全身内脏像是炸开过又被人硬性拼接好,此刻脆弱地随时可能会崩溃。

    周容瑾难受地摇了摇头,考虑一会儿便去一趟医院。他看了看这个房间,觉得有些陌生。

    然而,此刻周容瑾听到一声细微的呻.吟,他转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床上还有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年,而那少年他似乎从未见过。

    周容瑾有些惊愕,下意识地顿住了,似乎认为自己不会做这种事。再然后,像是证明一般,有些记忆纷至沓来,他却感觉十分抗拒,仿佛都是被人硬塞进脑子里一样。

    周容瑾缓了缓,这才从脑海里搜索起这个少年来。

    自己是个心理医生,而这个人是自己的患者……

    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这不是还违法吗?而且,自己似乎还做过很多次……

    周容瑾叹了口气,似乎头更疼了,完全想不到以前的自己怎么会做这种事。他下床洗漱之后,把少年叫了起来送回了家,然后自己去了趟医院。

    周容瑾去医院做了一系列检查,却被告知什么事情也没有,但他依然觉得很痛苦。

    周容瑾本来该回家休息的,可不知怎么了,脑海里有一个声音隐隐约约提示他一定要去诊疗室上班,不然会错过很重要的事情。

    然而,整一天他都在一次次失望中度过。

    而白牵是在周容瑾快下班的时候到的,即使特意挑了个人少的时候,白牵还是墨镜口罩全副武装,并且让温澄也这么办。

    白牵让温澄待在诊疗室外,决定自己先跟老同学打招呼认识一下,也算是看一下人家的态度,再决定要不要说出真相。

    只不过,周容瑾在看到今天最后预约的一位客人之后,真的已经耐心用尽。他失望地摇头,连病人是不是白牵都没问,就站起来要送她出门。

    周容瑾神色有些疲倦,他看着白牵很坚决道:“对不起,我不舒服。今天没有办法进行治疗。”

    白牵愕然了一下,完全没想到周容瑾是这种态度。白牵现在工作十分忙,可以说是百忙之中抽空过来的见他一面的,再加上他们是老同学,早就沟通联系好了,周容瑾也一直未通知她改时间。

    结果现在,周容瑾见了她第一句话就是送客,白牵顿时有点生气。

    白牵皱眉道:“容瑾,我们多年同学,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抽时间过来真的不容易。你真的不能帮忙看一下吗?”

    第一次诊疗,她怎么也得陪着温澄,再说,周容瑾明明已经上了一天班,看起来情况也不是什么特别严重。

    周容瑾皱了皱眉,仔细想了半天才从回忆的夹缝中找到这么一个“老同学”,这人现在是个小有名气的演员,前几天联系过他,但具体什么情况要等见面说。

    原来是新病人。

    第一次诊断,周容瑾更不敢撑着头疼去做了,更何况他一天都未感觉身体好些,正考虑减少工作量。

    周容瑾摇头道:“真的很抱歉,我身体确实不舒服。你考虑一下别家医院的心理医生吧,我最近不打算再收新患者了。”

    白牵心里忍着怒气,只好又问了一句道:“这事太私密了,我对你们这个行业也不太清楚,要不你给我推荐比较好的同行吧。”

    周容瑾顿了一顿,脑海里过滤了一遍跟自己比较相熟的医生,都是……一帮玩弄患者的人渣。

    他再次质疑自己,捏了捏眉头道:“我也不太清楚,没什么推荐的。”

    这话听上去实在太敷衍了,白牵便直接怒了,吼道:“周容瑾,是我以前得罪过你吗?你这么耍我有意思?!”

    周容瑾心里烦躁,也不怎么想安慰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了,他直接站起身来,拉着白牵的手臂往外走,决定亲自把她送出门外。

    这短短一路,白牵就质问了他不少句,让温澄听见了争吵声。

    周容瑾一开门,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地少年踉跄了一下撞进了他怀里,看样子刚刚正在趴在门上偷听。而他的墨镜也滑落了下来,露出原本纯粹而干净的眸子。

    周容瑾下意识抱住了少年,只觉得怀里的触感十分好,难以形容的好——柔软,舒适,还带着少年独有的香甜气息,而自己心尖也似乎被一瞬填满,像是有什么很重要地东西失而复得了。

    周容瑾松了口气,只觉得全身的疲倦都消失了,他明白自己等得人终于到了。

    周容瑾低头去看少年的脸,目光深深。他捞起少年的墨镜,递回到他手里。

    温澄明白自己此刻便是给那个“白衣恶魔”抱在了怀里,想到以后要发生的事情,他不由得有些抗拒。

    温澄很慢很慢地抬头,却在他看到的样子的时候,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道:“周、周容瑾?!”

    面前这个人跟上个世界的反派boss周容瑾十分相似,甚至不是叶予修、纪祺跟周容瑾的那种相似,而是一眼就会觉得这是一个人。

    温澄惊呆了,都不是先私下跟233交流,而是直接说了出来。

    说完,他又慌忙去看233。

    233“哗哗哗”狂翻剧本,确定这个“白衣恶魔”原本并不叫周容瑾,可这里不知道怎么就出现了bug。

    它也无法解释周容瑾容貌的问题,琢磨了一下,只能迟疑道:“那个……或许又是美工偷懒吧?把上一个世界的形象复刻了过来,结果忘了改名字?”

    温澄这次真的难以相信233,不禁质疑道:“真的?”

    233纠结了一下,道:“大……概……?”

    (公司里,刻苦画图的美工顶着黑眼圈,打了无数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怒道:“谁在骂我呢?!”)

    而同时,温澄脱口这么一喊,也让这个世界里的两人怔住了。

    白牵诧异地看向少年,完全没想到自己弟弟竟然认识他。周容瑾则眯起了眼睛,他看着少年问道:“你认识我?”

    顿了一下,周容瑾想到“自己混乱的生活”,又准确了定位一些,道:“我是不是追求过你?然后……你拒绝了我,或者说……你逃走了?”

    周容瑾确信自己内心的感觉,那种感觉甚至比无数记忆都来的更深刻一点,他绝对跟这个少年有过过去。虽然他现在记不得了。

    温澄怔了一下,他感觉周容瑾并不是在问“白科”,毕竟白科跟这个医生根本没有接触过。

    他好像……是在问自己,问温澄……

    周容瑾紧紧抓住他,似乎还想说什么。而这时女主伸手去拉温澄,对周容瑾呵斥道:“你别碰我弟弟,他很恶心别人碰他。”

    白牵皱了皱眉,不懂为何自己的老同学会和自己弟弟扯上关系,但她很反感男人对自己弟弟的窥觑。

    周容瑾顿了一下,手上却不放开,看着少年问道:“你恶心我?”

    温澄仰着头,眼眸怔怔看着他,没有说话。

    周容瑾想都没想,摘下少年脸上的口罩便狠狠吻了下去。

    233顿了顿,捂着眼睛大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医生怎么现在就开始耍流氓啊!”

    温澄只觉得自己的唇瓣被深深含住,周容瑾像是带着思念的味道反复亲吻自己,在确认自己确实没找错之后,渐渐变得狂暴了起来。

    温澄也感觉到十分熟悉,他在上个世界已经被周容瑾暗暗调.教过一番,此刻被这一吻带的有些全身燥热,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上个世界的事情,就想伸手勾着周容瑾的脖子回应他。

    然而这时,两人轰然被分开。

    周容瑾被愤怒的女主一下子推开,他的脊背撞到了不远处的书架上,发出“咣当”一声响。

    温澄看着都觉得疼,他慌张地想去扶周容瑾,却被白牵紧紧抓住。

    白牵当真生气了,怒吼道:“周容瑾,你这个变态!我弟弟有心理创伤,害怕跟陌生人触碰!”

    温澄顿了一下,这才想起人设来。他犹豫了一下,尝试着挣脱女主的桎梏却没成功,便只好依着人设缩到她背后去,假装害怕。

    然而,温澄还是露了半个头,眼睛看着周容瑾,满是担忧和心疼。

    周容瑾其实没什么事情,白牵的力量没有多大,他只是一时没什么防备才退了好几步,恰好就撞上了背后的书架子。

    周容瑾回头扶住快要掉下来的东西,然后去看温澄。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还笑着对温澄眨了眨眼睛。

    温澄一下子羞红了脸,这次真得缩回到女主身后去了。

    白牵愤怒道:“周容瑾,要是我弟弟的病因为你刚刚的动作加重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周容瑾听了白牵的话,这便猜到了她多半是想让自己治疗温澄,而少年似乎有害怕跟人接触的心理创伤。

    然而……

    周容瑾摸了下唇瓣,才不信温澄真得抗拒他。他回想了一下刚刚少年的反应——最后的时候,少年只怕马上就要忍不住回应自己了吧。

    他心里不禁对少年的情况产生了几个猜测……

    嗯,他需要验证一下……

    周容瑾笑得很勾人,看着白牵认真道:“白小姐,那你不如问问你弟弟,他刚刚有没有对我产生抗拒。”

    说完,周容瑾又看着温澄,盯着他的眼睛缓缓补充道:“要是你产生了抗拒就不用来了,下一次就去找别的人看病吧,毕竟患者必须全心全意信赖医生。”

    温澄想要出口的话立即顿住了,他看着白牵一副“一否认就立即走人”的架势,在人设和剧情顺利进行之间纠结半天,不情不愿地崩了人设道:“没有。”

    白牵诧异地看了温澄一眼,接着仍然警惕地看着周容瑾,只是语气缓和了很多,道:“就算这样,你刚刚的行为也让我无法信任你。我不能放心把我弟弟交给你。”

    周容瑾一副悉听尊便的态度,顺便交代了一下,道:“白小姐仔细考虑考虑也好,毕竟我治疗……嗯,一向不怎么按常规来。例如刚刚那种事情可能会常常发生,为避免以后产生摩擦,白小姐还是不要轻易决定。”

    白牵冷哼一声道:“你别以为我是外行就什么都不懂,你们心理医生要是对患者做出这种行为是违法违规的!我一定会投诉你的!”

    周容瑾笑了笑,道:“我相信白小姐觉得能治好自己的弟弟才是最重要的。”

    白牵被堵得无话可说,拉着温澄的手掉头就走,显然并不准备跟剧情一样今日就签了合同。

    温澄懵怔地被拉走,回头看了一眼周容瑾,他也正深深看着自己。周容瑾笑着张了张口,看着他无声说了三个字:自己来。

    白牵“砰”一声摔上了诊疗室的门,阻断了两个的视线。

    温澄乖乖跟着女主离开,内心却跟233质疑道:“这、这是不是不太对……为什么女主跟周容瑾之间的火药味这么浓?!她不是应该愉快地把弟弟送进狼窟吗?”

    233看着剧情再一次错乱,不知为何竟然觉得这才是常态(…),它一脸无所谓道:“随便吧,大不了你求着白牵,让她把你送给周容瑾治疗好了。”

    顿了顿,233想起一个事来,道:“对了宿主,话说既然这个‘白衣恶魔’长成这样,你应该不反对走‘床上剧情’了吧?”

    温澄一下子脸颊染上了红晕,羞涩道:“我、我不知道……”

    233一脸“你别说了我什么都懂”的表情:“……得得,看来我又要开始过上反复开关机的生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未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未歇并收藏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