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 > 第33章 #白衣恶魔vs患者#

第33章 #白衣恶魔vs患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感谢小天使们的作收,上一章结尾有两千多字的赠送(就是这一章的开始)。买了上一章的大大们,都是免费看的。app如果下载过了的话,得麻烦大大们清缓存。

    _(:3ゝ∠)_这个麻烦大家了。

    这一段字数,也在后面作者有话说里只多不少留出来。爱你们。

    ***

    智脑233在温澄心中极其靠谱(?)的形象,终于在此刻崩塌了一个角(只一个角?!),温澄开始怀疑了起来——周容瑾到底是什么人?自己一连几个世界都碰上这么像他的人,是怎么回事?

    在温澄沉默思考的时候,白牵和周容瑾已经打好了太极,签了协议。白牵因为自己弟弟的原因,对周容瑾客气了很多,周容瑾几次“拿乔”添了些不平等条约,白牵也都忍了。

    然而,白牵到底不是那种柔柔弱弱,只会受欺负的姑娘。她在心里暗暗记了周容瑾一笔账,心道:要是他敢对自己弟弟真的做出什么,她一定让周容瑾吃牢饭。

    白牵冒出这个想法之后,就越发觉得靠谱。她决定回家就派人调查周容瑾,认为只有拿着他的把柄,周容瑾才会用心治疗自己弟弟。

    而此刻,周容瑾和温澄都对白牵的想法一无所知。

    周容瑾让白牵签了一些条约倒不是真想难为她,而是担心他自己。

    周容瑾这段时间好好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过去”,表示十分不能理解。他生怕自己又变回那种“人渣”,因此写了不少他可以主动中断治疗的条约。只要周容瑾察觉到自己可能伤害少年,他无论多么舍不得,都打算停下来的,然后离开他。

    可惜这种好心,在不知情的人看来都是十分过分、十分不负责任的事情。

    周容瑾看着白牵隐隐带着怒意的面容,叹了口气。

    不过好歹留下了少年。

    “白科。”周容瑾拿着单子唤了温澄一声,笑着对他道:“你好,我们可以开始治疗了吗?”

    温澄本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此刻抬起头来,发现白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不禁有些懵怔茫然。

    只有周容瑾一个人了呢……

    想到周容瑾的人设,温澄耳朵尖红了红,往凳子后面缩了缩。

    周容瑾放下一张纸,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回到自己座椅上,对他很温柔地笑道:“别害怕。我们先来填一个简单的表格好吗?”

    白牵不知道是不是想给他出难题,对自己弟弟的病情并没有多讲,只是说他跟人接触有障碍、心理抑郁。问她是什么原因导致的,白牵却支支吾吾地不肯说,似乎不怎么信任他。

    周容瑾把白牵说的症状都记了下来,不过心里并不怎么相信。依据周容瑾上次跟少年的接触,温澄根本就没有这两个问题。

    所以,要么是白牵判断错误,其实是别的情况;要么就是……少年在假装。

    周容瑾想到后一种状况,摇头笑了笑,竟不由自主觉得后一种情况偏多。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周容瑾还是相当谨慎给温澄做了个全面的检查。

    然而,温澄看着面前填完一张又来一张的“简单”表格,心里有点崩溃。他边填边问233道:“怎么会有这么多表要填?!不是剧情里说,医生随便聊了聊就定论了吗?”

    233也不知情,耸了耸肩道:“┑( ̄Д ̄)┍,没事,主要你的‘床戏’没太有变化就好了,这种表格什么的随便填!”

    温澄扁了扁嘴,虽然233说随便填,但他还是按照白科的人设,乖乖回答了每一个问题。

    周容瑾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填,嘴角勾起一丝笑容,画面仿佛岁月静好。

    温澄填到最后简直眼花手软,好不容易都解决了,却连抱怨一句都不敢,只能气呼呼地瞪了周容瑾一眼——还是那种偷偷地、小心翼翼地瞪,生怕周容瑾看见,又变相毁了人设。

    233看着怂到莫名软萌的宿主,有些无语:“……”

    “填完了?”周容瑾接过来笑了笑,他看着少年每个问题都仔细填了,心里暗暗又做了判断。

    他其实在问题的数量上也用了一些小手段,这些问题做到最后肯定会令人烦躁不堪,一般人都忍不下来,最后要么是弃了不想填,要么干脆是胡乱写画。

    执拗,坚持……或者,他想拼命伪装成一个样子,害怕露陷只能强忍。

    周容瑾在记录表上写了几个关键词,便认真去看少年的回答,但此刻他心里其实更偏向与温澄在伪装。

    然而看着看着,周容瑾渐渐变了脸色。

    似乎……少年真的心理有些障碍啊,还是不轻的问题。

    失眠、焦虑、社交抗拒、自我否定和厌弃……

    若是事实真如同这份问卷里回答的一般,少年恐怕是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而创伤后应激障碍很可能是……

    周容瑾想到可能这种病症导致的原因,脸色十分难看。他看着缩在角落里的少年,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第一次的冲动行为。

    即便是回忆如此鲜明,周容瑾还是对自己产生了质疑,决定重新再问一下那个问题。他顿了顿,道:“白科,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嗯……你当真没有讨厌我吗?”

    周容瑾特意回避掉那个词,避免少年可能会受到刺激。

    温澄微微愣了一下,抬头看他。

    多亏了233的辅助,温澄回答这些问题时并没有什么破绽,很完美的伪装成了一个患了心理问题的少年。而这个少年,当然应该对周容瑾上次的行为感到恶心,只不过……

    温澄还在纠结自己要不要反口,周容瑾很认真看着他,道:“白科,我希望你能说实话,你的情况确实很严重,治疗你的心理医生必须得到你全身心的信任,而不是让你感觉到恶心。”

    温澄一看周容瑾一副想拒收自己的架势,果断地把反口的话咽下去了,摇了摇头。

    233奇异地瞥了一眼周容瑾,道:“咦?说好人渣医生呢?怎么突然这么负责了?!”

    周容瑾松了口气,在自己本子上把“强.奸”两个字划掉,着重于“抢劫殴打”、“遭到排斥、孤立”、“灾难性创伤”等几个方向。

    在继续了解了几个问题之后,周容瑾综合了一下温澄的年龄、家庭背景,偏向于猜测温澄是在校园内遭到暴力行为。而这个行为的实施者,很可能是他的老师、朋友等这种他曾信任过的人。

    周容瑾想了一下白牵欲言又止的行为,不禁皱了皱眉,他总觉得若是温澄遭到这两种人的殴打,以白牵的性子早就闹翻天了,甚至会利用自己的人气将此事扩大,必定要给自己的弟弟出一口气,不至于遮遮掩掩的。

    所以……又是有什么特殊情况吗?

    周容瑾觉得有点头疼,想了想还是决定先不追溯原因了。

    周容瑾向前走了一半,却并未离少年太近,保持了一个对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人十分安全的距离。他尽量温和道:“白科,我们现在先做一组简单的冥想放松练习,然后你回家写写日记,不要太紧张好吗?”

    温澄点点头,很乖巧地按照周容瑾的话去做。

    ***

    这期间的治疗都还算顺利,因为这段期间是剧本里的建立关系期,温澄只要按照剧情一步步来就好了。

    周容瑾也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像是很认真地在给他做治疗。

    之后,就到了白牵要离开弟弟,去封闭性的剧组拍戏去了。

    周容瑾在结束今天的治疗之后,跟白牵进行了一次沟通,并且提出要求道:“白科不可以自己在家,他得尝试跟人建立一段长期而稳定的关系……”

    233暗搓搓地兴奋道:“来了来了,医生会住进白科家里,变成二十四小时专职医生,然后就可以上演各种床戏play了。”

    温澄耳朵尖红了红,显然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偷偷去看周容瑾,周容瑾果然开口说了这个提议。

    然而,白牵却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不行!”

    温澄愣了一下:“诶?”

    233也有些傻眼:“等等,啥情况?!”

    白牵警惕地看着周容瑾道:“我已经雇了保姆看着小科,至于你,周医生,我希望你不要在治疗时间外,过多接触我弟弟。虽然我弟弟很信任你,但我仍然觉得你很危险。”

    白牵这么说,自然是因为一直在调查周容瑾,而她也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周容瑾作风不太好的传闻。当然,她现在并不知晓,“周容瑾”曾经玩弄过患者,不然肯定立即宣布停止治疗。

    周容瑾顿了一下,嘴角扬了扬,似笑非笑道:“白小姐这么不信任我?”

    白牵毫不畏惧地向前迈了一步,在他耳边警告似地说了一句,道:“是的,所以要是我知道你伤害我弟弟,我绝对饶不了你!”

    白牵放完狠话,就拉着懵怔的温澄离开了。

    温澄回头看周容瑾,而周容瑾依旧看着他。温澄只觉得这一幕有点熟悉,只是他还没想起来什么,门就再一次“砰”得合上了。

    回到家,门口已经立着两个整理好了的大行李箱,白牵今晚就得走。门边还站了个中年妇女,白牵叫她张姐,是这几个月来照顾温澄的阿姨。

    温澄看了看慈祥对着他笑的张阿姨,有点苦恼剧情该怎么办……

    233十分靠谱(?)地建议道:“装抑郁啊!过几天白牵肯定会打电话过来的,你就说不喜欢张阿姨,让她去别的人家干活好了。反正这个行为很符合人设嘛!”

    温澄点了点头,心想也只好这么办了。

    只不过温澄还没“告状”,张阿姨竟然自己家出了问题,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白牵哭,说自己的儿子也要闹自杀,让她理解一下自己的苦衷,毁约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她得回去陪儿子。

    白牵也茫然了,她在深山老林里拍戏,连手机号都时好时不好的,这时候再上哪里找一个靠谱又值得信任的保姆去?

    她跟张阿姨说了好多话,恳请她起码要看着温澄吃饭,别的时间她都可以回家陪儿子。

    张阿姨虽然当时应了,可到底还是自己儿子重要,三天里能来一次给温澄做饭就不错了。幸好温澄不是真的病患,趁着没人注意就自己偷偷买点吃的加餐,不然早就饿死了。

    “叮咚。”

    某天,温澄正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吃零食,门突然响了。温澄还以为是张阿姨忘带了钥匙,连忙把零食藏起来,然后回到抑郁少年的模样去开门。

    只是温澄一拉开门,外面站着的却是周容瑾。周容瑾手上提着一个隔热盒,里面装了小笼包和热粥,小笼包鲜美的香气扑面而来,萦绕在鼻腔中久久不肯散去。

    好久没正经吃饭的温澄“咕嘟”咽了一下口水,眼巴巴看着周容瑾手上的盒子。

    周容瑾看着少年有些失笑,他嘴巴上还沾着没擦干净的饼干渣,眼里满满都是食物,一副“求投喂”的样子。

    周容瑾笑道:“饿了吗?正巧我路过你家,就买了份东西上来。听说还挺好吃的。”

    233看了一下隔热盒,才不信顺路带的外卖会有这种健康包装呢!

    然而233不信,它家蠢萌的宿主却毫不怀疑。温澄听他这么说,立即眨了眨眼睛接过了食盒,根本不打算还回去了。

    周容瑾笑了笑,看着已经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准备开吃的温澄道:“我可以进屋吗?”

    周容瑾在尝试跟少年建立更长期稳固的关系,跟他更亲密一些,例如得到他的允许进入家里,这样有利于少年的恢复。

    温澄点了点头,他这时候早忘了人设了,不过即便是他记得人设,也舍不得让周容瑾就那么站在门外。

    周容瑾便换了拖鞋关门走进来,坐到温澄的对面看着他吃东西,笑着问道:“好吃吗?”

    温澄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一碗,才有空回答他。想到人设的少言寡语,温澄把一千字赞美词都咽回到了肚子里,舔了舔嘴唇道:“嗯,好吃。”

    周容瑾笑了一下,道:“那以后我常带给你吃。”他看了看周围,疑惑道:“家里没人吗?”

    温澄“嗯”了一声,道:“姐姐去拍戏了,张阿姨家里也有事情……所以就没人了。”

    周容瑾皱了皱眉,直接去阳台给白牵打了个电话。

    白牵那边信号不太好,但还是跟周容瑾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电话,最后周容瑾似乎有些生气了,声音高了些,让温澄听了个清楚。他道:“我不管你怎么想,白科身边不可以没有人,你若是回不来,那我每天都会过来的。”

    白牵那边似乎威胁了他一句,周容瑾冷笑了几声,道:“好,我等着你。”说完就挂了电话。

    周容瑾看着屋里捧着碗,怔怔看着自己的少年,还以为吓到他了。他忙柔声安慰了几句,然后问道:“小科,你愿不愿意每天让我到你家里?照顾你,给你带些好吃的来?”

    温澄听到这话的时候眼睛亮了亮,不仅因为剧情终于顺利进行了,还因为他实在饿怕了,能有人投喂自己的日子实在太令人怀念了。

    嗯,不仅是投·喂·食·物的日子……

    于是,温澄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说话都有些ooc了:“那,你要住哪间屋子?我、我去换个床单……”

    “嗯?哪个房间?你去换床单?”周容瑾顿了一下,十分诧异地看着少年,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温澄怔了怔,突然反应过来了。他脸一下子就红透了,慌张得手足无措,支支吾吾想要挽救一下:“那个……那个……”顿了顿,满脸羞涩的温澄觉得还是自己逃跑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未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未歇并收藏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