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行驶,他们到达了目的地,老师简要告知一下规则,便让学生们自由行动寻找营地了。

    皇甫浩风他们将帐篷地点定在小溪旁边,老师给他们分配了两个帐篷,搭帐篷的工作由皇甫浩风为首的三个男生负责,清洗食材以及做炊具的准备工作则交给了赵灵蝉与皇甫洛。

    搭好简易的台子,将炊具一样样摆好,再将食材全都拿出来归好类,赵灵蝉算了算时间,觉得差不多了,便主动对还在卖力安装帐篷的三人和笨拙研究食材的皇甫洛请缨去树林深处捡柴禾。

    皇甫洛立即扔下手中的食材,“阿蝉,我要和你去!”

    叶璟站起来眉头皱了皱:“你们两个女孩子去树林深处不安全,等会儿我去。”

    有独处的机会皇甫浩风自然不会放过,“马上就到中午了,临时捡柴禾怕来不及,别到时候中餐变成晚餐了。”他的手摩挲着下巴,得出一个结论,“我认为,我陪赵灵蝉去最合适,既不会耽误时间,还能够保护她。”

    深知皇甫浩风心意的商临城与叶璟没有反对,商临城甚至还调侃了两句。只有皇甫洛不满地直囔囔:“不要不要啊!那让阿蝉留下来和我一起洗菜准备食物啊!临城你和我哥哥去捡柴!”

    没有人听她的意见,赵灵蝉也没有吭声,尽管她非常讨厌皇甫浩风,可目前的情况下,皇甫浩风比粘人啰嗦的皇甫洛要省心许多,她自然选择和皇甫浩风一组。

    反对无效,皇甫洛一下变得怏怏的。

    赵灵蝉安慰她:“洛洛,我们很快就回来了,到时候陪你一起准备食物。”

    一听这话,皇甫洛才重新来了精神。

    也是如此,终于没了反对意见,五人便分开了,各自做各自的事。

    赵灵蝉与皇甫浩风一前一后地进入树林。

    离开三人,两人便算单独相处了,皇甫浩风一颗心跳跟擂鼓似的,“砰砰砰”跳的飞快,他的心情十分紧张。

    他活了十七岁,一路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还未有过如此的时候。盯着赵灵蝉的后脑勺,他突然觉得自己挺可笑,为何要怕赵灵蝉?上看下看,左看右看,赵灵蝉都是一个可人的美丽软妹子,有什么可怕的?

    想到这,原本紧张的心情登时间轻松了许多。脚下的步伐加快了些,与赵灵蝉肩并肩走着。

    赵灵蝉没有看他一眼。

    “赵灵蝉。”他开口叫道。

    “嗯?”赵灵蝉漫不经心地吭了声,注意着周围的环境。

    “你有男朋友吗?”他犹豫地问。

    赵灵蝉的眉头皱了皱,观察周围的注意力集中在皇甫浩风身上。她想,她该怎么回答才好?

    她侧脸看向皇甫浩风,一脸的似笑非笑。

    皇甫浩风不仅没有发现她的眼神有何不妥,反倒俊脸腾地一下红了。他觉得自己在赵灵蝉面前这样的反应着实丢脸,实在没有男人样,男人怎能如此?于是当下声音便大了起来,听起来横的不行:“有没有啊?给个话啊!”

    如果不是碍于皇甫浩风的身份,赵灵蝉会给他一记冷笑:“关你什么事?”

    但是现实不允许她那么做,皇甫浩风的身份注定她这个小喽喽得罪不起。

    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敛去,俏脸上浮上一抹红晕:“还没有……”

    皇甫浩风面上一喜,然而喜悦才刚浮上心头,赵灵蝉的下一句话便如一盆冷水从头顶泼下,浇得他的心都凉了。

    “可是我有喜欢的人了呀!”

    “谁啊?”他下意识问。

    赵灵蝉的眼帘垂了垂,而后毫不犹豫地将那两个字吐了出来:“是成俊啊,上次聚会上你也见过的,你认得他吗?”

    皇甫浩风自然是认识的,他不仅认识成俊,更认识成俊的父亲,父子俩和其他人一样,对皇甫家不停地献殷勤,企图从皇甫家捞到些好处。皇甫浩风对成俊和他父亲的印象和其他人也是一样的,都是对着皇甫家不停摇尾巴的哈巴狗。

    赵灵蝉究竟是什么眼光,竟然看上那样的人?

    赵灵蝉盯着他近乎完美的脸,心中不由冷笑。

    阵阵反感袭上心头,上辈子不愿再回想起来的记忆再度涌入脑海。

    她和皇甫浩风有过短暂的交集,短暂虽短暂,可是却恶心到极致,令人不愿再回想起来。

    她与皇甫浩风相识在一场发布会上,那个时候皇甫浩风并不叫皇甫浩风,而是叫林云峰,一家小公司的老板。林云峰对她一见钟情,展开了热烈的追求攻势。

    那个时候赵灵蝉正因为父亲公司的事头疼,再说又跟了金主,不想祸害其他无辜的男人,便委婉地拒绝了他。

    原本是好意的拒绝,却似乎是戳到了那个人的高傲的自尊,不仅派人私下调查她,更在她的手机安装窃听器,她的一举一动皆在他的掌握之中。

    最后林云峰利用手段强行将她的金主从她身边逼走,要赵灵蝉成为他的情人。

    他的手段太恶心、太偏激,赵灵蝉自然不会答应。但林云峰有手段将她原本的金主逼走,自然有方法令她找不到其他的金主。他深知她的处境,她急需要钱和权力,如果没有金主的扶持,她完全走不下去。

    万般无奈之下,她做了他的情/人。

    这是噩梦的开始。

    林云峰是一个拥有变态掌控*的男人,她的一举一动甚至是吃喝拉撒他都要掌控,起初的时候他还能够让她自由行动,可是到了后面,却将她完全禁锢,根本不让她接触外面的世界。

    而他的品味也越来越变态,sm里各种方式他几乎都对她用过,那段时间如同地狱一般,她活的十分痛苦,曾无数次想一死了之,可因为父亲的公司,她无数次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

    这种噩梦一般的日子足足持续了半年,半年后,林云峰给她留下了一笔巨额财富,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从她的世界里消失。

    她不敢去搜寻林云峰的资料,怕搜寻出来的结果会令林云峰这个恶魔再度出现在她的生命中。

    不过所幸,之后的人生虽然依旧不顺利,可是林云峰再也没有出现过。

    重生之后,她从未想过要找林云峰报仇,虽说林云峰令她恶心令她痛苦,可最后,林云峰却也给了她想要的东西,也算是扯平了。重生后,她以为自己绝对不会走上上辈子的路,自然也不会遇到林云峰。

    却不想阴差阳错之下,竟再度遇上了他。只不过这次他的身份是首富的儿子,皇甫浩风。

    这下子,上辈子她的疑惑全部解开了。

    为什么林云峰明明只是一个小公司的老板,却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她的手机神不知鬼不觉地安装窃听器?为什么他能够在她不知道的前提下,查到她的通话记录?

    以上这些,也许是钱能够解决到的。可将她的金主从她的身边逼走,叫其他对她有色心的土豪不敢接近,逼她一路路往绝路上走。林云峰不过一家小公司的老板,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上辈子她想不明白,可是现在她全明白了,那是因为他是皇甫浩风啊!有一个首富的父亲在身后撑腰,他有什么做不到的?

    “你怎么喜欢他啊?”皇甫浩风的眉头皱的死紧。

    赵灵蝉理所当然地说:“因为他很温柔啊,我最喜欢温柔的人了。”

    在皇甫浩风的世界里,他就如同童话里的王子殿下,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要容貌有容貌。想要做的,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想要的,也没有得不到。这个想要的,不仅包括东西,也包括人。他认为自己比成俊好千倍万倍,他认为如果自己让赵灵蝉在他与成俊之间选择,赵灵蝉斟酌之后,必定会选他,当下准备霸道开口,却不想赵灵蝉突然捂住了肚子,面色痛苦。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原本想要开口的皇甫浩风瞬间懵逼了,紧张问:“怎么了?”

    赵灵蝉面上浮现潮红,为难尴尬道:“我有点想上厕所……”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表白的事一下子便被皇甫浩风抛到了脑后,他不可置信地问:“这个时候?可是这儿没有洗手间啊!”

    她四周看了看,最后似牺牲般下了决定:“浩风,你帮我注意一下有没有人啊……我一下就解决好了……”

    原本还处于不知所措状态的皇甫浩风被她这声浩风荡着心都柔了,哪还来得及想那么多,连忙点头,如同守护公主的骑士一般承诺,“你去,我帮你守着。”

    “谢谢你。”赵灵蝉说着,急急忙忙进了树林里头更隐秘的地方。

    他没有发现,赵灵蝉离开之后,左边不远处窸窸窣窣跟上了不少身影。

    皇甫浩风背靠着大树,回想着方才与赵灵蝉的那声浩风,唇勾着,那双略细长的凤眼人忍不住笑弯了。

    他想以后都能听赵灵蝉这样叫他,当然了,他更希望赵灵蝉能够和他以前那些小女朋友一样叫他,亲爱的。

    但他也知道现在绝对不可能,因为赵灵蝉还喜欢成俊。想到成俊,他的拳头便不由自主握紧了,他得想办法让赵灵蝉不再喜欢成俊。

    心猿意马中,周遭的时间也过得飞快,待回神赵灵蝉怎么还没有出来时,已经过了将近四十分钟。

    即便是大号,这时间也应该够了的,他看了看手机,愈发觉得事情不对劲,朝树林深处喊道:“赵灵蝉!你好了没有?”

    回答的他的只有树林不停鸣叫的蝉,可此蝉非彼蝉。

    他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又朝赵灵蝉离开的那个方向喊了几声,回答他的依旧是无休无止的蝉鸣。他总算有了些危机感,拨通了从皇甫洛那儿偷偷记下赵灵蝉的号码,电话通了,可是没有人接,最后因无人接听自动挂断。

    再度唤了几声,依旧没有人声的回应,他顾不上对赵灵蝉的承诺,快步走向赵灵蝉离开的方向。一直走了好远的距离都没有看到赵灵蝉的身影。越往里走,树木便越高,荆棘丛生。他本想继续前进,可寻找途中遇上了一条朝他吞信子目临时露凶的小蛇,终究是被人宠爱着长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当下被吓得直接顺原道往回走了。

    他有些慌乱,怕赵灵蝉就这样失踪了。可又安慰自己,也许是赵灵蝉走了其他一条路,现在没准已经回去了呢。想到这,他下意识给叶璟打了电话,然叶璟说赵灵蝉并没有回去。

    登时间,几人均发现事情似乎严重了,不多时,叶璟与商临城便匆匆赶了过来与皇甫浩风会和,剩下的皇甫洛则去找老师求助。

    根据皇甫浩风说的,三人结伴往赵灵蝉离开的方向找。皇甫浩风走在两人的中间,警惕地打量四周,生怕再度遇到与他吐信子的蛇。

    如果可以选择,他断然不会再回来这条路,可是自己的两个兄弟都来了,他若不去,未免也说不过去,而且赵灵蝉又是和他在一起走丢了。

    想到的,他便懊恼不已。为什么要做君子呢?赵灵蝉方便时,他该跟上去的。这样,赵灵蝉还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走丢?

    冷不丁地,天色忽然暗了下来,再过不久,闷雷轰鸣,一副山雨欲来的模样。

    三人暗叫不妙,这树林里长的无数荆棘及成长杂乱的树木,再者山路崎岖,在没有雨水的情况下都非常难走,若下雨了,难上加难,该怎么前进?

    “学校在搞什么鬼?!”皇甫浩风抹抹额头上的汗水,忍不住抱怨道:“组织野炊,难道不该事先看天气预报吗?!做事太不的当了!”

    “唉。”商临城跟着叹气,“阿蝉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走丢了,真给人添麻烦啊……”

    一听这话,皇甫浩风不悦了:“临城,你怎么说话的?”

    商临城耸耸肩,“知道阿蝉是你喜欢的人,可喜欢归喜欢,也不能这样偏袒啊,这事她做错了,就该批评。”

    皇甫浩风是极护短的人,他自己可以埋怨赵灵蝉,可其他人,却不行了。所以商临城对赵灵蝉的埋怨,他听了着实不爽,正在再度反驳为赵灵蝉辩解,叶璟的声音却令他几乎在瞬间噤了声。

    叶璟说:“安静点,我好像听到了她的声音。”

    商临城也安静了,三个少年竖着耳朵仔细听着。

    商临城与皇甫浩风并没有听到赵灵蝉的声音,不过却听到了男人的对话声。

    “阿璟,你听错了吧?”商临城问,“我听到是男人的声音。”

    “我也是。”皇甫浩风道,与叶璟的视线在空中相汇,“不过,先过去看看。”

    在漆黑云层里酝酿许久的雨水落了下来,重重地砸在树叶上、荆棘杂草上、地上。

    原本便难走的山路被雨水一冲刷,登时间更加难走了,一不留神便会摔个大跟头。

    越走越近,那边传来的声音就越来越清晰,在淅沥的大雨从,三人也能够听到他们对话的具体内容。

    “操!怎么下雨了!老子干他娘的!”这是一个声线粗狂的声音,“真tmd扫兴!”

    “怎么办?”另外的这个声音则干哑发涩,听着人的耳朵直难受,“要不找个山洞再干?这么大的雨,有点难搞啊,一点情趣都没有了。”

    “二毛,这个时候你还讲情趣啊?再说了,这个地方哪有什么山洞?雇主是让我们杀了她,不是强、奸她!赶紧把她从这儿扔下去吧,我们掳她走的时候,她不是还有一个朋友在等着么?等会儿他跟上来就不好了。”这个声音相对前面两个声音要年轻一些,不过声调悠长,叫人听起来十分不舒服。

    “三毛你傻啊?”第一个声音再度响了起来,“这个女人长的这么漂亮,瞧这皮肤跟豆腐似的,滑溜溜的,简直人间尤物,我的老二早已饥渴难耐,今天不干她,我今天绝不甘心!”

    “大哥说得好。”这是第二个声音二毛的附和。

    “算了。”三个人从有两个人支持,被称作三毛的妥协了,“干吧干吧,速度点,虽然我们这位置鲜少有人能够找到,可这婊/子学校那么多人,全员出动的话,我们这儿被找到的几率就大了。”

    拨开比人还要高的荆棘,叶璟三人便看到这样一副光景。

    赵灵蝉被布条堵住了嘴,手脚被麻绳束缚着,此刻正狼狈地躺在地上。

    “这群孙子!竟敢动她?!”皇甫浩风怒气冲天,拨开荆棘直接跳了出去,轮着拳头给了其中一人一拳。

    蓄着络腮胡子的男人万万没想到这个关头竟然会有人冒出来,也是如此,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就被皇甫浩风打倒了,栽在地上,啃了满嘴泥。

    络腮胡子被打之后,另外两人才反应过来,朝皇甫浩风扑去。叶璟与商临城在这个时候冲了出来,与另外两人扭打在一起。

    被打得狗啃泥的络腮胡子急忙爬起来,迅速加入打斗中。虽说叶璟三人战斗力相对于同龄人来说十分之强,可面对专门干谋财害命□□的人来说,他们还是太弱了。

    叶璟三人渐渐处于下风,正当三人招架不住的时候,荆棘丛再度拨开,五六个清一色一米八以上的壮汉涌了进来,个个神色凶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左手一拳,右手一拳,长脚一勾……络腮胡子和他的二毛三毛登时便被打趴了。

    “靠!今天真是见鬼了!”头被踩着的络腮胡子哀嚎,不仅没有爽到,任务反倒失败了,还被人暴打了一顿,真特么衰。

    头同样被人踩着的三毛恨铁不成钢地对络腮胡子咬牙切齿:“都和你们说了,直接杀了扔!偏偏还要泄欲!这下折了夫人又赔兵吧!”

    “别吵了。”一富有磁性低沉的男声响起,紧接着,一双修长的手拨开荆棘丛,踏着泥土走来,泥水在他脚下溅起朵朵泥花。他的面部轮廓接近西方人的深邃,中长发与络腮胡子令他极富有男人味,他越过挡着他的壮汉,走到开口的三毛面前,蹲下身子笑意吟吟地盯着他:“就算你们没有龌蹉的心思,你们的下场依旧是这样的,所以不要懊恼。”

    他的眼角余光落在正在帮赵灵蝉松绑的三个少年身上,心道现在赵灵蝉是安全的,不用担心。

    忽的一声炸雷,电闪雷鸣,自漆黑云幕从出现的闪电似要将整张天幕劈开。

    雨下的更大了。

    赵灵蝉盯着后来走出男人,那颗高高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去,李梧桐来了,安全了。方才她真怕李梧桐反悔没有赶来,怕是不仅自己会受害,还会连累到皇甫浩风三人。

    皇甫浩风给自己垫背,她自然是愿意的,可叶璟与商临城是无辜的,再说了,自己还没有复仇,不想那么早死。

    李梧桐单膝屈起,半蹲在三毛面前,揪起三毛的头发,强行让他注视自己,“从你们的话里分析,你们不是因偶然发现这个小姑娘长的秀色可餐所以将她掳来的,而是有预谋的要杀她。”

    李梧桐整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眼神冰冷,如同冒着寒光的利刃,三毛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我是不是该报警呢?”李梧桐皱了皱眉,唇角一扬,突然笑了起来,笑容诡异,“不不不,我不会报警,人并没有被你们杀死,即便判刑,也不过几年而已,这太划不来了。”他瞧了眼赵灵蝉那边陡峭的陡坡,“你们方才想把那小姑娘杀了扔下去,那么我把你们三杀了再扔下去如何?是割喉还是捅腹或是挑断手脚筋呢?”

    一跟着李梧桐的壮汉附和道:“梧桐哥,我觉得三样一起来比较保险,这样就不怕他们死不了。”

    李梧桐颔首:“说得对,那就这样干。”

    说着,他起身,那架势是让壮汉们动手的意思。

    见状,名为三毛的男人哭喊起来:“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小的知错了啊!我们也是拿人钱财□□啊!我们是无辜的啊!”

    “三毛!”络腮胡子怒吼,“你忘了行业规矩了?”

    三毛靠不客气地呛回去:“去他娘的行业规矩,老子都快要死了,谁还管他的行业规矩!”

    李梧桐的步伐一顿,抱着手臂居高临下地看着三毛:“看不出来,你挺机智的嘛,那么你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听听?”

    三毛正要开口,一个炸雷再度响起,雨势更大了,豆大的雨水打在身上,生生作痛。

    三个少年已经帮赵灵蝉松了绑,叶璟和皇甫浩风将她扶了起来,叶璟与商临城都知道皇甫浩风对赵灵蝉的小心思。赵灵蝉被捆久了,有些站不稳,便都识相地走在前头一些,让皇甫浩风在后面一些单独地搀扶着赵灵蝉。

    冷不丁地,赵灵蝉与皇甫浩风脚下的泥土忽的变得松软,接着塌了下去。

    赵灵蝉与皇甫浩风的身体控制不住地往后栽,皇甫浩风下意识地拉住前面的商临城的手臂,商临城凭着本能将他往前面拉。

    皇甫浩风虽用力扶着赵灵蝉,但生死攸关之际,从小养尊处优早就养成自私性格的他潜意识里自然以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他死死地拉住了商临城,原本扶着赵灵蝉的手一松,赵灵蝉甚至连惊惧的尖叫都来不及叫出来,便脱离他摔了下去。

    叶璟往后跨了大步,堪堪拉住了赵灵蝉的手,然并没有什么用,他脚下的泥土再度一松,与赵灵蝉一起摔了下去。

    “阿蝉!阿璟!”皇甫浩风吼道。

    李梧桐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急忙站起来,他的步伐无法淡定,连滚带爬地跑到崩塌了的陡坡前,泥土石块混着雨水纷纷往陡坡下落,看不到赵灵蝉与叶璟的影子。

    这个陡坡很高,不知底在哪儿。

    李梧桐心一沉,心道:完蛋了。

    皇甫浩风看着陡坡下面,浑身的拽气散去,他缓缓往斜坡方向走,面庞苍白,唇瓣控制不住地颤抖:“都是我的错……我没有拉住她……都是我的错……”

    商临城急忙拉住他,商临城的面色比他好不了多少,他安慰皇甫浩风:“浩风,你别自责,那种情况你知道的,就是死死拉住了,你也会掉下去的……好比阿璟一样。”

    李梧桐伸出脚试探性地斜坡些探了探,那架势是想直接下去找人。

    他带来的壮汉急忙将他拉住:“哥!会摔下去的!你先别冲动,这山上一定有去陂底的路!”

    李梧桐的心神这才定了定,对压制着络腮胡子为首的壮汉道:“大豹、大虎、大狮,你们三个先将三个恶人带回市里,同时联系赵灵蝉的父亲!将真相告诉他!剩下的大牛、大蛇和我去找下陂底的路!”

    “明白!”

    三个壮汉押着络腮胡子以及二毛和三毛准备离开,李梧桐又叫住他们,“等等,把这两个小孩也带走。”

    两个小孩指的自然是皇甫浩风与商临城。可皇甫浩风与商临城不愿意,皇甫浩风说:“不行,我要和你们一起去找!”

    商临城也道:“我兄弟也掉下去了,我们要去找!”

    李梧桐劝道:“这雨势加大了,随时会遇到滑坡,太危险了,你们先回去。”

    “不行。”皇甫浩风一口回绝。

    李梧桐只觉头疼不已,眼看生意快要顺利完成了,却不想突然遭遇这种变故,现在他一分钱都没有拿到,直接放弃他真亏大了,再者赵灵蝉这个雇主给的其他生意他还想做,所以一定要找到赵灵蝉。只是找是找,他可不想带两个拖油瓶,便又道:“现下大雨磅礴,手机在这山里没有信号,要不这样,你们和他们先离开,去有信号的地方报警,只有你们知道这个笃定,所以jc来了之后,带他们来这儿营救,行不行?”

    两人看了看李梧桐又看了看押着恶人的三个汉子。如果他们两个跟着李梧桐,那么确实没有人可以报警给jc带路。

    两人不再犹豫,跟着押着恶人的汉子下了山。

    李梧桐松了口气,带着自己带来的两个壮汉自旁边的小路下去,摸索起通往陂底的道路。

    #

    从坡顶摔下来的时候,也许是头碰到了石头还是其它什么,赵灵蝉眼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只觉得全身都痛,似要散架一般。

    雨还在不停地下,有人一瘸一拐地背着她在泥泞的山路走,赵灵蝉盯着他看了半晌,这个满身泥泞狼狈不堪的人是叶璟。

    她想起来了,她摔下陡坡的时候,叶璟拉住了她,被她一并拽了下来。

    如果不是她故意踏赵灵娇的设下的圈套,故意被那几个男人抓住,叶璟也不会因为她跟着摔下来,她心中徒然升起一阵过意不去。

    “叶璟……”她轻声唤道。

    “嗯,你醒了?”叶璟的声音沙哑,“身上痛吗?”

    “痛……”赵灵蝉回答他,又问:“我们现在在哪儿啊?”

    叶璟吃力地回答,“应该在陂底下,我们得找个避雨的地方,这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

    “你放我下来吧,这路湿滑,背着我容易摔跤。”叶璟背着她走路一瘸一拐的,赵灵蝉垂眼看了看,很担忧,“你的腿好像受伤了,我自己下来走。”

    “你不重,我能撑得住。”叶璟说,“你看,我们运气真好,前面有个山洞,再走几步就到了。”

    赵灵蝉抬眼一看,叶璟说的没错,前面确实有个山洞。

    叶璟背着她进了山洞,这个山洞很大,入口处湿漉漉的,越往里面走,便没有那么湿了,碍着最里面的底面是最干燥的。

    进了山洞,赵灵蝉说什么也不让他继续背着了。她从叶璟背上下来,两人互相搀扶着往里面走,最后挨着最里面的石壁坐了下来。

    坐下来之后,赵灵蝉下意识地看向他的腿,他的长裤被撕开了很大的口子,整个裤脚被血液染的鲜红,撩开长裤撕裂的口子,便看到了里面还在潺潺流血触目惊心的伤口。

    赵灵蝉心一惊,随即骂道:“你怎么这么傻?腿都这样了,还背着我走!”

    叶璟没有反驳她的话,轻声道:“雨一直在下,陡坡不停地滚落石块,如果不背着你离开,你会被砸死砸伤。你不要自责,即便是其他人,我也会背她走的。”

    事情已经发生了,任何感激与愧疚在此刻都没有什么用,当下紧要的是要帮叶璟止血包扎。

    赵灵蝉很快便冷静下来。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天气并不是这般光景,阳光灿烂的。赵灵蝉虽然涂了防晒霜,根据以前的习惯,她又在外面套上了轻薄的防晒服。

    她脱下防晒服,在旁边石壁凸起的石块上来回摩擦防晒服的边缘,很快,防晒服便被磨出了口子,用力一撕,便被撕成了两半。她再次重复这个动作,将撕成两半的其中一半再度撕开,最后得到一块长长的薄布,她用薄布将叶璟的伤口粗略缠好,虽然布是湿的,这样缠着对伤口不好,可总比血流不止要好。

    “叶璟,你有打火机吗?”她问。

    叶璟疲惫地眨了眨眼,手在裤袋里掏了掏,之后将湿漉漉的打火机递给赵灵蝉,“还好没有掉。给你,不知道还可不可以用。”

    赵灵蝉接过打火机,她猜的不错,叶璟的打火机和皇甫浩风是相差不多的款式,合盖的。

    将打火机甩了甩,压下盖子,火苗便蹿了出来,还可以用。

    赵灵蝉拿着打火机,在山洞里搜索干柴。山洞里面的干柴枯草不少,只是这天气即便山洞最里面的地面还是干燥的,但山洞里的干柴枯草均染上了不少湿气,很难点燃,点燃之后有许多烟,呛得两人直咳嗽。

    后来干柴与枯草里的水分被火烤得差不多的时候,山洞内的烟也少了许多,至少不会呛鼻。

    赵灵蝉首先将防晒服改良成的薄布在火上烤干,干了之后,将叶璟腿上湿漉漉的薄布换下来,换上烤干的。

    现下是九月天,平日并不会感觉到凉。可今天下暴雨,气温相对平日要凉上许多,再者两人全身均打湿了,又在这阴凉的山洞里,两人冷得直打颤,好在赵灵蝉生了火,这才好了一点。

    叶璟之前背着赵灵蝉走了一大段距离全是强打精神的,现在停了下来,因失血过多的他头晕眼花,眼皮子开始打起架来。

    赵灵蝉虽然全身骨头都疼,可和受了伤的叶璟相比,她的伤就是小case,根本不足挂齿。她的精神与叶璟相比,也要好许多。

    “叶璟。”赵灵蝉叫他,摸了摸他的衣服,叶璟的衣服和她的一样,湿的能够拧出水来,“你脱下来,我帮你烤干?”

    叶璟抬眼看她,疲惫道:“不用了,很快就干了。”

    “这样会感冒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人找到我们,你可不能出事啊。”说着,她的手已经伸了过去,揪着叶璟的衣摆,那架势似要强行将叶璟的衣服剥下来。

    叶璟连忙握住她不安分的手,苍白显得病态的脸上猛地蹿上一抹潮红,剑眉微颦:“你做什么?”

    “听话啦。”赵灵蝉好声好气地哄道,“山洞里的干柴也不多,趁现在火大赶紧烤干,不然等会儿没有干柴了,想烤都不能烤了。”

    很显然,此刻十七岁的叶璟还是纯情少年,在美丽少女面前袒胸露乳显然接受不了。

    “你烤你的,不用管我。”他的手不曾松开,好半晌才憋出这么一句。

    赵灵蝉笑:“你们男孩子可以打赤膊,可是我是女孩子不太方便呢。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我今天穿的衣服轻薄轻薄的,现在在火边已经干的差不多了。”她的手使了使劲,柔声哄道:“叶璟,乖,松手,你这样我不好脱。”

    虽说对上辈子所知的叶璟十分反感,可现在的叶璟与上辈子那个人品极差的叶璟不同。这个叶璟虽说性格怪了那么一点,可是心地却是善良的,再者此刻受伤了,那股子冰冷疏离也全都收敛了,整个人看起来温和无害。

    赵灵蝉突然之间明白了,也许日后叶璟依旧会变成上辈子那个叶璟,可是此刻,十七岁的他却并不是,所以接近了又如何呢?能做朋友是缘份,不能做朋友那是没有缘分,说句好听的,没准现在关系好了,叶璟还可以帮她一把。

    心中豁达了,对待叶璟自然也自然了,手里的动作便更加潇洒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颤抖吧,绿茶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虾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虾霸并收藏颤抖吧,绿茶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