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凿龙之点龙笔 > 第46章 城

第46章 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日,众人休整好后,终于要出发前往太行山脉。

    张子尧房间的门大清早便被人敲响,睡眼朦胧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的是张子萧——张子尧对他这素来阴沉的弟弟还是有些吃不消,所以早上第一眼见到的是这位对他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有事?”

    张子尧保持着将门拉开一条缝隙的姿势。问。

    “不请我进去坐坐?”张子萧问。

    张子尧回头看了眼身后画卷里毫无警觉睡得仰头流口水的烛九阴,还有木盒子里迷迷糊糊抬起头往门这边看的金眼小牛——这一屋子神奇物种真让张子萧进来也不知道是谁吓着谁——于是索性将那门缝推得更小了些。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之后,问:“你有事就说,我还没睡醒。”

    “其实我也没想进去。”

    “……”

    “你还是老样子。”张子萧说,“一点没变。”

    俩本来感情就不怎么地的兄弟大清早在这儿叙旧不是有病是什么?

    张子尧起床气还没消下去,这会儿实在没心情跟张子萧打太极,于是木着脸又问一遍:“你有什么事?”

    “没事,来跟你说一声,我回余县了。”

    “你回家?”

    这次张子尧是真有些惊讶,昨天张子萧画完震后图,名字一夜之间就传开了,人们都道京城里又来了位不得了的张家后人,画的人物惟肖惟妙,令人拍案叫绝……不少王公子弟都蠢蠢欲动,想要请他给自己来个自画像流芳百世什么的——这人不留在这发发横财,居然这就要回家了?

    张子尧掀起眼皮子看了看外头,可惜太阳还没升起,否则这次搞不好还真是从西边出来。

    “张子毅还在床上装疯卖傻,我爹我娘天天也是哭爹喊娘,”张子萧平静道,“我出门很长一段时间了,要做的事已经做完,姑姑也已经跟你重聚,我还留在这浪费时间?再不回去,我怕家里比我走时候更乱。”

    张子尧想了想也是,他走之后,家里唯一能算有脑子的只剩下张子萧了。

    张子毅以前就像个弱智,这回真的成了弱智,也是没有办法。

    在心里琢磨了一会儿,张子尧自然也是不愿意挽留张子萧的——连客气一下都不想的那种——毕竟他还真怕一客气张子萧真的又随他们一路前往太行山脉,那多郁闷?

    “喔,”张子尧点点头,“那你走吧。”

    “你们也今天出发?”张子萧问,“今天的话最好了,最好早些走。”

    “?”

    “姑姑喜欢太行山脉,”张子萧想了想问,“如果她必须要留在那儿,你会陪着她吗?”

    张子萧这个“必须”用得有点奇怪,但是张子尧转念一想琢磨他这可能是在说元氏自己意愿非留不可,索性也没放心上……笑了笑道:“她是我娘,她想在哪儿我自然都会陪着她——但是余县那边你也别指望我就会撒手不管任由你家闹腾……”

    “不指望。”张子萧微微蹙眉,“你管不管家里的事跟我没关系。而且,这次确实是我爹过了,我也很想要那支笔,但是不是这种方式……我弟也疯了,他爹知道教训了的。”

    “……”

    “对不起。”

    “?”

    张子萧这个道歉突然冒出来,那真是空气都快凝固了,张子尧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接受道歉也不是不接受也不是——他想说这跟你没什么关系你何必来道歉。但是转念一想,当时给元氏盖上棺盖时,连同张子萧一起,他恨不得抽了他们的筋扒了他们的皮。

    张子尧闷在门前没说话,张子萧等了一会儿没见他回应,也不强求,露出个没多少笑意的钱,深深看了张子尧一眼,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他走的时候,正好黄束真的灵柩往张子尧别院门前抬过,良辰吉日就是这么个啥破事儿都凑一堆的日子,宜出远门,宜下葬色什么的……国师妇人的哭声将这宁静的清晨彻底打碎,国师沉默地跟在灵柩后头,可怜黄家,听说嫡出的就这么一个女儿,大夫人也过了合适生育的年纪,中年丧女,一家人自然悲痛欲绝——

    张子萧留给张子尧的便是站在院门口,举着把伞,沉默看着黄束真的灵柩从自己面前抬过的背影。

    张子尧转身回房收拾行李,关上门的那一刻听见画卷里传来凉飕飕的嘲笑:“真是兄友弟恭哈?”

    张子尧没理他。

    眉毛都懒得抬一下的那种帝王式冷漠。

    外头的雨还在下,只是想比起前两天小了不少。

    只是这时候雨大或小似乎都无所谓了,因为京城周边的庄稼都被冲了个稀巴烂,若是换了别的稍远的地方,伴随着洪灾,今年肯定顺便得闹个灾荒——好在这是天子脚下,粮仓距离饿肚子的百姓最近的地方,皇帝老子的眼皮子底下某些贪官也不敢胡来,所以洪灾在京城闹虽然穿出去不好听,其实是损失最小的。

    “所以牛牛别太内疚,土地公公也说了,世间灾祸自有定数,跟你没关系。”张子尧安慰着盒子里的小兽,停顿了下。又补充道,“如果你真的会觉得愧疚的话。”

    烛九阴特别大声的冷笑了一声。

    木盒子里的小兽脑袋埋在爪爪里,头也不肯抬。

    这会儿少年已经穿戴洗漱整齐,安抚了盒子里的祖宗小心翼翼将木盒盖上,放进行囊里,然后又取下了画卷挂在腰间……收拾妥当后便出门去找元氏,准备出发前跟她一块儿用个早饭什么的——

    虽然觉得娘亲突然决定定居在一个他听都没听过的城市略显突兀,但是一想到在此之前她至少会陪伴自己一路直到到达太行山脉,心想也是十分欢喜:以前元氏在世时,因为母子二人常常相互陪伴,一切显得理所当然……直到真正的阴阳相隔之后再失而复得,张子尧便对眼下的一分一秒都特别珍惜。

    到了元氏的别院门前,里面还特别安静,张子尧琢磨了下她大约是还没起,便小心翼翼地推开门——

    屋内传来女人睡觉时轻微的酣眠声。

    张子尧走上前,听了一会儿——按照他对元氏的了解,她向来浅眠,往往有时候他还在到她那湖心小屋的路上时便早就醒过来等待着了——所以这一次张子尧也以为是这样……

    然而并不是。

    直到张子尧推开了门,走进屋子里,站在那距离床并不远的地方,元氏也始终是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娘。”张子尧小声地叫了声,特别小心翼翼的那种。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元氏就像是昏迷过去一样毫无动静——于是张子尧变得有些着急,说实在的他还是没多少安全感,小时候他就这样,在知道“死亡”的概念后,他总是半夜起来观察身边睡着的人还有没有呼吸,又或者找借口口渴让她给倒水,生怕她睡着睡着就死掉了……这种情况直到他稍稍长大才有所好转。

    现在经历过元氏死亡后,那种不安就又回来了。

    张子尧等了一会儿,见元氏没有一点要醒过来的意思,索性上前轻轻摇晃她——而这一次是奏效了,张子尧摇晃了她好一会儿,元氏这才缓缓睁开眼,同时空气中那沉香灰烬的味道似乎变浓郁了些,张子尧却没放在心上,长吁一口气:“娘,怎么睡得那么死?”

    “兴许是昨儿累了,”元氏坐起来,拢了下头发,脸上没有什么不自然,“现在什么时辰了?”

    张子尧答了,然后坐在床边盯着元氏洗漱,见她捧起水轻轻拍脸的动作倒是与以前一样。这才挪开目光。

    又跟她一块儿到桌边用了早饭,用过早饭,马车便在外头侯着了——虽然是亲娘,但是还是男女有别,元氏自己带着婢女坐一辆马车,而张子尧则又跟楼痕挤在了一块,上了马车,摇摇晃晃的前进,走了没一会儿,张子尧听见外面的侍卫嚷了一嗓子:“咦,哪来的猫?”

    张子尧一听,像是猜到了什么似的掀起马车帘,果然看见马车后头,一只大肥猫翘着尾巴在拼了老命地追赶马车,那小短腿迈得飞快,一团肉球似的居然还真的被它敢上马车——

    “喵嗷嗷嗷喵喵!”

    那大肥猫叫着什么张子尧一个字都听不懂,只是想起这些日子相处以来的种种,少年感慨万分地抬起手冲那大猫挥了挥:“你来送我啦?”

    大猫一个急刹车停住了(也可能是跑不动了),翘着尾在原地转了个圈圈,抬起两只前爪扑腾了下,似也在同少年挥手道别……周围目睹这一切的众人无不称奇!

    待马车越行越远,没人再注意那只肥猫,张子尧看见肥猫“噗”地一下变成个打着小黄破纸伞的中年胖子,他的伞上摇摇晃晃的地挂着一只啃了几口的烧鸡,点着三角小鞋子,然后追在马车后面追了很长一段距离——

    直到马车驶出京城地界,他这才在那刻着字的地界碑旁停了下来,伸长了脖子又抬起手挥挥,然后就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像气球一样原地漂浮起来,三角形小绣鞋在地上轻点旋转一周,然后对着马车里的某位恭敬叩拜——

    脑袋埋在胖手里,圆屁股撅起,金色尾巴在半空中甩来甩去……

    “土地公公再见!”

    张子尧被这送佛送到西的送行感动得一塌糊涂。

    楼痕见他一脸激动,也忍不住掀起帘子探头去看——只是在寻常人眼里,只来得及看见一只大肥猫蹲在地界碑旁,尾巴翘起来撅着屁股大毛脸埋在爪爪里……

    不知道在干嘛。

    “这猫追得真远,看不出来它还有这个体力,真怕它得哮喘。”楼痕啧啧两声,放下帘子,“你喂的野猫?倒是挺通人性——就是名字叫土地公公是不是奇怪了点儿?”

    “不,他当然不叫土地公公,”少年稍稍回过头,一本正经道,“他叫太连清。”

    楼痕:“……”

    就好像这个名字不是更加奇怪一样。

    马车缓缓驶向官道,张子尧趴在窗户上,看着这座发生了很多很多故事的城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他甚至来不及做一个好好的道别。

    当然,他也不知道应该同谁去好好道别。

    ——终于,当浓密的树荫遮住城墙边缘,马车驶远了。

    少年放下了车帘,乖乖地坐回了马车上。

    ……

    马车晃晃悠悠了好多天,一开始还对路上不断变化的地理和风景有兴趣,久了便开始麻木——到了最后,就是蹲在马车里,掰着手指数日子……

    除了枯燥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让张子尧格外担心。

    那一天在避暑山庄叫元氏起床叫得困难的事儿并非偶然。

    这些天里张子尧总是恍惚觉得自己猜到了当初张子萧说早些出发前往太行山脉的用意在哪——从第二天开始,张子尧就发现元氏好像哪里不太对劲,总的来说就是警觉性特别低,反应有些迟钝,而且情绪基本没有太大波动,总是微笑着温和地同张子尧说话并将他照顾周到,对于自己的事情却好像一点也不关心。

    早上张子尧叫元氏起身需要叫很久她才会醒过来,常常是等母子俩人从歇脚的客栈楼上走下来时,楼下包括楼痕在内所有人都已经用完了早饭——张子尧自然也不好意思叫他们等,只是匆匆抓了两个馒头,看着元氏接过一个咬了口,他这就跟着大部队爬上了马车。

    张子尧总有种预感,元氏的这些症状到了太行山脉那个元氏口中的“无悲城”,可能就会有一个结果。

    ——终于在第五天,张子尧盼到了太行山脉的地界碑。

    这天,到了太行山脉边缘的镇上落下脚。

    这小镇还挺热闹,人来人往的让这几天满眼都是山山水水的张子尧觉得自己简直是仙女回到了凡间看什么都挺新鲜——当楼痕的侍卫站在掌柜那边商量着要几间厢房时,张子尧也跟着趴在柜台上,瞪大了眼瞧墙上贴着的今日菜谱……

    直到一个身影遮挡了他的视线。

    张子尧愣了愣,抬起头发现挡住自己的是一个老头,老头白发苍苍,年纪看着能当掌柜子的爷爷,身材精瘦,虽然上了年纪琥珀色的瞳眸之中却有着和一般老年人不同的精神气儿……张子尧与他对视上,特别傻白甜地笑了笑礼貌道:“您好呀。”

    “……”

    老头甩了甩抹布,脏兮兮的布子从张子尧鼻尖甩过——老头头也不回地走了,留给张子尧一个冷艳高贵的背影。

    张子尧尴尬地摸了摸鼻尖,正巧这时候厢房都开好了,张子尧同元氏暂时道别后上了楼。

    关好房门,房门一关上,张子尧就迫不及待将挂腰间的画卷掏出来挂稳,狗急跳墙似的问烛九阴知道不知道最近元氏是怎么回事,对于此,烛九阴的回答却很不负责:“龙气属阳,你娘这刚起死回生自然还带着阴气,魂魄还不稳定,估计是受了地界龙气的影响,过两天就好了吧,应该……太山是个好地方,沿着主山脉一条路下来都是龙脉所在,在这修炼得道事半功倍得很,于是稀奇古怪的东西自然就多了——走三步就能遇见个妖魔鬼怪,本君都怀疑现在咱们落脚的客栈到底是不是人开的呢,到时候甚么碍眼的山妖精怪啊狐狸精牛妖啊都蹦跶出来——”

    ……牛妖?

    木盒子里的小兽刨了刨爪子。

    张子尧踮起脚伸手捂住画中男人的嘴,后者特别嫌弃地往后仰了仰躲过去:“又要人说,又要捂嘴,到底叫不叫人讲话了?”

    “你好好说话,别欺负牛牛。”张子尧伸脖子看了眼木盒子里。

    烛九阴翻了个大白眼,嘴里嘟囔着“他叫本君别欺负你你叫本君别欺负他得得得就你们相亲相爱本君就是讨人厌的混世魔王吃饱了撑着专程欺负你们这些小屁孩”……张子尧不知道他在碎碎念个什么东西,只是见这些天也不知道是因为越来越接近家乡了还是怎么的,蜚兽也变得比之前活泼了少许,偶尔哪怕是在张子尧的跟前,它也愿意稍稍赏脸咀嚼两片菜叶子叫人高兴高兴了。

    思及此,张子尧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来太行山脉的主要目的是要找到上几任那位曾经被烛九阴关在蟠桃树洞里当宠物的蜚兽,然后向它问清楚蜚兽死活不肯从首饰盒里出来的主要原因——

    这些天一心就围绕着元氏转悠了,倒是差点儿把这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张子尧一脸“还好想起来了”的模样自然没有被烛九阴错过,松树枝头翘着二郎腿的男人抖抖袍子上新画出来的雍容富贵白毛领子,嘲笑道:“怎么,看你这样子,难不成是将蜚兽的事儿忘记得干干净净?”

    张子尧立刻否认:“没有。”

    烛九阴笑容不变:“等你再活个三五百年再试图来同本君撒谎,小撒谎精。”

    张子尧瞪烛九阴,后者又转过头,看着少年身后木盒子里将脑袋放在木盒边缘的懒洋洋道:“看见没,小畜生?这没心没肺的画师压根没把你放心上,你就少在那没事献殷勤了,人家根本不领情——”

    一边说着,翠色的尾巴耷拉出来,在空中嚣张地勾了勾——一副贱兮兮的模样。

    小牛脑袋摇晃了下,甩甩耳朵,打了个喷嚏。

    “唔,你少在这挑拨离间!”张子尧挑起眉,伸手去拽画中龙的大尾巴,“中午不让你吃吃饭了!”

    烛九阴不受他威胁,只是提醒道:“呀,不让吃饭了,好害怕?小蠢货,眼下都到了太行山脉了,你若是真上心,就该出去四处走走打听打听那只老蜚兽的消息……”

    “这上哪儿去打听?”张子尧伸长了脖子看了看四周,“叫土地?”

    “走到哪哪都想叫土地,惯得你!你以为土地是江湖百晓生么各个都像那只大肥猫似的闲着没事做等着给你排忧解难?自己去找,这种灾祸神哪怕是退休了所到之处依旧一片狼藉,稍微留心总能找到的。”烛九阴拖长了语调,催促道,“快去。”

    “……”

    张子尧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半晌,他才反应过来。

    “不对呀?你这么积极做什么?”

    “本君宅心仁厚。”

    “不用活五百年都知道你在睁眼说瞎话。”

    “当然是想快点把这小畜生送走,”烛九阴面无表情道,“他晚上睡觉打呼噜,吵吵得本君睡不好又失眠,眼角都起皱纹了……一想到三界第一美男的封号怕是因为这一道皱纹拱手让人,当真伤心得很。”

    ——每天晚上坐在枝头上拢着袖子鼻孔朝天张着大嘴流哈喇子睡得比谁都香的“三界第一美男子”说自己睡不好又失眠。

    这会儿张子尧连嘲笑烛九阴的力气都没有了,抬起手挠挠下巴:“但是这么闷头出去找也不是办法,你说的一片狼藉是个什么概念我也不清楚,照我看现在咱们就挺一片狼藉的……还是叫土地公来问问,有个目标总是好的?”

    “要叫你出去叫。”

    “?”

    “土地公一来全世界都知道本君也在这了,到时候什么妖魔鬼怪都拖家带口来围观,要签名,要合影什么的……”烛九阴蹙眉,一脸严肃,“身为十二巫祖的神秘感都没了。”

    “在京城时候你都没嫌弃这个。”

    “京城的妖怪见多识广,什么大人物没见过,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就不一样了,连妖怪都生得特别粗鄙——”

    脑袋靠在木盒子上的小牛从鼻孔里喷出两股气,金色的瞳眸微微眯起,露出个不屑的表情。

    烛九阴哼了声:“就是说你怎么了,还不服气?”

    话语刚落就被张子尧拍了下尾巴,他“哎”了声,尾巴缩回了画卷里。张子尧想了想,却怎么都觉得烛九阴这借口太过于牵强……与画中男子相互对视片刻,他突然面无表情道:“九九,你该不是怕被那只蜚知道你到他地盘上这件事吧?”

    烛九阴:“……”

    画中男人吹了声口哨,淡定地将自己的脸拧开了。

    还他娘真是啊?张子尧一脸黑线:“这有什么好害怕的?他又不能把你怎么着——”

    “你当本君把那只蜚兽关在树洞里几百年,他出来之后还能同本君称兄道弟哥俩好?”烛九阴抖了抖袖子,一脸张子尧脑子出问题的嫌弃表情,“指不定这会儿那老畜生正恨本君恨得牙痒痒的,余生活下去的动力都是在思考怎么报复本君的一千种方案——这要是让他知道本君被封印在一副画卷里了还能有个好?说不定第二天天庭日版的头版头条就是本君关在画里的愚蠢模样——不行不行,本君可受不住这种屈辱……”

    张子尧唇角抽搐:“乐观点,或许他早就忘记了。”

    “假设你一共活了八十岁,但是其中你最美好的十岁到四十岁的年轻岁月都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关起来当猴子似的养了三十年,出来之后,你会对这个人感恩戴德,或者扭头就忘吗?”

    “不会。”张子尧斩钉截铁回答,“估计会恨死他了。”

    烛九阴面无表情地看着张子尧,好似面瘫。

    张子尧有点明白过来了,并且不得不佩服,烛九阴对自己当年的无聊行为的定位倒是相当客观准确……正想说些什么,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画卷上的龙跐溜一下不见了,张子尧走过去开门,发现房门外的事方才在楼下那个不爱理人的怪老头,此时他手中端着一盆水,对张子尧道:“客官,给您打盆水上来。”

    “谢谢。”

    张子尧对这老头笑了笑,接过水盆放好,正想从行囊里找些碎银子给他,但是等他抹出银子一转身,原本还站在房门口的老头却已经不见了……

    “咦……跑的真快。”

    张子尧嘟囔着挠了挠头,有些莫名又闹不明白,转过头看了眼身后的画卷,松枝里头安安静静的,方才还在喋喋不休的赖皮龙消失的无影无踪,像是死了一样——张子尧拿这“山水画”一点办法没有,只得端起放在桌子上的小木盒子,自言自语似的说:“算了,带你出去转悠转悠……若是你嗅到附近有咱们要找的人的气息,可得告诉我一声?”

    “——还嗅到气息,又不是狗。”

    “山水画”里传来嘲笑的声音。

    张子尧撇撇嘴,见蜚兽的抵抗情绪也不是很高,索性不理会某条龙的持续挑拨离间,稍稍整理了下衣服洗了把脸,就出门准备到处走走看……出门之前去看了一眼元氏,房间里静悄悄的,怕是睡下了——最近她总是睡得很多,张子尧虽然担心却也不忍强行将她叫醒,摸摸鼻尖,悻悻转身下楼……

    这间客栈虽设在热闹的街道上,但是客人总也不多。

    张子尧下楼的时候,几名侍卫正在喝酒聊天,紧绷赶路这么多天,他们也总算是歇了下来,这会儿见了张子尧,纷纷打了个招呼便拧过脑袋继续吃自己的东西去了——张子尧继续往外走,走出客栈没几步,在侧门巷子里就看见几个小屁孩蹲在客栈门口烧干稻草木头玩火扮家家酒……

    巷子里堆放的全是干稻草。

    张子尧眼皮子跳了跳,心中没来由地想到了当初在京城时那大火迅速吞噬一大排商铺的场景……张子尧顿时有些紧张起来,想要阻止这些小孩作死,张子尧抬脚便往那箱子里走,靠近的时候,一团火苗飘起来,差点儿没烧着他的衣裳……张子尧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心中暗道好险,这天干物燥的地方,孩子爹妈也不看着点儿让孩子瞎胡闹,这要是火星子飘到哪个房子旁边放着的干草或者马厩里了,还不得烧——

    张子尧心中的碎碎念还没来得及想完。

    突然从天而降一盆冷水,哗啦一下,从他的头顶浇下——不仅将他浇了个透心凉,那烧得正旺的火苗子也一下子熄灭,还有那几个玩的开心的熊孩子理所当然地也湿了个底朝天——他们先是一愣,然后“哇”地一声哭爹喊娘地四散开了……

    留下张子尧一人在原地,用手拨开*贴在眼前的发,低下头瞧了眼自己刚换上就被溅得满是泥水混合物还有木屑灰烬的新靴,少年顿时颇为无语……抬起头看了看脑袋顶,只见之前那个给自己端水的老头正举这个盆子,面无表情地往下看——

    “玩什么火!也不怕火灾!房子都给烧光!现在的小孩,天不怕地不怕,根本不知道被天灾支配的恐惧……

    “这么大个人了,还跟小孩一起玩火,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不好用……”

    “智障吧?”

    “打哪儿来得智障?”

    老头嘴巴里念着,缩回了脑袋。

    而张子尧什么也没干,就是走出客栈站在那,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就被一盆水浇脑袋上,顺便质疑了智商。

    张子尧现在只是由衷地希望那老头用的不是洗脚水。

    “去哪里找一片狼藉我不知道,我现在只知道我自己一片狼藉……”

    碎碎念中,少年终于心中还是过不去那道坎——万一真的是洗脚水呢——少年被自己恶心了下,呸呸吐出不小心流到嘴里的水,火烧屁股似的回头往客栈里走……一楼喝酒的侍卫大哥见少年干干净净的出门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又满身狼狈、脸如黑锅似的回来,都是莫名其妙。

    然而还没等他们来得及发问,少年便一溜烟儿地跑上了楼。

    一把推开房门,把屋内画卷里靠着松树抖腿子哼小曲儿的龙吓了一跳——

    “怎么就回来了?你下楼难不成就是为了放个屁而已么?呀,放个屁怎么把衣裳都放湿了,后坐力太大把自己崩池塘里去了?”

    张子尧懒得理会身后那龙的调侃,自顾自地脱下湿掉的衣裳,抹了把脸又掏出干净的衣裳换上,正欲将腰上挂着的点龙笔也取下来擦擦,却在触碰到笔的那一刻,感觉到手中的笔轻轻震动了下……

    一股暖流从他的指尖传递遍全身。

    这种感觉张子尧熟悉——

    当年太连清出现之前,他也有过相同的触感。

    难不成周围有神仙路过了?张子尧好奇地想,到底是凡人,对于神仙这种物种还是挺向往的——于是最终张子尧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蹭到了桌子边,铺开宣纸,将点龙笔沾墨悬立于宣纸之上,一滴墨水滴落在宣纸上,晕染开来,然后,熟悉的字体出现了——

    【十二巫祖烛九阴屈尊降临身后一尺开外墙壁画卷中。】

    【烛九阴大人道:干嘛呢你?】

    【烛九阴大人道:你拿点龙笔做什么?】

    【烛九阴大人道:你是不是又想叫土地?】

    【烛九阴大人愤怒道:不许叫!】

    “这个不算,以后都不算这个,他总在,不稀罕,你要记录他的一举一动累死你都记不完。”张子尧对手中的点龙笔道,“不理他。”

    点龙笔停顿了下。

    然后宣纸之上,又出现了一行新的字体——

    【灾祸神兽素廉屈尊降临身前三尺开外‘乾坤桃木盒’中。】

    【素廉大人打了个呵欠。】

    【素廉大人从盒子里站了起来。】

    【素廉大人正看着点龙笔的持有人。】

    张子尧抬起头惊讶地看着蜚兽:“牛牛,你有名字?!”

    【烛九阴大人嘲笑道:谁还没个父母啊?石头里蹦出来的都给自己取名字叫齐天大圣呢。】

    张子尧翻了个白眼:“你闭嘴。”

    话语刚落。

    点龙笔突然不动了。

    “啊啊,不是叫你闭嘴!”张子尧赶紧道,也不管这点龙笔能不能听懂他在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点龙笔便又动起来了,但是这一次,在宣纸上出现那几行字却叫人匪夷所思了起来——

    【一个老头上楼了,手里拎着铜盆。】

    【老头走到了点龙笔持有人的房门前。】

    【老头手放在了门把上,他没准备敲门。】

    【啊,老头把门推开了,他不敲门,没礼貌。】

    ——不远处,房门“吱呀”一声,还被人推开了。

    张子尧身后的画卷立刻又变回了山水画。

    张子尧莫名其妙地看着站在门口的老头,又低下头,莫名其妙地看了看手中点龙笔——

    不是只能追踪神仙神兽的行踪么?

    难不成是不好使了?

    少年正莫名其妙,这时候便听见那老人冷笑一声,琥珀色的眼珠子一转看向屋内挂着的那幅画卷道:“正所谓一报还一报,当年关押老朽三百六十七年每日只知投喂香蕉把老朽当猴儿养——苍天有眼,烛龙老儿,你也有今天!”

    山水画:“……”

    张子尧:“……”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凿龙之点龙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浼并收藏凿龙之点龙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