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凿龙之点龙笔 > 第47章 城

第47章 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烛九阴:“你来了。”

    老头:“我来了。”

    烛九阴:“你不该来。”

    老头:“可我已经来了。”

    烛九阴:“我知道你还是来了。”

    老头:“知道你还问个屁。”

    烛九阴:“……”

    ……我艹,这老头居然不按剧本走?

    烛九阴:“你为何来?”

    老头:“闻到了噩梦时常常闻到的鱼腥。”

    烛九阴:“你老了。”

    老头:“我老了。”

    烛九阴:“可我没老。”

    老头:“世间万物生灵都会变老,如果你没老,说明你已经被摒弃于三界之外。”

    烛九阴:“何解?”

    老头:“猪狗不如。”

    烛九阴:“……”

    老头:“知道为什么你猪狗不如吗?”

    烛九阴:“为什么?”

    老头:“因为老朽最好的时间都被你关在树洞里了,整日只能与香蕉为伴。”

    烛九阴:“现在说对不住还来得及吗?”

    老头:“你说呢?”

    烛九阴:“果然来不及了,所以本君也没打算要说。”

    屋内陷入一片死寂。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张子尧趴在书桌上,握着点龙笔,下巴放在书桌边缘;少年的脑袋边并排放着装着蜚兽的小小木盒,蜚兽趴在木盒上,微微眯着眼,下巴放在木盒边缘——

    少年那双黑色的眼珠子和小牛那只金色的眼珠子伴随着屋内老者和画卷里的男子你一言我一语转来转去,当他们两人终于停了下来,趴在桌边的少年举起了手:“请问?”

    烛九阴:“问什么问,不许问。”

    老头:“你这老匹夫,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那么霸道……你说不许问就不许问?也不瞧瞧这是谁的地盘,小孩,你问,你想问什么就问,老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张子尧:“你们俩以前是情侣关系吗?会上床的那种。”

    老头:“……”

    烛九阴一脸“老子早就知道”的服气,冷静道:“你看,本君就说了不让问。”

    老头转过头,看着张子尧,问:“小孩,你会把你的情侣——会上床的那种——关在一个树洞里一关就是三百多年,每顿只投喂香蕉吗?”

    张子尧:“不会。”

    老头:“那你这是在恶心谁呢?”

    张子尧深以为然,双手合十“阿弥陀佛”状,老老实实低下头诚恳道:“对不起。”

    小小的插曲以张子尧认怂作为收尾,主场又回到了这个老头和烛九阴之间。

    站在画底下,手里拎着个铜盆的老头背着手,微微抬头打量着画里端坐着的英俊男子——正如他所说,千年过去,就连他这样的神兽都老去,世间万物都翻篇数章,唯独这条恶龙当真不老不死不消不灭……他曾经以为在烛九阴过去消声灭迹的几百年里,他是真的死了,没想到,如今,他又再次出现了。

    “前些日子,上面有传闻,说你又回来了,且那流言蜚语越说越真——一个上界福德正神言之凿凿,说你人在京城,就藏身于一幅画儿里苦心修炼……当时,除却太上老君往自己的炼丹炉里添了一把锁,众仙皆道不信——”老头淡淡道,“没想到,他说的居然是真的,你终究还是回来了。”

    “啧,那嘴巴拉不上链的太连清……太上老秃瓢往炼丹炉上加锁做什么?本君从不玩偷鸡摸狗那一套,要什么东西向来都是直接跟他要,搞得他好像有胆子拒绝似的。”烛九阴不屑道,“倒是本君藏身于画中修炼,隐姓埋名几百年,到你们这仿佛成了什么大新闻。”

    “藏身于画中?”老头冷笑反问,“恐怕不是吧?”

    烛九阴面色一凝,片刻后微微挑起眉,笑问:“何出此言?”

    “你骗得了那些小小土地,难道还以为能骗得过我炎真的眼睛?”老头冷冷道,“你不是在里面修炼,你是被关在画里,出不来了,对不对?”

    “放屁。”烛九阴面不改色冷漠道,“本君瞧着你是老糊涂了,世间有何法宝能将烛九阴禁闭于一副小小画中?当真笑话!炎真,你如此狂妄,当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本君当初一时恻隐之心将你从树洞里放出,千年过去,你居然变得如此不知好歹……也好,就让本君来教训教训你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老畜生——”

    烛九阴语落。

    一时间客栈外风云涌起,平白无故起了巨风,窗外顿时鬼哭狼嚎!张子尧一只手捂着耳朵另外一只手将木盒子抓过来护在胸前整个人矮了矮将身子缩了缩躲进了桌子后面的阴影中,目光注视下,只见风沙走石之间那挂在墙上的画卷有一根白色龙须加一角翠色龙尾缓缓伸出——

    烛九阴又要耍老把戏了。

    那个将太连清骗的团团转的“空城计”。

    张子尧心知肚明,却不揭穿,只是安静地等待着站在画前老者出现与太连清同样的反应——反而,直到烛九阴的尾巴都探出了一大半,老者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他勾着唇角,下巴的胡须因为冷笑微微颤抖——

    当烛九阴那威严的翠色龙尾完全伸出。

    老头背起手,淡定自若道:“就这样?有本事,就全部出来。”

    烛九阴:“……”

    蜚:“……”

    张子尧:“……”

    空气再次变得令人害怕地安静。

    看着挂在画卷外那条漂亮的翠色龙尾,还有两根飘在画卷外的白色胡须,现在,张子尧感觉到了一点点的尴尬……良久,他清了清嗓音,然后站起来走到画卷跟前,亲手将那龙尾巴塞回了画卷里:“算了,由于长期闭关修炼的缘故,现在我们烛九阴大人对阳光有点敏感,上一次照太阳的时候,尾巴都差点儿晒褪色变小白龙了。”

    烛九阴稳稳端坐回树梢上,满脸冷漠,演技一流:“他说的是真的,为你晒一次太阳?不值得。”

    老头冷笑,将手中铜往桌上一个搁:“老朽信了。”

    铜盆发出“哐”地一声轻响,将桌面上木盒子里的小牛吓了一跳,它猛地往后跳了跳发出“嘶嘶”的声音——这样的响动,终于惊动了老头的注意,他的目光从烛九阴和张子尧的身上挪开,然后拧过脑袋,就看见了桌子上的木盒,以及木盒子里那被关着、遍体鳞伤模样十分狼狈的小牛。

    老头愣了愣,在与那只熟悉的金色独眼对视上的一刻,他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同一时间,屋内的气压变得很低,老头薄喝一声,下一秒手中出现一把赤红大刀!大刀刀刃呼呼作响,周身仿佛燃烧着火焰,在老头手中转了一圈后刀尖刃直指烛九阴:“烛龙老儿!你好大的胆子,千年前关押老朽于蟠桃树洞之中,惹得天下大乱,如今不知悔改,卷土重来,居然又将另外一只新上任的蜚兽关在那蟠桃树做的首饰盒中!”

    “什么?”坐在树上的烛九阴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莫名其妙地背上了黑锅,“你说什么?什么卷土重来,你这老畜生脑子能不能清醒些,一样的把戏玩过一遍本君早就腻了,何必再玩上第二遍,这只蜚兽可不是本君——”

    话还未落。

    刀刃已至画卷跟前!

    “刃先!”

    老头发出与他年龄丝毫不符的暴怒之声,身体灵活一跃上前,客栈外狂风怒号之中,仿佛隐约听见了有野兽咆哮的声音!

    见这两人一言不合居然就要开打,张子尧“啊”了一声,想要伸手去拦,然而说时迟那时快,在他一个错步上前的同时,从画卷里伸出来的大尾巴已经一尾巴将他推开,张子尧跌坐在地的同时看见翠色龙尾稳稳接住老头手中赤色刀刃——

    “呯”地一声巨响!

    那赤色大刀硬生生砍在龙尾白色毛发之上,张子尧紧张屏住呼吸,稍待片刻,却未看见龙尾有丝毫损伤!

    “狗胆畜生,胆敢对本君刀剑相向?亦不惦记惦记自己几斤几两!”

    烛九阴冷笑一声,面容只见阴沉动怒,正欲发作——

    “大人手下留情!蜚兽囚于木盒中,若真是我们刻意为之,又何苦千里迢迢将它带到大人面前来讨人嫌!”张子尧抱着脑袋,又生怕这老头和烛九阴真打起来动静太大引来别人,赶紧伸手去抓那木盒子拿起来晃了晃,“你看你看!都没盖!是它自己不肯出来!”

    老头一听,又觉得好像有点道理,见此时木盒中小牛摇头晃脑像是被晃得发晕,却并无抵抗之意……老头稍一犹豫,手中红刀随即烟消云散——烛九阴的大尾巴亦重新收回画卷中,男人弹了弹自己的翠色靴子,一脸不愉快的样子冷哼了声,拧开脑袋。

    ——一般来说出现各种破事,十有*是烛九阴的错,但是偏偏就这一回,他还真是冤枉的。

    ……虽然他有前科。

    众人目光聚集之处,木盒子里小牛却显得十分淡漠,转头舔舐自己身上的伤口。

    老头不客气地在桌边坐了下来,问:“老朽早就听说,京城灾祸密集天气异象,没想到……这伤,倒是从哪来的?”

    “先前有人将蜚大人囚禁于首饰盒中,妄图控制天下灾祸——那人将天河书贴满木盒四壁,当灾祸降临,便用手中物刺伤蜚大人,蜚大人吃痛,便挣扎,爪子抓花了天河书上的文字,灾祸便强行停了下来……”

    “这么阴损的招,这么干的那个人呢!”

    “死了。”

    “死了?!”

    “是自杀。”张子尧垂下眼,“死前首饰盒因为被磕坏,不知为何接连引发地震洪灾还有婢女意外惨死,于是她将这首饰盒交付于我,妄图弥补一二,切莫再引发更大悲剧……本以为事情终于告一段落,没想到,打开木盒后,蜚大人却说什么也不肯从盒子离开。”

    张子尧说着,将木盒子双手给坐在桌边老头献上:“九……烛九阴大人便提议,前往太行山脉寻找蜚兽一族前辈,也许有人能够知晓原因。”

    “他原话恐怕不是这么说的吧?”那老头冷笑一声,“估计是说:这种事当然要去找个被囚得经验丰富的人问啦,那老畜生估计还活着呢!”

    张子尧:“……”

    烛九阴抬了抬下巴,皮笑肉不笑:“又叫你说中了,那么了解本君,看来几百年香蕉没白喂。”

    老头眉头一条,似又要爆发,只是在他来得及开口发难之前,张子尧已经发声道:“你好好说话。”

    ——然后出乎人意料的是,烛九阴还真的一脸郁闷乖乖闭上了嘴。

    老头露出个玩味的笑容,顿了顿道:“无论如何你们找对人了,老朽就还真的知道这蜚兽为何躲在盒子里不肯出来——老朽便道今日是为何,身边灾祸气息隐约不断,先是后厨着火烧了锅,又是无知幼童在巷子里生火玩耍……小孩,老朽且问你,在此之前京城里曾经被中途中断过得灾祸,除却地震洪灾之外,怕是还有一次火灾吧?”

    张子尧露出个惊讶的表情,仿佛分明在说:你怎么知道?!

    “哼,那是自然——这也是为何它不肯出来的原因了……哪怕是掌握自然的灾祸神,亦有身不由己之时。”老头缓缓道,“烛龙老儿,你待老朽当年为何在树洞中无论如何不愿意照常书写天河书?那自然是因为,因蜚兽或天河书本为一体,天河书是在历任蜚兽上任时由蜚兽本身体内幻化而出的东西,二者缺一不可,不可分离——当其中一样处于不可控制状态,那么产生的灾祸程度,便也存在着不可控制的可能性!”

    “你这是什么意思?”烛九阴问。

    “灾祸自由其原本的严重程度区分,京城龙气旺盛,天子之都,自然得天庇护,所以本来在京城的震灾、洪灾甚至是火灾原本都不一定会造成大面积损失……然而因为有人强行囚禁蜚兽,试图将已经发生的灾祸停止,虽是暂时成功,却也将整件事引导向了更严重的方向……”老头继续道,“灾祸一旦书写于天河书上,无论如何不可终止,哪怕将它强行划去,也只不过是让灾祸暂时停下——但是,它却并不是因此就消失了,该有的灾祸还是在的——当强行抑制灾祸的东西损坏,曾经被抑制的力量便瞬间井喷壮一并迸发,小灾终成大灾,天地混沌,生灵涂炭!”

    张子尧屏住呼吸,微微瞪大眼:原来如此!这就是为什么这首饰盒被磕破后,祸事接二连三!

    “到了这种程度,就连蜚兽本身也无法控制了——哪怕蜚兽本尊并不想——然而这些失控的灾祸还是会因它本身心中负面情绪而逐渐膨胀,又因蜚兽重获自由后力量恢复,于是迸发的灾祸将变得拥有更强大的破坏力!”那老头站起来,背着手稍稍弯腰看向盒子里的小兽,“你不愿人间因你生灵涂炭,索性囚禁自己于木盒内,不让这股力量完全释放……以上,老朽说得可对?”

    木盒之中,小兽站起,稍稍仰着头用那只金色独眼安静对视老头,那般沉默的模样,仿佛是完全默认了他的猜测。

    见状,张子尧心中感慨又羞愧,一边是羞愧凡人为一己私欲或无知莽撞,将一切导向糟糕处境;另一方面,他又感慨于灾祸之神却有如此慈悲之心……

    牛牛真是太可怜了!

    此时此刻,黑发少年看向木盒中小牛目光充满怜悯,一双眼忽闪忽闪的,仿佛恨不得将它捧起抱在怀中抚摸顺毛……

    ——这一幕被烛九阴看在眼里,画中龙连翻几个白眼,只觉得自己仿佛莫名被别人占了便宜……明明是他精心饲养的小宠物,结果生出的爱心都被这旁的歪瓜裂枣分去了……对他反倒就知道呲牙咧嘴!

    好白菜被牛拱了!公平何在!

    果然要尽快将这灾祸神弄走!

    思及此,烛九阴红色的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心系苍生的模样道:“难得灾祸神却如此宅心仁厚,实在叫人动容,本君这样冷酷之人都情不自禁生出恻隐之心!炎真,事已至此,本君不信你尚无解决办法,还不速速道来!”

    “法子自然是有。”老头瞥了一眼烛九阴,像是早就看透他虚伪面孔,“既然灾祸因蜚兽阴暗面从而滋长力量,那自然等蜚兽心中这些负面情绪逐渐消除,便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不对呀,”张子尧道,“大人,您的意思难不成是说在蜚兽放下心结之前,它都必须要将自己关在这小小的木盒子里?——”

    张子尧看了一眼委屈地挤在木盒中,浑身遍体鳞伤的蜚——本身它身上的伤口就因为处于阴暗狭隘地地方愈合得慢,有时候伤口疼痛他忍不住去舔,结果反而有些本来即将愈合的伤口又裂开……此时蜚兽身上皮毛几乎看不见一处好的地方!

    这种情况下,又怎么能指望它放下心结!

    “你仿佛在逗本君笑。”烛九阴也觉得这老头仿佛在说笑话,“本君当年把你关在树洞里什么都没干,你尚且记恨到现在,如今这蜚兽遍体鳞伤,身处受害地,除非一板砖拍到脑门上拍得自己失忆,否则怎么可能消除负面情绪!”

    “烛龙老儿,你说谁小心眼?”

    “谁叫得最大声自然就说谁。”

    “你还有理了?!”

    “至少这次同本君可是半两银子关系都无,自然是要理直气壮一些的——炎真老头,有话说话,别藏着掖着,这蜚兽好歹也算是你族后人,你看它这可怜兮兮的模样,难道不知心疼?”

    “老朽自然为后人着想!要你这恶龙教训?”老头从桌子上拿起铜盆,眼珠子转了一圈,最后目光定格在烛九阴身上,“要说能够让这只蜚兽换个稍优越的环境,同时要压抑住它的力量,同时满足二者之处本是极其难寻,然而这么个神奇的地方,眼下还真有一处——”

    张子尧眼前一亮,伸长了脖子,特别期待似的问:“哪?”

    老头答:“几百年前,有位曾经呼风唤雨的大人突然从三界之内消声灭迹,众仙为之震惊,三界号令天上地下翻了个个儿,也没能找到这位大人——”

    烛九阴突然有不详的预感。

    老头淡定道:“原来,这位大人是被关在一副与世隔绝、青山水秀的画里。”

    张子尧:“啊?”

    老头捋捋胡须:“暂且让蜚兽暂住烛龙老儿画中,此法兴许可行。”

    烛九阴:“……………………………………”

    烛九阴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微微眯起眼,稍稍弯下身,而后用不确定的声音问:“老畜生,你方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老头并不理会画中龙语气之中的危险,只是胡须颤抖,咧嘴笑自顾自继续道:“区别不同的是能封印烛九阴的画卷怕是本身具有镇魔功效,蜚兽每日只需在里面稍待片刻,去除心中邪念,便可画卷内外来去自由数时——可不像某条恶龙,只能伸伸尾巴,探探胡须,狐假虎威……”

    张子尧有些恍惚:“……你是说,这幅画?”

    烛九阴却立刻炸了:“本君的画?!这画几百年来都是只属于本君的私人地——不行!本君不同意!”

    张子尧茫然地看向烛九阴:“你不是特别嫌弃这幅画风景单一……”

    烛九阴立刻瞪回去:“多挤进一个人它就不单一了么?!你住口,你别说话!”

    木盒里的小牛抬起后爪挠了挠肚皮,打了个呵欠,斜睨画卷里炸毛的小气龙。

    张子尧看向老头,后者笑了声,扔下一句“老朽说完了,家务事众位烦请自行解决”,拿起铜盆,便准备离开——

    炎真走前深深地瞥了木盒中蜚兽一眼。

    后者亦稍稍歪着脑袋,平静与他对视。

    “灾祸神本为天煞孤星之命,何必慈悲多情,徒增烦恼?”

    炎真言罢,摇头叹息,随后拎着铜盘迈开步伐离开房间,房间的门在他离开之后无人触碰自然合起,发出嘎吱一声轻响。

    房间中终于又只剩下张子尧、烛九阴以及蜚兽三人组。

    “九九……”

    “说话之前考虑清楚了。”

    “……”

    “说错一个字本君把你揍成哑巴。”

    “……”张子尧看着烛九阴片刻,良久,叹了口气,“九九你若是不愿意,那便算了。”

    “?”

    少年开口妥协得如此轻易,反倒是烛九阴楞了一下——按照他的设想,接下来就该是他的宠物撒泼打滚圣光普照慈悲之心普度众生的说教时间了,然而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说,算了。

    ——算了?

    ……不是,等下,这和一开始想好的不太一样哈?

    烛九阴狐疑地微微眯起眼,看着原本站在画卷旁的少年转身回到桌子前,拿起那木盒仔细打量,一边嘴巴里碎碎念什么“是不是该给您上点儿药呢”“别舔了,越舔伤口越严重”“大人,凡人用的药您能不能用呀”“贵点儿倒是没关系,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

    而木盒子里,小牛像是倦了,“呜呜”打了个呵欠依靠着木盒子边缘躺下来,任由少年对着自己碎碎念……看上去,亦是对于离不离开木盒,去不去烛九阴“山清水秀”的画卷里换个环境不甚在意。

    烛九阴:“……”

    不知道为何,突然贱兮兮的有了心灵落差感。

    坐在松树之上,烛九阴挪了挪屁股,那双眯成一条缝的红色瞳眸之中狐疑变得更加深邃:“小蠢货,难不成你又想克扣本君的豆沙包?”

    “啊?”张子尧停下和蜚兽的单方面碎碎念,抬起头看烛九阴,“你说什么呢?”

    “要么就是不带本君晒太阳了。”

    “现在外面没太阳,说起来这还不是你自己的错,非要闹得风起云涌,你想晒恐啪得乖乖等太阳出来——”

    “……”

    “?”

    “小蠢货。”

    “嗯?”

    “你应当知道,企图假装放弃让本君心生愧疚这一招,是不管用的吧?”

    “……”张子尧总算明白过来这个赖皮龙是怎么回事了,他先是茫然地看了一会儿烛九阴,而后突然露出个傻白甜的笑容挠挠头笑道,“没有,我是说真的——九九若是不愿意,那便算了……一直以来都是我在逼迫你去做一些事情,之前不分青红皂白让你停雨也是,让你出谋划策弄回首饰盒也是,强迫你来打开首饰盒还是,现在想想,虽然不情愿,你却还是都做了,我应当感谢你的。”

    “哈?”

    “所以这一次,九九若是不愿意让蜚兽进入你的画卷,便按照你心意做就可以。”张子尧道,“画卷毕竟是你的东西,我做不了主,老是强迫别人去做别人不想做的事,哪怕是打着善意的旗号,那也同恶人没有什么区别。”

    “……喔。”

    屋内陷入诡异的沉默,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呃,不能说是尴尬。

    说不上来的奇怪。

    在画中男人专注的目光注视下,张子尧突然觉得浑身有些燥热,他想要拎起茶壶倒一杯凉茶——拎起水壶,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他长吁出一口气,像是找到了一个理由似的,站起来,匆匆扔下一句“我去叫小二来添水”随后便夺门而出。

    烛九阴端坐于树梢上,目送少年离去的背影——

    良久,他翘起了个二郎腿。

    “……………………”

    娘的。

    这小蠢货一旦乖乖宣布放弃,老子却突然真的有点动摇是怎么回事?

    烛九阴摸了摸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而此时此刻,在他不远处的木盒中,小牛已经靠着充满了抓痕的木盒边缘,浅浅入眠,发出轻微鼾声……烛九阴稍一停顿,相当鄙夷地嘟囔了声“睡成死牛”,而后做出了一件让他之后后悔至极的举动——

    张子尧推开门时,先是被横过大半个房间的翠色龙尾吓了一跳,定眼一看,却看见在龙尾的最前端薄膜,就像是人类的两根手指似的灵活弯曲,正颤颤悠悠地拎着木盒子里睡得安稳的小牛牛尾巴,将它从木盒子里小心翼翼地拎了起来……

    “?”张子尧拎着水壶一脸茫然,“九九,你在干嘛?”

    少年语落,同时见拎着小牛尾的龙尾巴猛地一僵。

    然后“啪嗒”一下,被拎在半空的小牛掉在了地上。

    睡梦中的蜚兽被摔了个疼痛,茫然地睁开眼看了看四周,却发现目触之处不再是那狭窄阴暗的木盒,视线范围十分开阔,有微微冰凉的风从不远处的窗吹入,吹过它的毛发——

    蜚愣了愣。

    同时从客栈下面传来老者怒骂:“某些长条生物手脚能不能利索点?!茶几到墙壁的距离是有多远?!磨磨蹭蹭——又烧了老子一个锅——啊,那个小鬼你站住,再在老朽的店门前玩火老朽就替天行道打死你!”

    ……

    蜚最终还是住进了烛九阴的画儿里。

    夜晚。

    张子尧坐在桌子跟前,捧着脸,一会儿看看趴窝于乱石之中惬意晒着太阳的小牛,一会儿又看看拢着袖子臭着脸端坐于树梢之上的烛九阴,画内气氛很沉重,然而这丝毫印象不了画卷外的喜气洋洋——

    张子尧:“嘻嘻嘻。”

    烛九阴面无表情:“再笑,撕烂你的嘴。”

    张子尧:“嘻嘻嘻,九九,你学会分享了,咦嘻嘻嘻。”

    烛九阴继续面无表情:“我要吐了。”

    张子尧只管冲着烛九阴一顿傻笑。

    等笑够了,这才摸索着抓过放在桌面上那早就空下来的首饰盒,将它翻过来研究了下——然后转身道自己的行囊中,取出一束用牛皮纸包好的女人头发,还有破碎的发簪,一块儿小心翼翼地放进木盒中……

    ——他答应过黄束真的,若有朝一日,这盒子空了下来,便将她的头发放进去将盒子重新交给当今天子。

    在烛九阴冷眼旁观中,张子尧将盒子重新盖好,又小心翼翼地放回柜子里——

    “一个破盒子,你折腾它做什么?”

    “答应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张子尧关上柜子门,“别一口一个破盒子,这不是你亲手做的么?”

    “嗯,那又怎么了?”烛九阴完全不在意似的挠挠下巴,翻了个白眼“还不是破盒子一个。”

    “这盒子年代那么久远,却是今日才在黄束真手上出现裂痕,可以兼得它像曾经的主人也十分珍惜它——”

    “张子尧,你今日就非得各种恶心得本君吐出来你才高兴?”

    张子尧笑眯眯地闭上嘴,解了头发,吹熄蜡烛爬上床……不消片刻,待窗外更夫打更声响起,房内也陷入一片宁静。

    月亮高挂,清冷的月光撒入屋内。

    床上少年均匀的呼吸声中,突然窗外刮起一阵不寻常的风!

    画卷之中,闭目养神的男人睁开一只眼,与原本安静趴窝与乱石之中的蜚兽对视一眼——随后,烛九阴余光猛地瞥见一抹黑影从窗外轻盈飘入房中,烛九阴眼皮子跳了跳,然而,此次还不待他做出反应,张子尧已经一下子翻身坐起,眼中恐惧叫道:“什么人?!”

    黑影已来到他的床头!

    就在此时,突然从画卷处有一道白光闪过——身着银边白袍、十一二岁面容精致金眸小童于画卷之中一跃而出,白袍翻飞扑簌之间,“呯”地一声巨响,小童手中水色长剑与那黑影手中兵刃相接发出嗡鸣!

    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让那黑影陷入片刻愣神,只见小童横挡于张子尧与黑影之间,目光沉静如水——

    “何方妖孽在此放肆!还不速速退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凿龙之点龙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浼并收藏凿龙之点龙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