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凿龙之点龙笔 > 第49章 城

第49章 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阴阳两岸本不互通,生死皆为命中定数不可强求,无论是为了什么,清醒点,不要去——

    千万不要去无悲城!

    张子尧浑浑噩噩地坐在桌边沉默许久,炎真的话还在他耳边不断回响……

    为什么不要去无悲城?

    无悲城里有什么?为什么最后忠心耿耿的三十六位铁骑会对图灵公主拔刀相向?这其中又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张子尧陷入左右两难的境界,哪怕元氏已经洗漱完毕在他身边坐下很久,他也没有立刻同她搭话……直到元氏用完早膳,马车车队准备启程出发,张子尧转身谢过老头并道别时,他分明可以看见老头看着他的眼神严肃也颇为无奈,像是猜到无论自己如何警告,眼前的少年注定不会听他的话。

    张子尧浑浑噩噩地走出客栈,正欲爬上马车,突然被楼痕叫住。他奇怪地拧过头去,却见包括楼痕在内,周围众侍卫一块儿都笑得暧昧,此时看着他如同看一只偷了腥的小狐狸,而楼痕与他缓缓道:“子尧,差点儿忘记同你说了,今天早上客栈前突然有一名婢子找上门来,自称你在张家时用惯的奴婢。因你离家时间太久,你家里人担心你在外头被陌生人伺候得不好,便打发她来找你——她之前去了京城,知晓你已经离开,又不辞千辛万苦地追过来,快马加鞭昨日才连夜赶到,来的路上险些被流寇土匪所伤……”

    张子尧:“啊?”

    张子尧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婢女?

    谁?

    春凤?

    张子尧一脸懵逼,脑海里浮现出春凤那个爱哭的胆小鬼迈着她的小短腿骑着马还快!马!加!鞭!一路从张家赶到京城又从京城赶来这太行山脉的一幕——想着想着怎么都觉得这画面十分荒谬……唇角抽了抽,张子尧正想说自己没有什么婢女,他在老家的家里人也并不会关心他有没有被人伺候好只会关心他什么时候死翘翘,然而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便看见一抹妙曼身姿从楼痕身后缓步走出——

    然后他就知道为什么楼痕和这些侍卫笑成这样了。

    来人身材高挑,发别一枚素色双头蛇形簪,身着素花齐胸襦裙,她皮肤白皙,鼻尖小巧高挺,一双凤眼欲语还休,右眼眼角下一颗美人痣在那百胜雪的脸蛋上显得分外夺目……此时,她语笑如嫣,似见到张子尧当真欢喜,用娇滴滴的声音道:“少爷,扶摇追您追得好辛苦呢!”

    张子尧:“?”

    张子尧:“………………”

    等、等下?!

    在张子尧震惊的目光中,自称“扶摇”的婢女缓缓靠近,女人胸前一对颤颤悠悠的白兔几乎呼之欲出——然而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是她右手臂上丝毫不掩饰地缠绕着白色的绷带,绷带下隐隐约约透出血色,仿佛……她曾为剑所伤。

    而且还是最近的事。

    张子尧觉得头有些晕。

    于是他身后扶住了身边的马车,正疯狂试图以捏断马车窗棂给自己压压惊,这个时候又听见身后的元氏奇怪道:“奇怪,咱们家何时有过这样美艳的婢女?为娘倒是从未见过……”

    张子尧立刻充满希望地转过头去看他娘。

    然而没想到那女人却对答如流:“夫人有所不知,在夫人去世后,少爷为您打点身后事,碰巧在义庄撞见奴婢卖身葬父,一时心软,打发了奴婢一些银子为父亲置办了一副好棺……奴婢感激万分,当即发誓愿意为少爷做牛做马,永世为婢。”扶摇笑眯眯地嗓音娇滴滴跟谁说话都像是在撒娇,却不掩其四平八稳,面不改色撒谎的本事。

    张子尧倒吸一口凉气:“什么鬼?!我才没——”

    “哟,原来还有这桩美好动人的故事,本王却不知了!子尧,这可当真是好人有好报,本王实在是羡慕,羡慕啊!”

    楼痕大笑,周围一群侍卫亦跟着哄堂大笑。

    “不是不是不是?!我真的没——”

    张子尧憋红了脸——不是害羞的——纯粹是急的,他想要大声咆哮“这他娘才不是什么卖身葬父的婢女只是昨晚来我房间企图取我狗命的刺客蛇妖”,然而话到了嘴边,却仿佛被扶摇提前得知,那女人转过头来笑容不变扫了张子尧一眼,他的所有话就都堵在了喉咙里,任由他怎么拼命,都发不出一丝丝的声音!

    张子尧快要抓狂。

    然而这时候却没有人准备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他几乎是被推挤着被那些“好心侍卫”和那蛇妖一块儿挤上了一架单独的马车,马行车帘子放下来,还不容张子尧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马车便已经吱吱呀呀地离开了客栈……

    张子尧觉得自己被绑架了。

    各种意义上的“绑架”。

    只见那自称“扶摇”的女人一进马行车,脸上的笑容便垮下,豪气冲天一掀襦裙,先稳稳占据了马车中一个角落;

    张子尧腰间画卷抖了两抖,画卷从他腰间挣脱挂到他身后的车壁上,画卷里,烛九阴拢着袖子端坐于树梢上,“喔”了一声;

    紧接着一道不算耀眼的白光闪过,带着一边眼罩的金眸独眼少年亦出现在已经有些拥挤的马车中,他手上、脖子上——除却那张漂亮的脸蛋,但凡是暴露在空气中可能被人不小心碰到的地方都缠满了雪白的绷带,此时,他淡淡瞥了一眼马车中的另外一个女人,犹豫了下,在马车的另外一个角落坐下;

    张子尧缩在中间,一脸惊慌加茫然,持续瑟瑟发抖。

    ——张子尧发誓,至少在他从张家大门迈出爬上前往京城的马车的那一刻,他还是独行侠一位。

    而如今。

    看看左边端坐着、双手放在膝盖上面无表情盯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漂亮小孩;

    看看右边盘腿坐着,双手叉腰挑高了眉一脸挑衅斜睨他的漂亮婢女;

    再看看身后,懒洋洋地翘着二郎腿,歪七扭八坐在松树枝上微微低着头,一脸兴致地看着车内拥挤情况的英俊男人——

    张子尧完全搞不明白,他身边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就嗙嗙嗙地多了这么一些人,此时此刻,拥挤地跟他一同挤在一架原本最多只容得下两人的马车里,每个人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没有一个人觉得自己是多余的那个。

    众人沉默。

    最终,还是张子尧忍无可忍地打破沉默:“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烛九阴答得很快:“画卷里天宽地广,这只牛非要下去挤。”

    素廉撇这龙一眼:“你也会下来的——如果你出的来的话。”

    烛九阴动了动,而张子尧似已经在他动作之前猜到他想要做什么,一脸紧张飞快阻止道:“想清楚,这时候你再探个尾巴出来这辆马车就被挤爆了!到时候我肯定懒得同那些人解释那么多,你自己想办法跟他们解释为什么一张画里会住着条能伸尾巴和胡须出来的龙!”

    烛九阴:“……”

    烛九阴一脸吃瘪,坐回树梢。

    而此前,张子尧之前想问的当然不是“画卷里天宽地广牛牛为什么非要下来挤”这件事,意识到以这些人的跑题能力若是他不直接点出问题所在恐怕磨蹭到太阳下山他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下定决心似的转向扶摇,停顿了下,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摆出什么表情,少年只能干巴巴道:“至于这位刺客小姐姐——”

    “老娘叫扶摇,岁数能当你祖奶奶了,谁是你小姐姐。”

    “……”

    扶摇一扫之前的千娇百媚,抬起一边腿,手肘搭在膝盖上摆出个标准山贼土匪的坐姿,居高临下瞥了一眼张子尧:“别误会,老娘真不是来伺候你的——我家女主人说了,她知道木盒子在你这,烛九阴大人和蜚兽也在你这,既然烛九阴大人不愿与她将木盒子拿回去,那暂且便放在你这里……只她并不是那么放心区区凡人是否能够照看好那物件,便打发老娘来看着你——顺便,照顾烛九阴大人。”

    张子尧脱口道:“一条纸片儿龙要什么照顾?”

    烛九阴:“本君金贵,哪怕是纸片儿龙,那也是金贵的纸片儿龙。”

    张子尧转过头去瞪烛九阴:现在是和我抬杠的时候?

    烛九阴亦目光坚定回瞪他:‘任何时刻本君的威严不容冒犯’这是基本原则,所以,是。

    烛九阴理直气壮的炯炯瞪视中,张子尧叹了口气:“你想要婢女伺候你我烧给你,折腾这么一个大活人在这……”

    你也不嫌眼睛疼。

    我眼睛都快被她胸前那一对跳来跳去的二两肉给晃花了。

    明儿就得长针眼。

    张子尧闭上嘴,这些个吐槽均是吞回了肚子里没有说出来……停顿了下,他似乎觉得哪里不对,于是他再次看向扶摇——这一次,大概是在听了扶摇那一长串的说词之后反而冷静了下来,少年比之前瑟瑟发抖的怂样好了许多,他看着扶摇缓缓道:“敢问这位祖奶奶,你家女主人,可是后土娘娘地祗?”

    扶摇翘了翘唇角,脸上还显得挺骄傲:“算你识相,烛九阴大人跟你说的?”

    张子尧点点头:“恕我直言,按照我知晓那些个为数不多的知识,后土娘娘,可是早已在千百年前便已为人妇。”

    扶摇翘起的唇角僵硬了下,一愣:“是没错,有问题?”

    “娘娘既然已为人妇,不好好关照关心自家夫婿,何必心心念念记挂着别的,别的——”张子尧想了想,伸出手一指身后画卷里面无表情的男人,“别的雄性生物?”

    扶摇“喔”了声,像是这才反应过来张子尧说的是什么意思,一脸淡然冷静道:“你娶了媳妇儿之后养只狗都得挑公的养么?”

    张子尧:“……”

    烛九阴:“你说谁是狗?蛇妖,你再说一遍?”

    “得罪了,大人,扶摇只是打个比喻而已。”扶摇道,“我家女主人让我看着你,我便看着你;让我照顾烛九阴大人,我便照顾烛九阴大人,你们不接受是你们的事,但是我会跟着你们,因为我要完成我女主人交给我的任务——昨晚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了,反正伤口过两天便好。”

    “什么?你既往不咎?”张子尧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半夜扰人清梦跳进窗户一言不合便刀剑详见的人好像是你吧?!”

    “谁让盒子在你这?怪我咯。”扶摇轻描淡写拧开脑袋,视线游弋,最后停在了端坐于自己对面,始终一动不动的小孩身上,用古怪的眼神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而后缓缓道,“蜚大人,昨晚同扶摇交手的可是大人您?”

    “是。”素廉目无情绪道,“没想到你还有胆回来。”

    扶摇“哼”地轻笑一声,似不为素廉所威胁,眼底那颗勾魂痣生动跳跃,忽染起身微微翘起臀——张子尧连忙往后躲,只见这女蛇妖横跨过挡在自己与蜚兽之间的少年,远远伸出一根手指,挑起素廉的下巴:“都说蜚兽凶神恶煞,面相丑陋,人人避之,唔——没想到,却是这样漂亮的孩子!啧啧,都说蜚兽一年抵人间十年,照这个速度,大约在回收木盒之前,扶摇便可见大人您长大成人的模样,到时候……”

    话语刚落,便被素廉无情拍掉了手。

    扶摇娇喘一声,眼中饱含埋怨缩回手去。

    张子尧看着只觉得此情此景分外辣眼睛,趁着这会儿谁也没说话,赶紧摆摆手表态:“不行不行,我管不了你女主人给你下达过什么命令——这位祖奶奶,我这儿现在人满为患了,而不巧在下正好是孤僻症患者,身边挤这么多人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扶摇笑得开心:“那便饿死困死,你这小傻子,有几条命跟你妖仙奶奶作对?你死了正好老娘回收木盒,还买一赠二附带装着烛九阴大人和蜚大人的画卷,岂不妙哉?”

    “…………”

    莫名地,张子尧突然觉得这个扶摇的画风有点眼熟。

    想来想去,他满脸麻木地回过头,与身后端坐于树梢上的男人对视上。

    烛九阴翻了翻眼睛:“?看什么看?”

    张子尧收回目光,抹了把脸——

    这下好了。

    画卷里的赖皮龙还没学会什么叫消停,这会儿又来了个女版赖皮蛇。

    这爬行动物一脉修炼成精后都这尿性?

    ……许仙也太可怜了。

    ……

    一个时辰过后。

    “——小蠢货,本君想吃蛋黄酥了,红豆馅儿加咸鸭蛋,里头不加肉松蓉的那种……不咸不甜不好吃。”

    “——小傻子,这蜂蜜坚果真香,吃了不发胖最合适你妖仙奶奶,一会儿你再管那人傻钱多好哄的王爷要些。”

    “——小蠢货,外头的侍卫在讨论大闸蟹,本君想吃大闸蟹。”

    “——小傻子,这笔看起来不错,让你妖仙奶奶玩耍一番,放心,我不会拿了就跑,就玩玩,真的就玩玩。”

    “——小蠢货……”

    “——小傻子……”

    行车至一半。

    张子尧便被两条修炼成精的爬行动物逼得连滚带爬跳下马车,甘愿自行落网一般爬上了最前方那楼痕的座驾。

    看着一脸狼狈、手脚并用吭哧吭哧往自己马车上爬的少年,原本懒散依靠在长榻上的王爷放下了手中正阅读的兵书,稍稍坐起唇角挂着玩味的笑道:“子尧怎跑本王车上来了?自己的马车不好?”

    那句“自己的马车”愣是被他说出了些叫人面红耳刺的艳俗味。

    张子尧被他调侃得从脸红到脖子根,摆摆手老实道:“王爷莫取笑子尧了,明明知道子尧并不习惯孤男寡女单独相处一事,偏偏……”

    说到这,张子尧“啊”了一声。

    楼痕唇边笑容扩大,故意问道:“怎么了?”

    “王爷专程为了看笑话,才这样做的。”张子尧一脸悔恨,自己怎么会上了别人的套!

    这下楼痕终于忍不住放生大笑,手中的兵书“啪啪”敲着大腿:“莫怪本王戏耍,只是当时见子尧那着急忙慌的模样实在可爱,便忍不住想要那样做了——原本以为至少半路你才会干脆跳上哪个空下来的马背放弃马车,却没想到……这么一会儿你就落荒而逃,倒是很会选地钻进了本王的马车里。”

    “……”

    被楼痕这么一说,张子尧就得自己是有点突兀,挠挠头小声嘟囔了声抱歉。

    楼痕眼角含笑:“子尧何必道歉,却俗不知见你来,本王心下是如何欢喜。”

    张子尧觉得自己这次不再上当受骗了,瞥了楼痕一眼,碎碎念一般道:“一样的坑摔两次那都是傻子,我不是傻子,这次绝不会上当了。”

    楼痕不言语。也不说自己是不是又要戏耍人,只是眼中笑意更深……良久,他打量了下少年,耳而后摸摸下巴道:“嗯,看着是有精神些了……”

    张子尧愣了下,抬头莫名看向他:“王爷?”

    “方才在客栈里,也不知道那疯疯癫癫的老头同你说了些什么,之后你的脸色就一直不好看——本王方才还在琢磨有什么法子让你打起精神来,若那美婢真能做到,本王稍容忍牺牲一下又何妨。”

    “?”

    楼痕最后这句话张子尧没听懂,不明白他和扶摇的事跟楼痕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他看上扶摇了想将她收入房中,这会儿已经将她看做自己的所有物?

    呃,可那是妖啊。

    而且还是特别难缠的妖。

    张子尧觉得这个话题有些尴尬,索性略过了它,然后闲着也是闲着,见楼痕又没有拿起兵书继续读的意思,张子尧开始没话找话:“王爷,太行山脉如此广阔,咱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太行山脉东四百里,为我天沧边境,那里终年缺水干旱,为沙漠环绕。然而唯独在沙漠中央,有一座就算是与世隔绝的城,城墙上常年盛开淡色蔷薇……”

    张子尧有些震惊地转头看向楼痕——

    楼痕却懒洋洋道:“无悲城。”

    张子尧微微瞪大了眼,脑海之中又不禁浮现出炎真警告自己时的模样——是是是,他是考虑过不管不顾,忽视一切的困惑只管将他失而复得的亲人送到她想要去的地方让她人生无憾——他甚至做好了自己会牺牲一些什么的决心……但是张子尧没想到的是,刚开始直说要来太行山脉驻扎军队送粮准备迎战外敌的楼痕一行人,要去的也是无悲城。

    “无悲城?咱们这是要去无悲城?!”

    “看来子尧也熟知这个故事。”

    “很早以前听过公主与她的三十六位骑士的故事,后来又听到了一些别的……”张子尧咽下了口唾液,显得有些艰难道,“就在刚刚,客栈里的老头说的,他倒是一眼看穿我娘死而复生来自无悲城,且说那地方遭遇了诅咒,生死不可强求,若无要事……”

    “‘——‘千万不可前往无悲城’。”

    “千万不可前往无悲城,对不对?”

    马车内二人异口同声,张子尧咬着下唇抬起眼瞥了楼痕一眼,沉默下来……后者却神情自然,只是笑道:“本王当然知道无悲城的妙处,这便是为何本王面对你那起死回生的娘亲却也不大惊小怪——子尧难道不觉得奇怪?本王作为寻常人,怎么会对这种事表现得平静如常?”

    “……”楼痕不提,张子尧还真没仔细想过。

    “关于无悲城传闻本王听过许多,人们妖魔化那个地方也无非是并未亲眼见识过它的美——更不知道这座坐落于边境的小城,事实上是镇守我国土边域最牢固、攻不可破的一道防线。”楼痕微微一顿,突然问,“子尧,若故事中的三十六位不伤不灭不惧的铁骑真实存在,你以为如何?”

    张子尧下意识开口:“那自然是以一敌千百敌军……”

    说到一半,他猛地停了下来,惊诧望向楼痕!

    后者只是垂下眼淡淡道:“这边是天沧百年来哪怕是轻兵疏防却依然无人敢侵太行山脉一界的原因——在无悲城,有一只被皇家直接控制的无悲军,军中寥寥数十人,却如所说,以一当百,镇守我国土安静。”

    既然还有这种事!张子尧心中无比震惊。

    “不悲军不老不死不生不灭,传说能够结束他们生命的只有自己——在图灵公主与三十六铁骑的故事最后,传闻一位铁骑杀死了公主……这样的悲剧结局却让人们一口咬定重生之人背负诅咒,如行尸走肉冷酷无情。”

    “……”

    “人们却不知,凡人感情之复杂本就注定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微妙,为积怨?为情伤?为权利?还是为了数不尽的金银财宝……我们至今任未得知那名骑士痛下杀手的真正原因——我们只知道,在图灵公主死后,三十六铁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将他们的国家治理妥当,百姓安居乐业。只是最后,这三十六位骑士却还是难逃一夜之间突然消失的悲剧……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也没人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活着——”

    张子尧听着故事,近乎于沉浸在故事中。

    “直到千百年后,拥有将人从黄泉道唤回能力的镜女巫再次出现,每一年,她都会选择几名忠贞善良之人,不定期将他们从阴间召回,那些人起死回生后,便加入无悲军,这只军队便不断壮大起来……”

    如果是这样只增不减的话,为什么无悲军至今却还是只有几十人?张子尧心中疑问,隐约觉得这其中似有楼痕未道出的微妙。

    然而心思辗转之间,他还是先道出其他对于他来说更重要的问题:“可是我娘她不是战士,那个镜女巫怎么会……”

    “张家人本非寻常,想必是你弟弟张子萧用了什么法子说服镜女巫额外破例也说不定,“楼痕笑道,“这次前往无悲城,子尧自然会见到镜女巫本尊,到时若有困惑,亲自提问又有何妨?”

    这么说来,倒是张子萧还真的费过心思了?

    张子尧沉默片刻,正欲开口,这时候从外面传来一阵骚动,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不消片刻,楼痕侍卫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王爷,前方断崖通往山谷的桥路不知为何断了,往年总是走这一条官道,地图上也未标明是否还有别的路可以走,若是现在立刻叫人修葺,这起码得耽搁上个十天半个月的……”

    桥断了?

    张子尧微微蹙眉,掀起帘子往外看了看,果不其然见到在车队的正前方,有一座云雾缭绕的悬崖峭壁,悬崖深不见底,隐约听得见从最底部传来流水湍急之音……侍卫若站在悬崖边上,谈话声音稍大便可听闻回声——周围看似没有其他路可走了,放眼望去,皆是一片绿林,唯一的通道便是两端之间连接的宽阔绳桥,如今不知是自然原因腐朽断裂,还是遭人为破坏……

    “若是等得来个十天半个月,本王一路急吼吼的赶路是吃饱了撑着么?过了桥就到无悲城边缘了,你们让本王隔着悬崖峭壁干瞪眼?”楼痕跳下马车目无表情道,周围士兵皆低下头不敢回话,各个像是怕触了霉头倒霉,三三两两均言自己前去找路,随后一哄而散。

    张子尧跟着下车,没一会儿便听见身后的马车也停了下来,元氏和扶摇亦分别从不同的马车跳下车来,元氏一脸担忧地看着那断桥微蹙眉不言语,眼中少见焦急情绪浮现;而扶摇则是笑眯眯地摇着水蛇腰渡步到张子尧跟前,不待他出声,主动弯下腰将那卷好的画卷毕恭毕敬地系在他的腰间,笑眯眯道:“少爷的画儿——下回少爷再离开可要记得带着,奴婢一人同这画卷相处当真承受不来,真害怕这画儿一言不合自行撕裂,少爷宝贵的东西,到时候奴婢可没个交代呢!”

    扶摇这话音量不高不低,倒是也只有张子尧听得见,听她满口胡言,张子尧翻了个白眼退后同她拉开安全距离:“你衣服能不能往上提提,那东西都快掉出来了。”

    “哪个东西?”

    扶摇先是莫名其妙眨眨眼,片刻后低头一看反应过来张子尧在说什么,顿时老母鸡似的笑得花枝乱颤,嘴巴里不干不净地嘟囔着“真可爱难怪烛九阴大人当宝贝”……张子尧的白眼都快翻到后脑勺去了,这时候抬头一看见元氏靠近,又收敛了这不正经的表情,推了扶摇一把示意她别那么疯,并在元氏走近时,换上了温和嗓音道:“娘亲,有侍卫说前面桥断了,可能要耽误一阵时间。”

    元氏点点头,抬起手仿佛不经意地抚了抚自己的颈部。

    张子尧心中没来由地紧了紧。

    这时候便听见身边垫着脚佯装伸脖子看向远方扶摇道:“哟,这桥还真断了啊!”

    张子尧知道这些妖怪的眼神儿都好得很,这会儿随便看一眼怕是都能将那边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这蛇妖还真他娘的爱演戏,退休了可以考虑去当个戏子……正腹诽着,便听见前面侍卫同楼痕报道:“回禀王爷,经过查证,这断桥兴许是常年风雨侵蚀老化,自行断裂,属下已经派人前去寻找其他可绕行的路以及前来休憩的工匠——”

    “风雨侵蚀个屁,”扶摇凑到张子尧耳边说悄悄话,“这桥分明是人为弄断再经过掩饰所成,八百里开外老娘都能闻到那断绳上残留的凡人臭味……”

    “那你离我这么近不怕熏死你?”

    “你不一样,”扶摇见四周没人注意,伸手掐了把张子尧的脸,“妖仙奶奶就喜欢你这么可爱的小嫩包子。”

    张子尧泛起一身鸡皮疙瘩,仿佛看见一条毒蛇呲着獠牙对自己嘶嘶吐杏子。

    “小傻子,别怪妖仙奶奶没提醒过你,这附近可没旁的路了,那群侍卫小哥哥去了也是白去。”扶摇没骨头似的又蹭上来,懒洋洋道,“你那奇奇怪怪的娘亲看着很着急要赶去那个活死人城呢——要不你说点儿好听的,妖仙奶奶便大发慈悲,找来雀鸟姐妹搭座云桥,送你们一程……只是这样,你就欠妖仙奶奶一个大人情了。”

    扶摇话语刚落,仿佛要验证她的说法,一只雀鸟从树枝上鸣叫着飞落落在她的肩膀,歪着脑袋看着张子尧;扶摇本人亦似笑非笑,双眼含春看着张子尧——

    然而还未等她继续言语哄骗,光洁的脑门上便被人用手指轻轻戳了下。

    “表现欲那么强一开始不如说是我祖奶奶,要做婢女便有个婢女的模样,”张子尧道,“边儿呆着去。”

    言罢,少年转身走开,来到楼痕跟前同他压低声音说了些什么——反倒是一向话多的扶摇这一次仿佛真的愣住,站在原地消声许久,看着不远处那个少年的背影好一会儿,她抬起头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露出个新鲜的表情。

    不消片刻。

    只见挡在断崖前的马车全部挪开了,一名士兵抱着一卷看似极厚宣纸从马车后面走出来,一条长长的淡黄色宣纸犹如地毯一般自人们脚下延展开来……与此同时,腰间挂着鎏金笔的少年,亦来到那画纸前站稳,解下鎏金笔,转身在捧着墨盒的侍卫小哥手中取了墨——

    歪歪扭扭的墨水痕迹出现于宣纸之上,那毛毛躁躁的模样倒是有几分似不远处断桥绳索,少年从宣纸的这头画到那头,直到来到悬崖峭壁边上,却不停顿,手中鎏金笔轻轻往画卷外一扫,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墨迹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像是在空中也找到了落笔之处,墨迹凭空出现于画纸之外……

    墨迹扩散,最开始有些模糊,最后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少年又在纸张另外一旁如法炮制。

    不消片刻,两条曲曲折折的线便凭空出现于半空。少年又在两条线之中着墨数笔,一歪歪扭扭的木板似被搭在两条绳索之间,张子尧小心翼翼地踩上去,踏了踏,确认踏实,便长吁一口气——

    站在悬崖边的人们各个翘首亦盘,眼巴巴地瞧着少年一段绳、一块木的画着,从悬崖边上画到悬崖上方,画一点儿挪一块地方——大约是半个时辰后,那桥便一点点地被画好了,从站在悬崖这边楼痕的脚下延伸出去的,是一座歪歪扭扭,看似简陋的墨桥!

    扶摇掩唇轻笑:“画得真丑。”

    这时,张子尧已经站起身,擦擦汗,往前轻轻一步跳跃落在了平实的地面上,然后转过身,冲着悬崖这边的人们挥了挥手——人们欢呼着上马,一名士兵最先开头,小心翼翼地驾着坐骑踏上那简陋的墨桥,先是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会儿后,他高声兴奋道:“可以可以!真的可以!你们看你们看,我没掉下去!”

    那声音传来,人们均是松了一口气,兴高采烈准备出发……

    扶摇瞥了眼不远处也登上马车的元氏,目光在她颈脖间停顿了下,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便收回目光,也爬上了方才她用的那架马车,在车内坐稳,这才想起来什么似的掀开帘子,对窗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娇嗔道:“散了散了,没瞧见那小傻子多能耐活生生给画出一座桥来了么?”

    扶摇话语刚落,一大群飞鸟鸣叫,从树林中扑簌着翅膀叽叽喳喳地飞向天空——

    马车摇晃了下,慢悠悠地前进,整个车队慢吞吞地驶上了那座简陋墨桥……

    ……

    无悲城边境。

    帐篷里,小女孩赤着脚丫子趴在床上,正聚精会神地盯着放在跟前的铜镜看,在铜镜之中隐隐约约出现浩浩荡荡的车队驶过墨桥的画面,小女孩眼中一喜,从床上面跳了起来,手舞足蹈道——

    “娘?娘!他们过来啦!他们过来啦!朝廷的人,还有元姨,他们从桥那边过来啦!”

    话语刚落,帐篷便被人从外面急匆匆掀起,一个女人飞快走入帐篷,一把将铜镜从那满脸兴奋的小丫头手里抢了回来,怒叱:“让你别碰这铜镜!你怎不听又偷偷拿来玩——外头来了什么人,同你有什么关系?看你这么精神气儿十足的,不然省省粮食,今晚别吃饭了!”

    女人突如其来的怒火让小女孩笑容僵硬,当场愣怔在原地。

    她瞧着满脸怒气的女人夺走镜子,头也不回地转身出帐篷……良久,她似满脸失望地低下头,看了看手指被铜镜锋利的边缘刮出的血痕,沉默半晌,全然不见之前的活泼喜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凿龙之点龙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浼并收藏凿龙之点龙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