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家是个名门望族,光是祖先留下的宅子都大得令人咂舌,提起江南张家,人们的第一印象便是瞪大了眼“呵”一声,再竖起大拇指来一句:有钱啊!文雅啊!

    这多亏了张家百年来从未摒弃自己的信念,不同于其他拥有绘梦神器的家族,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没落,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彻底消失了踪迹。张家一直活跃在“绘梦匠”这个职业的最前列,虽然自祖师爷张僧繇后张家再也没有出过画出活龙这样的旷世好手,但是凭借着对那一杆“点龙笔”的向往,历代优秀的“绘梦匠”也是数不胜数。不说他们创造出多神奇的神物,光是那一杆普通画笔下画出的山山水水、万物生灵,皆有灵性,无论历经多少朝代,张家的画,那都是皇室宝库里拥有固定份额的收藏品。

    比如现任当家家主张怀山,年轻的时候一幅《凤栖梧桐夕照图》便让他扬名在外,传说那图中凤凰日初便消失在画中,化为山头一个移动的小墨点,日落便身披彩霞重新回到梧桐枝头,可谓是活灵活现的世间珍宝。京城有大官愿意出一套大宅子只为获得这幅画作,然而有幸获得这幅画的藏家却丝毫不动心,真可谓是千金不换。

    传奇的故事还有很多。

    直到到了张子尧这一代,出了他这么个对于绘画全无天赋也毫无兴趣的奇葩。

    “唉,我怎么就能算奇葩了呢?不爱画画也有错。”

    双手拢在袖子里,少年低着头耷拉着肩膀一副低调做人的模样,路过九转回廊,小院若干,途经一间富丽堂皇的大书房,假装没有听见里面自己的兄弟们在讨论画技顺道互相吹捧对方日后必有大成,只管眼观鼻、鼻观心埋头走路,等走远了听不见那些人聒噪的吵闹声,张子尧这才放慢了步伐。

    此时他一脚迈入了一个与张家大宅其他奢华庭院截然不同的清净小院,小院中央放眼望去是一池刚刚盛开得正热闹的荷,荷塘很大,中间有一座曲折回转的木桥,木桥的尽头便是荷塘中央,水上坐落着一座精致的小木屋。

    大约是因为快要到目的地了,少年紧绷的脸稍稍变得放松下来,那张平日里看上去总是没多少精神的脸上居然带上了一丝丝难得见着的笑意。

    张子尧的步伐变得轻松了些,踏上了那精致的木桥,任凭桥在自己的脚下被踩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当他来到那木屋前,从木屋窗中,方才那只纸鹤飞了出来,停在少年的鼻尖。少年脸上的笑变得清晰了些,伸出指尖轻轻一点,那千纸鹤化作一缕淡墨消失在空中,这时屋里传来一声妇人的唤声:“子尧,你来了?”

    “娘。”

    应了一声,推门入屋。明明是七八月的盛夏,房屋里却燃着火盆,扑鼻而来的便是一股浓郁的中药味。然而少年却仿佛对此早已习惯,他的目光在房中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屋内的床铺上。床上坐着一位约三十多岁的年轻妇人,精致的眉眼像极了此时站在床边的少年,相比起少年仿佛天生自带的淡漠,那眉眼之间却是温和了许多,只是那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病容无法掩饰,像是久病多时,有些病入膏肓的意思。

    就连笑容都像是强打精神挂起的。

    张子尧看在眼里,心中一顿,却不揭穿,只是一掀袍子下摆在床边坐下,只管笑道:“儿子来看看您。”

    “今儿又惹爷爷生气了?”妇人话语中却没有多少埋怨的意思。

    少年应了一声,看着有些个不服气道:“这不是没法子的事儿么,又跟我提‘点龙笔’,还拿张子毅七八年前画的歪脸兔子寒碜我,不就是能啃两口草么,至于活生生念叨了七八年……”

    妇人咳嗽了几声,张子尧赶紧伸手将她稍稍扶起,给她顺气的同时耐心倾听——

    “爷爷急也是为你好,你是家里的嫡子,哪里有能不继承‘点龙笔’的说法?咳……你父亲去世得早,家里的一切事物都交给你二叔打理,如今我的身子也一天不如一天,若不是你爷爷还在,你二叔他……”妇人说到这里,眉眼之间沾染上一丝丝忧愁,叹了口气,“难怪爷爷今天提起这件事,你也莫奇怪,我听说前日子拥有‘不灭灯’的赵家人给你爷爷递了帖子,北边出了大乱子,眼瞧着就要压不住,请你爷爷过去助阵……”

    “什么?他老人家一把年纪了还折腾什么啊?光去北方的路上就能把他老人家的一身骨头颠折了……”张子尧眨眨眼看似颇为诧异,“我怎么没听见消息?”

    “爷爷还不是不放心你才不敢声张,他这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如今你对‘绘梦匠’的继承兴致缺缺,你二叔和大叔的两个儿子这些年倒是越发体现了天赋……”

    “娘,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张子尧握住娘亲的手,“我同爷爷说过了,嫡子不嫡子的这套在我这不奉行,‘点龙笔’谁要谁便拿去,只要那些个人别来招惹咱们母子俩的踏实日子,剩下的就随他们扑腾去吧。”

    “……”

    见劝说无果,多年来也了解自己儿子的脾性,妇人便不再多说,索性跳过了这个话题拉着张子尧说了些别的稍微轻松的家常话,小小的木屋里倒是笑声不断,直到夕阳西下,每日来送晚膳的丫头拎了食篮进来,母子俩这才意识到时间不早了。赶紧把儿子打发到正厅跟大家族一块儿用晚膳,后者应了这才恋恋不舍地从床边站起来,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待张子尧走远,那湖心小木屋中便又安静了下来。

    只是时不时有妇人低低的咳嗽声响起,其中,似还夹着几声轻微的叹息……

    三日后。

    张怀山准备动身前往北方的事情终究还是被提上了日程。

    张子尧坐在饭桌上冷眼看着他的兄弟张子毅、张子萧二人互飙演技,一个眼红不舍,另一个含泪在目状似担忧,一口一个爷爷你走了我们怎么办,他二叔张角则在旁边保证,说爹您放心去北方,这个家有儿子在,保证您走时候什么样,回来只会比现在更好!

    张怀山:“家中之事我倒是不那么操心,只是我走之后,家中还有些其他事物放心不下,你嫂子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我不在了你们也要多多照看着,那吊着命的灵芝是贵,然也不可省,至于那‘点龙笔’……”

    张角:“子毅和子萧也长大了,这些年来画技见长,前些天子萧的一只翠鸟活灵活现,呵,那灿烂的羽毛真有些爹您当年画的凤鸟之姿,从画卷中飞出打从湖上掠过都以为是真的翠鸟点水!”

    张怀山:“至于那‘点龙笔’,还是早些让子尧继承的好。”

    张角:“……”

    张子尧余光瞥见身边两堂兄瞬间变了脸色,轻微头疼,放下筷子抬起头:“咦?我不要。”

    张怀山:“张子尧,你不要什么不要,你是不是又皮痒?”

    张子尧撇撇嘴,只好低下头继续扒饭不说话,接下来饭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虽然张角还在强颜欢笑拍胸脯保证家中事物一定照料妥当,但是他那两个儿子却已经因为“点龙笔”的归属问题完全失去了继续唱戏的兴趣,两人安静下来,阴沉着脸坐在张子尧身边,动筷极少,显得食欲缺缺的模样。张子尧一筷子饭一筷子菜吃得开心,没忘记招呼他俩兄弟:“快吃啊,不吃怎么长高高?是不是天气太热,食欲不好?”

    在张怀山和张角说话的空当,张子萧狠狠地瞪了张子尧一眼,咬牙道:“得了便宜还卖乖!”

    张子尧讨了个没趣儿,只好悻悻摸摸鼻尖,索性作罢放弃搭话。

    头天晚上,晚膳刚过,人们三三两两散了,各怀心思地准备回房消化消化,没想到这时候门房一开,张家又接到了来自北方的急书,书信中似催促张怀山早些上路。结果夜深人静,邻居都熄火睡下了,张家却热闹了开来,下人们急急忙忙通宵整理,张罗着给老爷子安排马车铺盖,清点他路上需要带的东西。

    少爷们则被统一叫到张家祠堂训话,面对着被供奉于列祖列宗灵位上方的那杆描金绘梦神器之一“点龙笔”,三名张家少爷情愿或是不情愿地均许下诺言终身不放弃“绘梦匠”一职,谨记家训,刻苦钻研,不愧对列祖列宗,誓将张家发扬光大,再创辉煌。

    等从祠堂走出,天已蒙蒙亮,张怀山带着张子尧往停靠在家门前的马车那边走,一路上欲言又止的模样,回头看见低着头拢着袖子小太监似的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长子嫡孙,那副没脾气又没志气的模样叫他活生生将到了嘴边的话吞回了肚子里,直到上了马车,坐在马车里,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一把掀开了帘子,想要把可能已经走远的张子尧再叫回来训两句。

    没想到一掀帘子,那家伙还傻乎乎地站在马车下面,似乎也被张怀山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吓了一下,这会正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子尧啊。”

    “嗯。”

    “北边情况确实吃紧,否则那不灭灯传人也不会拉下面子请老头子我出山一战,爷爷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甚至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人还在家门口呢,”张子尧微微眯起眼,拢着袖子的手稍松开,在身体两旁垂下,他抬起头一扫平日里那副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的松散模样,难得认真道,“别说这么不讨吉利的话,一把年纪了讲究点迷信吧,人家隔壁王婶都学会跳大神了。家中事儿说少不少,二叔一人担不起,还等着您回来主持大局……”

    “我老了。”

    “不至日落西山。”

    “说啥呢,你就不能乖乖听我一次话!”

    “……”

    张子尧闻言一愣,与马车上俯视自己的老头对视片刻,见那双记忆中精明能干随时可能喷火的眼此时在朝阳之下居然也呈现出些许疲态与浑浊。良久,终于放弃抵抗般,少年长叹一口气,“知道了,我会看着这个家,看着弟弟们的,有我在,定不会让个这家出大娄子,您且放心去。”

    张子尧说到这,话语一顿,而后缓缓继续道:“早去早回。”

    张怀山抬起手,站在马车下的少年习惯性以为又要挨揍,下意识地稍稍眯起眼缩脖子却并未躲避。良久,他只感觉到老人的手轻轻落在他的头顶,似万语皆化作无言,只是在他头上轻轻拍了拍,叹息声起,车帘落下,马蹄声哒哒,自近而远,直至耳闻不见。

    此时太阳东升。

    见马车渐行渐远,几乎快消失在视野之中,前来送行的张家人和下人们三三两两散去,唯独身着朴素白袍的少年独自站在张家大门外,双目望着远方马车离去的方向,似出了神,至于为何而出神,却是无人知晓他心中所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凿龙之点龙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浼并收藏凿龙之点龙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