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怀山前脚刚走,后脚午膳时间一过,张子尧独自在自个儿的小书房坐了一会儿,手里捧着本明日上学要用到的功课,却无论如何一个字都看不下去……迷迷糊糊之间想起明日便是娘亲用新药的日子,索性丢了课本,前去账房支银。

    没想到在那里居然踢到了铁板子。那在张家待了二十年的账房先生见了张子尧,恭恭敬敬笑嘻嘻地叫着少爷,然而等张子尧伸手要钱时,脸色一变比冬雪来得还快,一脸为难地说,老爷子张怀山走前将账房的钥匙给了张角,从他离开的那一刻起,张家所有的开支通通需要张角点头过目才算数。

    张子尧一听,心中明白了个大概,早就猜到张怀山一走家里一些人会坐不住,却没想到变天来得那么快。然而事关娘亲的要命药钱,就算再想逃避也马虎不得,不等多思考,张子尧便告别了账房先生,抬脚往大书房那边走,自行给张角羊入虎口去了。

    几乎用脚趾头都猜到张角会说什么,张子尧倒是也没反抗,只管低着头装疯卖傻假装自己什么都不明白,顺从地按照约好的时间推开了大书房那扇他许久未碰过的门。

    张家主书房很大,采光也好,是张家人平日里练习画技的好去处,七八个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关于绘梦匠的古籍,其中又以记载“点龙笔”相关的为最多,古籍内容由浅到深再到早些年祖先们收集的残本,足够一个张家人待在这书房里从蹒跚学步提笔学画直到黄发之年,每一天都能学习到新的本事。

    张子尧推门进来的时候,张角正坐在张怀山以前最喜欢坐的那个位置,手里拎着张怀山最常用的那支笔。这时候张怀山才离家不到三个时辰,若说挂念实在勉强,更何况张角俨然一副迫不及待想要代替的猴急模样,也不像是要掩饰的样子。见叔叔如此模样,少年不着痕迹地蹙眉,却也不揭穿,只是微一躬身,礼数做得周全道:“二叔,忙着?”

    听到了张子尧的声音,张角驻颜欢笑,放下手中那杆不属于自己的笔,冲着他招招手:“子尧来了,来来来,不忙不忙,过来和你二叔聊聊天……哎呀,这老爷子走了,家里就剩下一群不省心的兔崽子,连个能安静下来听我说说话的人都没有!”

    张子尧一笑,也不多言,径直在椅子上坐下了,刚坐稳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事儿,便听见张角说:“前些天你弟弟子萧那幅翠鸟戏水图,被县里的官老爷重金求了去,说是京城里的大官儿做寿,讨去要个彩头。”

    张子尧:“喔,卖了多少钱?”

    张角伸出三根指头,笑得露出板牙:“够你娘三个月药钱。”

    真是哪壶开了提哪壶,说话直奔重点。张子尧心里点了长明灯似的亮堂着。

    “好事,”张子尧像是习惯了他二叔对银子分量这诡异的计量单位,脸上笑容保持不变,“家里的事多仰仗二叔和弟弟们,我这个做哥哥的反倒像是给大家添麻烦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啊,虽然子毅和子萧从小便显出了作为绘梦匠的能力,让旁系的族人羡慕不已,但你小时候的表现,也是不输你弟弟们的,”张角说,“只是你没心思做绘梦匠,后来落了下来,这算是旁话了,不过你不用放在心上,我和老头子看法不一样,并不会逼迫你,毕竟人各有志,人各有志嘛!”

    这是夸一下自己的儿子还不忘记踩他一脚后天不努力,烂泥巴糊不上墙浪费资源了?张子尧有些不以为然,稍稍收了收下巴,背部挺直了些:“二叔知晓我今日前来所为何事,明人不说暗话,有话不如直说。”

    仰天大笑的中年男人闻言,不尴不尬地停下了笑声,抬起手摸摸下巴:“子尧,二叔知道你的心不在绘梦匠上,然而我张家百年家业不可荒废,那一杆‘点龙笔’更是祖先遗留下来的荣耀,怎可因你一人志向,让其终日于张家祠堂蒙尘不见天日?你不要以为这话不中听就不爱听了,二叔同你讲道理,你说这事情在理不在?”

    “在理的。”

    “张家历来的规矩,‘点龙笔’传嫡不传庶,传宗不传旁,这其中自然有这规矩存在的缘由,但是到了咱们这代,身为宗传嫡子,你不顾家里反对去读了私塾,要考那个什么功名,画技也早早荒废……”

    “二叔。”

    “在,在。”

    “两个弟弟现在是什么境界了?”

    “绘梦匠以画山石死物为基,植物鸟雀作道;接下来便是豹虎鹰蟒之类的猛兽;再往后,像你爷爷那样的奇才,便能在‘点龙笔’的辅助下绘出凤鸟蟠龙这种世间并不存在的奇珍异兽,于画纸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灵活泼,宛若真实存在……”

    “只是活动于纸张之上?”

    “这……子尧,你这是多久没好好研究过绘梦匠的事儿了,”张角片刻尴尬后大笑,“不同于花鸟走兽,凤鸟蟠龙乃不存在于世间的珍兽,能将其绘出并释放出纸张的,自古至今,只有咱们祖师爷爷张僧繇一人……看你这问题问得,倒像是外行人了?啧啧啧真是!话说回来,你弟弟们今年刚及舞象之年,已完全掌握鸟雀之态,跟你爷爷当年相比较有过之而无不及,若能拥有那‘点龙笔’作辅,假以时日,定能……”

    “我知道了。”张子尧站起来,仿佛没听懂张角话语之中的轻嘲,弹弹袖子上并不存在的尘埃,“既然那支笔对弟弟们的进步不可或缺,我这做兄长的怎能阻挡他们发光发热,那杆笔,想要你们便尽管拿去……”

    张子尧话语未落,张角便抓住了重点,喜形于色的模样自然不必说,仿佛他儿子已经从庶子逆袭,掌握大权,走上人生巅峰……那模样看得张子尧心生厌烦,然而有求于人,还是不发作好,只是顿了顿,随即面无表情道:“只是之后,我娘每月用药的银子,还请二叔跟账房打个招呼。”

    “要得要得!你尽管放心,有了‘点龙笔’,你弟弟们的画技定然平步青云,到时候张家财源滚滚……”

    张角连忙答应,笑眯眯地正想跟张子尧再客气几句,然而话到了嘴边,却活生生被对方那一脸高冷的模样给堵了回去,等他回过神来,少年已经片刻不想多待一般拂袖离去,独留他一人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

    良久,站在书房内的中年男人收敛起脸上堆积的笑容,冲着少年离去的背影“呸”了声,眼中闪烁着轻蔑恶意。

    “真以为自己是盘菜,什么嫡子长孙,不过就是个外行废物!”

    ……

    当天张子尧从书房离开,自觉气闷,总觉得自己似乎是做了什么对不起祖父张怀山的错事,在庭院中逛了一圈,又去看了娘亲,见这世上唯一还在他身边且能称作亲人的妇人身体每况愈下,脸上虽然强颜欢笑,但转身离开时,却总觉得苦闷比之前更加深刻。

    因为父亲去世得早,祖父又出了远门,如今张家虽然敬他为大少爷,但是反而像是他在寄人篱下,为了娘亲的身体,他也必须做出必要的让步。

    否则还能怎么样呢?

    张子尧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张怀山临走前最后那一声意味深长的叹息中的含义。

    第二日。

    试图让一切回归正轨的张子尧照常早起去了私塾,读了一天的书却发现自己一个字也没读进去,下午浑浑噩噩地回到家抹了把脸,晚膳都没用就上床睡了,直到半夜饿醒,才反应过来,他一整天没出现,居然也没有个下人给他送口吃的过来。

    就好像张家不存在他这个人似的。

    心中那点儿少爷的矫情脾性上来,张子尧心里有了火气便再也睡不着,随手披了件外套索性到外面夜游踩踩月光透透气……

    经过大书房,发现里面还有动静,隐约传来张子毅的笑声:“哈哈,终于拿到了这‘点龙笔’,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若真的拿着那些个普通的笔每日作画,我得画到猴年马月才能有今夜一晚的进步!”

    “是啊,如此神物,若是落在张子尧的手里……”

    “别提那个废物,大哥你快看啊我这白虎!”

    屋内传来一声野兽的咆哮。

    紧接着是两兄弟更加兴奋的笑声。

    “……”

    智障。

    张子尧顿觉更加头疼。

    最后不知不觉来到那一池荷花旁,琢磨着这大半夜的娘亲必定睡了也不想打扰,准备绕着荷池走一圈就乖乖回去睡觉,正当他迈开步子还没走两步,突然便听见从那池中央的木屋里,传来了女人嘤嘤的哭泣声。

    张子尧仔细一听,发现哭的人正是常常伺候娘亲的小丫头春凤。大半夜的这般哭泣,倒是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无奈地摇摇头,张子尧走上木桥,正想去一探究竟,这时他突然听见春凤含糊的声音响起——

    “夫人,这可如何是好?您这咳血越发严重了!”

    咳血?

    不是说早些时候吊了人参,已经有所好转了吗!

    张子尧闻言,脚下一顿,心中恐惧油然而生,当场呆立在木桥上,一动也动弹不得!而此时那屋子里的丫头还不知道自己的哭泣声被最不该听见的人听到了,犹在自顾自地哭着碎碎念道:“那些人太不是东西,老爷子前脚刚走,后脚他们便断了您的药,如今夏末秋至,夜里风凉,连个烧火的盆都让咱们紧巴着用……”

    春凤趴在床边哭泣着,没想到这个时候身后的木门被人从外面重重一把推开,她停止了哭泣吸着鼻子转过头,随即便看见她家少爷阴沉着脸快速从外走入,她微微瞪大了眼:“少爷!这时候,您怎么……”

    春凤的话还未说完,整个人便被拨到了一边,自己原先的位置被身带露水寒气的少年取代,只见他阴沉着脸伸出手,握住了半靠在床头的妇人的手:“娘,手怎地这么凉?屋子里火盆也比往日烧得少……汤药呢?今天新抓来的汤药服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又快又轻,被发问的妇人来不及回答,只是强作一抹笑容:“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少爷,物资房说今年冬季来得早,新柴又还没下来,往年剩下的旧燃物要多储备些留着给大书房的少爷们用,怕他们受不住寒冻着,不肯再往我们这里分!”春凤见妇人不说,心中急切便索性没了礼数插嘴,“至于每天的药,今儿也没送过来,我去账房问,说是二舅爷昨儿个才下了新规矩,支银子比往日严谨得多,药钱没下来,就断了药……”

    “一群王八蛋!”

    春凤话还未落,便见原本跪在床边的少年愤然站起,那气得爆粗口的模样与往日里总是笑眯眯没有脾气似的大少爷形象相差甚远,春凤立刻住了嘴,吓得瞪大了眼,大气不敢出。

    好在这时候,妇人及时发话,她用苍白无力的手反手拉住几欲发狂的张子尧安抚道:“大半夜的,嚷嚷什么呢,仔细又被人家听了说咱家大少爷没规矩,大半夜的犯疯病……咳!”

    话未说完,张口便又是一口血顺着唇角滴落,昏暗的烛光下,妇人额间冷汗几乎打湿了她的发鬓,双眼也变得越发浑浊,一眼看去像是大限将至!

    张子尧好不容易安静下来,这会儿见了娘亲这副模样,心中又是急又是痛,而更多的则是对张角一家人赶尽杀绝的痛恨!光让他口头让出“点龙笔”还不够,非要将家中理论上地位最高、最有话语权的大夫人逼死,他们才能安心地坐享整个张家!

    脑子里不知道怎么的再次响起了之前张子毅、张子萧的对话,两兄弟得了“点龙笔”后欢快而兴奋的笑声仿佛是对他此时最大的嘲讽。他仿佛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因为愤怒而逆流,流向他的头顶,在大脑中沸腾。

    “子尧,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别生气,犯不着跟你二叔他们闹不和,你爷爷知道又该不放心了……娘没事,就是觉得有些冷,你去帮我把窗户关上好不好?”

    床上的妇人轻柔的声音传来,她的目光望着张子尧的方向,然而双目之中却没有焦点……站在一旁的春凤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双手捂着嘴站在一旁,眼泪像黄豆似的噼里啪啦往下落,张子尧回过头,目光平静地看了一眼身后紧紧关闭的窗户,他伸出手,握住了娘亲那冰冷而消瘦的手,嗓音低沉沙哑:“好,我去关窗,再……再给您添些火吧?”

    靠在床上的妇人微笑着点点头。

    张子尧放开她,站起来走到窗边,推开了窗,再重新关上,刻意弄出了关窗的响动,又回头看了眼坐在床边只顾“看着”他的方向微笑的妇人,听她问:“窗关好了么?”

    张子尧顿了顿:“关好了。”

    “我就说,这会儿就没那么冷了呢。”

    张子尧应了声,又道:“我给您再添些火。

    言罢,扫了眼火盆中即将燃烧殆尽的炭,并不去理会春凤犹豫不决想要提醒他并没有多余的炭的可怜眼神,他只是径直走到木屋内那张桌案边,从侧方取来一张宣纸,轻轻抖开,又从笔架上取下一支普通的紫毫,轻点墨汁,深吸一口气,随即笔尖于画纸上稳稳落下!

    一勾,一描,圆润的线条在纸张上铺展开来,墨迹浓淡有致,线是线,点是点,不一会儿,一个盛满了炭火的精致火盆眼见着要完成于纸张之上……

    张子尧微微眯起眼,目光变得越发专注,当他手中毫笔一转,正准备为那盆仿佛已于纸上燃烧起来的炭盆点上最后一墨——

    啪。

    一声竹脆轻响打断了他的动作。

    饱饱吸了墨汁的毫笔不知为何突然从中一断为二。前端掉落于宣纸之上,猝不及防将那即将完成的画作染上了一道突兀又触目惊心的墨痕……

    少年呆愣,捏着半支残笔,独自立于桌案后。

    在他的身后,正替妇人盖被的小丫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手中一抖,轻薄的被掉在了妇人的面颊上,遮去了她一半的病容。

    “……夫人?夫人!!”

    ……

    张家,大书房内。

    围绕着那一杆刚从祠堂里取出的“点龙笔”兴奋了一晚上的张家兄弟一夜未睡,却是因为幻想到了今后自己的大好前程满面红光,眼瞧着天蒙蒙亮,屋外鸟鸣声起,两兄弟正商量着要不要出门找个好地方好好地吃个早餐再回来睡个美美的回笼觉。突然之间,只听见屋外突然刮起一阵妖风,“哐”一声硬生生地将大书房的门重重吹开!

    “谁啊!”

    屋内两兄弟吓了一跳,交换了个紧张的眼神,连同趴卧在他们身后的那只刚由“点龙笔”绘成,从纸上跃出的水墨白虎也警惕地抬起了头,虎须动了动,双耳竖起,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片刻后,一个消瘦的身影缓缓自外而内出现在张家兄弟眼中,狂风将他身上的衣袍吹得有些凌乱,一头散下来未束起的长发迎风乱舞。两兄弟中,还是张子萧先认出了来人,他微微瞪大眼,似有些惊讶:“张子尧?”

    “张子尧?”

    张子毅先是迟钝地愣了愣,赶紧揉了揉眼看面前那人,确实是张子尧没错,只不过与他印象中那个唯唯诺诺、做什么都傻乎乎地笑着的兄长不同,今日的张子尧面色冰冷,双目微微泛红,眉眼之间充斥着浓郁的肃杀之气,当与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发丝之后的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对视上,张子毅心中“咯噔”一下,没来由地打了个突!

    “你你你……大清早的不去读你的书,跑到大书房来作什么妖!”张子毅鼓足勇气吼了出来,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眼瞧着张子尧越走越近,不知道为何心中突然有了惧怕,不着痕迹地后退半步,靠近了身后的墨虎仿佛寻求安慰,高声吼道,“你这是什么眼神!别过来了!”

    良久,他听见张子尧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还给我。”

    张子毅:“?”

    “还给我!”

    少年的手死死地握成拳,说话的声音仿佛愤恨从牙缝中挤出。张子萧定眼一看,这才发现此时少年并不是赤手空拳,在他的手指缝隙里,有浓郁的墨汁一滴滴地往下滴落……借着屋内昏暗的烛光,当少年足够靠近,他又看得更清楚了些:张子尧的手中,拽着半只断开的紫毫笔。

    被眼前怪异的一幕搅得心中不安,张子萧蹙眉,不同于张子毅将恐惧明晃晃地写在脸上,他一个错步挡在了张子毅和张子尧之间:“张子尧,你说什么?什么东西还给你?”

    张子尧脚下一停,他微微扬起尖细的下巴,与这个时候已经比他高了半个头的弟弟对视上,他的眼角微微泛红,眼珠像是被墨汁浸染的黑眸之中却是没有一丝的光芒,他仿佛被人抽走了所有的魂魄,只是盯着张子萧平静道:“‘点龙笔’,还给我。”

    张子萧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些,他似乎察觉到了张子尧的不对劲,动了动唇却还没来得及说话,这个时候,在他身后早有个沉不住气的有了动静,一把将张子萧手中的“点龙笔”抢走牢牢护在怀里,张子毅用尖锐的声音高呼了一声“墨虎”,紧接着还没等张子萧反应过来,只听见一声震天的兽吼,下一秒,那由墨笔绘出的巨兽已经擦着他的肩头一扑而出,重重将站在他面前的张子尧扑倒在地!

    少年发出一声吃痛的闷哼,只听见“嘶啦”一声,墨虎锋利的爪子在他的肩头撕开一个巨大的伤口,鲜红的血液浸染而出,将他身上的衣袍染红,少年被巨虎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张子毅见他毫无招架之力,恐惧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下来,他发出嚣张的大笑,冲着张子尧的方向狠狠地挥舞着拳头大叫:“咬他!撕碎他!上啊!早就看他不顺眼了,‘点龙笔’说好了给我们又要拿回去,哪有这样说话不守信用的道理!”

    “张子毅!你是不是疯了!”

    张子萧见张子尧流血不断,却死死地咬着下唇一声不吭,眼瞧着他面色越来越难看,唯恐酿成大祸,他一个健步上前,正准备将那只他亲手绘出的墨虎收回,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余光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同——

    张子尧一只手撑在墨虎的下颚,死死地扣住猛兽的巨口不让他伤及自己的要害,另外一只手……却在地面上飞快地挥舞!

    一条条由暗红血液充当墨水的痕迹在地面上逐渐成型!

    修长的羽翅,头部小巧如鹤,单足,仿佛凌空飞舞!

    “一开天地,二生阴阳,三合四象,五灵集蕴,如梦亦如影……”

    仿佛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张子萧瞳孔微微缩聚,猛地后退一步,推了一把还沉浸在欣喜中的张子毅大吼一声“快逃”,然而为时已晚,只听见被墨虎压在地上的少年一声闷哼,突然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居然一把将那体态壮硕的巨虎从自己的身上掀翻,同时握着断笔的右手将断笔扔掉,沾满了鲜血的手掌往那绘好的图腾上狠狠一拍——

    “应作绘梦师,唤玄黄,开!”

    刹那间,明明是晴朗天气,屋外却突然阴沉下来,狂风大作,天边的云火红如烈焰,伴随着一声刺耳的鸟类鸣叫,灼热的火焰沿着图腾四散开来,大火瞬间吞噬了大半个书房,将那整整齐齐摆放着的书架瞬间吞噬了一半!

    于火焰之中,一只火红的巨鸟扑打着羽翅腾空飞舞,俯冲扑向墨虎,只是一瞬间,便将那只巨虎冲得烟消云散,黑色的墨点散落一地犹如墨虎的鲜血,同时,张子萧只觉得胸口如同被人重创般狠狠后退一步,一口鲜血喷出!

    《西山经》有记,又西二百八十里,曰章莪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鹤,一足,赤文青质而白喙,名曰毕文,其鸣自叫也,见则其邑有讹火。

    熊熊烈焰之中,张子萧最后的记忆便是浑身是血的少年那双倒影着火焰的黑色眼瞳,犹如从地狱爬上来的复仇恶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凿龙之点龙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浼并收藏凿龙之点龙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