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凿龙之点龙笔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个乡下来的小小画师,当着众人的面摸了王爷的玉手不说,还胆敢登鼻子上脸骂王爷“臭流氓”!

    何等胆大包天!

    众人目瞪口呆之际,管家最先反应过来,他一个箭步上前大喝一声:“放肆!”

    紧接着王爷身后那一大排的侍卫也醒悟过来,齐声怒道:“大胆!”

    张子尧这乡下人这辈子还真没见过这么多人同时对着自己咆哮,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结结巴巴道:“我不是……那话不是我说的!是画儿……不对,是那嘴贱的龙——啊啊啊我说不清!总、总之同我没关系的!”

    张子尧以前就是个不爱同人争执的慢性子,这会儿越急嘴越笨,一张脸憋得通红像是刚从滚水里捞出来的蕃茄似的,他拼命往后退想要将自己的手从瑞王爷的手中抽回,奈何后者却像是中了邪似的,虽听见耳边响起的分明是个少年的声音,心中多少知道是他冒昧抓错了人,然而手上的力道却是不减,只管将那正努力想要挣脱的手牢牢握在一只大手中,然后用另外一只手顺手扯了覆在眼上的布条……

    楼痕第一眼和张子尧打照面就是这么个情景——当他看着眼前的少年,脸红脖子也红,唯独一双乌黑的眼在不安地微微转动,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哪来的小孩,着急的模样还挺好看的。

    “你是谁?”楼痕问。

    “草民张子尧,是名绘梦匠,来自南陵县同理镇,前些日子……”

    “啊,我知道了,”楼痕说,“你就是那江湖骗子画师对吧?画艺不精偏要强调自己是绘梦匠,也不知道耍了什么戏法让画里的生物动了起来,隔天再看便消失了……听说画可是卖了不少钱,够在你们那鸟不拉屎的乡下买一座宅子。”

    “……”

    听起来,这王爷是不知道借真灵和借假灵的区别了……只是,张子萧那张画够买一座宅子?这么多?张子尧有点儿懵。

    “李大人哭爹喊娘上当受骗,本王还当你卷款逃亡了呢……怎么,居然没跑?”

    “……”

    说话的时候,楼痕是带着笑的,他唇角微微勾起,那双漂亮的眼睛瞅着面前满脸呆愣的少年,完全看不出一丝丝当初说好的“勃然大怒”。

    而张子尧被楼痕这么一连串的话说得头昏脑涨,满脑子都是“一座宅子”“一座宅子”“一座宅子”“赔不起”“怎么办”“赔不起”“怎么办”,大脑一时转不过弯儿来,脸红透了半边天,只是低下头看了眼自己被对方还捏在手掌心的手:“……王爷抓着,逃、逃不了。”

    楼痕一愣。

    张子尧也是一愣。

    在楼痕做出反应之前少年先露出了个后悔的懊恼表情,然后趁着楼痕一个不留神将自己的手抢救回来,袍子一掀毫不犹豫就趴跪下去,鼻尖恭恭敬敬地碰着石桥那冰凉的地面,反倒让他冷静了一些,轻着嗓音道:“回王爷方才的话,草民不是江湖骗子,确系绘梦匠点龙笔传人张子尧。前些日子,有一张名为《翠惊湖光》的画儿从草民家中流至市集,被县官老爷重金买下,又送到了王爷面前……”

    “后来画坏了,你又把自己送到了我面前。”

    楼痕替张子尧把话说完,张子尧听了只是下意识的蹙眉,心想自己又不是什么物件,哪能用“送”或者“不送”这样的词,听着总觉得哪儿怪怪的……然而此时此刻哪怕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反驳楼痕半句不是,只是微微闭眼,身子伏低,郁郁道:“拿人钱财,没有就翻脸不认的道理,画出了问题自然需要修补,这是绘梦匠的职业操守。”

    以上,当然是假的。

    “一旦售出,概不售后”才是真的。

    但是眼瞧着买单的人是王爷,所以张子尧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罢了。

    张子尧话音刚落就感觉到腰间挂着的画卷以不可察觉的轻微幅度颤抖了下,用脚丫子想也知道这会儿画里头的某条龙搞不好正白眼翻上天嘲笑他狗腿外加不要脸。然而张子尧不在乎,现在他体内那想把这条嘴贱的龙顺手扔进荷花池里的洪荒之力几乎正驱使他的手臂蠢蠢欲动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态度太诚恳打动了楼痕,再加上眼下几十双眼睛看着楼痕也不方便跟他计较许多,片刻后身份尊贵之人只得挥挥手:“若是真的绘梦匠倒也好说,本王只当你偶尔发挥失常,画没了再赔本王一幅便是,只是外头都传遍了本王生辰收到绘梦匠赝品之事……”

    张子尧屏住呼吸。

    “往后再行追究。”

    张子尧长吐出一口气。

    “还有你方才叫谁‘流氓’来着?”

    张子尧吐的这口气没吐完又憋住了。

    “本王长这么大还从没被人这么骂过,不过是蒙着眼抓错了你的手罢了,却被当成了登徒子,实在冤枉得很啊……”

    “草民有罪,为表歉意,除修复《湖光惊翠》外,草民必会再赠予佳作一幅,直到王爷满意,手中点龙笔绝不停歇。”

    楼痕笑了,轻轻击掌,淡淡道:“甚好。”

    ……

    最后的结果就是张子尧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进去。

    他连一个反悔的机会都没找到就被恭恭敬敬地请入了王府待贵客的厢房,厢房带个独立小院,远远望去犹如水墨画中常出现的静谧庭院,环境优雅,真可谓是宜家宜室。

    瑞王爷楼痕金口玉言,在张子尧将《湖光惊翠》修补完毕且画出他想要的补偿作品前,张子尧都为王府贵客,好吃好喝的供着,享受瑞王爷其余亲兄弟到访时才有的高级别礼遇。

    换句话说,就是皇家级待遇。

    张子尧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张子尧进了屋,跟管家道过谢又给了些辛苦费打发那些个王府的下人,等管家收了银子道谢转身,他又站在门边,眼巴巴地确定那些人已走远,整个人这才突然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似地倒在了那软和的八卦镇邪榻子上,翻滚。

    “啊啊啊啊啊我刚才都说了什么!修复那幅画!我去哪儿一日之内提升画技直逼张子萧!!我有那么厉害我还在这儿跟他卖萌!我干嘛不去卖画!还再赠送一幅,不满意不停笔——啊啊啊啊啊啊!!”

    张子尧拼命在榻子上打滚,哀嚎,抓头。

    期间他腰上那小木筒松落滚在地上,叮叮当当滚了一圈,小木筒的盖子开了,里面传来不出意料的风凉话:“毕竟你成日不是疯就是傻,今日情急之下说出这般惊天动地的傻话也并不惊人。你张家祖先要知道他们的长子嫡孙就这么缺心眼的自己给自己拟了个长期卖身契还大大方方把结束权交到了别人的手里,大概会后悔自己为啥当年非得传宗接代最后折腾出这么个小蠢货毁家族一世英名……”

    “你还敢说!都是你的错!”张子尧从榻子上翻下来,一把抓住那小木筒将里面的画卷倒出来粗暴抖开,“不是让你别说话!你刚才瞎嘀咕什么呢!以为自己嗓门儿小大家都听不见是吧?”

    画卷被哗啦啦抖开。

    画卷里面露出的一幕却让张子尧狠狠一愣——

    只见画卷巨石之上,身形高大得像座小山似的男人正懒洋洋跷腿坐着,他的左腿曲起盘在右腿上,右腿自然伸直垂落,衣袍拉下一边露出底下结实的肌肉和宽阔的胸膛,那胸膛之上用简单的墨色线条完美勾勒出他那令人羡慕的小腹肌,而在张子尧抖开画卷的前一秒,他正满脸慵懒,打着呵欠伸手去挠身上背后那一片看似灼伤的红印。

    眼下画卷一下子被抖开,他吓了一跳,连忙拉起衣服遮住红印子急道:“作甚?礼义廉耻呢?开画卷之前不晓得要敲门?”

    “你背怎么了?”

    “常年不见阳光被跳蚤咬的。”

    “说人话,不然今晚把你泡洗脚水里。”

    “……方才那八卦榻子叫人好生不舒爽,怎么有人把这种破东西当摆设放屋里?一黑一白芝麻糊和花生糊混合在一起的图案美哪儿了?”烛九阴放下手,脸上稍稍收敛戏谑,“以后要往上滚别带上本君,又不是猫儿,没事瞎乱蹭什么……”

    张子尧闭上嘴把刚想道歉的话全部吞回了肚子里。

    他黑着脸将那伸手继续挠挠挠的家伙从地上捡了起来,然后十分顺手地抓过个坐垫把榻子上的八卦图遮起来,一边嘟囔着“你若是善类怕什么八卦图”,一边万分嫌弃地将画卷挂在了书桌后的墙壁上。

    “别挂着,本君要晒太阳。”

    “晒什么晒,晒多了褪色,你也不怕我还没来得及把你画出来你先被太阳晒褪色了……”

    “这种担心显然多虑,再给你八辈子时间你也画不出本君,本君要晒太阳。”

    “而我并不会理你。”张子尧无情道。

    烛九阴掀起眼皮子看了看,发现从他的角度正好可以将整个书桌一览无余,这样无论张子尧在上面写什么画什么他都能看见,于是干脆就勉为其难地稍稍满意,闭上了嘴。

    张子尧将自己为数不多的行囊打开,衣服放进柜子,其他随身物品也放到它们应该在的地方,那架势一看就像是特别识相地做好了要长住的打算……烛九阴说道:“小蠢货,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年少时不务正业不学好,偏偏还脑袋愚笨,现在彻底把自己坑了……”

    “等我爷从北方回来,回家见我不在自然要找,到时候找到王府头上来,我就得救了。”张子尧一脸期待。

    烛九阴:“……”

    原来是做了这样的打算。

    真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他当初果真是脑子进水了才觉得这么一滩稀泥能把自己从画里弄出去。

    哼。

    菜的抠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凿龙之点龙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浼并收藏凿龙之点龙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