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凿龙之点龙笔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若你祖父七八载不归家……”

    “王府……又没说要收我伙食费。”

    “……”

    “……”

    “本君现在开始后悔当初怎么就没让你把画卷放回书架上了。”

    “怎的?”

    “总好过在这儿一直陪你过没脸没皮且没有希望的昏日子。”

    “……”张子尧一听这话是看不起他了,万分不高兴地站起来,从书桌下翻出王府专用的上好宣纸铺在桌上,压平整,“练练,咱好歹也是曾经借出过毕方真灵的人!”

    “本君就看你在这浪费纸。”

    “……”

    在烛九阴的“美好祝福”中,张子尧打从娘胎生下来,这大概是第二次这么认真正视自己是绘梦匠的事儿。

    上一次他正视这件事的时候创造了把他的两个兄弟吓废了的奇迹。

    他希望这一次他能把楼痕吓废。

    于是如此这般,自打午间进了这“宜家宜室”的小院门,除了跟烛九阴斗嘴皮子之外他就再也没从桌案旁边挪开干过除却练画之外任何的事。

    时间过得很快,等他脖子酸痛得抬不起来时,这才恍惚意识到外头太阳都快下山了,一名下人站在门外探头探脑,打扰也不是,不打扰也不是的为难模样。这会儿见张子尧搁下笔,他顿时面露喜色:“先生,王爷为了给您接风洗尘特地设宴,请您移步饭厅……”

    骗吃骗喝还骗出高规格了。

    张子尧只感觉身后画卷里那贱龙的目光能在自己的脊梁骨上戳出俩窟窿,连忙应了说自己稍洗漱便去,打发走了那个传话的下人,然后转头看着烛九阴:“你方才是不是在我背后翻白眼了?”

    “本君不做这么不优雅的事,莫含血喷人。”烛九阴说,“你嘴角有墨。”

    张子尧抬手去擦,低头一看手背果然有墨迹,顿时不满道:“你不早说,那方才的小厮肯定瞧见我这傻样了。”

    烛九阴:”……”

    张子尧擦嘴动作一顿问道:“怎的不说话了?”

    烛九阴说道:“在考虑若是能从画卷里跳出去第一件事是去一把火烧了那安乐寺秃驴窝好,还是先把你揍一顿再说。”

    张子尧:“……”

    烛九阴:“画一天画出几朵花来了?让开,让本君瞅瞅。”

    张子尧让开,于是没有了遮挡,从烛九阴的角度可以完整地看见放在桌面上那张宣纸上所有的墨迹——包括某个大概是某人打瞌睡不小心点上去的粗犷墨点。

    认真欣赏许久,烛九阴终于忍不住道:“张子尧,你是否知晓,这七王爷面相非凡,今后必成大业。”

    张子尧正低着头认真地欣赏自己最得意的那一笔鸟雀尾羽弧线,感慨这惟妙惟肖实在难得,于是头也不抬敷衍道:“那又怎么样?”

    烛九阴说道:“这类人想要什么,都会得到,玉皇老儿都宠着舍不得让他受半点挫折。”

    张子尧道:“啥?”

    烛九阴说道:“看来你也不傻,轻易就找到了延年益寿,衣食无忧的法子。”

    张子尧终于正眼看向烛九阴:“什么意思?”

    烛九阴继续道:“照你这画法,若你祖父无法前来搭救,你恐怕真的得享龄百岁,然后,葬在瑞王府的后花园里。”

    张子尧:“……”

    烛九阴笑道:“墓志铭上就写:这个人可逆天改命,穷其一生只为让本该有天命享有一切的人在人生中强行留下一丝遗憾,括弧,玉皇大帝给他续命三次也没能让他创造出一幅像样的画来,反括弧。”

    “……”

    张子尧撇撇嘴,表示自己不跟这嘴贱的龙计较,自顾自拎起那张宣纸,又用点龙笔在上轻轻一点,画纸上,一只用简单线条绘制的鸟儿从枝头的这一边跳到了那一边。

    张子尧问:“如何?”

    烛九阴反问:“什么‘如何’?”

    张子尧抿唇:“这只翠……”

    烛九阴打断他道:“不是片皮鸭?”

    张子尧:“……”

    烛九阴隆起袖子吧唧了下嘴道:“突然饿了,晚膳你跟那登徒子要只片皮鸭做宵夜吧?本君吃不了闻闻也好,你别说这人间烟火虽污浊,但久不触碰,却令人怪怀念的……”

    “闭嘴,求你。”张子尧头疼道。

    烛九阴闭上了嘴,张子尧走到水盆前清洗手和脸,又整理了下头发和衣服,扔下一句“好好待着看家”之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下烛九阴待在画卷里,房间中安静了几秒,画卷中的男子愣了愣,叫:“小蠢货?”

    没有回应。

    “小蠢货?”

    再叫。

    还是没有回应。

    看来是真的被气跑了?画卷中的男子抬起手挠了挠下巴,思考片刻后,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挑眉:“啊,对了……”

    “方才说的片皮鸭他到底答应了没来着?”烛九阴玩着手指,“本君可是认真的。”

    ……

    张子尧来到屋外,这才发现方才来传话的下人并未走远而是站在院中等候,见张子尧出来他露出个欣喜的表情,连忙为张子尧领路。

    经过九转回廊、大小庭院无数,张子尧感慨着这七皇子不愧是当今圣上爱子,这寸土寸金的皇城之内,他一个人便住这么大的宅子,也不知道这么多书房、卧房、习武房,他用不用得来?

    张子尧正走神中,经过一个门廊时,忽听见远处似有似无地传来一阵女子歌唱的妙曼之音。夜色之中,夜来花开得正好,浓郁的花香充满了庭院,那歌声仿佛完美地融入了花香之中,满满都是沉甸甸的悲伤。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於我归处。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於我归息。蜉蝣掘阅,麻衣如雪……”

    张子尧忘记了前厅还有位身份尊贵的人在等着自己,他情不自禁地驻足,往那歌声传来的方向望去,隐约辨认出这歌声白日里似也在莲花池中有所耳闻,片刻之后,理所当然地问那带路的下人:“隔壁庭院里唱歌的,可是雪舞或芳菲姑娘?”

    那下人微微伏身,恭敬道:“先生怕是外地来的,对咱们皇城的歌姬并不熟悉,事实上这歌声并不属于雪舞或芳菲,雪舞姑娘嗓音灵动清脆,如枝头黄鹂;芳菲姑娘着重婉转感性,声如泪泣,如月下夜莺……眼下唱着《蜉蝣》的歌姬虽声音婉转,却稍显磁性,并非时下乐者追捧的唱腔。”

    张子尧愣了愣,像是没想到王府随便一个带路的下人艺术造诣也比自己高,一边暗自庆幸好在没带烛九阴来不免又要被笑话一番,一边尴尬地摸摸鼻尖:“外行人听个热闹,我倒是觉得这声音好听得很。”

    “先生说的是。”那下人笑了笑,“王爷请来给圣上贺寿的戏曲班子,那自然是最好的,哪怕不是雪舞芳菲随便一个角儿,开了嗓子放普通的班子里也是门面担当。”

    张子尧平日里也不乐意听这些咿咿呀呀的,总觉得矫情得很,又听了两句琢磨着不好浪费时间,便再请那小哥继续带路。

    来到前厅耽误了一会儿,发现瑞王已就坐等候,也未先动筷,只是自顾自拎了壶温酒独饮,听见脚步声眉眼稍抬,扫了张子尧一眼:“这么迟,本王还以为是有人不愿意同我这登徒子共进晚膳。”

    张子尧哭笑不得:“王爷莫要取笑草民了,今日早些时候那些都是误会,还请王爷大人有大量,不要同草民计较才好。”

    不知道为什么,楼痕挺喜欢看眼前这少年急了时露出无可奈何表情的模样,眼下却压下了继续戏弄的冲动,着人带领张子尧入席,又连同布菜下人一块儿挥退了旁人,待桌边只剩下他和张子尧,楼痕这才放下了酒杯,稍稍侧过头看着他:“怎来得这么迟?”

    张子尧下意识转过头与他对视,这样极近的距离让他清楚地看见瑞王那稍稍上挑的眼,微微一愣,下意识想:呀,这文武双全的王爷居然还是个桃花眼。

    权力、财富、外貌、学识、武艺,但凡天下男子心中向往的东西似乎都集中在了这么一个人的身上,且样样都是顶尖,就像是老天爷造人时独份儿偏爱了几分似的,着实令人嫉妒。

    张子尧走了一会儿神,片刻后意识到面前的人在向他问话,赶紧定了定神道:“今日入了厢房便忙于桌案前琢磨怎么为王爷修复那幅《翠惊湖光》,满手墨渍实在难登大雅之堂,接到邀请后便赶紧洗漱换了身衣服这才……”

    “还挺隆重,”楼痕笑了,“那是本王的荣幸。”

    啊?啥?张子尧满头雾水,只能跟着傻笑。

    “换个衣裳用那么久,想必是还害怕衣裳上的褶皱冲撞了本王的眼,顺便熨烫了下?”

    “……”

    张子尧的笑消失在唇边,心里明白过来这一餐他怕是要吃得食不下咽——刚刚脱离那贱龙的龙嘴,这会儿又巴巴地自己把自己送到了虎口边,三句不离挤兑,偏偏那双漂亮的桃花眼还显得兴致勃勃。

    张子尧在心中叹气一万次,稍稍欠身,回道:“来时在一庭院里听见个戏班子的姑娘在吟唱《蜉蝣》,草民那偏僻的小地方从未遇见过唱腔那么好的歌姬戏子,便忍不住驻足旁听片刻……”

    “《蜉蝣》?‘蜉蝣之羽,衣裳楚楚’那个么?”

    张子尧点点头。

    楼痕显得不甚在意,用筷子夹了片清炒素藕放到张子尧碗里,不等对方一脸惶恐道谢,他懒洋洋道:“子湖唱的罢。”

    张子尧到了嘴边的惶恐变成了惊讶,也忘记“王爷给我夹菜”这等真的要刻上墓志铭的殊荣,他的双眼微微瞪圆:“王爷怎知晓唱曲之人并非雪舞或芳菲?”

    “内容。”楼痕道,“雪舞和芳菲今日初过选拔,心中理应欢喜,怎会在月色中唱《蜉蝣》这种悲伤的曲子?所以唱的人自然是暂时落选的其他人;再者,该诗经字面句句不离华丽荣裳,可以见得歌唱者认为自己的败落应当与不似雪舞芳菲那样拥有锦衣华服有关……”

    “这未免荒谬,”张子尧在楼痕催促的目光下,将那片藕胡乱吞咽下,又放下筷子,“王爷今儿明明是蒙着眼……”

    张子尧的话说到一半停住了。

    忽然想到的是,就连区区一个王府的下人也能从声音立刻识别出歌唱者非雪舞或者芳菲,所以楼痕哪怕是蒙着眼……

    “噱头罢啦,”楼痕见张子尧似已经猜到,他笑了笑,“无论本王蒙不蒙眼,最终站在父皇面前的只能是雪舞或者芳菲。白日那一出,不过是为了让其他的人输得有一个心服口服的理由罢了……唔,子湖倒是个聪明的,就这么猜到了原因,可惜了可惜了。”

    话是这么说,然而声音里却丝毫听不出任何觉得“可惜了”的成分在里面。

    张子尧听得云里雾里,便大胆地问道:“王爷何出此言?”

    “雪舞十岁开嗓,十二岁名满皇城;芳菲九岁开嗓,十三岁拿下“皇城第一歌姬”的称号,至今四五载有余,两位歌姬跟随这班子游遍大江南北,获无数慕名的王公贵族、官僚子弟送的奇珍异宝,其中对于戏子歌姬来说最为贵重甚至是视作生命的,莫过于她们身上那一身行头。你大概不知,雪舞头上的那顶点翠羽冠,够换皇城大宅三座,闹区商铺一街,听说是百年前宫中流出的珍品,百年翠色不褪,哪怕是如今与宫中众宝贝相比,那也是毫不逊色。”

    张子尧越听越惊,最后只有张着嘴发呆的份儿了——点翠手艺他多少是知道的,那便是从翠鸟的身上将它们颜色鲜艳的背羽取下,按照顺序排列点缀在珠宝、贵重金属中作为色彩填充,根据翠鸟身体部位的不同,点翠的颜色深浅也各不相同,若按照饰品的轮廓顺序深浅排列,可使得一件成品点翠首饰色彩栩栩如生……

    点翠件有色彩百年不褪的说法。

    且因那些背羽皆从活着的翠鸟身上取下,手法残忍,反倒不知怎的越发成为人们追逐的对象,大约是百年前,点翠件制作达到巅峰,绝世佳作层出不穷……直到近些年,有些诗人、学生甚至是朝廷官员发出了这种取生灵性命的“艺术”实为有悖于道德伦理,点翠手艺才逐渐销声匿迹,不仅产出量大不如前,就连新作的精美程度也不可与往日同语。

    原本他以为张子萧那小鸡戏水图换一座宅子已经足够黑心,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更加黑心的存在!

    就一顶羽冠!

    他白天甚至没多往上面看一眼,若是强行回忆最多说得出三个字:蓝色的!

    那姑娘的头上顶着三座宅子啊!!沉不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凿龙之点龙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浼并收藏凿龙之点龙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