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凿龙之点龙笔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又过了几日,眼瞧着京城地位最高的那位主子诞辰就在眼前,王府上终于有了惊天动地的消息,因为那日晚宴歌姬子湖表现出众,艳压群芳,最终瑞王松口,若圣上寿辰前子湖能得翠羽饰一件,则可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她将在当今圣上的寿辰晚宴上,站在最尊贵的戏台上献上一曲,从此金钱、名誉、地位,再也与往日不可比拟。

    初得消息,怎么也没料到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的雪舞、芳菲自然是咬碎了一口银牙,整日提心吊胆,将最后的希望压在子湖拿不出这样贵重的行头上。唯独子湖本人却突然表现得淡然起来,仿佛她走到这一步已经很满足,也不再去奢求太多。

    这让张子尧更加欣赏。

    这一日,两人又在老地方偶遇,谈起这件事,子湖的说法倒是在张子尧预料之中。

    “子湖只为证明谁才是天下第一嗓,若是为一身霓裳、一顶翠冠,埋没了我十几年的苦练,我便是不服。”

    歌姬的双眼平静,却异常明亮清醒,不喜不悲,让人清楚地感受到眼前的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甚至在为什么而坚持。

    “但我不会闭着眼不撞南墙不回头,若非要看见华贵的衣裳,才能让他们安下心来听我唱曲,那我便穿上那样的衣裳;若非要一顶翠冠,才能让他们将注意力放在我的歌上,那我便戴上那样的翠冠——他人如何评价子湖并不在意,子湖只是不愿意负了自己的一身本领。”

    她说着,将视线投向远方——已经是深秋,夏季开得正好的一池莲花如今只剩下残花枯叶。张子尧心生感慨,正欲说些什么,这时候却见子湖像是有所感应一般回过头看向不远处的长廊,那眼神同她与张子尧说话的时候完全不同,带着难以言喻的温和与温度,就像是在看自己的爱人般温柔。

    张子尧微微一愣,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正以为自己将看见什么达官贵人英俊才子,意外的是,他却只看见远处缓缓跑来一个小小的人,她的手上抱着一顶斗篷,一张小脸大约是因为跑得急了,脸颊上红扑扑的。

    虽然如此,但是不知为何,那双眼明显没有前些日子看着那样晶莹剔透,反而透着一股子的乏劲和无神:“姑娘,你怎又不叫团圆一人跑了出来?外头风大,这要是沾染了风寒可怎么办才好?”

    不等子湖开口,苏团圆已经急急将那披风披到了她的肩上,然后余光一闪仿佛这才看见旁边还站着个多余的人,稍愣转过身,跟张子尧行了个规规矩矩的礼,算是问过安。

    张子尧一下子反而成了多余的人,索性准备告辞,告别了这主仆二人正欲离开,却又多了个心眼,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似的,于是走出了院落又悄悄绕了回来,趴在墙头一看,正巧见子湖拉了拉肩上的披风,自然而然地伸出手碰了碰苏团圆的发髻:“跑散了。”

    苏团圆“喔”了声,仿佛意识到自己失礼,小脸蛋一红转过身伸出小短手捂住发髻,同时还没忘记絮絮叨叨地抱怨:“都是姑娘不唤醒团圆,若是能及时醒来,哪能发生这么狼狈的事儿……”

    “我见你睡得香甜,便不忍闹醒你。”

    接着张子尧便破天荒头一遭看见子湖笑了。

    双眼微微眯起,唇角上扬,正儿八经的笑容,深邃的眼底都透着甜蜜的笑意。他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平日里总是神仙似的云淡风轻、一脸平静的女人居然可以笑得那么好看,什么雪舞芳菲,统统都被比了下去。

    张子尧盯着她微微勾起的唇角出了神。

    可惜片刻后,那唇角再次放平,子湖伸手将自己的随身婢女拉到自己的身边,摸摸她的脸:“你最近精神不太好,我想让你多睡一会儿。”

    “没有的事,姑娘好事将近,团圆忙碌些也是应该的,”苏团圆说,“团圆只是个下人,姑娘用不着对团圆那么好,团圆只求三日后姑娘能顺利上那戏台,便心满意足。”

    “胡说,你这样说我便宁愿不唱了,把你累坏了我上哪找个人顶替你的缺?”子湖说着,伸手刮了刮苏团圆的鼻尖,又凑近了些异常亲昵道,“你再说这话我可就生气了。”

    苏团圆挠挠头傻笑起来。

    “你近日也瘦了。”

    “前些日子秋老虎,胃口淡了些,再加上忙碌,瘦了也正常。”

    子湖不说话了,她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勾起面前婢女那张圆乎乎的脸左右翻看了下,片刻之后似乎不满意似地微微蹙眉,顿了顿,这才将腰间的小囊袋解下,放到婢女手中:“拿去吃着玩吧。”

    从张子尧的角度看不清楚那小袋子里装的什么,只能看见苏团圆解开看了眼后一脸惊喜,从里头捏了一颗白色的东西放进嘴里,细细吮吸,眉眼之间全是满足。

    “好吃吗?”

    婢女唔唔几声,又捏一颗,正欲放进口中,刚用牙咬住最外面的一层糖粉,忽闻“我也尝尝”,随即嗅到一阵淡香袭来,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唇上触碰到一片柔软,一触即离后,牙上衔着的零嘴儿也被夺走。

    小丫头微微瞪大了眼。

    心脏都快停止了跳动。

    而子湖则满目淡然,将那一枚糖莲子用舌尖一卷勾入口中,轻轻咀嚼后笑道:“果真是京城最好的干果店,是比寻常的糖莲子清甜许多。”

    此时没有人搭腔。

    因为无论是苏团圆还是张子尧都看傻了眼。张子尧浑浑噩噩地转身,这次是真的离开了,可惜满脑子还停留在坐在石椅上稍稍抬起精致的下颚从婢女唇边夺走零嘴时,两人挨得极近的一幕。

    张子尧恍惚地在心里想这只小鸟好像确实没有之前看着那么精神,也明显瘦了不少……但是直觉告诉他,他好像抓错了重点。

    回去同烛九阴一讲,不免又被无情嘲笑一番。

    虽然张子尧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何遭到嘲笑。

    这也让他郁闷得很。

    当天夜里又遇见苏团圆,在上一次遇见她的同一地方。只不过这一次并非偶遇,张子尧是顺着空气中浓郁的墨香而来,在走廊上遇见了苏团圆。

    张子尧是真的惊讶了,因为他怎么都想不到一个人有什么理由在短短的几个时辰里就发生那么大的变化——之前那个圆润、双眼炯炯有神充满灵光的小丫头不见了,眼前的小孩整个儿像是被人抽了魂,又像是大病初愈,脸色难看至极不说,额角也冒着虚汗,走两步便要靠着栏杆歇息。

    整个庭院弥漫着的墨香就像是有人打翻了十坛墨汁。

    张子尧虽为半桶水,但此时也多少察觉到哪里不对,索性在那小鸟又一次摇晃着要倒下时从阴影中走出,一把搀扶住她,后者微微一愣似有些惊慌转过头来,看见来人是张子尧反而长吁一口气:“我道是谁。”

    张子尧眉眼严肃,目光在对方手中死死护着的一个小篮子上一扫而过:“小鸟,你这又是何苦?”

    世间万物既被封魂,变成了绘梦匠画中人物,哪怕是冲破了束缚来到画外,却依然摆脱不了这样的本质。所以,画中人是没办法将自身携带的物体化为凡物让其真实存在的,无论是身上的一件衣服,一个钗子,或者是一根羽毛,都只是画上的一部分。

    唯独可以被分割的是这幅画的精魂。

    这只傻乎乎的鸟儿,它不仅仅将一根根艳丽的羽毛从身上拔下来,而且是在活生生地切割自己的精魄!这样的疼痛超越切肤之痛,深入比骨髓更深的深处,寻常人恐怕根本承受不住这疼痛的十万分之一。

    “住手罢。”张子尧道,“又何苦做到这样的地步,你是不是不知,再这样下去,你恐怕不仅要因为过于虚弱而被重新束缚于画中,甚至会因此精魄七零八落,最终魂飞魄散,变作一幅普通的画,不会动不会叫……”

    “知道的。”

    “……”

    “团圆知道的。”小小的婢女神色淡然,将搀扶着自己的手推开,“可是苏团圆的命就是子湖姑娘捡来的,我怎么能够为了保命,眼睁睁地看着姑娘落于人下,受尽屈辱?”

    “……”

    张子尧哑口无言。

    “先生,您和当初我遇见的那画师不一样,”苏团圆转过头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您这里头也有东西在跳动呢,所以,团圆说的话,您未必不能明白,哪怕今日不明白,日后,总有一天大约也会懂得的。”

    “我不懂。”

    “世界上有些东西比性命更加重要。”苏团圆说,“您放心,今日为最后一次采翠羽,那顶冠饰便可大功告成了。”

    张子尧看着面前那憔悴得脱了型的小丫头双唇一张一合,却听不进她在说什么。

    只能看见她下唇上那一点绛红红得刺目,让人倍感不安。

    ……

    三日后的当今圣上诞辰,哪怕在之后很多年都被人津津乐道。

    传闻瑞王推荐的歌姬成了一个传奇,纵使是那些见过了世界上许许多多奇珍异宝的达官贵族们回想起来,还是忍不住要叹息,她那一袭仿佛将月光打碎倾洒于裙摆的霓裳;那一首绕梁三日余音不绝的妙嗓;倾城的容颜,淡泊的双眸,以及……

    那一顶绝世灵动的翠羽之冠。

    超凡于世间所有能工巧匠之上的华美精致,每一处细节堪称完美,晚风吹来,翠羽栩栩如生,仿佛依旧在鸟雀腹部,泛起深浅有序的翠色羽浪。

    当子湖唱响祝福寿辰之曲,天空更有百鸟归巢般的盛况,成群的鸟儿啼叫,美妙的歌声从天边飞来,或落于树梢,或盘旋于夜色之下,又或围绕在戏台歌姬周身落在她的肩头上。

    祥瑞喜庆,瑞兆大显。

    当宴,龙颜大悦,赏黄金万两,锦缎百匹,奇珍异宝无数,亲封歌姬子湖,歌绝动人倾天下,为世间第一嗓。

    ……

    这夜,月上柳梢,皇帝的诞辰仍未散去,从很远的地方依旧传来歌舞笙箫之乐。

    皇宫深处的某处高台阁楼之上,窗棂上却依靠着相互依偎的妙龄女子二人,其中一人便是方才一瞬间成为天下所有歌姬倾羡对象的子湖。而在她的怀中,则靠着另外一个小小的身子,相比起子湖一身华服,她穿得倒是并不起眼,且面色苍白一脸病容,唯独下唇红艳,甚是诡异。

    然而子湖却仿佛丝毫不嫌弃。

    无视身后屋内一箱箱敞开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此时此刻她只是目光平静地瞧着远处的月,手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抚着怀中的婢女散落的额发,动作轻柔,仿佛唯恐一个粗心惊扰了怀中人。

    “团圆。”

    “嗯,”婢女微微睁开眼,目光涣散,她揉了揉眼强打起精神,“姑娘?”

    “陪我唱歌吧,”子湖低下头,“好不好?”

    “唱歌?好呀,”苏团圆的双眼似乎又因为过于疲惫而缓缓闭起,“唱什么好呢?”

    子湖沉默半晌。

    良久,她垂首,在怀中那呼吸越发变轻的小人额间落下一吻,淡然说道:“就那一曲《蜉蝣》可好?”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

    心之忧矣,於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

    心之忧矣,於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

    心之忧矣,於我归说?

    歌声轻起缓落,乘载着夜风穿得很远,一高一低的歌唱声没有加入任何的歌唱技巧却让人心安神宁……

    “奇怪,哪来的墨香?”

    席位之间,当今皇帝细细嘟囔,然而这小小的疑问很快被席间竹丝之音掩盖而去。

    当时天空中鸟雀声起,成千上万的鸟雀结伴于京城上空飞过,瑞王府内一座不起眼的小小院落被推开了门,一名黑发少年缓步走入庭院,抬起头目光沉着地看着那些鸟雀离去的方向……

    “九九。”

    “嗯?”

    “起风了啊。”

    “嗯,可不是,快进屋,听说傻子都容易着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凿龙之点龙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浼并收藏凿龙之点龙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