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凿龙之点龙笔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子尧:“……”

    烛九阴:“……”

    张子尧:“嗨呀?”

    烛九阴:“哎呀?”

    两张懵逼的脸。

    四只放空默默瞪视的眼。

    此时此刻,画卷之中原本只是墨色泥鳅似的龙也突然有了变化,只见黯淡的龙尾像是突然被赋予了颜色,翠色的墨痕如有人在画卷上作画一般蔓延开来。渐渐的,翠色变得轻盈通透,几道墨痕勾勒出龙尾薄膜之上清晰的血脉——

    巨龙龙吟震天,由山石之中腾云升天,那巨大华丽的翠色龙尾只是轻轻一甩便将画中山石甩得粉身碎骨!

    石山碎裂巨响,窗外亦晴天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下,院外传来王府下人们奔走叫喊的声音——张子尧双手捂着耳朵,雨声之中慌慌张张保住挂在墙上被风吹得摇摇晃晃的画卷仿佛生怕它被风吹跑,狂风之中他发带被吹散,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下来,发丝糊了他的双眼……迷糊之间他只得瞧见画好中龙腾云雾之中,乳白色的云雾掩饰之下龙身几不可见,唯那一抹翠尾如染上仙光,不可隐藏,栩栩生辉!

    当真神气得很!

    “行了行了!”张子尧一手摁着画,一手去抓自己被吹成神经病的头发,“嘚瑟一下就行了,别没完没了的啊——”

    话语刚落,狂风说停就停,唯独门外雷声不绝于耳,暴雨不停……倒是很好滴掩饰住了屋内张子尧对着画卷咆哮的声音。张子尧长吁一口气,将画卷从墙上取下,平铺于桌案上,背着手绕着桌案走了一圈,看着画卷之中的真龙神君,他倒是有些不敢确定地叫了声:“九九?”

    画卷里半天没反应。

    完了。张子尧咯噔一下,心想这是要得了尾巴翻脸不认人了?

    心里一急连忙伸脑袋去看,却只来得及看见一团黑色的光从天而降——下一刻,画卷里高大英俊男子一脸慵懒坐在被自己方才劈开的乱石之中,身上滚金黑袍松松垮垮挂在身上,此时他正翘着二郎腿,欣赏自己脚上蹬着的那双翠羽新靴,翻来覆去地看,一脸自在评价:“新靴不错,挺符合本君审美。”

    张子尧:“……”

    没等张子尧说话,画卷中男子总算是高抬贵眼将自己的目光从那双新鞋上挪开,扫了张子尧一眼,立刻挪开了视线——然后一脸别扭地问道:“你头发怎么了?”

    张子尧伸手去摸摸后脑勺,“喔”了一声道:“还不是你方才那阵妖风,吹得我冠宇散乱……”

    “快扎起来吧。”

    “?”

    “疯婆子似的,怪辣眼睛,本君都不敢看。”烛九阴抬起手捂着双眼,又贱兮兮地从手指缝里偷看画卷外的少年,瞥了一眼毫不掩饰地打了个寒颤,“早说兴奋一下的代价就是过会儿要受这等惊吓,本君保证做到心如止水,哪怕新靴在爪,也只是淡定优雅道:哦,一双新靴,还不赖。”

    “……”

    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这条赖皮龙,方才觉得他要翻脸不认人反倒像是高估他的智商了。

    张子尧一颗心落地,也没来得及去琢磨就算这条破龙翻脸不认人能给他造成什么损失,看着画卷之中翠靴黑袍男子,这会儿他心里也有点儿高兴:“九九,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怎么这尾巴突然就能画出来了呢?前两天还不能呢……”

    烛九阴:”“不知道。”

    张子尧双眼一亮:“难道是我画技突飞猛进?”

    烛九阴一顿:“虽然不知道,但是本君猜测,至少跟这个肯定是没关系的。”

    张子尧:“……”

    “你可以给你爷爷写信问问怎么回事,一家子人总该有一个有文化的吧?”

    烛九阴说着,懒洋洋地重新化龙——这次除却外面下的雨变得更密集了些,天空变得更暗了些,动静到是没之前那么大了。张子尧正以为是他重得新尾欣喜不已要多欣赏一会儿,没想到这时候,他突然从画卷方向闻到一阵腥咸之风,还没来得及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见一角占据整个画卷那么夸大的翠色龙尾居然渐渐浮出画卷,龙尾水珠晶莹剔透,一滴飞溅到张子尧眼皮子上!

    张子尧倒吸一口凉气被吓得猛地后退一步!

    “怕什么?”烛九阴的声音不满地响起,“这只是本君龙尾一角,特地给你这乡巴佬见识见识——”

    他话还未落,突然感觉冰凉尾巴上微微瘙痒,一柔软又温暖的触感顺着他尾部血脉轻抚而过,烛九阴没说完的话全部呛回了喉咙里——

    与此同时,那露在画卷外的尾“呲溜”一下缩了回去,张子尧一脸悻悻将手缩回去,正想说自己还没摸够那冰凉爽滑的感觉,就听见画卷里那龙嚷嚷开了:“让你看看!摸什么摸!乡巴佬么看见什么新奇的东西都要摸上一摸,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本君不好龙阳的!瞎摸什么!”

    一连串的质问砸张子尧个劈头盖脸,张子尧懵逼了一会儿心想不就摸摸尾巴激动地炸了毛的猫儿似的怎么回事?越来越不对劲,干脆“啪”地一巴掌拍在那副画卷上:“我画出来的尾巴摸一摸怎么了?我还嫌摸了一手鱼腥味儿呢!”

    “什么?你说本君鱼腥味儿!放肆!刁民!胆敢对真龙神君如此无理!”

    张子尧不理他,转身绕过画卷去水盆里洗了洗手。

    身后画卷里,龙尾巴悄悄默默探出一个角,左右挥舞了下发现没碰到人,顿时嚣张地将桌案拍地啪啪作响:“人呢?你别以为不说话跑到墙角瑟瑟发抖本君就能原谅你了——小蠢货?哪去了?本君听见水声了你不会是洗手去了吧——你居然真得去洗手了?!”

    张子尧举着湿漉漉地手,回到桌子边,看着画卷纸上一条翠色的尾在那晃来晃去拍来拍去实在碍眼,终于忍不住又伸手将那尾巴摁回去,嘴里碎碎念道:“收好收好,别嘚瑟了,哪日若是又被哪个捉妖人看见,就这么一条宝贝尾巴都砍了你的去。”

    这会儿大概也是撅着屁股甩尾巴甩累了,烛九阴冷哼一声,那翠色的龙尾消失于纸面,英俊的男人重新回到乱石之中,双手笼着袖子微微抬起头一脸淡漠与画卷外的张子尧对峙——一人一龙谁也不说话,相互瞪视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张子尧先败下阵来:“行行行,我错了还不成么,不该说你有鱼腥味。”

    “哼。”

    “我跟你道歉了,你也要跟我道歉。”张子尧戳了戳画卷里男人的脸,“我给你画出尾巴了,你应该道谢,而不是嘲笑我画技不精。”

    烛九阴抬起手挥了挥,就像是驱赶脸旁飞来飞去烦人的苍蝇,挪开眼冷硬不吃道:“你本就画技不精,本君只是实话实说,为何道歉?能让本君主动道歉的物种怕是还没被女娲捏出来——”

    赖皮龙。

    张子尧在心中骂了一句,也不再同他计较,将画卷摆在桌子上让那条龙自己玩自己的,他转身继续去收拾准备带走的行囊——收拾到一半,这才想起来什么似的抬起头望了眼窗外的雨,打他记事以来,似乎好久没有看见这么大的雨了……

    他出来的时候可没想到这个季节也要下雨,都没带伞。

    “九九,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啊?”

    ,

    张子尧随手拽过张宣纸,歪歪扭扭地画了个及丑陋的伞张子尧拎起画卷抖了抖,一把湿漉漉的伞从画卷里“啪”地掉了出来,张子尧正待弯腰去捡,同时院外响起一个陌生的男音:“哎呀我的伞呢我的伞呢?!!!”

    张子尧吐吐舌头,连忙一把将方才的画纸撕碎,那掉在地上的伞消失了,独留一摊水迹在地面上蔓延开来。

    屋外那人又奇怪道:“咦,怎又有了?!大白日见鬼了不成!”

    张子尧:“咳。”

    烛九阴全程拢袖冷艳旁观,等张子尧撕了画卷才道:“怎地撕了?你这小蠢货,出门的时候本君可没见你的行囊里有带伞。”

    “人家淋雨了啊,我们还在屋里呢。”张子尧好脾气地笑。

    “你要淋雨自己去淋,你到是给本君画把伞来,外头下雨,衣裳都淋湿了,新换的靴子呢。”

    “就你矫情。”张子尧道,“这雨还不是你弄出来的,不想淋雨你倒是停了啊,这么大的雨,外面的院子池塘一会儿就积满水了,你到是心疼你的靴子,也不想想一会儿我走出去可能也要淌水呢?”

    然而张子尧的质问对于烛九阴来说大概就是一堆“哇啦哇啦”,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真龙现身,这雨不下足三天三夜停不下来……”

    “三天三夜!”张子尧听得眼都直了,“这雨下上三天三夜那还了得!这京城都叫你给淹了!快停快停!”

    “淹了便淹了,嚷嚷什么?”烛九阴抖抖袖子,满脸理所当然,“世间灾祸皆有定数,皆有蜚兽手中那‘天河秘术’安排妥当——倘若这京城注定要被水淹,哪怕今儿本君不放水,他日怕也有别的哪条龙来撒泡尿什么的……本君亲自降雨好歹还能给你提前提个醒,免得到时候水淹城里,你这条短腿跑都跑不急。”

    “蜚兽是什么?”

    “‘《山海经》卷四,东山经东次四经记载:又东二百里,曰太山,上多金玉、桢木。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行水则竭,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疫。’——就这么个东西,走到哪死到哪,寸草不生,滴水不剩,看谁谁暴毙,瞪谁谁怀孕……本君听太上老君那个秃瓢说,这位大爷除了长相极为丑陋之外性格也不怎么好,很难与人相处,且向来与本君这等英俊开朗善良的神君——”

    “咳。”

    “啧,”烛九阴脸上丝毫不见害臊,“总之就连本君这样厉害的人物听见‘蜚’的名字都要绕着走。”

    “喔。”

    “挺出名的,那个蜚。”烛九阴问,“你真不知道啊?”

    “就是不知道。”

    “那你又知道烛九阴?”

    “关于你的民间小本太多想不知道都难,我家里都有先人记录下你的种种恶劣行径——你这是什么失落的表情?不为人所知能带给你小众优越感?”

    “啊,是了,提到你那些个祖先……你们张家人不是向来以画出上古神兽为傲并终生为此奋斗?为什么这么大名鼎鼎的蜚兽你都不知道?”

    烛九阴整理袖子的动作一顿,颇为奇怪地抬起头看了一眼画卷外的少年——一眼看见后者满脸茫然且茫然的似乎颇为理直气壮地搁那站着,烛九阴顿时又觉得脑袋一阵胀痛,心中万分感慨:今日恐怕自己要好好珍惜这双多出来的靴子……指望下一件新装备出现,指不定是猴年马月了。

    烛九阴深深叹息。

    “哎,算了算了。”

    “什么?”

    “反正你这辈子也见不着蜚,就这么傻子似的活着吧。”

    “……”

    “你这是什么表情?别看不起傻子。傻子也挺好的,幸福又可爱。”

    “……”

    去你大爷的幸福又可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凿龙之点龙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浼并收藏凿龙之点龙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