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凿龙之点龙笔 > 第35章 城

第35章 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子尧,本王曾经以为我们是朋友,你以为呢?”

    “……”

    点头点头。

    “子尧,既然你与本王为友,难免偶尔会发生一些亲密的接触,你同意吗?”

    “……”

    点头点头。

    “子尧,男子之间,需不拘小节,所以偶尔的拉手攀肩,把酒言欢,也是寻常之事,你以为如何?”

    “……”

    疯狂点头点头。

    小小厢房内,黑发少年腰杆笔直跪坐在地,双手乖乖放在膝盖上,抬着头眼巴巴地瞅着不远处房间内榻子上坐着的男子——后者如今已经换上一身干爽的衣裳,只是一头乌黑的发湿漉漉地垂顺下来,身后的小丫鬟举着块帕子小心翼翼地给他擦拭着……

    “——这人真不知好歹啊,居然把王爷推下船。”【不是我推的啊!你们看不见那只肥猫有多肥!】

    “——王爷怎么他了吗?也没有吧,王爷今晚可没醉酒,再说我早就听说王爷不仅酒量过于常人,而且酒品极佳,哪怕喝醉了也是闷头睡觉,从不惹事——万岁爷早些年还为这事儿夸奖过他呢!”【他没怎么我,他就是摸了下龙屁股,跟我真没关系。】

    “——我在甲板上工作的朋友瞧见了,说是当时王爷想要去握他的手呢,结果就被推下船了!”【别闹!我以前也被王爷握过手!又不是第一次!当时我吓尿了也没把他推莲花池里啊!】

    “——真的假的?我以前也没听人说过王爷好龙阳——”【我也不好龙阳。】

    “——嗨呀,管他真的假的?就算是真的又如何,此情此景,拉个小手又能如何?又不是当众……”【啥叫‘拉个小手又如何’说这话的人你出来解释清楚……】

    “——那他死定了,这谁啊?”【在下张子尧,梦想是:活着。】

    “——不知道,听说是个画师。”【嗯,三流画师。】

    “——小小画师,居然如此不知好歹,哼。”【怎么样才叫知好歹啊,嗯?】

    “……”

    张子尧垂下眼,听着门外那些个下人议论纷纷,外面的人说一句他在心里反驳一句,当听见下人们说“你们快别说了王爷看着不生气反倒像是两人在打情骂俏”时,他的眼皮子狂跳两下,心知肚明,烛九阴这贱龙造的锅,他是又要背稳了。

    “子尧?”

    从内室传来的呼声将张子尧的注意力唤回——

    “草民在。”

    “说好了在本王面前不这么自称的,你又不听话。”

    “……我在。王爷有何吩咐?”

    “你把本王推下水了呢,这初秋的湖水,可真冷。”

    “……对不住,”张子尧毫不犹豫哐地一个磕头,“我错了。”

    认罪态度十分诚恳。

    内室里无论是楼痕还是给楼痕擦头发的小丫鬟双双一愣,楼痕没说话,倒是站在他身后的小丫鬟给逗得“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楼痕懒洋洋地扫了她一眼,后者立刻低头收声——顷刻,那眼中的戾气消失的无影无踪,温和的笑意重新染上眼角,瑞王扫了一眼不远处跪在地上的黑发少年:“别动不动就磕头,起来说话。”

    张子尧从地上爬起来,想了想又道:“子尧自然知晓王爷并非想胡作非为,只是当时情急之下做出的下意识举动,将王爷推下湖中实为子尧过错,子尧愿仍凭王爷处置。”

    “唔,任凭处置。”楼痕倚在榻子上笑了笑,“这说法好生诱人。”

    “王爷说笑。”

    “嗯,既然你这么提出了,那本王也就不客气了。”楼痕垂下眼,“之前因你不愿,本王也不舍勉强你在众人面前一展画技,之前正想法子干脆去扫了父皇的兴……如今,你可欠本王一招,你让本王喝了一肚子冰凉的湖水,本王可是着实委屈得很,若不是本王善水,搞不好今日就成了湖底冤魂一缕——”

    “……”

    这么说,不好吧?你掉下水以后,跟着你跳下去的侍卫简直像是春节下锅的饺子……你爬上来以后,那些饺子有些还在湖里泡着大呼小叫呢——那人山人海热闹的,别说被淹死,你光踩着他们的背都能直接走回岸上。

    “是是是,王爷,受委屈了。”

    当然,张子尧也只敢在心中腹诽,表面上只是乖乖点头连声称是,顺便当楼痕提出让他当场作画,来一张《中秋月夜天子与民共赏圆月图》,他也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这画面张子尧感觉到了一阵令人惊心动魄的熟悉,一不小心回想道月前,曾经也是因为某条龙口无遮拦一声“流氓”,害得他在王府一住就是一旬,天天为了一副自己画不出的画上蹿下跳,抓耳挠腮,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沐浴焚香虔诚祈祷爷爷早日平了北方的事来救他回家。

    最后,好不容易因机缘巧合,他自己将事情解决。

    结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一次,这操蛋龙居然使唤他的狗腿子把人家堂堂王爷推湖里了!

    张子尧越想越气,趁着楼痕不注意,抬起手狠狠地捏了捏腰间挂着的画卷——画卷里传来一阵倒吸气音,从画卷的边缘喷出一股寒气,完美传递画卷内某条龙的不满……张子尧倒是满意,这才缩回手。

    此时,楼痕以需重新束发为由,将张子尧打发到隔壁房休息,顺便让他喝口热茶也压压惊——

    张子尧就跟幽魂似的满脸麻木飘到了隔壁房。

    面对空无一人、只有热茶一壶的房间,他长叹一口气,关上门。

    压惊?

    压什么惊?

    一会儿看到他画的画儿,也不知道真的需要压压惊的人是谁。

    张子尧将腰间的画儿取下来挂墙上,画卷缓缓展开,端坐于树梢上的男子垂着眼,一脸冷漠:“说清楚,方才掐本君作甚?”

    张子尧“啪”地一下一手撑墙,给了画卷里的那家伙一个壁咚,凶神恶煞反问:“说清楚,方才你把人家王爷推下水里作甚?”

    “你没长眼?明明是猫推的。”烛九阴不认。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张子尧瞪圆了眼:“那肥猫吃撑了来祸害凡间王爷?!”

    “吃没吃撑你问他啊。”烛九阴抖腿,抖啊抖,“你就该跟那个流氓王爷说,冤有头债有主谁推他的找谁去,大不了明儿把土地庙给拆了呗?凭什么叫你给他画画,还一画就是全家福——你倒是把他全家都给推水里了么?”

    “我把他全家推水里我还能站在这跟你说话?什么叫凭什么给画画,还不都是因为你!你推人家进水里做什么?”

    “本君看着两男人拉拉扯扯觉得辣眼睛行不——嗳,被你绕进去了,都说不是本君推的了!你去找太连清啊!”

    还“被你绕进去了”!

    这赖皮龙!活了上千年都用来学会怎么赖皮了吧!

    “太连清推完人还跟你摇尾巴鞠躬讨小鱼干呢!”张子尧啪啪捶墙,气的狂翻白眼,“还说不是你!都是因为你!我又要给人画画了,我过去十几年画的画还不如今年一年多——说好了今年中秋不画画的!年年中秋都画画能不能让人消停一会儿了!”

    “你同谁说好了今年中秋不画画的?”

    “……”

    “你又不是本君说好的,凶什么凶?”

    “……”

    “再说了,真让你画,你就随便画画吧,反正张家人哪怕随便画根鸡毛凡人都当宝贝供着……”烛九阴抬起修长的指尖挠挠下巴,沉思片刻后继续道,“说到画画,本君倒是觉得你这画一画倒也没什么不可——方才在大厅里,本君分明瞧见端坐于天子右侧后妃身边放置着那个散发着蜚兽气息的木盒,本君这次看的清楚了,那木盒分明是阿后的首饰盒,蜚兽肯定被关在里头,你且去引蛇出洞,证实一番……”

    “怎么引蛇出洞?蜚兽真被关在一个首饰盒里了?你确定自己见过那个首饰盒?”张子尧一脸懵逼,停顿了下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突然捉住什么重点似的问,“阿后又是谁?”

    烛九阴重重地清了清嗓子。

    张子尧想了想,随机满脸黑线:“不会是你夫人罢——”

    “瞎说!瞎说!老子五千岁公龙一枝花,天庭万年钻石王老五,哪来的夫人!”烛九阴一尾巴伸出来“啪啪”疯狂打张子尧的嘴,最后干脆想把尾巴往他嘴里塞堵住他要说的话,“你这话说出去被人听见,休怪本君保不住你小命!什么话都敢瞎说,若是叫阿后听见了你将她同本君相提并论……”

    “怎么啦?”

    “本君死了你也休想苟活!”烛九阴晦气似的吐了口唾液,愤恨地将自己的尾巴往张子尧嘴里塞。

    “不是就不是,这么激动干嘛……你别把脚塞我嘴里——呸呸!”张子尧吐出一嘴鱼腥,往后跳了几步,“好好说话!别动脚!”

    烛九阴满脸阴沉地缩回了尾。

    “好好好,不问你这个……谁对你那些个可怕的风流史感兴趣!你方才说引蛇出洞又是什么?”张子尧敲敲画卷,“仔细说来听听?”

    烛九阴斜睨张子尧一眼,半晌,这才不情不愿勾勾手指……

    ……

    半个时辰后。

    歌舞伎散去,千盏烛灯点起。

    众王公子弟、达官贵人注视下,年纪尚轻、脸上稚气未脱的画师端坐于大厅中央,他垂眼,凝神,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面前那已然铺开的巨大宣纸之上——

    顷刻,他解下腰间鎏金笔,轻点墨盘,笔尖一勾,一道水波似的鲜活墨迹跃然于纸面!

    众人屏住呼吸,伸长了脖子,只见下一秒,那水波纹开始动荡,耳边隐隐约约传来湖水涟漪之声,当今圣上脸上大惊,当即起身看向窗外,只见不远处的湖面上,果然无风自然泛起道道涟漪——

    “好!好!好!不愧是张家后人!”

    叫好声此起彼伏,唯少年画师垂目淡漠,手上动作迅速,似在急赶要将这水波纹画好——一切只是因为,在场众人除画师本尊外,谁也看不见泛起涟漪的湖面上,一举着小黄伞的胖子正抖着大肚子呼哧呼哧地来回跑着圈圈,湖面上的涟漪水声皆因他小小的三角鞋尖滑动泛起,这会儿,那小黄伞摇摇晃晃,黄伞下的人上气不接下气,额上滴下豆大汗珠——

    “哎哟喵!哎哟喵!跑不动了喵!几百年没这么折腾过了喵!冤家倒是快些画,真是要了小神老命了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凿龙之点龙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浼并收藏凿龙之点龙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