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这个巫师不太冷 > 第三章 巫师学徒

第三章 巫师学徒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眨眼,马克来到这个异世界已经有半年时间。

    在尝试修炼的这近半年里,他的心情由惊愕变得激动,又由激动变得平静,由平静到现在变得又有些烦躁,他重生所在的这个家伙的天赋实在不敢恭维,马克记得游戏里想要获得精神力需要冥想一个奇怪的符号,这个符号是用一千零二十四个银白色符文组成的。当时他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冥想成功,成为了一个巫师学徒,拥有了精神力,而如今已经半年了,居然才冥想了一成都不到。

    不过这半年的努力也没有白费,起码马克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已经逐渐触摸到了一些经验,下面需要的就是慢慢的积累,等待将来某日一击而破,成功踏入巫师的行列。当然,只是巫师学徒而已。

    这天马克起床后如往常一样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新模样,和前世一样,黑色眼珠,黑色头发,脸上线条柔和,嘴唇上有一层淡淡的绒毛,不过马克最满意的还是这饱满的下巴和秀气的鼻子,看上去格外精神。

    “今天差不多该到了使用暗夜花的时候了!”

    马克嘟囔着,来到床底下抽出那个木盒子,看着整整齐齐摆在里面的十三朵暗夜花,

    “这一次能不能成功就靠你们了!”

    他小心地取出一颗暗夜花揉成一团毫不犹豫得塞进嘴里。很快一股苦涩腐烂的味道在嘴里蔓延,让马克的嘴巴,鼻子,眼睛差点拧到了一块儿。他干呕一声强忍着没有吐出来,与这个比起来,马克前世吃的那些中药简直就是山珍海味。

    强行压制着嘴里的不适,马克继续在嘴里咀嚼,而脑海中开始冥想,嘴里的苦涩逐渐化作一丝丝看不见的精神力汇聚到脑海,而马克脑海中描绘的那个复杂的银色符号也越来越清晰。

    “不够!还是不够!”马克嘟囔着,又伸手取了一株暗夜花塞在嘴里。

    暗夜花想要发挥最大作用就不能一下子吞到肚子里去,必须不停在嘴里咀嚼,直到最后连渣渣都不剩。这样吸收当然没有炼制成冥想药水的效果好,但却是马克如今最好的吸收方法了。

    一株又一株的暗夜花被马克塞进嘴里,终于在塞进第九株暗夜花之后,马克的手不再动了。时间在流逝,太阳落下,又再次升起,在太阳再次升到当空的时候,马克“嘘——”得一声大声呼出一口气,紧闭的双眼忽然张开,一道精光从眼中射出,蔚蓝色的眼球中似乎多了些什么,看久了就会让人深陷进去。

    感受着脑海中熟悉的精神力波动马克脸上露出了笑容,虽然还很弱不过起码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不管怎么说,他如今已经有资格成为一名最低级的巫师学徒了不是吗?

    生出了精神力,马克第一时间就用精神力沟通了传说之戒。很快戒指里的信息就传进脑海,和他记忆中的差不多,所有的东西就像往常一样摆放得整整齐齐,数量不多的一些顶级药剂,一堆从龙洞里搜刮的还没来得及整理的材料,让马克惊喜的是那头九阶黄金巨龙的尸体也好好得躺在里面,除此之外还有之前在龙洞里得到后还没来得及处理的两部秘典。

    当马克想寻找几个巫师学徒能用的东西时,愕然发现居然没有一件是他此刻可以用得上的。他沮丧得咧咧嘴巴,也许这暂时只能作为自己前进的动力吧。

    偶然地马克在一大堆材料中发现了几瓶中级治疗药剂,这让他欣喜若狂,治疗药剂主要用于愈合身体的各种伤势,在游戏中产量一直不高,所以价格比较贵,不过适用性还是非常普遍。一般大部分人都会放一两瓶治疗药剂在身上,关键时候就能救一条命,而马克前世可是药剂师中的泰山北斗,身上的药剂自然稍微多一些。

    这瓶中级治疗药剂相对于如今的马克药效重了些,不过如果以一比一百或者一比一千稀释下以马克如今的身体还是勉强可以承受的。谁知道将来自己会遇到什么危险?

    马克心思一动打算把这瓶治疗药剂取出来,不过他很快傻眼了,精神力不足!他如今的精神力只能探查传说之戒而无法从中存取东西。

    “哎——算了,反正暂时对我来说取不取东西都差不多。”

    马克自嘲一声站起身,把盛放剩下四株暗夜花的木盒用布条扎紧,重新放回床底。既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巫师学徒,那么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今后的打算了。无论如何,赛安家族十年前的灭门之祸是一定要查清楚的,而且马克也有义务来报这个仇!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走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在这安格里村是永远不会有出息的!

    首先第一步,走出安格里村。想要走出去就必须有一个平台,对于这一点马克首先想到了朵拉尔城战士学院。想要进朵拉尔城战士学院其实不难,二十岁之前达到五级战士就足够了。

    不过马克等不到二十岁了,朵拉尔城战士学院每三年招生一次,今年九月一日正好就是招生的日子。

    “五级战士吗?还有两个月!”马克握了握拳头,“时间似乎有点紧了。”

    即便马克有了功法,想要两个月连升两级还是极难的。

    “对了,那株魔血草!”马克眼睛一亮,一年多前他曾经在一处悬崖上发现过一株魔血草,只是当时因为担心悬崖太高太危险,所以就放弃了。一株魔血草所含的能量一般人吸收百分之十就算不错了,而马克自信运用功法至少能吸收百分之五十以上。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大大减少修炼的时间。要知道市场上这么一株魔血草起码售价三百金币以上。而三百金币足够一户普通人家舒舒服服过上十年。

    事不宜迟,马克随手拎起自己常用的一个挎包,到厨房塞了十几片面包进去,而后大步离开了家往后山走去。

    安格里村的后山便是落日山脉,据说这片大山走到尽头就是大海。不过村里人从来没有谁能够凭着双腿穿越这片大山,深山里有太多高等级的妖兽,甚至还有超越了九级妖兽的超级妖兽存在。很多地方更是让人谈之色变的生命禁区。

    马克的目的地当然只是群山的外围,那里最高级的妖兽也不过三级,小心一点就能绕过去,当然了现在的马克即便碰上了也已经不惧。

    背着挎包一路小跑,爬山越岭健步如飞,马克深刻感受到了三级战士的好处,他以前世全速奔跑的速度跑了一个多小时居然脸不红,心不跳。

    来到目的地后,马克抬头看了看高高的望不到顶的悬崖,把挎包往身后一甩奋力往上攀登。最底下这段悬崖还好些,越往上就越陡峭,悬崖的下半段终日晒不到太阳,阴暗潮湿,经常会有花蜘蛛,黑蝎子一类的毒物出现,虽然以马克如今的体质被咬了也死不了,不过在床上躺几天还是很正常的。

    小心翼翼地绕过一些马克觉得有危险的地方,不断往上前进,从这里已经能比较清晰得看到那株魔血草了,马克脸上一喜,半年时间过去了,还好没有被人发现。

    再往上爬一段,终于到了一处可以照到阳光的地方,马克找块岩石坐下来歇了一会儿,看着十几米之外的那株魔血草,忽然他眼睛一亮,心里那个隐隐的那个猜测开始变得真实起来。等不及再多休息,他起身飞快往上爬去,没多久就上了魔血草所在的石台。

    颤抖的双手轻轻抚摸着魔血草那肥大的叶瓣,再探下头深深闻了下,一股熟悉的气味扑鼻而来。果然!马克浑身一震,和游戏里一种叫血叶草的药材无论是样子还是气味都一摸一样。

    要知道游戏中马克专攻的就是药剂师这个职业,对游戏里数千种各级药材的形态,气味,功效都了如指掌。血叶草,不!应该说魔血草,这魔血草能极大提高低级战士肌肉的强度,力量,如果能配齐其他两种辅助药材,而马克又成功激活了精神力的话,他就能利用这株魔血草轻松调配出至少十瓶强化药水。当然,也仅仅是药水而已,这种低级到让人无语的东西是没有资格被称为药剂的。

    马克掏出一把小刀,小心得把这株魔血草连根挖出,用一块布包好放进挎包。如果真能炼制成低级强化药水喝下,再利用功法吸收的话,那就能百分之百吸取这株魔血草的精华了。

    马克伸了个懒腰,正打算下悬崖回家。忽然听见头顶一声娇喝:

    “小畜生,看我今天不抓到你!”

    “小畜生?”马克愣了下,紧接着听到悬崖上方传来“呼呼——”舞剑的声音。

    “难道是有歹人要非礼这个小姑娘?”马克微一犹豫从背上摘下巴格龙那把锈迹斑斑的长剑,转身迅速往崖上爬去。

    此时山顶正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挥舞着一把长剑,把一只受伤不轻的三眼貂压制在狭窄的悬崖边上。左冲右突怎么也逃不出来。三眼貂是一种四级妖兽,已经有了一定的灵智,它明白如果掉下悬崖必然难逃一死,所以正在用最后的一点力量与少女拼那一丝渺茫的生存机会。

    “嘿嘿,看你往哪里逃,快快束手就擒吧!”少女追了这三眼貂一路,也已经筋疲力尽,要不是一开始布好埋伏偷袭,把这三眼貂打成重伤,凭着三眼貂的速度她是绝难追上的。

    “别看啦,嘿嘿,难道你还指望这悬崖下面上来个人来救你吗?真是异想天——”

    少女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三眼貂身后的悬崖边探出一个头,准确得说是个灰头土脸的人头。

    “还真上来个人?”少女心中这么想着,一时愣在当场。三眼貂瞅着这个空档“唰——”得一下从她脚下串了过去,眨眼间消失得无隐无踪。

    马克不明所以,抓住突出的一块岩石猛得一用力跳上了山崖。“唰——”得一声抽出斜跨在腰间那把锈迹斑斑的长剑,摆出一个自认为最酷的姿势道:

    “喂——你没事吧?”

    看着马克一身脏兮兮的衣服,头上还挂着两根野草,目光流转又望向他手上那把拿来切菜都嫌脏的长剑。加上马克这神奇的入场方式,少女目瞪口呆。

    马克此时才有机会仔细打量眼前这位少女,只见她上身穿着一身淡红色衣裙,脚上着一双大红色皮靴,肌肤如雪,身材婀娜,如丝秀发被梳成数十个细小的辫子随意垂着,细眉大眼,顾盼间透出一股十足的灵性。即便马克前世阅美女无数,此刻乍一看到如此灵气的妙龄少女一时也看呆了。

    “啊呀!小畜生呢?”几个呼吸后少女才回过神来猛得一转身,哪里还看得到三眼貂的踪迹。

    “你——你——你——”少女气得杏眼倒竖,“你赔我的三眼貂!”

    “赔你的三眼貂?”马克正盘算着如何问出这女孩的来历,却被她怒斥一句,不由皱起眉头,“这三眼貂不是你自己放走的吗?怎么诬赖我?”

    “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发愣?我不发楞怎么会放走三眼貂?!”少女理直气壮得说道。

    “这个——”马克撇撇嘴没有说下去,跟女人吵架绝对是浪费时间。

    “废话少说,不赔我三眼貂今天我绝不放过你!”少女一挥手上的剑,遥遥指着马克。

    “莫名其妙,懒得理你!”马克见她没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沿着山脊往山下走去。

    “你回来!”少女喊了两声,见马克不理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片树林,三眼貂受了如此重的伤哪里还会露头。于是她一跺脚提着剑追了上来。

    马克没有特意想要甩开少女的意思,所以他的速度并不快。而那少女虽然已是一名四级战士,不过之前力量损耗大半,如今只能勉力跟在马克身后,大呼小叫着。在这少女的大呼小叫中马克也逐渐了解到了她的底细。

    这女孩居然是莫斯小镇镇长铁塔.贝尔的嫡孙女露依娜.贝尔。她年仅十五岁,比马克还小一岁,就已经是一名四级战士了。可见其天赋的恐怖,进入朵拉尔城战士学院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铁塔.贝尔也是莫斯小镇第一高手,九级巅峰战士。

    想到这里马克心里暗自心惊,这样的人物自己现在可得罪不起。正考虑着如何与她化干戈为玉帛,心里莫名得忽然一寒,这是拥有精神力的人对危险特有的警觉。马克陡然站定,双眼不露痕迹地扫描周围树丛,很快就发现在左边不远处一大片灌木丛有点不对劲。

    这时露依娜已经从后面赶了上来,气喘吁吁得来到马克身边正想训斥几句,没料马克猛得把她扑倒,触不及防之下她大惊失色,尖叫一声。从小到大她可没被除了父亲和爷爷之外的任何男性碰触过。

    伴随着露依娜的尖叫声,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左边灌木丛中扑了出来。千钧一发之间擦着马克和露依娜的身体掠过,一掌击在露依娜之前站立的地方,顿时地上多了个半米多深的大坑。

    尖叫了一声的露依娜发现不对劲连忙抬起头,眼前的身影让她大惊失色:

    “五级暴熊!”

    迅速站起身,马克面无表情得看着眼前龇牙咧嘴微微低吼的暴熊。对于这个级别的妖兽他完全没有放在眼里,或者说在前世他击杀过了太多的超级妖兽,与那些妖兽相比这只暴熊还只是在吃奶的娃。

    当然以马克现在的实力在一只四级妖兽手下全身而退还是绰绰有余,不过眼前这只五级暴熊的话压力很大,能不能保住性命还要看运气。

    想到这里他冷静地瞥了眼还躺在地上的露依娜,如果以她四级战士全力一击,打在这头暴熊的罩门的话,还是有可能击杀的。想到这里他边挥舞着手里的破剑吸引暴熊注意边喊道:

    “露依娜,赶紧爬起来,抓住你的剑,想要保住性命就听我的指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这个巫师不太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断牙无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牙无伤并收藏这个巫师不太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