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生纵横天下 > 十一、浑小子

十一、浑小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长沙分舵出来,沿着大街而行,叶本善每见着一个熟人,就跟他们打一个招呼。

    杨铭剑拍了一下叶本善的肩膀,道:”几年未见,混得不错呀,挺招人缘的。女人缘也挺多的吧。整条大街差不多都成了你家了。你老实招认,你在这里面偷偷认了多少个丈母娘?“

    杨铭剑此招一出,叶本善难以应答,忍不住侧身偷笑,没有搭话。在人群中,突然有一个人低着头,二十出头,手上拿着一本书,一看就知是个书生,他愁眉苦脸,没精打采地在走着,边走边拿着书在扇凉。

    叶本善眼尖,用身体拦住他的去路,道:“小子,你出来了?“

    那年轻书生抬起头,本来是怒形于色的,一看见是叶本善,一下子又无形于色了,他低又下头,绕开叶本善想走。叶本善身形一闪,又挡住了他的去路。

    那书生道:“叶大侠,有何贵干?马捕头找我,我正赶着去见他?”

    叶本善将信将疑,道:“马捕头真的找你?”

    那书生似乎面带急色,道:“你不信。我带你一起见他?”

    叶本善见他说起来像是真的,便让开了路。

    杨铭剑看着那年轻书生迫不及待离开的身影,道:“这人看上去倒是有趣。他刚从哪里出来?是从牢里吗?”

    叶本善反问道:”难道他的面相看起来就像一个作奸犯科之人?“

    杨铭剑顿了顿,道:”照你这么说,他确实看起来不太像。但你看起来确实更像。“

    叶本善道:“去你的。这人物可不简单。不单止我认识,全城的人都听闻过他的大名。”

    说着说着,他们走进一家酒楼,叶本善叫了一壶酒和几样有地方特色的下酒菜,又接着谈起那个书生的故事。

    原来,去年,长沙城内来了个飞贼,打劫了几处大户人家,还****了一些良家妇女。此事惊动了官府,那些受害人也陆续报了官,知州立马派出衙门的捕头马鸣山带着所有精锐人手前去缉拿,叶本善趁机顺道看看能否为民除害。没想到半路杀出了程咬金,一个浑小子武艺不高,胆子不小,他先一步发现了飞贼,硬生生地和飞贼纠缠了三个时辰,结果他被飞贼打得遍体鳞伤,差一点丢了小命,幸亏马鸣山和叶本善及时赶到,制服了飞贼。那浑小子足足在床上躺了三个月,还足足被他老娘禁足了半年。就那一夜之间,他成为了长沙城内最出名的一条好汉。

    叶本善忿忿不平道:“可是,那些有钱人真不是好东西,平时吃喝嫖赌,大鱼大肉,大手大脚。再多的银子哗哗地流出去,他们眼睛也不眨一下。这浑小子为了他们被劫之事,被飞贼打得半死不活的,他们不闻不问,一个子儿也不舍得上门答谢。这世道真是不公,便宜全给他们占了,窝囊气却让我们替他们受了。”

    杨铭剑想了想,道:“照你刚才这么说,这位好心人被他老娘禁足了半年,现在才放出来的。”

    叶本善点了点头,道:“公子真聪明,一猜就对。但是,你知不知道这小子为何如此大胆,竟敢孤身一人,独斗飞贼?这个话题可就要从长沙城内最出风头的功夫说起。“

    杨铭剑道:”长沙城内最出风头的功夫?什么功夫?

    叶本善道:“这种功夫叫童家拳。“

    杨铭剑:”听都没有听过。这种功夫比少林和武当的功夫都了得?

    叶本善道:”你没听说过吧。但这在长沙城里头却是家喻户晓,无人不知。至于怎么回事,我就给你细细道来。你看,我口水说得那么干了。我快要说不下去了。“说着说着,叶本善大声叫了店小二过来,要了两份西瓜,他对着杨铭剑道:“这天热的真让人着火,等下你要记得给我付这个水果钱。”

    杨铭剑道:“有屁就放,别尽给我卖关子了。这点钱,爷不是付不起。听你说话,那才等不起。”

    叶本善悠悠道:“你这下急的,属于猴的吧,那么猴急!你要是真急,就把帐急着先算了,我在这先歇口气。”叶本善边吃西瓜,边耍派头似的,道:“这西瓜真甜!你别皇帝不急,太监急的。”

    杨铭剑白了叶本善一眼,道:”你后一句错了,应该是太监不急,皇帝急。“

    叶本善道:“行行行!你爱怎样说,就怎样说。谁叫你是公子呢。反正,我不是皇帝,你也不是太监。”

    杨铭剑一有机会抓住叶本善的蹩脚就不放过,道:“既然你不是皇帝,谁敢保证你不是太监。”

    叶本善道:“你这有完没完的。你再扯淡,我就滚蛋,不陪你了,我陪你容易吗?我好心陪你,没银子没好处,你还没心没肺的。这妓女陪你一晚,你知道你要赔多少银子吗?”

    杨铭剑道:“打住,你说话小心点。我跟妓女一点关系都没,你被乱扯上我?什么妓女陪我?就你命好,前世你作孽做得太多了,没老婆陪,现在还要我这个大男人来陪你。”

    叶本善道:”照你这么说,那真是难为你了。

    叶本善老是吊起杨铭剑的胃口,却又是欲言又止的。杨铭剑心里痛恨死了,也偏偏无可奈何,还是耐着性子道:”言归正传,我只想知道那童家拳到底怎么回事?“

    叶本善道:“说起那童家拳,我就来气。”

    杨铭剑道:“怎么?那童家拳的人,招惹你了?抢你生意了?”

    叶本善道:“我对这种下三滥置什么气?我是替那浑小子来气的。那浑小子从小就被他老娘逼着用功读书,考了几次乡试,都没有考上,人差不多要考傻了,结果那熊样你刚才也看见了。这浑小子打小就喜欢练武,有一天,他在街上看到了童家拳招徒的告示,以为童家拳有多厉害,于是,他为了学童家拳,瞒着他老娘,书也不读了,偷偷地在米行背了半年的米袋,幸幸苦苦地凑足了钱,然后诚心诚意地向那个童家拳拜师学艺。结果呢?“

    叶本善只顾连连叹气,又停顿了下来。

    杨铭剑看得好气又好笑,道:”你叹什么气?结果怎样了?你这人怎么讲着讲着,又突然断气了?“

    “我真的断气,就断后了,你能少麻烦?你最起码得给我披麻戴孝送我三天三夜。”说完,叶本善突然换了个话题,道:”你知道童家拳的精髓吗?

    杨铭剑有点糊涂了,道:“我又没学过什么童家拳。我怎么知道它的精髓?难道你偷偷地拜师了,掌握了它的精髓?”

    叶本善听了差点就想狠狠踹他一脚,道:“去你的。他给我当龟孙子,我还看不上呢。这童家拳的精髓,四个字,狗屁不如。有道是,臭屁不响,响屁不臭。他那童家拳又臭又响,简直狗屁不如。”

    杨铭剑也拿起一块西瓜,翘起二郎腿,道:”你这说得真是一针见血。你这人,这口德,不当状师替人气死人,你还真是屈才了。”

    叶本善悠悠地叹了口长气,道:“这个浑小子拿了血汗钱,学了一身如此发臭的功夫,只信那个童家犬………。“

    说到”童家犬”,叶本善怕杨铭剑不明其意,又加以解说一下,:“所谓童家犬,是现在大伙赐给那个混蛋的绰号。那个浑小子当时深信童家犬的胡说八道,学了那点狗屁不如的功夫,就真的以为自己能够上天遁地了,结果他就傻乎乎地跑去跟一个飞檐走壁的飞贼搏斗,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杨铭剑捏紧拳头,差一点要往桌子上砸了,他高高举起,还是放下了,他忍不住愤怒道:“真是岂有此理!这个童家拳,真是害人非浅!他也不知道害了多少人。这种毫无良知的败类,官府不管吗?“

    叶本善无奈道:”这些人是心甘情愿上门拜师学艺的,而且他确实是身怀武功,但充其量就是会点三脚猫都不如的功夫。你看看这满大街还贴着他招收爱徒的告示呢?这个混蛋,到处公然招摇撞骗,真是恬不知耻,难怪就叫”童家犬“,而且还是个丧家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小生纵横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炎黄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炎黄鼎并收藏小生纵横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