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妻入瓮 > 第180章 你是不是我爸爸?(一更)

第180章 你是不是我爸爸?(一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氏投资?”

    曲晓月顿了一下,觉得这公司名称有点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顾乔已经替她回话:“你不用给她走后门,要走后门,她直接在自家公司里干就行了,既然她出来,就要让她知道社会是怎么样的,她自己有几斤几两。斛”

    这时候,曲晓月也颇有志气地点头:“对对对,我要凭自己的能力进去,否则就没意思了,不过表姐夫,还是谢谢你哈。餐”

    说最后一句话时,曲晓月的声音立刻客气了几分。

    闻言,慕琛不由得一阵失笑,无奈解释道:“安氏投资的管理自成体系,不是随便什人都可以,表妹想进去,也是要通过层层选拔。”

    曲晓月却似想到了什么,惊呼一声道:“哦,我知道了,就是那个给我家砸很多钱,帮我爸公司度过难关的那一个,我见过他们的老板,叫什么安……安景同的,眼睛都是朝上看人的。”

    顿了顿,曲晓月双手一击掌,立刻一锤定音:“我就要去那家公司了,我要让那姓安的瞧瞧我的本事,看他还拽不?”

    见曲晓月突然间斗志昂扬,顾乔不忍打击她,依安景同的性格,可能天王老子,他都不会放在眼里。

    她转而提醒道:“说好了,你进可以,别想靠我们帮忙。”

    “没问题,我平生最讨厌的即使仗着自己有几个钱胡作非为的。”

    曲晓月豪爽地一挥手。

    慕琛从观后镜里看了曲晓月一眼,简单点评道:“不错。”

    此后,曲晓月还是跟顾乔掰扯,从自己大学论文的事情,讲到梁巧如的身体状况,从曲振浩的公司运营,说到二表哥的工作,到最后不知道怎么掰扯到顾小年的衣服上来了。

    曲晓月拉了拉顾小年衣帽上的小犄角,一脸好笑地对顾乔说道:“姐,你说年年搞笑不,今天大姨让他穿羽绒衣,他非不肯,硬要从衣柜里拉出这件卡通服,把自己打扮成小绵羊,大阿姨和我刚看到时,笑得肚子都痛了!”

    “晓月阿姨,你讨厌!”

    知道在说自己,顾小年立刻回过神,身体一扭扑进了顾乔的怀里。

    想起前几天儿子给慕琛征求穿衣意见,又想到自己去年年底非逼着儿子穿这衣服,顾乔略尴尬地清咳了一声。

    而后,把儿子扯出来,佯装认真地看了一下,点评道:“不是挺好的吗?”

    “可他平时都不走这路线,也不知道他受什么刺激了。”

    曲晓月戳了戳顾小年鼓鼓地腮帮子,又笑嘻嘻道。

    明白儿子想讨好自己的心思,顾乔很拼命地才忍住不跟曲晓月一起笑,而后用手肘推了推靠在自己身上的曲晓月,替儿子说话:“他这是长大了,能接受得东西多了。”

    顾小年:“……”

    慕琛从观后镜里看到闹成一团的他们,嘴角不自觉地挽起一个弧度。

    几人有说有笑间,车子很快到达晴园。

    慕琛和顾乔都还有工作,就带着他们在附近的餐馆随便吃了点,然后,将他们安排在顾乔那边的房间,让曲晓月带着年年就匆忙赶去了公司。

    回公司的路上,顾乔颇有些担忧地看向慕琛:“年年一来,老爷子随时有可能知道的危险,不如玩几天让他回去?”

    其实顾乔知道慕琛的答案,但是要让慕琛作为爸爸的角色进入到年年的生活中,有些决定,不可避免地要征求他的意见。

    果不其然,慕琛宽慰地看了顾乔一眼,语气比以往坚决了几分:“既然年年来了,我们就没有把他送回去的道理,何况年年还没有叫我一声爸爸,我怎么会让他离开我们。放心,慕家老宅那边,我会处理,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难。”

    闻言,顾乔只能安慰自己选择相信慕琛。

    何况这样的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总是要解决顾小年的身份问题,与其等他们发现,还不如主动出击。

    顾乔沉思间,慕琛却似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不太确定地看顾乔:“今天见面后,自从我表白身份后,年年好像就没有搭理过我。”

    明白慕琛初见儿子,不知所措又有些焦虑,顾乔不由得一阵失笑。

    而后

    ,解释道:“虽然你跟年年聊过天,但毕竟不同于实际相处,他对你有戒备理所当然。放心吧,我看得出儿子不是讨厌你,你让他观察你一段时间,也许会好起来。”

    慕琛无奈点了点头,如今除了等,好像也没有更加有用的方法。

    ……

    因为家里有儿子在,而且中午安排得匆忙,顾乔一个下午心里像是悬着什么东西,牵肠挂肚的,连工作都不利索了几分。

    后来,是将自己的情绪压了好几回,才勉勉强强地干起活。

    不过一到下班时间,顾乔就以难得的速度收拾好自己下楼。

    刚到公司门口,慕琛那的车已经停在那儿,看来,他的心情比她淡定不了多少。

    不过看着着这样重新投入使用的卡宴,顾乔还是忍不住调侃起了他:“这还每到午夜十二点呢,你的南瓜马车就不见了?”

    “所以,我注定没有王子的命,让你跟着受苦了,实在对不起。”慕琛也笑了笑,回道。

    顾乔:“……”

    考虑到曲晓月初来乍到,肯定想尝尝S市的特色菜,晚上照例是在外面吃。

    俩人回晴园,顾乔开自己的门进去时,曲晓月在沙发上睡回笼觉,顾小年则乖乖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看漫画。

    看曲晓月这精神状态,顾乔当即一阵无语,摇醒她,让她擦了把脸,就下楼坐慕琛的车,往最具本地风味的金御园开去。

    曲晓月见到慕琛换了辆便宜的车,不但不嫌弃,反而更加赞叹有加:“表姐夫家原来不止一辆豪车,看着架势,一个月不重样是没有问题。”

    顾乔听得更加无奈。

    一路上,反而顾小年一如既往地安静,只是目光仍然时不时看向慕琛,像是在审视,又像是在观察。

    慕琛很早就发现儿子的打量,不过都是泰然处之。

    半个小时后到达金御园,慕琛让邓学超提前备了菜,他们到达时,马上开饭。

    曲晓月对着一桌菜又是在一阵赞叹不已,顾乔若不是知道小姨丈向来舍得花钱,还以为她是从那个乡下进城的。

    顾小年则和平时一样,对菜式表达不出多大的热衷,只是慢条斯理地架夹着跟前的菜。

    因为顾小年人比较小,是以一个跪立的姿势坐在慕琛和顾乔中间。

    慕琛余光扫向顾小年,见他只是夹着跟前的菜,想了想,按照自己的喜好,帮他夹了几块鸡翅和红烧肉放到他碗里。

    顾小年看着落在碗里的东西,转眸诧异地看向慕琛。

    顾乔见儿子这一天都这样憋着,不由得推了他一下说道:“还不快点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

    顾小年立刻抬起脑袋,看向慕琛,嫩声嫩气地说道。

    慕琛拍了拍他的小脑袋,以示没关系。

    顾乔以为儿子会好一点,可没想到他只说了这句话,就又像个哑巴一样沉默了下来。

    顾乔只得一脸无奈地看向慕琛,慕琛勾了勾唇,以示没事。

    在金御园吃完饭出来,是晚上八点钟。

    本来时间算早,还可以带他们逛逛,但考虑到儿子作息时间一向早,就作了罢。

    回到晴园,曲晓月才发现明白慕琛正在自己家正对门,不由得又是一阵惊诧。

    本来顾乔的那边睡是三个人没有问题,但是考虑到要给儿子和慕琛相处空间,顾乔还是决定睡慕琛那边。

    但见儿子今天有些不对劲,站在家门口时,顾乔还是低眸询问了一下儿子的意见:“年年,你是要和你晓月阿姨睡,还是和我们一起睡。”

    顾小年抬着小脑袋看了看曲晓月,又看了看顾乔,转而又下意识看了看慕琛,迟疑了很久,不过还是晃了晃被顾乔拉住的手,回答道:“我要跟妈妈一起睡。”

    露出一脸渴望表情的曲晓月当即给了他一个白眼:“有妈妈,没人性。”

    而后,朝顾乔和慕琛理解地招了招手,就按进自家的门禁系统,走了进去。

    顾乔则摸摸顾小年的头,走进了慕琛的家里。<

    /p>

    小孩子刚进一个新环境,对什么都好奇。

    被顾乔拉着走进慕琛的家,站在客厅,正小心翼翼地扫量周围,突见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狗从厨房方向扑了过来。

    顾小年当即一喜,就要弯身去抱,那小狗这打个弯,扑倒慕琛的脚边,对他甩着小尾巴卖萌。

    顾小年表情滞了滞,下意识抬眸去看慕琛,慕琛对他淡淡一笑,伸脚拨了拨小圆球。

    顾小年眨了眨乌溜的眼睛,眼中露出一点不舍,不过还是将手被在了身后。

    此时,顾乔已找好衣服,放好热水,站在浴室门口,对顾小年喊道:“年年,别站着发呆,快过来洗澡。”

    顾小年又仰头看了慕琛一眼,便转而乖乖走进了浴室。

    看着儿子的背影,慕琛终于肯定,儿子有话要对他说,可是心里堵着,好像又难开口。

    慕琛抱臂想了想,在自己的大主卧里洗了澡,就转身走进厨房,拿了一袋狗粮出来。

    小圆球见到熟悉的包装,立刻两眼放光,使劲地摇着小尾巴,就从厨房跟着慕琛,到了客厅。

    慕琛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见小圆球尾随而后,就随意丢了一颗狗粮过去,小圆球立刻飞快地扑过去吞下,而后迅速地折回来,摇着小尾巴继续巴巴儿地看着慕琛。

    慕琛又丢过去,小圆球又立刻呼哧呼哧地跑过去吞下,又绕回来。

    这样扔了三四回,顾小年洗好澡,从浴室走了出来。

    他已经换下那套绵羊装,穿了一套灰色卡通图案的棉睡衣,整个人看上去更显精神。

    他回身看了一眼又被要洗澡的顾乔关上的浴室门,双手兜在衣服的大兜里,迈着小短腿,走到客厅的沙发上,乖乖等顾乔。

    见坐在侧旁的慕琛扔着狗粮逗小圆球玩,张口想说些什么,却还是咬着下唇,闭了嘴。

    可眼见着小圆球伸着舌头,气喘吁吁,累得不成样子,顾小年忍了忍,还是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慕琛,终于开腔了:“叔叔,你不能这样喂小狗,小狗会生病的。”

    “嗯?!”

    一脸若无其事的慕琛一顿,不解地看向他的儿子:“那要怎么喂,我一向都是这样喂的?”

    “……”

    顾小年沉默了一阵,从沙发跳下来,跑到慕琛跟前,仰着头看他:“叔叔,你这有没有给狗狗用得碗?”

    慕琛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说道:“有,我去拿。”

    见慕琛乐意接受自己的意见,顾小年当即愉悦了几分。

    他头如捣蒜地点了点头,又补充道:“把狗粮放到碗里,用开水泡一下,在给小狗吃,小狗容易消化,我家隔壁的菲菲阿姨就是这么做的,她家的泰迪犬可漂亮了。”

    慕琛收起狗粮,含笑地看了他一眼:“你还懂得挺多的吗?”

    “妈妈说要给我买只狗,所以我从菲菲阿姨,书上看了很多东西,都在准备着呢。”

    见小圆球开始往自己这边粘,顾小年欣喜得不得了,顺势坐进慕琛旁边的位置,就用棉拖鞋去蹭着小圆球的毛。

    “你妈妈?”

    慕琛顿了顿,终于明白一向对这种东西不太感冒的顾乔当初为什么要花心思去养只狗。

    他也顺势踢了踢小圆球,提醒道:“喏,这种小狗就是你妈妈要送你的。”

    “真的吗?”

    顾小年立刻一脸兴奋地从沙发上滑下来,蹲到小圆球面前,珍惜异常地抚着他的毛:“它很漂亮啊。”

    “对,我没骗你。”

    慕琛又笑了一下,又似是无意地提及道:“你妈妈对你很好,你说,我如果像你妈妈这样对你好,年年会不会认我做爸爸?”

    顾小年蹲着的身影又沉默了一下。

    慕琛看着他犹疑不定的表情,还以为他又会说出什么偏激的话,顾小年却重新站起身,滑进沙发,侧身对着慕琛,一双黑眸认真无比:“慕叔叔,你是我亲生爸爸,对吗?”

    闻言,慕琛有片刻的愕然。没想到当初跟他说,他不相信,却转眼间却自己

    悟到了这个。

    见慕琛沉默不语,顾小年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想法道来:“叔叔,你当初可是有说过你是我爸爸的,当时虽然我没有相信,但我可是都记得。现在看到你那么像我,我喜欢的东西你都喜欢,我妈妈还要我跟你和平共处,这些都是小朋友口中爸爸才能做到的,所以叔叔,你是我爸爸,对不对?”

    看着顾小年眼中的异样,慕琛不由得感叹,难怪这一路,他都沉默,原来都在想这些东西。

    不愧是他的儿子,虽然当时可能被情绪左右,但是最后还能做出理智的判断。

    既然儿子猜出来,慕琛也不准备再像以前那样顾及他的感受,直接点头应下:“对,我是你亲身爸爸。”

    “……”

    顾小年又是一阵沉默。

    而后,又重新抬起小脑袋,认真无比地看向慕琛:“叔叔,我很喜欢你,但不喜欢我爸爸,我爸爸把我和妈妈抛弃那么久,让妈妈受了那么多苦。你是不是跟外婆说得那样因为有了我,才抛弃了我们?”

    慕琛看着自己的儿子,他这样的年纪,他不知道儿子能理解他自己话里多少意思,但他还是十分感动,感动他如今能认真坐下来问他。

    慕琛微笑地伸手,抚了抚顾小年的头,解释道:“年年,我跟你妈妈的事情很复杂,等你长大了,我就全部告诉你。爸爸从来没想过抛弃你们,甚至爸爸从来不知道有你们,所以没有来找,让你和你妈妈受了那么多苦。你外婆说得那个人不是我,她认错了人,我才是你亲生爸爸,你是你妈妈和我共同生下的孩子?”

    “我是你和我妈妈的亲生儿子?”

    顾小年对这句话不自觉恍惚了一下,下意识低喃:“那么说,我真的有爸爸了,而且是亲生爸爸……”

    说到这,年年的话又断了。

    他又思索了片刻,严肃着一张小脸,一口谈判的语气:“晓月阿姨说,大人的话不能全信,可是这段时间,你对我也不赖,这样吧……”

    顾小年纠结了了一下,说道,“我正好住在这里,这段时间看你表现,如果你真的对我好,我就面前认你做爸爸,并且在妈妈面前替你说好话。”

    “……”

    看着儿子一张稚嫩的脸挂着如此老陈的表情,说话带着大人的腔调,说话的内容却不脱幼稚,慕琛不由得轻笑了一下。

    而后,拍了拍他的小脑袋,无谓地答道:“可以。”

    俩人刚谈拢这个话题,顾乔已洗好澡,穿着棉质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

    见到他们爷俩正凑在一起,一副促膝长谈的样子,顾乔不由得笑问道:“你们在谈什么呢?”

    慕琛和顾小年立刻异口同声说道:“谈养狗。”

    察觉到两人的默契,顾小年对着慕琛呵呵笑了起来。

    看了一眼趴在他们之间的小圆球,看到儿子终于不像中午那样扭捏,顾乔笑笑,也不追究他们说话的真实性。

    而后,朝年年招了招手,说道:“年年,睡觉时间到了,妈妈陪你去房间里睡觉。”

    “好的,妈妈,马上来!”

    顾小年立刻从沙发上跳下来,向顾乔跑去。

    除了顾乔来大姨妈,几乎都和顾乔粘在一起的慕琛则显然没有料到这一幕,他愕了愕,就下意识问道:“那还回来吗?”

    “睡到一半,干嘛要回来?”顾乔一脸好奇地看向慕琛。

    慕琛:“……”

    正在无语间,顾小年还向慕琛挥了挥告别:“叔叔,晚安。”

    慕琛:“……”

    接下来的几天,曲晓月拒绝了其他面试机会,投了安氏投资的简历,就一心一意地备战这家公司的面试。

    大部分时间仍旧是她在带顾小年,她有事出去,顾小年就窝在家里自己跟小圆球玩,也不吵。

    顾乔过意不去,向他承诺,到了双休日,就带他出去玩。

    因为儿子的缘故,顾乔这几天基本都是准时下班。

    因为他的缘故,和他分床睡了几天的慕琛看着自己儿子的表情更则有些复杂。

    </p

    >

    某次,无意碰到在前台刷下班指纹的林晓染和何盼,她们还惊奇了一下。

    一旁的朱青青笑着告诉她们:“你们不用那么惊讶,顾主管这几天下班都挺早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林晓染立刻将刷完指纹的顾乔扯出来,略着急的问道:“对啊,乔乔,你是怎么会回事,人家越到年终,工作堆积的越多,你应该也有事情可做,现在这样不像你的作风,你怎么了,是不是遭受什么打击了?”

    一旁不说话的何盼果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顾乔的脸说道:“林晓染,你别说,乔乔的气色果然不如从前,怎么看上去有些蜡黄蜡黄的。”

    “有吗,哪里哪里,我认真看看!”

    林晓染立刻一脸凑热闹地即了上来,一双眼睛略紧张地在顾琼脸上抹了一会,而后,果然像捅漏了天一样地抓住顾乔:“乔乔,是真的,你的脸色怎么变那么差,你男人呢,这么个天然保养品在这儿,干嘛不用,是不是他不要你了?”

    对于她们一个小问题就能推理出这么多,顾乔不禁扶额,张了张口,正准备解释,慕琛从后面的电梯走了出来。

    林晓染和何盼意有所指地看了慕琛一眼,当即做鸟兽散。

    接收到的她们的目光,慕琛则一脸莫名,而后,走到顾乔身边,搭住她的肩膀,不解道:“林主管和何主管怎么了,看到我就跑?”

    顾乔耳根子有些莫名发烫,随便敷衍:“她们什么时候见到你镇定过。”

    “……”

    工作上,顾乔的投资方案也正式撰写完毕,只待跟慕琛做最后的确认。

    于是,顾乔和慕琛稍做了约定,就选了星期四的下午上去跟他确认。

    重新走入总裁办公室时,大家依旧在按部就班的工作,看到顾乔只是如常的打了个招呼。

    顾乔特地向徐艺萱位置看了一下,她也只是向顾乔微笑了一下,便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心中又隐隐不解,不过顾乔还是将它按捺下,向慕琛的办公室走去。

    这次敲开办公室的门,慕琛正坐在电脑面前,手指在上面游走如飞。

    见顾乔进来,他又颇抱歉地做了个稍等的手势,就继续在电脑上忙碌起来。

    知道慕琛忙,顾乔也不在意,径自走到会客沙发上坐下,就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忙碌起来。

    没过一会儿,慕琛手上的工作稍告一段落,就起身走到顾乔身边,一把搂住她的腰,顺势压着她的手,点开文件看了起来。

    几日没有和慕琛亲密接触,这样的姿势,顾乔有些受不了。

    她微微推了推他,希望得到一颗可以呼吸的距离,慕琛却任她怎么样,都纹丝不动。

    察觉到他嘴角上扬的弧度,顾乔知道他是故意的,不过还是深吸一口气忍了下来,而后,用手肘抵了抵他的胸膛,开始说方案的情况。

    末了,侧眸,询问地看向他:“为了让方案更加简洁实效,我将一些累赘的数据删除,这种做法有些冒险,你觉得怎么样?”

    慕琛顺势亲了顾乔的脸蛋,说道:“你这样的做法确实有些冒险,不懂行的人还以为我们数据不完备,对这个招标吃不透,不过你这样大大提升了方案的时效性,而且我打听过,此次的评审就是以实效为优先,列一堆数据,还不如举一个有效的例子。”

    听慕琛这么说,顾乔对这么冒险的做法,当即增加了几分信心。

    不过慕琛在方案上又看了一会,沉吟片刻,对其中的一处案例标了出来:“这个例子举得有些偏,我给你发份这方面的文件,你再好好改一下。”

    见慕琛指出不足,顾乔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只点了点头,坦然接受。

    闻言,慕琛放开她,要走到笔记本旁,给顾乔找资料,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慕琛喊了一声“进来”,就在老板椅上坐下,一脸微笑的柴乐推了门进来。

    她笑嘻嘻地向顾乔打了声招呼,就走到慕琛跟前,严谨而平仄地禀报道:“慕琛,刚才西北分公司的徐总给你发了份紧急文件,需要您马上处理一下,我已经发到您邮箱了,您抽空看一下。”

    “好的,我知道了。”慕琛明白地点了点头,顺势从桌面上点开OA系

    统,进入邮件收发。

    “您没别的事,我先回去工作了?”

    柴乐又问,见慕琛颔首,就转而利落地走出了办公室。

    顾乔看着柴乐和门的窈窕身影,心中一阵赞叹,情不自禁地对慕琛开玩笑道:“看柴秘书细心体贴干练的,要不是我知道她已经结婚了,说不定真的会不放心她。”

    慕琛边将柴乐刚说得那份文件下载点开,又将顾乔要的那份资料上载到邮箱发给他,边严肃地回道:“你错了,你现在还不能放心,你以为你老公的魅力只对未婚少女有用吗?”

    “……”

    考虑经常吃外面,慕琛胃口不好,而且曲晓月也想念了家乡菜,今天晚上回家,顾乔亲自下厨。

    终于可以吃到妈妈做得菜,顾小年立刻抱着小圆球冲进厨房高呼着,顾乔嫌他吵,叫慕琛把他撵出去。

    慕琛连和儿子谈判的时间都省了,直接将拎起这小不点的衣襟,就将把他塞进客厅的沙发。

    起初,顾小年在沙发上像毛毛虫一样扭着不乐意,慕琛就教他下围棋。

    顾小年遗传了他爸妈的优良基因,不过一两盘就上手,再下下去,能扛住慕琛一阵子的包围,到后来还能跟他老爹的下成和局。

    看着小不点机灵的小模样,慕琛感觉莫名自豪,比自己搞定了一个难缠的客户还要自豪。

    曲晓月在厨房里帮顾乔打下手,她下意识看了外面杀得正起劲的一对父子,终于忍不住将这几天的疑问,压着声音问顾乔:“姐,年年是你跟表姐夫亲生的吧,这今天,我越看越像?”

    顾乔边翻着锅里红烧鲫鱼,边笑答着,不准备瞒她:“对,年年是我跟慕琛的儿子。”

    即便心里早有准备,曲晓月的嘴巴还是大得能塞下一个拳头。

    过了好一会,她才又越过透明玻璃看向沙发上对弈的两人,又扯了一下要洗的白菜叶子,呐呐道:“怎么回事,怎么变成了慕琛,不是那个云子湛吗,怎么搞成这样,要大姨知道,非吓得重新住进医院不可?”

    “所以,我还没想好怎么跟你大姨说?”

    顾乔无奈地摇了摇头,就把五年前的事断断续续说给了曲晓月听,只是隐去了项雪的事情。这毕竟事关一个女孩子的清白,能少一个人知道,是一个。

    曲晓月听得有些不敢置信:“姐,你这遭遇未免太离奇了点吧,如果不是年年跟表姐夫长那么像,打死我也不相信。”

    “我也觉得像做了一场梦。”

    顾乔将鲫鱼捞起来,洗了锅,重新下油,耸了耸肩。以前是噩梦,现在是难以醒来的美梦。

    “那你打算怎么办,孩子都有了,得领证结婚吧,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曲晓月好奇道。

    想起慕家那一复杂的大家子,顾乔表情顿了一下,轻描淡写揭过:“暂时还没有打算。”

    看顾乔这情形,曲晓月想得有点岔,连忙将几个土豆重新放进碗槽里,走到顾乔身边,说道:“姐,这事的立场,你得坚定,不然无缘无故的成了人家见不得情/妇,那是得毁一辈子的。再说,咱们有了孩子也不一定要跟着他,他如果不娶你,你就甩了他,年年咱们又不是养不起,这么多年,你跟我爸他们搭搭伙,也熬过来了,我爸还准备培养年年接他的公司呢,你不用妄自菲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这些你别担心,你姐都知道的哦,而且,你表姐夫不是这样的人。”顾乔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道。

    ……

    吃完饭,曲晓月就回去对面休息,不过也许之前在厨房里跟顾乔聊天,现在对慕琛有些成见,跟他说再见的时候,招呼都没有以往热情。

    将她的异样看在眼里,慕琛一脸若有所思。

    顾乔照例带着年年去洗澡,洗好之后,顾乔回主卧去拿衣服,换自己去洗。

    熬了那么久的慕琛实在忍不住,从床上掀开被子,就走到顾乔身后,一把抱住她,薄唇在她耳边呼这着热气:“我们已经四天没一起睡了,今晚陪我?”

    看着慕琛欲/求不满的样子,顾乔有些不忍,不过开始挣扎地推开了他:“孩子在这里,影响不好。”

    有孩子在,她实在放不开。

    慕琛替她消除疑虑:“放心,这些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你叫破喉咙都没人知道。”

    说话间,慕琛的手还不老实地滑进顾乔的居家服里,挑她敏感的部位下手。

    顾乔被他挑得双腿直发软,不过还是拼着最后的理智,推开慕琛逃了出来。

    慕琛站在原地,神色继续一副若有所思。

    而后,他看了一下墙壁上的挂钟,转身走进书房,看起文件来。

    ……

    迷迷蒙蒙中,顾乔觉得整个人有些颠簸。

    她恍然转醒,只见自己在慕琛的背弯中,她正搂着她从顾小年的房间里轻手轻脚地走出来。

    没想到这男人会使出这样的招数,顾乔瞬间无语。

    不过,她怕吵醒儿子,只伸手下意识推了一下他赤luo的胸膛,就任他抱出了房间。

    直到他将侧卧的门小心合上,顾乔才在这男人的胸口捶了一下,无奈道:“你要不要这样,居然甩这种小手段?”

    “如果不把你偷出来,我估计这一辈子都轮到我了。”慕琛也甚是无奈。

    “哪有那么夸张?!”

    顾乔又笑嗔了一眼,而后又有些迷惑道:“我不是把房间反锁了吗?”

    “这是我的房子,进房间有得是办法?!”慕琛一脸得意。

    顾乔刚想回嘴,慕琛已抱着她转进主卧,用脚将门一带,将她压进床里,铺天盖地的炙吻就落了下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爱妻入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嫮并收藏爱妻入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