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星空如此寂寥 > 第十一章;你已经不在原定时空了

第十一章;你已经不在原定时空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一章---不在原定时空

    一句话,仅仅一句话,冀寥极力忍住的眼泪就因为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哭吧!就如同决堤一般,再也没能忍住。

    在车上,星空感觉到冀寥在尽力压抑着某种情绪,说实话,星空当然没有安慰过人,所以这种事做起来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所以,星空也只能叫她发泄出来,看着伤心的冀寥,星空居然会鬼使神差的心疼,或许,她们还有很多相似之处吧。

    别墅内,赵嫣然很不爽的坐上了沙发,冀柯慢慢走过来,也坐下,冷静异常“你不该那样的。”

    赵嫣然看着儿子,什么不该?她在羞辱你妈妈我呀!“她说的什么你没听见么?”

    “我听见了,”冀柯截断了赵嫣然的话,慢慢看向她“虽然,最终妈你打了她,可是妈却是输者。”

    赵嫣然冷笑着说“什么?”

    “且不说万一爸知道了,会对我们产生多大的厌恶,就说妈你的表现,怎么能这么沉不住气呢?怪不得当年会输。”冀柯依然是那样不冷不热的语气。

    赵嫣然似乎是有些紧张起来了,“那,那丫头会说么?”

    冀柯冷冷一瞥,眯着眼睛说道:“虽然不能全盘否定,但就她那么犟的性子,说的几率小之又小。”

    赵嫣然按着胸口刚刚吐了一大口气,就听间冀柯继续说:“但是以后不要这样了,你说她妈是小三,还骂她是野种,甚至动了手,这么大的羞辱她都能忍,妈你当女主人这种迟早的事,怕什么呢?”

    赵嫣然听着,觉得也是,是自己没沉住气,但也怪这臭丫头激自己,不由在心里暗骂着。

    虽然说着不应该,但是冀柯心里早就恨死了冀寥。

    已经记不起是什么时候起,自己开始恨冀寥的,也许是自有记忆起就把她当天敌了。

    母亲说,那个女人抢走了她的丈夫,而她的女儿也抢走了自己的父亲。

    我恨她,要不是她,现在这一切都该是自己的。

    住在这个家里的应该是我,肆意享受父爱的也应该是自己,凭什么?那个丫头凭什么?

    明明自己的母亲才是原配,可是自己却要背着私生子的名号苟且偷生,当然不服。

    七岁那年第一次来到这个家,这个富丽堂皇,原来应该是自己的家。

    七岁那年也是第一次见到她,之前都只是从妈妈那里知道有这样一个人,代替自己过着我的生活。

    那个天使一样的她,是的,虽然恨,但却不得不得承认她的确天真得像个天使,不染一丝尘埃,可是这样的她并没能浇灭我的恨意,反而,我更加恨她了。

    自己并不是一出生就是这样啊!如果没有她,那么那个天真烂漫的天使就该是我!

    因为我恨,所以,呵呵,七岁的自己居然就想毁掉这个天使,,当她的好不吝啬得把所有玩具拿出来跟自己分享的时候,额,不,那不是分享,是施舍,这个丫头凭什么施舍我?

    七岁的她俨如天使,而自己似乎就成了那个只配躲在角落里的恶魔,我不甘心!

    就算自己不能让她跟我一样,那么她也绝对不配做天使,我要她做那个最可怜的人,我要让她知道,她这个小偷才没有资格可怜别人!

    我告诉她,你妈妈是第三者。

    呵呵,当她天真的问我什么是第三者的时候,我笑着说:“笨蛋,去问你爸爸吧!”

    也许这些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吧,之后的她,在我面前,还是那样善良如初,但是我知道,那个天使已经不在了。

    妈妈说,我们必须回到那个家,以后我才能名正言顺就继承爸爸的财产。

    可是,一山不容二虎,自己如果要进来,她就必须出去,我可不愿意跟这偷窃我人生的丫头分享任何东西。

    还好,自己会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情绪,自古以来便有“祸从口出”之理,所以,我尽量让自己变的安静起来,并且想变得比那丫头优秀,额,不对,我本来比她优秀的多。

    自己的成绩,一直以来就是我所能拿出来骄傲的资本,我希望父亲能看到我的努力,我希望那丫头可以因为不如我而感到自卑,可是,我似乎错了,中秋节之前的那次见面,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轻易就被那丫头激怒了,也许,是因为在她眼里将我贬到了一文不名吧,毕竟那么的我更多的是在给她看。

    她的一句“我不在乎。”就让我那么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凭什么?我那么努力的做给她看,结果她说她不在乎?她怎么能不在乎?我不允许她不在乎,我不能允许这丫头无视我,不能允许。

    慢慢的,冀柯双拳握紧,死死的握着。

    拍卖公司,三个号称专家的人拿着放大镜对着她们拿去的东西左瞧瞧右看看,磨叽了半天才问:“你们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得来的?”

    星空三人面面相觑后,冀寥说道:“我爷爷的,祖传的。”

    那些专家打量了一番她们又低头看着这些东西缓缓说道:“此衣款型并无特别,这材质倒是货真价实的丝绸,所以推测这件衣服最早也是隋朝所制,这颜色嘛,以鹅黄色为主色调,要知道在隋唐时期,黄、色那是君王的颜色,这鹅黄色说明此衣服的主人身份也绝非一般!”

    冀寥有些不好意思的打断了这专家的话“对不起噢!就是说这件衣服是真品,而且出自隋朝以后?”

    那人点点头,“隋唐时期的衣饰可以竟然可以保存的如此完好,真是难能可贵啊!”

    冀寥已经没有心情听下去,只是扭头看着星空,这家伙,真的是穿越过来的,天呐!

    顾照熙也懵了,真的是古董啊!

    倒是那些专家不以为意,一个人继续说:“这把刀呢!这血槽以及这材质,绝对是上等的唐刀,且这刀柄及刀鞘上的花纹也绝对是纯手工雕刻,此乃绝品!”

    冀寥感觉脑袋乱哄哄的,又一个人问道:“你们是准备拍卖么?要我们给估定底价么?”

    星空看着他们,微微蹙眉,何为底价?何谓拍卖?

    冀寥叹了口气,走过去笑着说:“我再考虑一下吧!麻烦你们了!”

    离开拍卖公司,三个人坐在车上,星空还没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不知道他们两个何以如此满怀心事的样子。

    冀寥还是那样闭着眼,到底发生了什么?星空为什么会从天而降?还来自那么遥远的时代。。。

    顾照熙也是手抱着方向盘,皱着眉头,她真的是古人,呵~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碰到这种事。

    突然,冀寥拿起了手机,“何叔叔?是我。”

    顾照熙听见声音立刻回头去了解情况。

    见冀寥眉头间还是有些微皱的痕迹,语气也是有些无奈,不过现在比起刚见到星空时更多的是淡然,“空空,额,就是星空,她没有户口,能给办一个么?”

    顾照熙又看着星空,是呀!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丫头不是现代人,没有户籍信息不就是“黑人”?而且这不知道怎么一回事,肯定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回去啊,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这样贴心的让星儿感受到自己的关心呢?

    放下手机,冀寥向星空说到:“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你已经不在你原来的时间了,在现代,也就是现在的时间里,你的那个时代已经成为历史了,你能听懂我的话么?”

    开来星空一时间也不能消化了,只是弱弱的问:“历史?”重复的同时好像又明白了什么突然严肃起来:“那陛下呢?”

    冀寥揉了揉额头先对顾照熙说道:“开车吧,回去见何叔叔。”

    “ok”说话间,顾照熙已经启动了车子。

    冀寥没办法又解释道:“现在的这个时代已经没有君王了,现在我们的国家已经是民主时代了。你是公元702年的,看来是还没有经历到武则天逝世,不过也无所谓了,现在起要小心一点,你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这件事绝对不能透露出去,明白么?”

    这一下子,星空怎么可能接受这么多东西?还是问:“武则天是谁?她逝世与否,与我何干?”

    这次冀寥真的是郁闷了,硬着头皮,“因为历史上没有明确记载,所以我们没有办法知道你那个陛下她的真实姓名,所以就用了她的。。。额,”冀寥也不知道了,向顾照熙求助:“则天是什么啊到底?”

    星空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自己已经成为历史了,陛下也不在了,也不会有什么君王了!

    顾照熙又恢复了原来那痞子气“不知道啊!是谥号吧!”

    冀寥继续补充道:“不管是什么,总之我们后世的史书中称她为武则天。”

    星空一脸的不可置信,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就都没有了呢?“那我为什么会来这里?你们送我回去好不好?”

    冀寥这次看来是真的无奈了:“好,当然好,可问题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你知道么?你怎么来的?”

    星空听完像是失望至极的样子,感觉世界都坍塌了,自己怎么来的?该怎么回去?这些自己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啊。

    冀寥看着突然失神似的星空,竟然有些担心,这丫头,明明跟自己一样大的年纪,却要担心国家,担心君主,这瘦弱的肩膀上到底是挑着怎样的担子?

    冀寥叹了口气,柔声道:“这些东西也用不到,我就先帮你收起来了,在你回去之前,就放心的住在我家里吧。”

    回去时,冀寥没想到赵嫣然还没走,狭路相逢,两人深深对视一眼,没有硝烟,却杀气腾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星空如此寂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即墨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即墨九歌并收藏星空如此寂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