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星空如此寂寥 > 第十三章:多余

第十三章:多余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三章---多余

    冀寥还是淡淡的笑着:“这是应该的,只是,”说道这里冀寥故意顿了一下去看赵嫣然和冀柯的表情,随后又看向顾照熙:“良朋,抱歉噢,今天不能招待你了,改天我请你。”顾照熙有些尴尬的笑着“好啊!那我就先走了,”随后很礼貌的看着冀凯“叔叔再见。”并且偷偷朝冀寥和星空摆了摆手,对于冀寥如同特赦一般的‘逐客令‘顾照熙还是很感谢的,转身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

    冀寥看着顾照熙离开才回头继续说道“我不同意他们搬进来。”

    冀柯还是面无表情,只是眼神上飘盯着冀寥。

    冀凯没想到,只是结束这个学年而已,女儿都会这样反对,有些无奈道:“星儿。”

    一旁的星空根本无视众人,自顾自的舀起一勺汤,可还是没有送进口中,突然赵嫣然狠狠一下把筷子拍在桌面上,星空一颤,汤便洒了出去,星空看着汤的眼睛慢慢看向赵嫣然,还是淡淡的,然后放下汤勺,才了解到这种情况似乎不适合进餐了。

    “你说什么啊?”赵嫣然觉得这丫头简直是给脸不要脸,无法无天了,登时便怒了。

    冀寥看着这简单的赵嫣然无所谓的笑了一下,然后盯着她,开口却是对星空说道:“空空,你先回房间,一会儿我去找你。”

    星空听完,慢慢起身,对冀凯微微点了下头,也算是有礼貌了。

    待二人全部离开,冀凯才说:“星儿,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冀寥没有理会冀凯,而是抬头与站着的赵嫣然对上了眼神,冀寥坚定的开口:“如果她们搬进来,是不是就不会走了?”

    赵嫣然,听着冀寥赤裸裸的反对,简直怒极,但是突然想起了儿子的话也就强压住了这熊熊怒火:“你这丫头到底有没有教养啊?你怎么能让弟弟住在外面呢?”

    冀寥看着赵嫣然虚伪的温柔,眼睛微微眯起,不屑的笑了一下,转而看向冀凯又一次郑重其事的申明:“我,不同意她们搬进来。”

    冀凯这次似乎也是动了真格的,他故意不去看冀寥,严肃的说:“我现在只是在下达通知,不是在跟你商量!这事儿,我已经决定了。”

    听他这样说,冀寥有些失望了,也许,昨晚只是“刻意讨好”,那么做只是为了让冀柯和这个女人顺利的登堂入室,冀寥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很轻,不仔细听根本无法察觉:“那么,你是要和这个女人住在一起么?”

    冀凯突然看向冀寥,严肃道:“冀寥!什么叫这个女人,那个女人?这就是我这么多年教你的么?你看看你,这是一个晚辈对长辈该有的态度吗?”

    冀寥站了起来,一手撑着桌面,有些泛红的眼眶直勾勾的盯着冀凯:“呵呵,对不起噢!我忘记了,是我过分了,我怎么能叫你们一家人分开呢?也许,我这个第三者的女儿本来就只配服从,是我的错,太自以为是了。”慢慢的冀寥有些激动,语气有些重了起来:“对不起,破坏了你们一家人的团圆节,对不起,妨碍了你们一家人早该在一起的幸福!”

    看着女儿如此不留情面的叫嚣,冀凯竟然抑制不住,抬手就是一巴掌。

    本来有些伤心的冀寥已经有些站立不稳,这没控制住狠狠的一巴掌直接使冀寥倒在了地上,。

    冀凯一愣,自己在干什么?这是这么多年都舍不得动一根汗毛的女儿啊!自己是怎么了。

    当冀寥倔强就仰起头,冀凯也无意中对上了她的眼睛,一瞬间,那决绝毅然的目光竟然刺的冀凯的心生疼。

    一边心里乐开了花的赵嫣然赶紧跑过来,作势要扶冀寥,谁知道冀寥却狠狠的把她推开并喊道:“你别碰我!”

    冀凯真的不懂平日里董事的女儿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当下叫道:“不要管她。”

    在自己的记忆里,星儿并不是一个冲动无礼的孩子啊,尽管她的变化很大,但是还是希望,星儿可以很好的守护那份最初的善良到最后。

    多少年来,自己视女儿若宝,这次是自己第一次跟女儿动手,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失控了,但是,星儿这次也的确是过分了,毕竟她从来没有这样叫嚣过,自己是真的不懂,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我的公主,不该是这样的。

    自己的出发点无非是想这一双儿女可以有机会多相处一下,小柯都要走了,说不定他们关系会有缓和呢。

    真没想到局面会这么不受控制,也许是因为没有提前跟星儿说清楚吧,星儿再一次使我成为了那最尴尬的存在,无奈的送走儿子,却不知道该以什么面目去面对女儿,是的,自己打了她,可是,要知道,那一巴掌下去后,我有多后悔,女儿那晶莹的泪眸,决绝的眼神,真是狠狠的刺痛了我,我的公主,对不起,爸爸没想这样的。

    可是,我也确实理解不了,我跟女儿朝夕相处,隔阂是怎么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孩子有不愿意让我了解的一部分,可是啊,有些话,不说出来,别人怎么能知道呢?

    星儿,你总得把你的想法告诉我,我才能理解不是么?

    生日那天,我觉得我说的够明白了,可是,这孩子到底有什么不能袒露的呢?

    还有小柯,对于他,我不仅是失责,更是痛心,我无意中看到了他阻止嫣然发火的那一举动,呵呵,小柯,你还是孩子呀,可是却早早有了你母亲都无法比拟的城府,呵~错了,嫣然其实只是有个利益的心,其实,她是玩不起什么心计的,就因为那最大的缺点----急性子受不得激将法。

    当初,大概也就是被这份“真实”打动了吧,那个该发火就发火,该笑就笑,该哭就哭的女人,我以为这就是“天真善良”,熟不知,我忽略了最不该被忽略的东西----真心。

    其实,我并不认为星儿的母亲是第三者,毕竟,她是我名正言顺娶回来的,只是在我父亲的角度,这场联姻是具有商业价值的,也许这个观点才是最终导致我婚姻悲剧的罪魁祸首吧!而这场婚姻又间接导致了我失败的人生,我对不起两个女人,对不起两个孩子,当然,也对不起我自己,只可惜,自己一直在努力,却没能弥补任何人。

    冀寥突然就呵呵呵的笑了起来,慢慢自己站起看着自己敬爱的父亲笑着说:“希望你们用餐愉快!”说完一个人落魄的扶着墙壁,楼杆慢慢的上楼,退出了她们的视线。

    从始至终,冀柯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

    冀柯,呵呵,不说话是什么意思?显示你的不知所措么?

    我也不知道以前的自己去哪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这样想别人,这样的想法让我自己都觉得恶心,但是,一切都回不去了,自己早已经不再是天使,那么,为了守护,成为恶魔,也在所不惜。

    有句话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虽然用在这里有些不太合适,但是我相信,十八年前我母亲能赢了赵嫣然,那么自己就不会输给冀柯!

    冀柯?弟弟,呵呵,我一点都不在意你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们尽管玩吧,我会好好看着的,这个家,我会守护!

    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冀寥才敢痛哭起来,爸爸,你说的暂时是多久?恐怕她们随便说点儿什么,以你的性子就真的让她代替了妈妈呢!

    何正远在外边听着里面发生的一切,有些无奈,星儿那样缺乏安全感的孩子面对这些该作何感想。

    枕头已经湿了一大片,慢慢地,冀寥也哭累了,揉了揉眼睛,起身去了花室。

    妈妈,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是破坏爸爸感情的第三者呢?那既然都在一起了,怎么能说走就走呢?这样想着又是一阵委屈。

    不想哭,眼泪却不争气的跑出眼眶,砸在心上,咸咸涩涩。

    中午只是点心垫了垫,晚上又不让吃,有些饿了呢,星空晃晃悠悠想看看厨房在哪,一条路走到头却突然听到若隐若现的乐声,星空轻轻的朝声源走去。

    冀寥紧紧闭着眼睛,静静的感受着从指尖流出的音符包围着自己。

    哇,星空心里赞叹着,这地方还真是曲径通幽处啊!这种季节,居然百花盛开?乐声越来越近,好奇心驱使,星空循声而去。

    一曲终,星空不由自主的排起了手,冀寥一愣,赶紧睁开眼睛,见是星空,吐了口气,“怎么还没睡?”

    额。。。这一问,星空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傻傻的开口说道:“我饿了。”

    冀寥微微一笑,午饭和晚饭都没吃,也该饿了,起身离开钢琴,对星空说道:“你是跟我去呢?还是在等我,我拿给你?”

    星空没有考虑,当然要先吃了,“我跟你一起去。”

    冀寥点了点头,俩人便一起朝着厨房进发。

    可是。。。

    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站在厨房的冀寥突然发现无从下手!找遍了厨房,愣是没找到任何可以速食的食品,冀寥正准备告诉星空自己无能为力时,突然想起!我还有度娘啊!

    当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闷头搜索起来。

    星空对于这些现代化的陌生陈设及家具已经没有了起初的震惊,只是看着答应自己要给自己做吃的的冀寥,不解她在干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星空如此寂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即墨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即墨九歌并收藏星空如此寂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