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厂公 > 第五百六十章 战争的前奏

第五百六十章 战争的前奏

作者:一语破春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R?W??r:3&??"?a?I??f??2?4nw?UQ`?????k???*g?????r??七,天阴。\r

    西北部的战事尚未明朗,中京道的袭掠如火如荼,斑驳血迹的城墙下一队队人马进出安抚民众,墙头上残破的女真旗帜被人点燃扔了下去,重新换上武朝的龙旗,城中大量的女真百姓、贵族被驱赶在一起,有人在筑起的土台上用着女真的语言高声的训斥,愤慨的身影指着北面上京的方向在他们当中煽动情绪。\r

    泽州周围二十里,武瑞军的士兵四处活动,抓捕战后逃亡的溃兵,将他们一一圈禁起来,除此之外对武朝军队并不是太友善的当地豪绅,被撞开了大院的门,得到了特殊对待。官府粮仓有押着大车的士兵进进出出,运外城外的军营,若有阻拦的也俱都被警告或者杀死在地上。\r

    飞鸟掠过天空,云层阴霾像是要下起雨来,一队武瑞军骑兵从官道疾驰过去,不远的方向是旌旗高展的军营,中午时分,王贵从营外回来,让亲兵擦拭盔甲上的血渍,不久外面有人进来找他,便是军中地位仅次岳飞的张宪。\r

    “有事?先坐下。”王贵放下双臂,挥手让亲兵下去,自己拿过抹布在手甲上擦拭,说着坐了下来。\r

    坐在凳上的张宪看着他身上尚未擦去的血迹,眯了眯眼,开口道:“自然是有事。”\r

    听到对方语气不善,王贵愣了一下,随即也是想到了什么,将抹布丢到桌上,双肘压着膝盖,脸上带着笑容:“都是老兄弟了,有什么话就直讲吧,你也不是那种能藏住话的人。”\r

    “我就问你,前些天过来投靠的女真士兵哪儿去了?而且......”张宪说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压低了嗓音:“而且鹏举好像并不知道这件事,你一向负责营里的事,可千万别做出坏了北伐的事。”\r

    小小的偏帐里,安静了片刻,王贵似乎好笑的摇摇头,重新拿过抹布继续擦拭身上的血渍,说话的声音也过来:“你呀,难得这次你没有直肠子将话全倒出去,鹏举确实不知道这件事,前日乃至昨天投过来的女真士兵,我全杀了,尸体都在那什么神山的林子里,有空你可以过去看看。”\r

    看着将上千女真屠尽,还保持云淡风轻的表情,张宪不信的揉了揉眼睛,这可不是他认识里的那个谨慎细微的王贵。\r

    “真杀了?”\r

    “真杀了!”\r

    王贵停下动作,微微沉默了一下,抬起头:“不得不得杀啊,那些女真人虽然投靠,但是要面见完颜宗望,这就是麻烦所在。若是在战场上倒戈,远远的看一眼,找个样貌相似的也能混过去,但要面见不就穿帮了?而且以鹏举的秉性,对手无寸铁的人他是下不了手,可那帮人又不能不处理,否则就会出现哗变,只有杀了。”\r

    话语顿了顿,他站起走到帐口,阴沉沉的天云里有一缕光倾斜下来,“老张,你别忘了,鹏举的权利是谁给的,那位提督大人能让他从一个微末小校走到现在这个位置,别人同样也能一句话让咱们打回原形,你...你还愿意回去吗?做一个大头兵?”\r

    不等后者回话,转身看过去,声音渐高。\r

    “但是我不愿意啊,鹏举你让他上阵杀敌,眉头都不皱一下,可让他攀附别人比杀了他还难受,所以这种事只有我来做,杀一些人让东厂的人放心咱们,你也别说出去,就让鹏举安安心心的当一名纯粹的将军。”\r

    王贵说完这些话,张宪抿着嘴唇眼神颇有些复杂,他与岳飞相识于微,几乎无话不说的,但此刻他也变得有些犹豫了。\r

    “...好,我不说给他听,只希望你是真是为他好。”良久,他终于将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拱手一别走出营帐。\r

    王贵看着没有了人员的帐口,只是轻笑了笑,但不久,帐帘掀开,又有人走了进来,他连忙上前拱手躬身:“末将见过冯公公。”\r

    身着宫袍的身影背负着双手慢走过帐内,倒了一杯茶水坐到首位,随手翻了一下桌案上的文书,斜眼看了过去,皮笑肉不笑的开口:“王将军啊,刚刚你们的话,咱家可是一字不落的听在耳朵里。”\r

    “这...”拱手的身影脸色苍白,忽的一下拜了下去:“还请公公放心,王贵只是为了安张宪的心方才那样说的,末将自然是以公公马首是瞻。”\r

    冯宝摇了摇手指,目光变得冰冷严苛,指尖随即在桌上敲了敲:“是督主。”\r

    “对对对,末将以督主马首是瞻。”\r

    见他诚惶诚恐的神色,这名有一只白眼的太监方才笑了起来,点头赞许:“督主能将岳飞提拔成为一军之主,你王贵自然也能的,咱家就先提前恭贺你了,起来吧,王将军。”\r

    “是。”\r

    王贵小声回道,慢慢起身,低眉顺目的望着地面。低垂的视线里,一双登宝翘头靴走近,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你不要多心,东厂在每支军里都有人,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只要主将不生谋逆之心,便能相安无事,岳飞也不例外,只是不方便明说而已。”\r

    旋即,错开一步,冯宝拍拍他肩膀,背着手走到帐外。\r

    “望王将军多勉力,待北伐事毕后,你便可独立一军了。”\r

    恭立的身影拱手中,脚步声已经远去,手臂却久久没有放下来,王贵闭上眼微叹了一声,跨出一步,往日兄弟之心便不再有了。\r

    阴沉天终于下起瑟瑟秋雨,蒙蒙的水汽在在飘零黄叶的山麓弥漫,一队武朝士卒带着一群说闹的女真人走往林间,遥望在目的是隐约挂着代表完颜宗望的大旗。\r

    “南人就是小气,让我元帅窝在这里…”\r

    “听说这几年二皇子在武朝过的很如意,不知还有没有当年的英雄气。”\r

    “先面见了便知。”\r

    ……\r

    队伍里,女真语言偶尔会冒出与旁边的人交谈几句,视线不断的在周围扫过,林间隐隐绰绰能见到人影在走动,便有了些警惕,手不由伸向了腰间,直到看到走来人影挑着担子走过,带着泥腥味的土落在地上时,警惕的手方才松开。\r

    “在筑工事?”有人疑惑。\r

    随着视线延伸,变得开阔起来,这一百多名女真人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土坑,里面是一具具被杀死的女真士卒尸首乱糟糟的随意丢弃在里面,在细绵的秋雨冲刷下,腐臭的味道伴随湿冷的空气迎面扑上来。\r

    “南人有诈!!”\r

    不少降来的女真士卒只感头皮发麻,转身拔刀的一瞬,身后几张外的林子里,一排排持着大盾的武朝士卒围上来,弧形的盾墙将他们包围着、推挤着掉下四五丈深的土坑里,这些人不顾身旁腐烂的森森白骨从泥泞的坑里挣扎想要爬上去。\r

    然而,迎接他们的是从上方探下来的弓弩,箭矢随着雨点落了下去。\r

    …..噗噗噗……\r

    阴沉蒙蒙的雨天之下,一道道身影在坑里栽倒,一些没死的拔出插在身上的箭矢在泥水里扭动,夹杂着粗俗的骂声、痛苦的嘶叫。\r

    我们的视线从这里拉高上升到天空,转向位于泽州神山的另一端,督军行营已经立了起来,大量的东厂番子正在忙碌扎下营盘,行走在这片秋雨中的白宁,看着手中的情报,表情冷了下来。\r

    “本督让你拖住娄室,你却…打疯了。”\r

    白宁转过身将情报丢给后方的近侍,“拿去给岳飞,那边胶着了,让他看情况办吧。”\r

    这个时候,泽州以北的原野上,属于女真最精锐的一支兵马也推进过来,蜿蜒的兵线、雨中林立的旌旗目光所不及的延伸到尽头。\r

    一场真正堂堂正正的侵略战争。\r

    号角吹向。\r

    PS:限免有点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厂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语破春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语破春风并收藏厂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