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爵迹 > 第一百四十五回:看不见的修罗场

第一百四十五回:看不见的修罗场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之亚斯蓝帝国·格兰尔特·白银祭司房间】

    “他们蛮聪明的,居然一直躲在天束幽花官邸里。之前浩浩荡荡的出城队伍只是他们掩人耳目的烟幕而已。”特蕾娅看着水晶墙面里的白银祭司,禀报开启天网之后获取的信息。

    幽冥的嘴角轻轻勾起,他不羁而邪气的笑容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容之上,他砂砾般低沉的嗓音听起来像是一枚刀片在震动:“那么我现在立刻出发,我保证让他们——”

    “不用。”白银祭司冰冷的声音将幽冥的话硬生生打断在空气里。

    幽冥的胸腔明显起伏了一下,特蕾娅悄悄伸出手,覆盖住他已经攒紧的拳头。

    幽冥回过头,视线和特雷娅交会了一下,他没再说话。

    “白银祭司,一直以来都是由我和幽冥负责核心猎杀,可是这一次……”特蕾娅的声音很平静,听起来没有任何情绪。

    “这一次,由新的五度王爵【呪夜】协同六度王爵寒霜似一起执行。”

    “新的五度王爵也诞生了?”特蕾娅问道。

    “五度王爵鬼山缝魂已经死亡,鬼山莲泉已经因为叛国而被亚斯蓝除名。所以,自然会有适合的人,填补五度王爵和六度王爵的空缺。”

    “那七度王爵呢?”特蕾娅抬起头,“银尘之前在永生岛协助鬼山莲泉逃走,他是否也应该被一起除名?”

    “待定。”白银祭司的声音很冰冷,“特蕾娅,你和幽冥先退下吧。”

    “是。”特蕾娅的声音听起来软软的,有一种妩媚的动人,然而她的眼神已经逐渐僵硬。

    白银祭司房间沉重的大门缓缓开启,特蕾娅和幽冥并排走出房间。

    就在这个时候,幽冥的左臂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他的瞳孔像是在强光下骤然锁紧成一个黑色的小孔,碧绿色的眸子颤抖着。

    特蕾娅看着走廊尽头朝他们俩走来的两个少年:寒霜似的眸子依然如同黑暗中的炭火,闪烁着炽热的光芒,而另外一个少年——苍白的肌肤像是长年在深渊中躲避阳光导致的孱弱,他的五官清透而淡然,透着一种苍凉,这实在不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应该有的神情。他的额头上,有一道淡淡的疤痕,看起来像是曾经在眉心中间有一道锋利的刀口,愈合之后留下的一道淡淡的玫瑰色的伤痕。

    特蕾娅转过头,看着幽冥苍白如纸的面容,她突然明白过来,她内心的震撼并不来自为何自己从深渊回廊带回来的尸体此刻已经完全复活,她真正的震撼,是已经猜到了这个少年的真实身份,就在她看到幽冥下意识抬起手抚摸左臂的时候。

    寒霜似和呪夜从他们俩的中间淡然地走过,仿佛特蕾娅和幽冥并不存在一样。

    大门在他们身后沉重地关闭。

    特蕾娅双眼里白色雾气翻涌起来,所有周围的建筑墙壁通通被黑暗渗透侵蚀,只留下所有金色魂力构成的世界。

    不对。

    不对劲。

    特蕾娅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寒霜似的身体是金色丝线编织勾勒出的躯体,然而五度王爵呪夜,却是一个浑身由黑色液体包裹起来的躯壳,那些黏稠的黑色液体在他的身体表面流动挣扎,发出持续地尖叫,比黑暗更黑暗的人形液体。

    而就在这个时候,黑色液体的人形和金色光线的人形同时转过身来,黑暗中,一双猩红的眸子和一双彻底漆黑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特蕾娅。

    特蕾娅猛然闭上了眼睛。

    【西之亚斯蓝·隐山宫】

    “不对,呪夜不可能看得见我。”特蕾娅摇了摇头,把身上的毯子裹得更紧,窗外渗透进来的寒意越来越浓,她忍不住有些颤抖起来,“中间隔着沉重的石门,在石门关闭之前,我都没有回头,他们不应该知道我在看他们。”

    “那有可能他们只是单纯地回头看向石门有没有关闭而已?”幽冥走到特蕾娅身边。他看着长长的会议桌上放置的三个长方形金属筒,目光在上面封印好的火漆纹章上久久停留着,“你有没有感应到他们两个的天赋是什么?我不太相信寒霜似的天赋仅仅只是捕捉共享别人的视线这么简单。”

    “感应不到更多……至少寒霜似在我面前发动天赋的时候,我能感应到的就只是白银祭司目前所描述的天赋能力。至于呪夜,完全无法捕捉,他的构成甚至已经有点违背了这个世界的魂力法则,我们所有人的魂力基础都来源于黄金魂雾,然而,他的力量却像是来源于他包裹全身的黑色液体……”特蕾娅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拿过桌上的红酒杯,饮了一大口,她苍白的面容看起来才稍微有了些血色,“而且,就算寒霜似的天赋就是捕捉猎取视线,这个天赋也不简单,甚至对某些人来说,是极其可怕的天赋……”

    “对某些人?什么意思?”幽冥皱起眉头。

    “某些人,指的就是我。”特蕾娅调整了一下呼吸,声音有些沙哑,“他的天赋看起来简单,但是有三个最关键的要素我们还不知道,这将决定他就是如同白银祭司所说实力排名六度,还是只是白银祭司用低位王爵掩盖下的一个秘密武器。第一个要素,就是他的天赋能够承载的视线获取上限,能够同时连接共享十个人和一万个人是有区别的,会直接产生质的飞跃;第二,就是他的天赋对别人进行视线捕捉之后,是需要持续消耗魂力来维持,还是一旦触发就永久存续?如果捕捉视线之后需要持续消耗魂力来维持视线的共享,那并不可怕,顶多也就有点类似我的天赋衍生出的追踪线的能力,一旦切断,就必须再次捕获视线。但是,如果这种能力是永久存续的,也就是说,只要你被他捕捉过视线,那么,在他的数据库里,就永久地留存着你这条视线分路的路径,一旦他需要,就可以直接征用你的视线的话,那么,这个天赋就无比可怕。这个天赋的意义并不是要重塑一个战神,或者养育一个野兽,这个天赋诞生的目的,是用一个人的力量,来建造一个军队:一个完全可以取代天格存在意义的军队……而这个军队,能够将全世界的信息情报,收纳进一个人的眼里……”

    幽冥看着特蕾娅,他终于明白她内心的不安和恐惧。

    曾经的他们对这种残忍的更新迭代非常熟悉,甚至,他们自己就一度是“更新迭代”的本身。甚至,在最新一代侵蚀者神音霓虹出现的时候,他们近距离地从生死线上擦身而过,他们靠着顽强的意志和能力,证明了自己依然值得存活的价值。

    他们对这种残酷的修罗场并不陌生,只是这一次,这一次的杀戮战场,无形无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启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而一旦结束,一定是有人被成功取代。

    亚斯蓝剩下的王爵和使徒已经不多了。

    “白银祭司说得没错,寒霜似的天赋,和我并不一样。他不是像我,他是像整个天格……”特蕾娅看着窗外翻涌的乌云,风把她发髻上的一些发丝吹落下来,贴在她的脸颊上。

    “你刚刚说三个要素,那第三个是什么?”幽冥抬起手,轻轻地将散落的头发别到她的耳后。

    “第三个要素,就是他那双红色的瞳孔,是不是只能捕获视线那么简单……如果他的天赋还能捕获别的东西,比如魂力……”

    “……捕魂之眼?”幽冥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对,别忘了,这才是他的天赋真正的名字。”

    特蕾娅和幽冥站在隐山宫户外的宽阔平台上。

    三条身披金属铠甲的沼泽翼龙正在平台上不停地嘶吼。

    三个蒙着面纱的女使者,翻身骑上了龙背。她们回过头,看着特蕾娅,目光里有一种沉甸甸的光泽。

    她们的背上,那三个被火漆纹章封好的金属筒已经斜斜地绑好。

    翼龙扇动宽大的羽翼,朝三个不同的方向振翅飞去。它们穿过低压的乌云,消逝在电闪雷鸣的天际。

    ——你有把握吗?

    ——没有。但总比等死要好。也许,这会是我们最后救命的筹码。有一场疯狂的盛宴即将开始了,你闻到风暴里,那股潮湿阴冷的血腥气味了吗?(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爵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爵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