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爵迹 > 第一百六十三回:捕魂之眼

第一百六十三回:捕魂之眼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幽冥抱起特蕾娅,转身逃进祭坛周围一圈层层叠叠的黑暗阴影里。四通八达的台阶,瞬间让他们消失了踪影。

    头顶密集蠕动的巨大触手,开始渐渐缩回,血红色的捕食之网散去。

    “他的速度还是很快啊。”呪夜看着幽冥消失的方向,轻轻地叹息着。

    “不然你以为,这么多年以来,他为什么一直高居二度王爵啊。”寒霜似回答。

    “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吧?”呪夜回过头,看着寒霜似,嘴角挂起一个暧昧的笑容。

    “嗯,没什么关系。”寒霜似笑着回答他,然后,他那双仿佛刺满了蔷薇的眼睛,发出灼烧般的红光来。

    他们转身,朝漫长的台阶上走去。他们的步伐轻快敏捷,身形看起来仿佛黑暗中的鬼魅。

    当他们来到最上端的台阶平台时,最后几根祝福的触手,正在缩回迷宫的出口。

    呪夜和寒霜似安静地站在那里,面对着黑暗的洞口等待着。

    黑暗中最先出现的,是一双比黑暗更黑的眼睛。

    然后,挂着血迹的美艳面容,魅惑的微笑。

    鬼山莲泉从洞口缓慢地走出来。

    呪夜和寒霜似轻轻地微笑起来。

    她那双漆黑的眸子,正在渐渐变成泣血的蔷薇。

    这一刻,多像当初在幽花郡王府莲泉房间窗台上的情景重现啊。

    可是,不管是当初的那一刻,抑或是此时,在鬼山莲泉的记忆里,都不会存在。此刻的她,在某个冗长无解的梦境里沉睡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杀了他们。”

    少年们异口同声的声音听起来,有着变声期特有的味道,纯真而又邪恶。

    【西之亚斯蓝帝国·尤图尔遗迹迷宫】

    头顶的乌云里,传来仿佛怪兽沉闷嘶吼般的雷声轰鸣,一道一道雪白的闪电,将整个无情而又庞大的迷宫照亮。

    特蕾娅的面容被闪电的光芒映照得雪白,然后又瞬间归于黑暗,只剩下模糊的轮廓。

    她和幽冥全力奔跑着,然而,她的魂力感应,此刻却在不断变换路线的迷宫中,没有用武之地。她只能像一个没有目标的受伤的野兽一样,本能地逃窜着——这在曾经的自己看来,是多么笨拙而又愚蠢啊,或者说,这恰恰就是所有曾经在她的天赋下逃无可逃、无处可去的猎物的可怜之处啊。

    “你说这是陷阱是什么意思?”身边的幽冥问道。

    “白银祭司要全面更换亚斯蓝的王爵体系,这次猎杀的目标,不仅仅是银尘莲泉他们,还包括我们在内……”特蕾娅的呼吸急促而剧烈,她所剩无多的魂力,正在支撑着她的天赋,企图寻找到一条逃生的路线,“这里,就是为我们所有人准备的坟墓——”

    特蕾娅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和幽冥停下了脚步,他们的眼神里有愤怒、有杀意,但也有一些难以觉察的恐惧。

    在他们前面的,是独自盈盈而立的鬼山莲泉,她如水的眸子波光潋滟,视线从幽冥裸露的胸膛上划过,嘴角带着挑逗而暧昧的笑意。

    “我们逃不掉了……”特蕾娅低声说道。

    “没有祝福和她一起,也许,可以趁这个时候杀了她。”幽冥的声音里混合着尖锐的杀意。

    “我的意思是,我们被捕捉过视线……我们逃不掉了……”特蕾娅转过头看向幽冥,她的脸色苍白虚弱,仿佛失血过多的病人一样,呼吸紊乱。在她脑海里,闪过的是在天空平台上,自己和寒霜似那双猩红的瞳孔对视时的画面,那时寒霜似的微笑,特蕾娅曾经以为那是他们在为找到银尘等人的藏身之所,而露出的笑容,然而到现在她才明白,那是寒霜似为终于拿到特蕾娅的视线而发出的胜利的微笑。就像是给自己的猎物绑上了一根丝线,再把它放回森林,猎物无限欢喜地以为获得了自由,然而,只要猎人愿意,随时都可以收紧手里那根无限延长无法阻断的丝线。

    咔嚓咔嚓。

    黑色冰晶疯狂地密集生长,瞬间将迷宫甬道阻断封死。

    “特蕾娅,趁现在——”幽冥的话还没有说完,几根锁链突然穿破墙壁,厚实的黑色冰晶墙壁轰然爆炸碎裂,闪烁着寒光的锁链仿佛活物一样,哗啦啦地缩回到莲泉的身后。她微笑着,朝着幽冥和特蕾娅慢慢走来。

    幽冥修长的手指滑动在他喉结上,鲜血将他的手指染红。然后,剧烈的魂力从他的掌心翻涌而出,他将手中迫不及待想要绽放的金色光芒朝鬼山莲泉扔去。

    巨大而沉重的死灵镜面从高空坠落,砸在鬼山莲泉的面前。

    幽冥和特蕾娅屏住呼吸,等待着。镜面挡住了后面的莲泉,他们看不到她的表情、她的动作。他们只是静静地等待着,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疑惑。

    然而,同样疑惑的,还有鬼山莲泉。

    她看着空空荡荡的死灵镜面,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没有影子出现。她似乎感受到了愚弄,于是伸出手指,在光滑平整的镜面上重重地抓过。

    尖锐的让人极端不适的声音,从莲泉的指甲和镜面的交界处扩散出来,回荡在空旷的迷宫里,声音在来回折叠的空间中被循环放大,让人痛苦。

    曾经被那么多刀剑砍刺,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死灵镜面上,此刻,已经清晰地出现了几道深深的指甲痕迹。

    “这……这不可能……”幽冥沾满鲜血的手指忍不住颤抖着,“我明明可以投影鬼山莲泉……”

    “那是之前。”特蕾娅的双眼翻涌起白色的雾气,然而,她的感知,却始终被一层仿佛黑色沥青般的胶质阻挡着,无法渗透进莲泉身体里,也无从感应她此刻的魂力究竟已经庞大到了什么程度,但从死灵镜面已经无法投影出她这一点来说,可以肯定,她的魂力已经超越幽冥,当然,也超过了自己,“她的身体里现在包裹着和呪夜体内一样的黑色血液,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那很可能是来自白银祭司的血液。这种血液大幅提升了她的魂力,或者说,彻底改变了她对魂力的控制方式。”

    幽冥伸出手,翻转手掌,死灵镜面如同一面巨大的盾牌朝他和特蕾娅冲撞过来。特蕾娅不动声色地往旁边站了站,尽量留给幽冥一个干净的空间,让他可以投影自己——或者说,她并不希望死灵镜面投影出自己?

    两个幽冥的分身从镜像中成形,他们挣扎着,从化为液态的镜面挣扎而出,然而,两根锁链突然从镜面里穿透而出,锁链死死绕住两个幽冥的投影,将他们重新拉回镜面,两个幽冥的面孔上血管爆起,仿佛溺死的人正在一点一点被拉沉进水底。当分身彻底被拉回镜面之后,镜面上只留下两个闪烁着寒光的锁链尖锐链头,远处,鬼山莲泉轻盈地振动双臂,锁链突然发出一阵扭曲的波纹,波浪传递到镜面的瞬间,砰然一声,镜面被巨大的力量震得粉碎。

    幽冥还来不及反应,白色的丝绸已经汹涌地呼啸而出,将他的视线阻断。

    女神的裙摆在迷宫的通道里膨胀翻涌,将他们和鬼山莲泉阻断开来。

    “她的魂力远在我们之上,你不是她的对手。幽冥,你现在赶紧回去那个祭坛,去杀了呪夜。杀了他,鬼山莲泉就不被控制了,这里先交给我,我战胜不了她,但是,我应该可以拖延她一段时间……”

    “我……”幽冥有点犹豫,“这个迷宫一直在改变结构,我不是很清楚应该怎么回去那个祭坛了,而且,你支撑得住吗?”

    特蕾娅咬了咬牙,然后闭上眼睛,一条清晰的闪烁着白光的细线,从她的后背上浮现出来,白线笔直地穿越过一面又一面墙壁,消失在远处。

    “这是……”幽冥的面容突然收敛。

    “这是我的天赋的延展,跟着这条追踪线,它会带你找到呪夜。”特蕾娅转过头,不再面对幽冥,“快去,不然我们俩都会死在这里。”

    【西之亚斯蓝帝国·尤图尔遗迹·鲜血祭坛】

    “这是?”寒霜似看着呪夜背后突然悄无声息地出现的那根白色的丝线,表情警惕起来。

    寒霜似指了指他的后背,示意他。呪夜扭过头,在寒霜似的提醒之下,也发现了那根细细的发着微光的白色丝线。

    寒霜似伸出手,手掌从丝线上没有任何触觉地穿过。他抬起头,目光切换向特蕾娅的视线,视线中,越来越多的密集白色丝绸正拔地而起,阻断着整个迷宫的通道,然而,丝绸背后,闪烁着无数越来越狂暴的锁链的寒光,越来越多的锁链,像是凶残的白蛇,撕扯着渐渐残破的白色丝绸……

    寒霜似切换去幽冥的视线,那条白色的丝线在迷宫里笔直穿透着,而幽冥正在跟随着这条白线飞快地奔跑着……

    “这是一根留在你身上的标记线。”寒霜似微笑着,他的尖牙微微地露出一点点,像是一头机敏的小兽,“幽冥正在顺着这条线过来找你呢。”

    “那不正好,还省了我们功夫呢。”呪夜微微侧过头,伸出手,抚摸着自己身后的那条白线,“不过话说回来,特蕾娅的能力,比我们想象中要强吧?”

    “我从来没说过她弱啊。”寒霜似笑着回答。

    “正因为强,所以才会被清除吧?”呪夜皱起眉头。

    “对啊。”

    “那我们如果比他们俩还要强,是不是也会被清除呢?”呪夜看着寒霜似通红的眼睛,认真地问他。

    “暂时不会。”寒霜似镇定地回答,“但我想,迟早的吧。”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执行这种行动呢?如果这种杀戮迟早有一天是会降临到我们头上的。”呪夜问道。

    “为了这种杀戮,不会现在就降临到我们头上。”寒霜似回头,看着呪夜,“幽冥马上就要来了,你准备好了吗?你的魂力剩得不多了吧?”

    “大概还有百分之十吧,刚刚你告诉我幽冥快要过来的时候,我就加快了莲泉那边的进攻,以此大量消耗我身体里的魂力,也因此,莲泉此刻的战斗力可以说是非常惊人啊……特蕾娅应该是惨了。”呪夜勾起嘴角,像是一个恶作剧成功的顽劣男孩。

    “只剩百分之十了啊……”寒霜似看着他,面容非常愉悦,“那真是太好了。”

    “你呢?你还剩多少?有把握吗?”呪夜问道。

    “我没你那么有把握,你啊,总是对自己太有信心,又爱冒险,我喜欢打有把握的仗。”寒霜似凑进呪夜的耳边,悄声说,“我现在的魂力,连百分之一都不剩了哦。”

    “那你确定最后那个人会出现吗?”呪夜问。

    “确定。”寒霜似舔了舔舌头,猩红的眼睛熄灭下去,看起来,似乎是魂力耗尽的样子,“因为,最想杀幽冥的人,又不是我们,是他啊。”

    白色丝线朝前方笔直地穿透墙壁,幽冥迅速左转,丝线再次出现,这一次白色丝线朝前笔直延伸,没有任何障碍。

    已经到达鲜血祭坛的入口了。

    幽冥加快了脚步,丝线的尽头隐没在黑暗的深处。他奔跑着,随时感应着周围魂力的变化,然而,没有任何魂力的波动。可能呪夜和寒霜似已经躲藏起来了,准备伏击自己吧。

    想到这里,幽冥忍不住斜斜地勾起了嘴角——你们并不知道,你们已经被标记了啊,躲藏这个词,在特蕾娅的标记下,是多么虚弱而苍白啊,呵呵。

    咦?

    那是?

    白色丝线的尽头连着一具尸体。

    什么意思?

    呪夜死了?

    “幽冥……”寒霜似虚弱的声音,从台阶下传来,幽冥的视线看过去,他浑身是血,正朝着自己爬过来,“幽冥快跑,我们都错了……快走啊……”

    幽冥看着他的眼睛,那双一直仿佛燃烧着红炭般灼热的双眼已经没有任何光芒,他立刻感应了一下寒霜似体内的魂力,已经空无一物。

    究竟是谁可以将呪夜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击杀,将寒霜似重创?

    幽冥跑过去,扶起寒霜似,尽量不去直视他的眼睛:“是谁?谁动的手?”

    寒霜似的嘴角流出更多的鲜血,他嘴里的声音被血浆弄得混浊:“是……是……”

    幽冥听不清楚,俯低身子,看着寒霜似:“你说是谁?是谁?”

    寒霜似虚弱痛苦的表情突然消失了,他的双眼突然红光绽放,脸上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在同一个瞬间,幽冥发现自己身体里的魂力,突然减少了一半。

    寒霜似视线转动,看向幽冥的后方,微笑着看着静静地站在幽冥背后的呪夜,两人的目光快速交换着。

    幽冥没有发现呪夜已经站在自己身后,但是,他很快发现,自己身体里的魂力,再一次猛地减少了很多。他惊恐地将寒霜似抓起来,朝鲜血祭坛下方的雕像狠狠砸去。

    寒霜似轻盈地在空中翻转身形,飘飞斜逸而出,如同一只蝙蝠一样,稳稳地落挂在雕像之上。他闪烁着红眼,看了看幽冥,然后目光转向呪夜,露出尖尖的牙齿,微笑着说:“我就告诉你,我有把握的啊。”(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爵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爵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