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爵迹 > 第六十四回:杀戮大戏

第六十四回:杀戮大戏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之亚斯蓝·隐山宫】

    黑色的夜空上,挂着一轮寒光四射的圆月。

    整座巨大的险峻山脉,被冰冷的月光勾勒得更加嶙峋。

    黑漆漆的绵延山脉里,四处闪动着巨大的火光,那是置放在山体之外的巨大火盆。红色的火焰将山脉映照出局部的细节,可以看见,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尖顶,从山脉中穿刺出来,暴露在空气里。

    整座宫殿像是被巧妙地掩埋在了庞大的山体中间,只有各处局部,随机地从山体里冒出来,浑然天成,而又匠心独具。隐山宫一直都被视为亚斯蓝建筑史上的奇迹。其精妙的设计和极高的建筑难度,一直都被人们所称道赞叹。

    而这里,正是特蕾娅的居所。

    空旷的殿堂里面,没有任何的窗户。这里是一个掩埋在山体深处的地下石室。

    殿堂四周燃烧着成百上千支白色的蜡烛,跳动的火苗发出摇曳的金色光芒,照耀着黑暗的空间,让一切都变得朦胧而又诡异。

    贴着大理石地面的空气里,流动着冰凉的雾气,山体内部的潮湿让整个地宫显得格外阴冷。

    大殿的正中间,是几十级白色的台阶,沿着台阶一路往上,是一个宽大的座台,铺满奢华柔软皮草的座台上,此刻正斜躺着两个人。

    座台四周垂着巨大的白色帷幔,仿佛舞台上拉起的幕帘,预示着帘幕背后精彩的杀戮大戏。

    “你是说,白银祭司同时下达了对银尘、漆拉、鬼山缝魂、鬼山莲泉、麒零、天束幽花六个人的杀戮红讯?”幽冥看着斜躺在自己对面的四度王爵特蕾娅,邪气地笑着,“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一对六?我可能会稍微有点吃力。”

    “这种事情,谁会开玩笑呢?”特蕾娅望着幽冥,她浓郁的睫毛将她那双动人心魄的双眼笼在摇晃的阴影里。看起来妖艳而又神秘,“你不相信的话,自己去问白银祭司啊。只要你不怕他们不开心的话。呵呵。”

    “这个红讯听起来太不合理了。似乎像是要将整个亚斯蓝的魂术体系全面更新换代。你确定吗?”幽冥穿着一件松松的黑色丝绸长袍,裸露着胸膛。肌肉在烛光下闪动着充满**诱惑的饱满色泽。

    “我可不敢乱传信息,要是出什么差错,回头他们可是会让你来杀我的呀。这多可怕。”特蕾娅换了一个姿势,从黑色的皮草下露出修长结实的双腿,幽冥盯着她大腿上白皙的皮肤。

    “特蕾娅,你别谦虚,你知道,我是舍不得杀你的。而且。你这么令人头痛,我还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你。”幽冥走过去,伸出手抚摸着特蕾娅的大腿。特蕾娅似笑非笑地看着幽冥,目光暧昧混浊,她不经意地动了动双腿,稍微分开了一些,这种仿佛下意识的本能的动作,对男人来说充满着致命的诱惑力。

    “我觉得这一次下达的红讯,没那么简单。”幽冥眯起眼,狭长的双眼在幽幽的烛光下充满了野性的魅力。“首先是银尘,作为上代天之使徒,他的魂力级别。你应该最清楚了。如果他赐印给麒零的,也是上代一度王爵的魂路的话,那么,等于我在同时挑战两个天之使徒,光是这一点,就很让人头痛了。”

    特蕾娅看着幽冥不说话,只是轻轻地笑着。她了解幽冥。她太了解幽冥,所以从他的表情和话语里,她知道。幽冥其实并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

    这些年来,她和幽冥两个人携手并肩。在深渊回廊里猎杀过不知道多少令人恐惧的大型魂兽,幽冥的魂力一直以一种突飞猛进的速度持续增长着。到底他现在已经到达了多高的实力级别,连她这个最擅长魂力感知的四度王爵,都不是太清楚。但她没有表态,继续含情脉脉地看着幽冥,听他继续说下去。

    “更何况,银尘不仅仅只是上代天之使徒,他也是这一代的七度王爵,而且,我们谁都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已经是另一个意义上的一度王爵了。你也知道,吉尔伽美什的天赋是什么概念吧,除了修川地藏能直接和他对抗之外,别的人根本没有机会。”

    特蕾娅依然微笑地看着幽冥,她并没有丝毫的担心。她清楚幽冥的实力。

    “哦,忘记了呢,最重要的一点。”幽冥的笑容,一点儿一点儿地收敛起来,最后化成他眉间笼罩眼眶的浓郁黑暗,“红讯同时也针对漆拉,对于他,你怎么想?我反正是觉得有点棘手。当年他和吉尔伽美什打得天翻地覆的时候,我们两个,应该连第一只魂兽都还没捉过吧。况且奇怪的是,漆拉不是一直都是白银祭司的心腹吗?怎么会连他都被针对了?”

    “白银祭司的心腹不是我吗?”特蕾娅轻蔑地笑道。

    “特蕾娅,你有时候就是过分自信。”幽冥的手稍微用了点力,特蕾娅白皙的大腿泛出红红的痕迹。

    特蕾娅咬了咬嘴唇,喉咙里发出一声低低地呻吟。幽冥看起来很享受,他看着特蕾娅泛红的面容,露出他洁白的牙齿,他有两颗牙齿很尖,看起来像蛇,“你好好想想怎么对付漆拉吧。除了漆拉,其他人我负责解决。”

    “好吧,那我就负责漆拉吧。真伤脑筋呢,不过幸运的是,七年前我捡到了那个有意思的宝贝,不然我还真是拿漆拉有点没办法……”特蕾娅用猫般的姿势,蜷缩在柔软的皮草上,她娇嫩的肌肤在皮毛上缓缓摩擦着,撩拨着一种诱人的气息。

    “那个玩意儿,还不是我帮你弄到手的……”幽冥的眸子里,闪着略微有些嫉妒的光芒,“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多年了,那东西已经面目全非了吧?估计我都不认得了……”

    “那宝贝,现在,可漂亮了……”特蕾娅的瞳孔迷蒙一片,空旷的石室里,不知道哪里吹过来一阵幽然的气流,所有的烛火一片乱晃,她漆黑的影子倒映在石墙上,看起来像一个艳丽的女鬼。

    “哦,对了,说到漆拉,我想起一件事情。”特蕾娅说,“那天我本来想回凝腥洞穴去调查一些事情,但是,我却发现,我去不了了。”

    “你回凝腥洞穴去干吗?”幽冥皱起眉头,脸上一副厌恶的表情,仿佛这四个字散发着一股令他作呕的气味。

    “重点不是我为什么要去凝腥洞穴,重点是,我没有去成。”特蕾娅说,“你还记得通往凝腥洞穴的那枚棋子吗?那枚棋子已经失效了。”

    “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幽冥问。

    “嗯,确实是件小事。只是,我隐约觉得有点奇怪罢了。凝腥洞穴远在亚斯蓝极北之境,这枚棋子失效,也就意味着快速通往凝腥洞穴的道路被取消了。如果棋子是‘偶然’失效,那么这就是件小事,但如果是‘故意’失效的话,那就有趣了。”

    “你有汇报给白银祭司,让漆拉将棋子修复吗?”幽冥问。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特蕾娅幽幽地笑了笑,妩媚中带着一种危险,“想要知道答案的话,只需要不动声色地等待就好。白银祭司对整个亚斯蓝领域内的魂力异动了如指掌,这么重要的一枚棋子出现问题,他不可能不知道。如果这枚棋子被很快修复的话,那么也就证明,这真的只是一次‘偶然’。但如果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提起这枚棋子已经失效的问题的话,那就证明……”

    “证明是白银祭司故意为之?”

    “没错。”

    “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他们已经放弃【侵蚀者】计划了?”幽冥隐隐地意识到了背后的千丝万缕。

    “当然不可能。这么重要的计划怎么可能放弃。白银祭司只是想要把凝腥洞穴进一步隔绝。”特蕾娅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冷。

    “隔绝?将凝腥洞穴和现有的魂术体系隔绝?”幽冥脸上邪邪的笑容不见了。

    “没错。与其说是隔绝,不如准确一点说,是‘隐藏’。白银祭司将凝腥洞穴的存在,进一步隐藏了起来。而且……”

    “而且什么?”

    “如果这只是一件独立发生的事件的话,那还不是什么大事。但如果,有更多我们曾经熟悉的棋子陆续失效,又或者,有更多新的棋子同步快速诞生的话,那问题就有点严重了。”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些事件串联起来,就意味着,白银祭司有可能正在悄悄地更改整个亚斯蓝国境内的空间关系。”

    “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幽冥问。

    “将整个国境内的空间关系混沌重置之后,亚斯蓝就会变成一个巨大的迷宫。古往今来,人们修建巨大的迷宫只会出于两个目的,一个,是将某种珍贵的东西,彻底地隐藏起来,让别人难以盗取。”

    “还有一个目的呢?”

    “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将所有走进迷宫的人彻底困死,再也出不去。”特蕾娅咬了咬嘴唇,目光里隐隐闪动起久违的兴奋。(未完待续。)

    </b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爵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爵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