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爵迹 > 第七十四回:熔炼

第七十四回:熔炼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没有通知我?”漆拉看着面前的特蕾娅,不是很愿意相信,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美艳无比的女子,就是五年前自己遇见的那个如同怪物一样的小女孩,而且,她现在竟然已经成为了亚斯蓝新一代的王爵。

    “你说你这个人,一把年纪了,怎么这么矫情啊。”特蕾娅朝漆拉缓缓地走过来,海风吹拂她的黑色纱裙,让她曼妙的身躯上如同缠绕着一团黑色的云霭,“我不就是专门来通知你的吗,我很讨厌走路的,这么大老远专程为你而来,你应该心里庆幸吧,至少白银祭司还是很看重你的,只是把你降级而已,而没有选择直接对你进行‘侵蚀’。”

    “侵蚀?”漆拉的目光锁紧了。

    “对啊,我五年前就告诉你了吧,我和幽冥,都是侵蚀者啊。你不记得了?”特蕾娅慢慢地,已经走到了漆拉面前,她柔软的身体上散发着一种类似夜晚昙花的幽香。

    “这样的事情,白银祭司应该亲自和我说,不需要你来转告我。”漆拉看着特蕾娅,目光冷锐而明确地告诉对方:你没有这个资格。

    “嘻嘻,哎呀,漆拉,什么资格不资格的,你说你现在还端着架子干吗呢,不累吗?”特蕾娅叹了口气,目光里竟然对漆拉有一点同情。

    然而,漆拉的心陡然沉了下去。他看着特蕾娅那双魅惑的眼睛,无法相信她竟然可以听见自己没有出口的内心的想法,她的魂力感应竟然可以敏锐到如此的地步?可以窥探人心?又或者只是她太善于察言观色了而已?漆拉缓慢地吸着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不要过分猜度。

    “漆拉,你现在已经不是一度王爵了,那些可笑而毫无价值的尊严,我们就把它放一边去,好吗?你就这么想吧。当年你在森林里无意中遇见的一个小姑娘,现在都已经是仅此于你的四度王爵了,而当年那个少年,更已经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二度王爵,按道理来说,你见到他,也应该是格外尊敬的吧。所以,你啊……”特蕾娅目光仿佛一潭桃花春水,潋滟着无限魅影,“想开点儿吧。”

    漆拉突然低下了头。他的呼吸急促。肩膀颤抖着。特蕾娅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幸灾乐祸地微笑着,她非常享受看见曾经高高在上凌驾众生的一度王爵,曾经半神般的存在,此刻他所有的骄傲和尊严,粉碎成一地可笑的残渣碎骸。

    然而,她渐渐地笑不出来了。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用力地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她漆黑发亮的瞳孔,已经变成了混沌的白雾。她的脸色渐渐变得死灰。

    肩膀痛苦颤抖的漆拉慢慢抬起了头。

    他的眼神镇定而冷漠,他花瓣般娇艳的唇角,微微地扬起。带着一个仿佛饱含春风的动人微笑,他的身躯舒展而轻盈,浑身上下充满着一种淡然的恬静。

    特蕾娅开始颤抖起来。

    嗡——

    轰隆隆——

    巨大的空气震动蜂鸣,和地裂天崩的爆炸声交错响起。笼罩着整个岛屿。

    特蕾娅抬起头,沿着整个岛屿的海岸线,此刻。一面又一面几百米高的金色光壁,如同天神的盾牌一样,不断从海面上耸立而起,无数的光壁旋转起来,逐渐缩小收拢,仿佛一个巨大的锋利旋转切割器,正在不断地以漆拉的位置为圆心,疯狂收缩。漫天爆炸而起的海浪,被光壁扫过,全部失去重力般悬停在半空,大大小小的水球将整座岛屿笼罩出彩虹泛滥的巨大虹光。

    漆拉脚下爆炸出巨大的魂力,将他漆黑的长袍卷动起来,猎风飞扬,他的双眼已经彻底变成金色,闪烁着纯度惊人的魂力之光。

    整个岛屿开始震动,无数的裂缝在地面爆炸蔓延。

    “漆拉,你听我说……”特蕾娅尽力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恐惧,她把喉咙里翻涌的血腥气咽下,在狂暴的魂力和巨响中,朝着漆拉大喊,“你听我说漆拉!”

    空旷的礁石岸边,只有幽冥颀长矫健的身影,高高地站在一块山石上。风将他的长袍吹开,他整个身体大部分都裸露在海风里,小麦色的肌肤上,无数充满着**和力量的气息雄浑地流动着。

    片刻之前的天崩地裂已经消失不见,笼罩整个海岛的数十面巨大光壁也没有了踪影。

    幽冥伸出手,抹了抹嘴角半凝固的血迹,然后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指尖的血浆,他一直以来,都特外迷恋鲜血的味道。

    他转过头,看见朝自己走来的特蕾娅,海风把她的裙摆吹得格外诱惑,幽冥咧开嘴角,不羁地笑着,然而,特蕾娅的脸上,却只有苍白的杀意。

    幽冥看着特蕾娅,微笑着问:“漆拉呢?”

    特蕾娅冷冷地回答:“已经走了。”

    幽冥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点点头。

    她看着幽冥,一字一句地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也不想这么残忍,只不过他实在是太弱了,连我靠近了都不知道,还在熟睡,我从来不杀不能还手之人,那太无趣了。所以,我也就不得不先把他叫醒,再了结他的性命。好歹也是曾经的地之使徒啊,没想到弱成这样……”

    特蕾娅抬起头,看着幽冥那张英俊得像匹野兽的邪气面容,她抬起手,纤细的五指放在幽冥裸露的胸膛上抚摸着,她看着幽冥,目光闪动着,然后将手往上挪动,移到幽冥的脖子上,突然用力地掐住了他的喉咙,特蕾娅五根锐利的指甲缓慢地刺进幽冥的肌肉里。鲜血沿着她纤细的五指往下流淌,流过她的手背、手腕,一滴一滴地洒落在裂缝纵横的岛屿地面上。“我说的不是地之使徒藏河,我说的是天之使徒鹿觉。你为什么要杀他?”

    幽冥没有反抗,他脸上混合着痛苦和快意的神色,嘴角那个诡异的笑容仿佛在享受着这种痛苦。

    特蕾娅咬着牙,尖锐的指甲继续掐进幽冥的喉咙,她的指尖仿佛已经触到了坚硬的喉结软骨,她双眼混沌,杀意四起:“我问你。为什么要杀鹿觉?”

    “我本来也没打算杀他。是他自己找死,非要向我动手的。我本来是一片好意,只是好心告诉他,束海和藏河已经死了而已。反正他迟早也会知道的,不是吗?他像一只疯狗一样朝我进攻,我能怎么办?难道站在原地不动,等着他把我撕碎?”幽冥耸耸肩膀,他被特蕾娅掐着喉咙,所以声音显得沙哑而断续,然而。他的表情却依然如同一个顽劣的大男孩,他伸出手指,抚摸着特蕾娅鲜血淋漓的手背,然后抬起手,伸出食指,把自己的鲜血轻轻抹在特蕾娅娇嫩的嘴唇上,她的嘴唇此刻看起来就像最炽热的玫瑰花瓣。

    特蕾娅的目光软了下去,她松开幽冥的喉咙,虚弱地在旁边一块礁石上坐了下来。仿佛一个心如死灰的老人,茫然地望着海天尽头的云霞。

    幽冥微笑着,慢慢地走到特蕾娅面前,他喉咙的伤口正在飞快地愈合。他抬起手。轻轻揉着特蕾娅的面容,感受着她娇嫩的肌肤和艳丽动人的美,他的目光里是蓬勃的渴望:“你看,你果然还是舍不得我死的啊。”

    特蕾娅推开幽冥。她缓慢地走到大海边上,蹲下来,手指伸进海水里。浅浅地插进岸边的泥沙,她手指上沾染的幽冥血迹,渐渐渗进海水里,化成一缕缕红色的丝线,“你把他扔进海里了?”

    “我没扔他,他只是被我的魂力震飞了,掉进海里而已。我刚已经说了,谁知道,他们会那么弱呢。”幽冥无所谓地斜靠在一块山崖上,动作舒展漂亮,他的双手双脚都极其修长,肌肉和骨骼维持着完美的比例,让他的力量和敏捷保持着极度协调的最佳配比。他看起来像是上天恩赐的宠儿。

    特蕾娅轻轻闭上眼睛,空气里一声蜂鸣,她五指下方突然旋转出一个巨大的光阵,一圈巨大的光之涟漪,迅速地扩展至遥远的海面,辽阔的雷恩海域,此刻翻涌的浪花上面,都泛着隐隐的金色光晕。

    “你已经能将阵做出这么大的范围啦?”幽冥看着海边的特蕾娅,目光里流露着强烈的爱慕和骄傲。他心里一直清楚特蕾娅对魂力的精准使用和极限范围的全面感知,但是他也不曾预料到,她对阵的控制也已经如此炉火纯青。

    “别费劲了,整个岛屿周围的洋流极度不稳定,海面下不深的地方,就有好几股暗流交错涌动,早就把他冲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吧。不可能找到的。而且,找到了也没用啊,这么久了,肯定死了。”幽冥看特蕾娅,戏谑地说道。

    刚说完,就看见特蕾娅缓缓地站起来,海面上突然吹过来一阵大风,将她的纱裙吹拂得翻滚起来,如同天上滚滚的乌云。

    雷电开始落下,大颗大颗的雨点往下砸。

    汹涌起伏的海面上,雨点打出密密麻麻的涟漪,特蕾娅轻轻仰起头,瞳孔里翻涌不息的白色雾气,她的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咝咝”声,仿佛游动的白蛇吐息。幽冥看着她的背影,她露在衣服外面的脖颈、大腿、手臂上,全是金光四射的魂路刻纹,她的魂力正在大量释放。

    突然,汹涌的海面裂开一条细缝,随即,咆哮的海水突然往两边翻滚,仿佛海底有条巨龙正在浮出水面。

    一阵沉闷的滚雷声响之后,一股巨大的水流从遥远的海面滚来,翻滚爆炸的白色浪花退去之后,鹿觉苍白的身体,**地躺在礁石嶙峋的海岸边上。

    幽冥眯着眼,目光藏在他深邃狭长的眼窝阴影里。

    特蕾娅将鹿觉的衣服扒开,露出他肌肉饱满的胸膛和腹部,特蕾娅伸出手,在鹿觉的下腹部缓慢地抚摸着,她沉默了一会儿,转过头,瞳孔里阴冷的白雾散去,她盯着幽冥一字一句地说:“你摧毁了他的爵印?”

    幽冥看着特蕾娅,没有回答,只是继续维持着他嘴角戏谑而邪恶的微笑,目光里充满了闪动的光亮:“这不怪我,我只会这种战斗方式。你知道的呀。”

    “帮我把他抱起来。”特蕾娅转身对幽冥说。

    “抱一具尸体干吗?”

    “快点。”特蕾娅冷冷地说道,声音仿佛一把匕首。

    幽冥皱着眉头,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还是走过来,将鹿觉的尸体从海里抱上岸。他和特蕾娅朝夕相处这么多年,他听得出她的语气什么时候是不容置疑的。

    特蕾娅睁着眼睛,双瞳重新变成了混沌的白雾。她缓慢地沿着海岸线走着,仿佛在寻找着什么。幽冥看着她渐渐走远的背影,表情也渐渐凝重起来。

    特蕾娅突然停了下来,她站在一块稍微平整一些的地面上,她蹲下来,伸手抚摸着地面,然后,岩石地面突然爆炸出无数的坚冰,她将地底的海水引爆了。

    碎石尘埃四处飞溅,一个坑洞出现在她的面前。特蕾娅没有回头,“把鹿觉抱过来。”她的声音听上去冷静而严肃。

    幽冥抱起鹿觉,朝特蕾娅走去。

    “把他丢到这个坑里,我要把他埋起来。”特蕾娅冷静地说着,然后双眼恢复了正常。

    “嘁……”幽冥忍不住冷笑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富有同情心了?还要这么隆重地安葬他?”说完,将鹿觉无所谓地丢进了坑洞里,他裸露的身体已经渐渐苍白僵硬,他的下腹部爵印被摧毁的地方,已经渐渐发黑,蔓延出无数黑色的脉络,仿佛他的皮肤之下,长出了无数枯死的荆棘枝丫。

    “你错了,我不是要安葬他。”特蕾娅抬起头,看着幽冥的眼睛,“我是要‘熔炼’他。”

    幽冥沉默着,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开口,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鹿觉已经死了……你会失败的……”

    “在别的地方,肯定成功不了。但是在这里……”特蕾娅轻轻笑了笑,“你可别忘记,这座岛屿上还有谁。”

    幽冥低下头,看着坑洞深处,地底和周围的岩石裂缝里,渐渐渗透出的殷红的血浆,血浆渐渐把鹿觉的尸体浸泡起来,天空降下的雨水和这些渗透出的血液一起,把这个坑洞缓慢地填满。

    特蕾娅抬起手,一股狂暴的魂力朝着前方山崖上席卷而去,无数碎石从山体上崩塌而下,将整个坑洞掩埋了起来。

    漫天的雨水仿佛天上翻倒的长河,幽冥和特蕾娅被大雨淋湿,两个人的袍子都**地贴在身上,空旷的海天之间,他们两个就像是黑色的幽灵——性感的、诱惑的、邪恶的幽灵,他们的面容充满着致命的吸引力,他们的身躯强健而曼妙,他们的灵魂,是深远的谜。

    “我有一个问题,你可以告诉我吗?”幽冥转过头,看着特蕾娅美艳的侧脸,“漆拉为什么离开了?他难道感应不到,鹿觉已经死了吗?”

    特蕾娅娇艳的嘴唇恢复了她神秘的弧度,诱人的微笑轻轻勾起她的嘴角。她转过身,伸手抚摸着幽冥性感的嘴唇,她靠近他的鬓角,柔软芬芳的呼吸吹拂着他的耳廓:“因为漆拉,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啊。”

    “漆拉也是侵蚀者?!”幽冥的胸腔里猛然划过一丝冰冷的痛觉。

    特蕾娅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他不是。”

    【第一集《爵迹:雾雪零尘》完。】(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爵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爵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