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爵迹 > 第八十一回:不存在的侵蚀者

第八十一回:不存在的侵蚀者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

    神音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没想到她已经在这个小小的冰室里度过了一夜,她坐起身来,发现她身上依然裹着雪豹的皮毛,但是,霓虹却不知道去哪儿了。她抚摸了一下腹部的伤口,发现已经完全愈合了。她试着运行了一下体内的魂力,发现魂力也已经完全恢复了峰值,甚至比没有受伤之前还要丰沛。

    她从小小的冰室里钻出来,迎着刺眼的光线,就看见了站在阳光里、全身古铜色的霓虹。他纯真而迷茫的脸,在清澈的阳光下,透露着一种无辜的哀伤。但他并不是独自一人,此刻一个妖艳而动人的女子,正依偎着他挺拔的身躯,她修长而结实的双腿从高高开叉的裙摆里显露出来,高耸的胸脯和雪白的肌肤映衬着古铜色肌肤,在身材高大挺拔的霓虹身边,显得更加充满了女性的诱惑力。

    “你是谁?”神音看了看霓虹,然后把目光转向那个女人,小声而警惕地问道。

    “我呀,我的名字叫特蕾娅。你有听过吗?”艳丽的女人轻轻抬起手掩嘴笑着,银铃般的笑声被剧烈的海风吹得若即若离。她的纱裙被气流撩动得若隐若现,勾人魂魄。

    “你是四度王爵……特蕾娅?”神音脸色有点苍白。

    “是啊,就是我。”特蕾娅眨眨眼,魅惑地笑着,然后,她抬起纤细的手指,她的指甲上涂着暗红的装饰色泽,她指着霓虹,柔声说,“这是我的使徒,霓虹。不过我想,你们已经见过了吧。”

    “他是你的使徒?”神音心里升起一丝异样,作为二度使徒的自己,在整个亚斯蓝的使徒体系中。排名仅次于修川地藏的天地海三使徒,她自认魂力绝对不低,尽管平时的战斗,自己都保留实力,也因此并没有太多人知道自己的真实魂力是什么程度,但是,别人不清楚,她自己却非常清楚。然而,她能从霓虹身上,非常清楚明确地感觉到完全不亚于自己。甚至凌驾在自己之上的魂力。这样汹涌的魂力,竟然只是四度使徒?

    神音有点难以相信。

    “你是不是在想,霓虹体内有这样巨大的魂力,怎么会只屈居四度使徒的位置呢,对吧?”不知道什么时候,特蕾娅那双漆黑清澈的双眼,已经弥漫起了搅动不息的白色风雪,她迷茫而又诡谲地看着神音,那种完全失去焦距的视线。仿佛要将她拖进那片窒息的混沌里去。

    神音转开目光,避开特雷娅的视线。她心里隐隐明白了特雷娅的天赋。她缓慢地收敛起自己体内的魂力,尽可能地将魂力压抑到最低。

    “呵呵,有趣。你很聪明啊。这么快就猜到了我的天赋是什么。”特雷娅却不恼,嘴角依然含着盈盈的笑意,“不过,小姑娘。没用的啊。就算你把魂力压抑到只剩气若游丝的程度,然后再跑出去几千几万米,我依然可以对你的所有‘行动’了如指掌啊。对我来说。你魂力全开站在我面前也好,压抑魂力远远伏击我也好,这之间的差别对我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啊。”

    “可是霓虹的天赋很明显和你不同,他怎么会是你的使徒?”神音看着霓虹,想从他的脸上得到些什么暗示,然而,他只是用他纯真的目光静静地看着神音。

    “那是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霓虹,并不算是我真正赐印的使徒,他是这一代的侵蚀者啊。”特蕾娅目光中的风雪卷动得更加厉害,她的笑容在雪白的瞳仁衬托下,显得阴森而又诡异,“哎呀,忘记告诉你了,你也是。你和霓虹,就是这一代的两名侵蚀者啊。”

    “我是幽冥的使徒,我不知道你说的侵蚀者是什么意思……”神音望着特蕾娅,冷冷地回答。

    “也对。因为你根本就不记得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怪物了。我说怪物的意思,不是一个比喻,而是一个客观的叙述。因为你和霓虹,严格说来,你们都不是人。”特蕾娅像是不小心说了什么不好意思的话一样,她娇羞地笑了笑,媚态万千,“不过呢,你也不用太难过,因为我也不是人,还有你的王爵幽冥也一样。我们都是被人为制造出来的怪物。只不过,我们那一代还被允许保留记忆,因此我们知道自己从小就是怪物。而自我们之后,也就是从你们这一代开始,侵蚀者们就已经没有保留记忆的权利了哦。也因此,告诉你们真相的任务,就落在了我们前代侵蚀者们的身上了。”

    神音看着面前的特蕾娅,她心里隐隐地感觉,自己一直在寻找的秘密,就要揭开了。

    “你的王爵幽冥,和我,我们两个,是上一代的侵蚀者。所谓侵蚀者,其实和被赐印的使徒在基本性质上是一样的,最大的区别在于,使徒的灵魂回路是被王爵赐予的,是传承的关系,因此使徒和王爵在相同的灵魂回路加持之下,会具有强烈的【灵犀】。而侵蚀者身体里面的魂路,却来自于人为的刻意种植,在我们还是婴儿时期,我们的身体里就被种植下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灵魂回路,每一代的侵蚀者,多则上千人,少也不会少于一两百人,我们就是以这样‘试验品’的状态诞生的。这些婴儿会不断长大,在成长得过程中,有些因为体内种植下的灵魂回路并不成熟完善而在婴儿时期就早早夭折;也有一些婴儿因为体质构成不够强大,而灵魂回路又太过变态和黑暗,也无法存活下来。侵蚀者成长到五六岁左右的年纪,基本上肉体和魂路的融合就已经完成,能够活到这个年纪的,都是幸运儿。但是,真正的噩梦却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接下来的这段时期,被称为【断食】,侵蚀者们会彼此互相残杀,说残杀也许有点美化了吧,准确地说来,是互相吞食,弱者变成强者的猎物。强者变成更强者的美食……最后能留下来的,一般都超不会超过两三个,这也就是最强的两三个。所有侵蚀者身体里的灵魂回路,都是亚斯蓝领域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崭新的回路,再经过【断食】阶段的精心筛选,最后能够活下来的侵蚀者,他们的力量、天赋,都会对当下存在的魂术格局,造成剧烈的震荡……我说了这么多,你应该知道我们与生俱来的使命了吧?”特蕾娅笑盈盈地看着面前脸色发白的神音。仿佛在等待她的回答。

    神音咬着苍白的嘴唇,没有接话,但是她的心里,已经猜到了那个血腥的答案。

    “侵蚀者的使命,就是对弱小王爵的杀戮,我们要做的,就是维持这个国度上存在的七个王爵,永远都能够代表亚斯蓝魂力的巅峰。如果我们能够杀死某一个王爵,那么。就证明他的天赋和魂力,不足以对抗我们的力量,那他就没有资格继续代表亚斯蓝的最巅峰的战力。而相反,要是我们死在他们手下的话。就证明我们身上种植的全新灵魂回路其实并不强大,那我们就是失败的试验品,失败的试验品也就没有继续存在的价值了。”特蕾娅伸出手,抚摸着身边霓虹的肩膀。“你明白了吗?”

    “那你和幽冥……杀的是哪个王爵?”神音控制着声音里的颤抖。

    “我们啊?”特蕾娅呵呵地笑着,“我们两个杀的人多着呢,可不止一个王爵哦。”

    她看了看霓虹。又看了看神音,目光投向远处的大海:“我和幽冥从小一起长大,从懂事开始就一路杀戮,先是杀光了和我们同代的几百个侵蚀者,然后又去深渊回廊猎杀了无数高等级的魂兽,我和幽冥的天赋,简直是天作之合。你应该了解你的王爵啊,他可以依靠摧毁魂兽和魂术师们的魂印,将对方的灵魂回路从体内强行剥离,然后吸收到自己体内,从而不断超越魂力的巅峰,我们每一个人的魂力上限,是由肉体构成和魂路构成两者共同决定的,肉体与生俱来,就像有人高,有人矮,有人肌肉壮硕,有人孱弱瘦小,而魂路一旦成形,就会锁定天赋,进而锁死体内最终能够承载的魂力强度,每一个魂术师都可以随着对魂力的运用和成长,而不断朝魂力上限靠近,但是,总有一天,迟早都会碰到那个透明的天花板。然而,幽冥的天赋却让他可以无限制地突破这个桎梏,而我大范围的精准魂力感知,简直就是一个为他量身打造的爵印探测器。不然,你以为,幽冥是如何在这么年轻,就成为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二度王爵的?”

    特蕾娅看着身边面容仿佛天使般的霓虹,继续说:“而这一代的侵蚀者,活着的,就只剩你和霓虹两个,所以,我和幽冥一人带了一个,称作自己的使徒,但其实,你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天赋和幽冥的天赋,并不一样吧?”

    “那我们……也是一路杀人……而活下来的吗?”神音的眼睛里涌出一层泪光。

    “那当然。当年我和幽冥,看见你们三个浑身血浆的从那个地狱般的洞穴里走出来的时候,我们两个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真是打心眼里喜欢呢。”特雷娅看着神音,表情复杂。

    “我们三个?”神音的心里像是突然滑进一条冰冷的蛇,“你是说,除了我和霓虹,还有第三个存活的侵蚀者?”

    “哎呀,我又多嘴了。不过,这也就是你仅存的记忆了吧?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要戳你痛处的,你就当我没说好了。嘻嘻。”特雷娅掩着嘴,不住地道歉,但是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尖锐的讥诮和讽刺,脸上丝毫没有任何抱歉的意味。

    神音的呼吸有一些急促。

    “你们两个,嗯,你们两个,嘻嘻,那时候都还是小小的少年,娇弱而纤细的身体上沐浴着滚烫的鲜血,散发着浓郁的腥味,那样子,别提多迷人了。”特蕾娅把脸靠在霓虹赤裸的胸膛上,脸上的笑容透着一种扭曲的怪异感,“而且,说来也巧,当年,我和幽冥联手猎杀过铜雀,而昨天,你和霓虹又联手猎杀了山鬼,这两个魂兽,一个的鸣叫可以呼风唤雪,一个的鸣叫可以天崩地裂。不得不说,我们这些侵蚀者,口味都差不多啊,不过也难怪,毕竟我们都是吃着同样的食物长大的嘛。”

    “为什么会有侵蚀者这种怪物存在?”神音咬着牙。

    “什么意思?”特雷娅突然来了兴趣,她还真的没想过神音会问这个问题。

    “我是说,为什么要杀戮原来的王爵呢?没有谁规定必须只能有七个王爵吧?如果是为了国家战斗力考虑的话,王爵难道不是越多越好吗?”神音问道。

    “哎呀,你真的好聪明啊!”特雷娅突然露出喜悦的神色,“你知道吗,我小时候,也问过这个问题。但这个答案有点可怕,比侵蚀者什么的可要可怕多了哦。我还是暂时不告诉你好了,我想你今天承受得已经够多了吧……你对自己的‘承受’,还满意吗?”

    “幽冥把我的天赋告诉你了?”神音控制着声音里的颤抖。

    “那个蠢货,一直狂妄自大地以为白银祭祀犯了个粗心的错误,试验种植了一种和他差不多的灵魂魂路到你身上,他蠢到以为白银祭祀忘记这种天赋已经种植过了,他一直以为你的天赋和他异曲同工。”特雷娅睁着混沌苍白的双眼,收敛起她妩媚的微笑,面容笼罩进一片寒意,“我也一直这样相信,直到今天我才亲眼‘看见’,你们两个的天赋,真是差远了啊……”(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爵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爵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