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爵迹 > 第一百零七回:等待者,迎接者

第一百零七回:等待者,迎接者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特蕾娅沉默着,没有说话,但是她涂满暗红色豆蔻的指甲已经因为她用力握紧的拳头而深深地嵌进她掌心。

    “如果这样说来的话,吉尔伽美什和我们一样是侵蚀者,但又不完全相同。我们每一代侵蚀者,需要从婴儿时期开始就在这个凝腥洞穴里成长,然后在我们的天赋基本成型,并且拥有了基本的智力之后,几百个侵蚀者就开始名为【断食】的互相残杀互相吞食……最后存活的少数几个人,才能成功离开这个洞穴,成为那一代存活下来的侵蚀者。但吉尔伽美什……”幽冥顿了顿,声音听起来更加沙哑,“我感觉他很可能不是诞生于这个洞穴,我想,他应该是在另外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秘密诞生的……”

    特蕾娅咬了咬她苍白的嘴唇,接过幽冥的话:“……与其说吉尔伽美什是诞生的,不如说他是被人工制造,或者说是精心培植出来的……白银祭司制造侵蚀者,虽然说是为了持续强化亚斯蓝国境的魂力巅峰,让水源的七个王爵始终处于更新换代、优胜劣汰的动态平衡,但是,我一直有一种感觉,白银祭司真正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无上限地推动亚斯蓝的王爵使徒持续进化,越来越强……他们一定有一个最终的目的,他们想要制造出一种终极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觉得白银祭司,应该是在期待着制造出一种完美的符合他们预期的东西。我们所有的侵蚀者,都只不过是这种东西制作出来之前,一次又一次失败的实验品罢了……”

    幽冥的眉毛深锁着,双眼笼罩进一片狭长的阴影。

    特蕾娅嘴唇不由自主地发出微微的颤抖,“你觉得……会是为了制造出……吉尔伽美什么?”

    幽冥摇摇头,“应该不会。如果吉尔伽美什就是白银祭司想要制造出来的‘最终形态’的话,那么我们此刻就不用到这里来迎接新的侵蚀者了。”

    “我突然想到……”特蕾娅惊恐地转过头,她突然伸出手抓住幽冥的胳膊,仿佛一个受到惊吓的孱弱少女,她脸上的所有媚态、所有妖娆、所有窥视众生的洞察、所有毒辣的心机和深不可测的城府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纯粹的、紧致的恐惧和无助。

    幽冥被她脸上仿佛看见最恐怖鬼魅般的表情吓到了,因为他深深了解特蕾娅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女人,从她当初和自己并肩作战一路踩踏着成堆的尸体走出凝腥洞穴开始,她的人生里就再也没有经历过如此透彻的恐惧,就算是当年在深远回廊里对抗漆拉的时候,因为控制不了黑暗状态而差点儿变为饕餮时,她也没有露出过如此惊恐的表情,而现在……

    “特蕾娅,你想到什么?”幽冥的喉咙有点发紧,他被特蕾娅的情绪感染了。

    “我突然想到,白银祭司告诉我们,这一代侵蚀者,在走出洞穴,看见外面第一丝光线的时候,他们的脑海也将如同外面的雪原一样,空白一片,回归原始。他们被强大而神秘的力量抹去了洞穴内数百人生存淘汰的所有的记忆,从此以后的侵蚀者,不会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也不再记得自己从哪里来,为什么可以存活下来……也就是说,白银祭司希望凝腥洞穴在我们这一代之后,就彻底地成为一个被抹去的秘密存在。不再有人知道这个洞穴的位置,也没有人能知晓它内部蕴藏的恐怖能量,以及它的存在对现存王爵们所代表的意义……”

    幽冥似乎也意识到了特蕾娅心里的恐惧,他的掌心渗出细密的汗珠。

    “……那么,我们两个作为最后一代知道这个洞穴存在的侵蚀者,如果白银祭司真的想让这个秘密从亚斯蓝的历史上彻底消失,完全将这个秘密隐藏起来的话,那么最简单的方法……”特蕾娅抓紧幽冥的胳膊,指甲刺进他结实的手臂肌肉,流下细小的一丝血迹。

    “就是,将我们两个的存在,也彻底抹去。”幽冥接过特蕾娅的话,一字一句地,补完了特蕾娅急促呼吸下未完的话语。

    “我们不是来等待着准备迎接新一代的侵蚀者……”特蕾娅眼眶里积满了因为恐惧而无法自控的眼泪,“而是新一代的侵蚀者,在这里等待着准备迎接我们两个……”

    “这里,就是最新一次的,魂术世界更新换代的杀戮战场……”幽冥紧紧抿着嘴唇,他的脸上写满了绝望和愤怒。

    巨大的雪原上,他们两个并肩站立着。

    曾经,他们是这个雪原上的幸运儿,他们从死气沉沉的洞穴中走出来,迎接他们的是辽阔壮丽的新天新地,全新的世界在他们脚下铺展开来,千枝万叶等着他们去更新或者收割。年幼的他们双手沾满了滚烫的鲜血,高高在上地践踏着无数冰冷的尸骸,一步一步走向最耀眼的王座。他们稚气未脱的眉宇间却蕴藏着死神锐不可当的锋芒。

    而现在,他们面如死灰地彼此扶持着,站立在冰冷无情的天地尽头。翻滚的暴风雪仿佛是白色的碎纸,飞扬着伴送着他们最后的旅途。他们无助地等待着,等待被洞穴里走出来的两个最新的怪物吞噬。

    突然间,空气里一阵几乎微不可测的魂力波动,幽冥的瞳孔还没有来得及聚焦,就突然听见身边的特蕾娅锐利的喊叫,“第一个,来了!”她裹身的修长黑色丝绸长裙之下,突然白光四射,旋转狂暴的光线凝聚幻化成白色的纱裙,同时,围绕她和幽冥身边的雪地表面,无数纯白色的丝绸缎带破雪而出,迎风飞扬,翻涌卷动。幽冥看向特蕾娅,刚要说话,就看见特蕾娅突然扬起手在自己的胸膛上用力地一推,一阵狂潮般翻涌的魂力,从幽冥的身旁如同万千刀刃疯狂卷过,幽冥只来得及看见一条橙色的影子在视线里闪电般一晃,自己胸膛上就突然划开了三道深深的血口,如果刚刚不是特蕾娅推开自己……

    幽冥借着特蕾娅的力量朝后倒跃而出,修长矫健的身体高高地飘飞,然后仿佛一只猎豹般坠落在一块岩石后面。他侧过身从岩石背后警惕地探出头,只来得及看见橙色的闪电身影追逐着浑身萦绕满白色绸带的特蕾娅而去。

    幽冥刚想追上去帮特蕾娅,还没有来得及展动身形,就突然感应到了身后一阵极其扭曲的魂力——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只沾满滑腻黏液的冰冷黑手,伸进了你的嘴里,然后沿着你的食道一直探进你的胃部,这种森然的、诡异的、恶心的恐怖魂力,完全不像是来自正常的王爵或者魂术师。

    幽冥忍不住弯腰吐出一口酸楚的胃液,他的大脑里持续响彻着一种低沉的轰鸣,仿佛身体的平衡已经被打破,像是躺在一艘不断被汹涌海浪掀起拍落的小船之上,冰冷的晕眩像是一顶金属头盔将太阳穴锁紧。他艰难地转过头,看见了在他身后正朝他缓慢走过来的一个少女:破破烂烂的裙子被撕扯得几乎遮不住身体,裙子的布料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材质,上面沾满了半凝固的血浆,血迹已经发黑发硬,她的脸上、脖子上、头发上,都挂着零星散落的肉屑和深色的内脏碎块,她的整个身体散发着剧烈的恶臭。

    她的表情非常茫然、非常呆滞,她走路的姿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扭曲感,后背弓缩起来,双手垂在膝盖前方,双脚极其诡异地缓慢挪动着,看起来仿佛背着一个看不见的沉重包裹,重量将她孱弱的脊椎压得直不起来。

    幽冥看过更可怕的怪兽,经历过更加匪夷所思的血腥场面,眼前的少女虽然诡异,但也不至于多么离奇吊诡。但是,为什么,这股紧紧贴着胃壁的冰冷恐惧感却如此巨大,如此扭曲,仿佛有一双冰冷的鬼手在撕裂自己的头皮。

    那个女孩缓慢地走过来,停在了离幽冥几米远的地方。她茫然地看了看幽冥,然后开始转过身环顾四周——这个时候,幽冥终于明白了那种无法形容的扭曲恐惧来自什么地方。

    那个女孩儿的背后,背着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少女,两个人的背脊骨的地方,肌肉皮肤连成一片,她们是共用着同一根脊椎的连体人!

    此刻,两个人后背血肉相连的地方,皮肤下面正汩汩地涌动着什么,仿佛她们的身体里孕育着一个嗜血的怪物,它正准备着撕破困住它的腥臭皮囊,汹涌而出。

    女孩儿缓缓地开始转动身体,之前一直在背后的另一个女孩儿,随着转身的动作,渐渐地朝向了幽冥,她抬起手,伸进自己的喉咙,抠出一块猩红而模糊的带肉软骨一样的东西,轻轻地扔在了雪地上,滚烫的血肉在雪地上发出呲呲的声响,融进了厚厚的积雪。

    “我饿了。”那个女孩目光空洞地,从喉咙里模糊地喊出三个字。(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爵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爵迹最新章节